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弟子从地球来

第66章 一个弟子换一颗上品灵石

李逍遥听到这话,不由得浑身一颤......

他竟然是药阁的少阁主?!

李逍遥有些无语,抢了药阁的宝物,还杀了他们的少阁主,如果有一天这些被发现了,恐怕自己就要被列为药阁的头号通缉犯了吧。

“怎么,有什么问题?”冷江秋看李逍遥脸色有异,冷声问道。

“没有问题,只是突然听到这画像上的男子竟然是【药阁】的少阁主,感觉有点儿惊讶。”李逍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回道。

然后他做出请的手势:“仙子请您先在我们大殿休息片刻,我立刻召集弟子前来辨认。”

“嗯。”冷江秋微微颌首。

两人继续向山顶大殿走去,而他们身后则远远地跟着许多的逍遥弟子。

由于李逍遥刚刚让小童利用大阵屏蔽了瓜皮弟子们说的话,所以冷江秋现在只能看到一群逍遥弟子失礼地跟在自己后面,对自己指指点点,却根本听不到他们说的话。

哼!无礼至极。

果然是蛮荒之地,野蛮的门派,野蛮的弟子。

冷江秋初次来北荒,以为所有北荒大地上的门派都是不知礼数的,所以她虽然心中不快,却也没有发作。

然而虽然她听不到逍遥弟子的话语,但是刚刚冷江秋和李逍遥的话可是完全被玩家们全部听得一清二楚。

“看起来这位肥美女NPC是来找人的啊。”

“不过咱们逍遥派好像根本没有见过其他陌生NPC吧?”

“的确,除了逍遥哥哥和上次抠门施工队的那些人外,根本没有别的NPC了。”

“那岂不是说这次的任务完成不了了?”

“看不懂,狗策划搞这么一出没用的剧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嘛。”

“你们真是一群憨怂,就知道任务任务任务,你们都没有看到逍遥哥哥被欺负了吗,我们要誓死维护逍遥哥哥!”

“看来掌门人这个职业也不是好做的,遇见比自己地位高的门派,也得是低头哈腰陪着笑。”

“哭了,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不会一会儿还有饭局,饭局上还要劝酒吧?”

“真实,为什么一个破游戏要搞这么真实,狗策划,就不能让我的逍遥哥哥舒服地做一个悠闲的掌门人吗?”

“本以为修仙者就应该六根清净,脱离凡俗了,现在看来仙人也是人,免不了这该死的应酬啊。”

“兄弟,六根清静是在说和尚吧......”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

玩家们聚集在一起,饶有兴致地看着剧情动画的发展,有些人不忿冷江秋高傲的态度,长得胖还那么傲娇;有些人感慨仙人也有其自己的烦恼;还有的逍遥女孩正磨拳霍霍准备要守卫最好的逍遥哥哥......

嗯?不对,你怎么就冲上去了?

只见一位名为【别人凶残我胸残】的逍遥女孩从弟子大部队脱离,灵力灌注双脚,迅速冲向了冷江秋的背影,伸出手去拽她的红色衣裙:

“岂有此理,竟然敢小瞧我们逍遥派,还如此欺负我的逍遥哥哥,看我非教训你不可!”

“放肆!”冷江秋灵觉敏锐,看到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一层的蝼蚁弟子竟然敢对自己出手,感到自己的威严收到了挑战。

她右袖一甩,遮天的火系灵力汹涌而出,将空气都灼烧起来。

唰~

未等冲过来的逍遥女孩有所反应,炙热的温度就已经将她包围,身体瞬间化作了飞灰。

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从有瓜皮弟子冲上来,直至冷江秋出手将其湮灭,总共不过过去了两息。

李逍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以前瓜皮弟子虽然淘气,但是也对逍遥派的来宾也是很客气的,他完全没有料到,这次会有瓜皮弟子直接向冷江秋动手。

为什么?

找死好玩儿吗?

李逍遥完全看不懂。

冷江秋杀死了冲上来的逍遥弟子后,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却依然冷冷地对李逍遥道:

“逍遥派是吧,竟然敢对我出手,这是在挑衅我药阁吗?”

李逍遥赶紧赔着不是:“不敢不敢,刚刚那位弟子只是仰慕您的绝代天资,想要跟您要个签名而已。”

“要个签名?什么意思?”

李逍遥解释:“就是要以仙子您为目标偶像,把您的名字一直带在身边,作为激励自己勤奋修炼的动力源泉。她真的只是您的仰慕者啊。”

冷江秋想到刚刚那位逍遥弟子,虽然冲过来的时候嘴里在说着什么,但是自己也没有听见,莫非还真的只是一个自己的仰慕者,想要一个所谓的“签名”?

毕竟她也无法想象一个炼气期一层的蝼蚁就敢向自己出手,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理。

冷江秋脸色有些尴尬,可能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既然是我的仰慕者,那死在我的手下,那她也足以自傲了。”

说着,冷江秋从储物戒里拿出一颗闪亮的灵石,随手丢给了李逍遥:“这就当是我赔你的,多余的就当是我赏给你帮我找人的报酬。”

我去,上品灵石!

李逍遥激动地接过灵石,心都在颤抖,这辈子自己还没见过上品灵石长什么样呢!

原本他还有些气愤冷江秋高傲的态度,丝毫没有把他们逍遥派的弟子放在眼里,甚至草菅人命。

不过一看到这上品灵石,李逍遥恨不得冷江秋能多误杀几个弟子。

一个弟子换一个上品灵石,怎么看都是赚的,反正瓜皮弟子也可以复活嘛,可以说是毫无损失。

用瓜皮王国的话是怎么说来着?

对,就是白嫖!

李逍遥虽然心里美滋滋,脸上却还是装作一副悲伤的神色:“唉,可怜她还是个孩子啊。”

山顶上,复活过来的【别人凶残我胸残】刚刚赶回来,就听见冷江秋说什么“她能死在我的手中,也值得自傲了”的话语,气得一下子晕死了过去。

冷江秋总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因为在场除了李逍遥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外,其余的弟子均是一副看好戏的态度,丝毫没有因为同伴死后的兔死狐悲的感觉。

不仅如此,在她的灵觉里,她甚至看到许多逍遥弟子还在捧腹大笑,好像刚刚死了个同伴是个多么好玩的事情。

冷江秋没有提出疑问,反而是对这群逍遥弟子贴上了自私、冷血、无情、幸灾乐祸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