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弟子从地球来

第68章 功亏一篑

在小童的组织下,瓜皮弟子们有序的排成长队,从大殿门口鱼贯而入,一个个的上前去辨认挂在墙上的画像。

因为有任务失败的惩罚打底,每一个玩家都恭恭敬敬的按照任务流程去走过场,根本不敢有多余的一丝动作或是额外的任何一句话。

【幼儿园扛把子】慢慢走上前来,向李逍遥施了一礼。

李逍遥指着画像道:“你看这画像上此人,近日可曾见过?”

【幼儿园扛把子】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画像,装出一副在努力思索的样子,在心里默默的数数。

五,四,三,二,一。

在数到一之后,他的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

“没见过,从来没见过。”

李逍遥向冷江秋投去疑问的目光。

冷江秋微微点头,李逍遥则命其离开,让下一位弟子进来。

......

时间逐渐过去,所有的弟子进来的说辞只有一个,那就是“没见过”。

冷江秋刚开始还不以为然,后来才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

她发现这群逍遥弟子所有的说话、语气、动作都近乎一样,就好像是排练过似的。

原本她就对李逍遥有所怀疑,而逍遥弟子这种整齐划一的行为更是加大了她的怀疑。

又是一个逍遥弟子进来,同样还是相同的动作,一样的说辞。

这次冷江秋没有让他立刻离开:“等等,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没有撒谎?”

冷江秋说的话语冰冷且威严,并在不知不觉中利用上了灵力威压,想要逼迫面前的弟子说出实话。

李逍遥在旁看到此幕,心中颇是不屑,从召唤到这群瓜皮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这些瓜皮有害怕过什么呢。

之前许多玩家进来在走流程的时候,都没有遇到圣女NPC有开口询问的情况。

于是就有许多资深的游戏玩家断定,一旦圣女NPC开口,应该就是剧情改变走向的开始,而碰到这种情况的玩家,则极有可能遇见本次剧情的唯一额外任务。

【淡淡的蛋疼】本是一名普通的霸业玩家,正当他严格按照任务流程去做任务的时候,一直在逍遥哥哥旁边坐着的圣女NPC竟然开口了。

【淡淡的蛋疼】十分兴奋,没想到这唯一的一次额外任务竟然让自己给碰见了。

【淡淡的蛋疼】完全无视了冷江秋的所谓“灵压”,满脸的兴奋,慌地跪在地上开始说台词:“真的没见过,这么雄姿英伟的人物,哪怕只见过一片衣角,我肯定会记得的。”

李逍遥看到此景,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的表情管理呢?

说好的惶恐呢?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和话语简直分离了九重天啊!

冷江秋感到无语,眼前的这个逍遥弟子竟然在自己的灵压下如此的兴奋,而且还说出了一段与他的表情完全不相符的话。

冷江秋面露疑问,审视的目光看向李逍遥。

李逍遥心中暗骂两句,脸上洋溢着谄媚:

“仙子大人,我保证我逍遥弟子们说的话都是句句属实,绝无欺骗的可能性。”

“他是怎么回事?”冷江秋指着【淡淡的蛋疼】问道,“难道不知道江风的下落就如此的兴奋吗?”

李逍遥无语的撇了瓜皮弟子一眼,赶忙解释道:

“不是这样的,肯定是因为仙子你太美了,以您的地位,竟然亲自开金口向他们这种普通的弟子说话,他这是满脸激动的样子啊。”

冷江秋半信半疑,总感觉不太对劲。

【淡淡的蛋疼】也发现之前自己的表现好像和任务流程不太对,赶紧补救道:

“圣女大人简直是仙女下凡,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圣女大人竟然对小人说话了,我真是三生荣幸,我要感谢你八辈祖宗......不,不,我代表八辈祖宗感谢你......”

“行了,别说了!”

冷江秋听得头疼,真是有什么样的掌门就有什么样的弟子,全都是不靠谱的登徒子。

【淡淡的蛋疼】如释重负地离开了大殿。

他的内心十分忐忑,这该不会是任务失败了吧,那我岂不是要被收回内测资格了?

暂时糊弄了过去,辨认工作继续进行着。

之后的辨认中,冷江秋时不时冷不丁的提出自己的疑问,却发现这些逍遥弟子根本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没有一个人曾经见过江风,知道江风的踪迹。

冷江秋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却又拿不出具体的证据,而且她十分自傲自己的灵压。

绝对不会有炼气期低阶的修士能在自己的灵压下撒谎。

莫非江风的死真的和逍遥派没有关系?

李逍遥用来修建这些建筑所需的灵石其实另有来路?

冷江秋心中很烦,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却没有任何的线索可言。

然而黑山附近人迹罕至,在逍遥派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后,那她也只能返回药阁向师傅和阁主据实以禀了。

李逍遥见冷江秋终于有了要离开的意思,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却露出遗憾的神色:

“唉,都怪我们,竟然没有给仙子帮上一点的忙,都是我们的错。”

冷江秋冷道:“放心吧,此事绝对不会殃及无辜的,我回去会将实情逐一禀告。”

李逍遥将冷江秋送下黑山,脸上露出恋恋不舍的样子:“仙子此去路途遥远,千万要保重啊。”

冷江秋的脸色也终于有所缓和:“这是我的传讯令牌,如果有任何有关江风的线索,第一时间联系我,药阁重重有赏!”

李逍遥巴不得冷江秋快走,随即接下令牌,嘴上敷衍道:“没问题,只要我这里有杀死江风凶手的线索,我绝对第一时间告诉仙子你的,你放心走吧!”

听到这话,原本已经唤出红云法器的冷江秋突然转头,脸上露出了阴冷和厌恶。

铺天盖地的火系灵力从她的身体内喷涌而出:“你是说凶手?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江风死了?!”

李逍遥心中咯噔一声,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刚刚看到冷江秋要走,心里自然松懈了下来,嘴上就不小心说漏了。

他苦笑道:“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冷江秋横眉冷对:“果然你是参与者,说,是谁杀死的江风!不说就死!”

李逍遥笑着摇头:“我忍你很久了,不愧是同门,你和死在我面前的江风一样的自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