书城玄幻我的弟子从地球来

第78章 收钱啦!

李逍遥玩了一个通宵,终于把【变态版马里奥】给通关了,正兴奋的时候,突然从小童那里得知了外面的流言。

李逍遥满脸黑线...

什么情况,怎么孩子都出来了?还传得有模有样的?

我自己差点儿都信了!

李逍遥心中无语,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群瓜皮弟子这么爱八卦。

他想都不用想,这八卦肯定是饶雪燃出去瞎传的。

“嘤咛~”

这时,冷江秋醒来了,感觉身上又凉又疼,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上。

她刚准备发怒,就感到自己的后脖颈处又挨了一下,刚醒来便晕了过去。

李逍遥站在旁边嘀咕道:“这么不停的晕倒,不会死了吧?”

旋即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死就死了吧,反正已经骗完了。

李逍遥感觉自己还不困,立刻打开电脑,搜刮起好玩的游戏来。

终于,他的目光投到了一个瓜皮王国比较火热的游戏上——【魔兽世界】。

游戏的时间总是很快,正当李逍遥玩的尽兴的时候,药阁的人终于来了。

两位药阁弟子一脸高傲地站在黑山前,气势很盛,语气咄咄逼人:“你就是逍遥派的掌门?我师妹在哪?”

“我就是李逍遥,逍遥派掌门。”李逍遥指着山上的宫殿示意道:“她在我的床上睡得正香呢。”

“你什么意思?蝼蚁般的人物,也敢同我们如此说话!”一位平眉弟子上前一步,右手运转灵力,化作一阵狂风,一拳轰向李逍遥的肩部,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李逍遥神情冷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中闪出一道青光。

斩龙出鞘!

“啊啊啊啊——!”

平眉弟子整个右手臂全部被削去,一大股鲜血从他的断臂处喷涌而出。

“你,你不是炼气七层!”他大骇,连用灵力封住伤口,脸色惨白,眼中有恐惧露出。

李逍遥嫌弃地皱了皱眉:“真是的,弄脏了我的地,让你们带的东西呢,带来了吗?”

另外一名矮个男子脸上露出凝重:“是你,是你一直在戏弄我们药阁!”

“东西呢?”李逍遥不想废话。

药阁的两名炼气期巅峰的亲传弟子互相传递了一下眼神,顿时化作两段闪电,撕裂虚空,一人袭向李逍遥的头部灵台,一人袭向他的气海。

想要一击必杀!

李逍遥面色平静,好似完全没有把这两个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的药阁精英放在眼里。

越来越近,攻势越来越近了!

药阁两位弟子看见李逍遥竟然托大没有闪躲,脸上露出喜色,好像已经看到了李逍遥身死道消的凄惨下场。

就在这千钧一发时,李逍遥眸子突然一变,大吼道:“小童!”

嗡~

虚空凝固,气机锁定!

药阁弟子硬生生被定在空中,凌厉的拳头仅仅差半寸就能击在李逍遥的身上。

斩龙!

李逍遥斩龙入手,干脆利落削掉了他们的头颅。

药阁弟子脸上满是不甘和恐惧,死不瞑目!

李逍遥捡起他们的储物戒,无奈地摇摇头:“早点儿告诉我东西在哪不就好了,现在还得我自己找。”

唰~

李逍遥感到一阵灵力从两具尸体中涌出,汇入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彻底达到了炼气八层巅峰!

这正是小童的吞噬之能!

李逍遥随手用灵力将二人枯萎的尸体化作了灰烬。

可惜两位药阁天骄,仅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筑基期的天才,还什么底牌都没有用,就被小童的阵法压制致死。

与此同时,在他们死去的虚空中,剩下两朵沉寂的护身火莲,被小童利用阵法死死地压制在空中。

李逍遥舔了舔嘴唇,这可是自己今后突破最好用的资源,比再多的上品灵石都要纯粹的火系能量。

在他的示意下,小童将两朵护身火莲化作能量,储存在能量池中。

能量池中的灵气一下子翻了几百倍。

李逍遥也不着急吸收,那可都是自己的储备灵力。

他接着打开了储物戒,发现了海量的灵石,以及十几瓶疗伤圣药,以及一颗最珍贵的【破灵丹】。

有了这破灵丹,李逍遥突破炼气期九层指日可待。

他把疗伤药各拿出一颗交给【炼丹堂】去研究,然后剩下的全部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至于两位药阁弟子身上本来的东西,倒也是颇为丰厚。

还是老规矩,功法交给【功研堂】,道法交给【道研堂】,矿石材料交给【炼气堂】,两个药阁天才自用的法器则被李逍遥交给了小童,能将斩龙强化一点是一点。

当李逍遥回到自己寝殿,拿着【破灵丹】准备闭关突破至炼气九层时,属于冷江秋的传讯令牌传来了视讯。

李逍遥赶紧把还在地上昏迷的冷江秋抱到自己的床上,还在她的额头上敷上一块凉毛巾,装作一副将她照顾得很好的样子。

然后李逍遥接通了视讯。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不是药阁阁主,而是一位红头发的老妪。

李逍遥没有犹豫,一脸谄媚地行礼道:“晚辈李逍遥拜见前辈。”

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担忧:“不知道前辈何时才派人前来救治仙子大人,仙子大人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恐怕再不来人,她难以撑过三天。”

红发老妪惊讶地问:“还没有人去将我徒接走吗?”

“没有啊,晚辈在山门前恭候了两日,并没有药阁的人前来啊。”李逍遥装出一副迷茫的样子,各种谎话张口就来。

红发老妪脸上露出了担忧:“怎么回事,按照时间来看,早就该到了才对,莫非路上有了什么变故?”

这时,李逍遥余光突然看到冷江秋眼皮动了一下,好像要醒来的样子。

他心中猛地一惊,赶紧把令牌扭了一个方向,然后伸出右手狠狠地给了冷江秋一个巴掌,把原本要苏醒的冷江秋又扇晕了过去。

冷江秋本来悠悠转醒,脑袋还是晕的,只感觉旁边有人在说话,好像还是有关于自己的。

结果她还没来的及睁眼,就被糊了一个大嘴巴,又一次悲催地昏了过去。

啪~!

巴掌声音很响。

打断了另一边红发老妪的思考:

“怎么回事?”

李逍遥赶紧把令牌稍稍回正,让红发老妪只能看到冷江秋的半张脸,至于另外半边已经红肿的脸则被挡在了视讯外。

李逍遥拍拍胸脯道:“吓死我了,刚刚有一只老鼠,吓得我令牌都拿不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