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弟子从地球来

第67章 走过场任务

围观的玩家们可不知道这NPC心中的想法,他们看戏似的大笑起来。

“老姐好猛啊,真的就对NPC下手了!”

“哈哈哈哈,被蒸发了,死的好惨,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这位老姐是要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内测资格吗?”

“不过我们真的能打NPC?”

“先不说NPC的实力目前普遍比咱们强,就说这个新来的美女NPC,她可是逍遥哥哥的客人,那放到传统网游里也起码是个绿名NPC,系统可能让你去攻击绿名NPC吗?”

“刚刚那位老姐到底怎么融化的啊,是被NPC杀死的,还是被系统制裁了?”

“听逍遥哥哥刚刚和她的对话来看,应该是被秒杀了。”

“笑死我了,还说什么要维护逍遥女孩的尊严,上去就被融化了。就算那个美女和逍遥哥哥有一腿,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人家郎才女貌的多般配。”

“得了吧,看那个逼的口气,根本就不像是逍遥哥哥的女朋友,嚣张得跟个二百五似的。更何况,就她那身材,怎么能配的上我逍遥哥哥?”

“就是,一点儿也没有逍遥哥哥和蔼可亲,不就上去摸她一下嘛,一下就被秒了。”

“兄弟们,我支持逍遥哥哥把这位美女收进后宫,你们怎么看!”

“支持,我也支持,要好好磨磨她的性子,让她知道我们逍遥派不是好惹的!”

“我也支持!”

“我也支持!”

“狗策划你听见了没有,这可是人民群众的呼声啊!”

“赶紧设计一个活动,就叫【攻略药阁圣女】算了。”

“噗~你们够狠,你们非要让逍遥哥哥进入坦克吗?”

“行了吧,你们别起哄了,你们没看见逍遥哥哥恭敬的样子吗,说明现在的药阁根本就不是我们逍遥派能够惹得起的。”

“那又怎么样?有我们在,逍遥派总有一天会伫立在这灵界之巅!”

“得勒,您回家做梦去吧!”

......

李逍遥现在是真的拿这些瓜皮弟子们没有办法,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他真的敬佩自己的先见之明,如果不是提前让小童将他们禁言,还不知道他们要闹出多大的麻烦。

不过好像他们说的那个点子可以拿来一试啊,收个圣女做丫鬟好像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嗯,然后再让【侍女】饶雪燃调教一番。

美滋滋。

不过话说回来,坦克是什么?使用来形容美丽女性的词汇吗?

李逍遥做了个白日梦,实际上他当然不敢这么做。

他现在巴不得冷江秋能赶紧离开,不要把怀疑之火烧到自己头上来,又怎么敢去主动招惹她呢。

很快,两人来到了逍遥大殿里,主客分别就坐。

冷江秋看到这黑山上沿途的建筑,格局和品味都比较高格调,估计花费了不少灵石。

看来这李逍遥还是有点儿财力的,不过却不知道这财力究竟从哪里来的。

冷江秋心中有了怀疑。

一个炼气期的毫无跟脚的修士,究竟是如何搞到建派令牌的,又是如何有如此之多的灵石能够支持他在黑山上大肆动土。

这一切都是谜团。

不过,如果李逍遥真的参与了杀死江风,那这些灵石的来源可就有可能是来自江风的储物戒。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冷江秋觉得江风的死应该和逍遥派有一定的关系。

财不配位,就是最大的疑点!

她坐在李逍遥新采购的龙牡木太师椅上,喝着最新的普通二星仙灵茶,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李道友为了改建这黑山花了不少灵石吧,没想到这贫瘠的北荒,却还有如此品味的建筑,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哪里哪里,小钱而已,不值一提。”

李逍遥哪里知道一些建筑就引起了冷江秋的怀疑。他热情地招呼着冷江秋,想要做出一副卑躬屈漆的小人假象来迷惑她。

如果能够骗得冷江秋和药阁暂时忽视自己和逍遥派,那么就算是成功为这些瓜皮弟子们拖延了时间去成长。

根据先前的约定,李逍遥将江风的画像挂在大堂上,然后让所有的弟子一个一个地上来辨认。

做戏做全套,李逍遥直接向瓜皮弟子们发布了任务。

与此同时,所有的玩家都同时接受到了一个任务。

【任务名称:辨认药阁少阁主江风】

【任务说明:药阁少阁江风主意外在黑山附近失踪,药阁圣女亲自前来调查,需要众位弟子一起辨认江风的画像,提供线索。】

【任务奖励:辨认流程顺利完成者,可获得5点贡献值,一点灵力值的奖励(灵力值只有炼气期一层及以上弟子可以获得)。】

【任务惩罚:有出格动作或者话语导致任务失败的弟子,将被剥夺内测资格。】

【任务要求:掌门人李逍遥不希望逍遥弟子提供线索,因此此次任务为过场任务,需要弟子严格按照流程执行。】

【任务流程:执行辨认任务时要求弟子务必庄重,只需对着画像做出思索的样子,沉吟五息后摇头说道:“没见过,从来没见过。”如果药阁圣女进行追问,则需装作惶恐的样子说:“真的没见过,这么雄姿英伟的人物,哪怕只见过一片衣角,我肯定会记得的。”】

接到这个任务后,玩家们都面面相觑,他们都是第一次接到如此古怪的任务。

“走过场任务是什么鬼?”

“真的就是【走过场】而已,好神奇。”

“莫名奇妙,奖励倒是还挺丰厚,一点灵力值呢,够我升级了。”

“看不懂,狗策划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假思说无】?”

“这狗策划设计这任务是在考验我们的表演能力吗?在NPC面前演戏?”

“我突然有一种大胆的想法,会不会这个任务的本质其实是‘掩饰’?”

“掩饰什么?就算见过那个所谓的少阁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我们搞失踪的。”

“那如果这件事跟逍遥哥哥有关呢?”

“我去,兄弟好想法,这还真有可能!”

“如果这么说,咱们逍遥派这是得罪了大佬啊,是不是马上就有帮派战了,该发布新的资料片了?”

“老哥你角度刁钻啊,还真有可能是新资料片的前戏。”

“那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狗策划又拿我们来为他设计的剧情擦屁股了?”

“......我们才不是卫生纸,你这个自比有点儿自爆的赶脚。”

“行了吧,你是卫生巾你流批好伐,有任务做就好了,反正任务奖励又不缺你的。”

“就是就是,我要去准备台词了,一会儿任务开始了叫我。”

“对,我也要准备准备。”

......

李逍遥可不知道瓜皮弟子们的内心戏这么多,他为了保险,还让小童时刻监听着瓜皮弟子,一但有人要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语,立刻给他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