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9章 苦修

何润被派去寻找刘晴的时候,后者正好处于一处危难当中,事情是这样的。

刘晴的长相着实迷人,秀眉小嘴和微挺的翘鼻,都是惹人怜爱的部件,在她刚进入到流云谷内,成为外门弟子之后,就有不少人觊觎她的美貌,她的众多追求者当中,竟然还有大长老的身影。

大长老是流云谷谷主的师兄,和谷主是同一级别的修士,因此也有增加寿元的迫切需求。他听旁人说,寻找一位有特别灵根的玉女,经过男女同修之后,便可以达到增寿50年的目的。

且不论这样的方法是不是能当真奏效,实施这样的方法,对于一派的大长老来说,却没有任何损害,而且是在自家弟子当中寻找这样的玉女,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近日,他坐下的大弟子,便也寻到了刘晴。

刘晴的生辰八字,正好符合大长老寻找玉女的要求,而且其人貌美如画,也符合大长老对玉女外形的要求。

说起大长老来,他之前修炼的大部分时间里,还是不喜好亲近女色的,因为那样会耽误他追求大道的时间。但是这几年来,他遇到了和谷主同样的寿元问题,因此遍寻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来增加他的寿命。

男女同修便是他寻找的方法之一。

而所谓的玉女,也不过是他座下弟子胡诌出来的概念,因为要讨好自家师傅,想从他手中取得更多的修炼资源,通晓更多的修炼法门,而生生捏造出来的一个概念,其实真当不得真。

但是病急乱投医,处于晚年的大长老,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这不,他派出座下三名弟子,专程为请刘晴而来。

刘晴前一日,已被刑罚长老请去过一次,见到过谷主一面。后来莫名其妙的被打发了回来,这一日,她又被三名看似道骨仙风的同门给围了起来。

这三个人自称是大长老的座下弟子,他们的师傅请刘晴前往一叙,而且当即就有一位所谓的弟子拿出了灵石,说是去了之后还有更多的赏赐。

灵石对于修者来说,是不可或缺之物,特别对于低等的入门级修者来说,更是具有绝佳的杀伤力,尽管知道跟去之后恐怕有不测之灾,但是作为新进弟子的刘晴,对于大长来的邀请没有免疫,她尽管犹豫,还是答应了。

她想前一日不是跟着何润长老去过见过谷主一面吗?今日再见大长老又有何妨,况且还有灵石得。

就这样一女三男,在平淡无奇的祥和气氛当中,行走在去往大长老洞府的途中。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何润长老循声追踪而至。

他随便在流云谷里打听了一下,便知道了美女刘晴的去向,因为在流云谷弟子当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刘晴的名号,她可是流云谷当中,新一任的颜值担当,不论其形体,单就美貌而言,整个流云谷当中无人能出其右。

追到了四人之后,何润长老冷眼旁观,发觉刘晴面无异样,显然没有受到伤害,这才在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后说道:“尔等这是要往哪里去?”

大长老座下的三位弟子当首一位,闻言还以为是哪位弟子,不开眼又前来阻拦。这样的事情,他们刚刚就碰到过一次。所以想大声呵斥,但发觉来人是刑罚长老,才立马收敛其嚣张的一面,不谨慎地鞠躬行礼道:“受师傅差遣,领外门弟子,到他老人家洞府一叙。”

依照他的经验,只要报出自己师尊的名号,谁人也要给三分薄面,况且此事对于外门弟子刘晴而言,也是好事一桩,因此他们三人面无愧色,坦荡而行,以为何润闻听大长老有请,会淡淡地放他们而过,所以他们虽然都在躬身行礼,却也个个表情轻松。

不承想,何润长老的话语语气一沉,话锋一转,竟然对他们沉声喝道:“你们无事便回去吧。”

只要是有脑筋见过世面的人,都能从这句不善的语气当中听出不快,但是他们倚仗着师傅在流云谷里的名头,不觉个个挺身反问到:“大长老交办的事,怎能如此草率收尾?今天我们带不着刘晴,还有何面目去见师傅?!”

他们中还有人说道:“还请刑罚长老行个方便。”

行个方便,给你们方便了,我那徒儿怎的能生还。何润长老想到此处,不觉抖出了上位者的威压,逼退了大长老的三名弟子。

当大长老的弟子退下的时候,竟也没有忘记从刘晴的手中要回刚才赠送的灵石,这令后者好不懊恼。

大长老和谷主之间的矛盾就此结下了。

在并不愉快的气氛当中,刘晴被何润长老领着,转瞬之间,便来到了后山扒李藏宝之地。

他们来得正是时候,谷主的神识探知,里面的洞子里面已经火焰冲天,扒李的身形在最后闪动了一次,骨架都凸显了出来之后,便神形俱灭,不仅肉身不存,而且他的灵魂意识也被这把火给烧没了。

倒卷而回的火舌,在杨立的身躯里游走奔突,就像一头困在牢笼里面的野兽,如若不在最短的时间里炼化的话,他本人恐怕有被撑爆的危险,纵然他本身就是一条经脉,容量之大,无人能企及,他只要成长起来,就不怕任何能量的灌入。

但是杨立仍处于入门阶段,要冲破的是区区一重天,哪里受得了这么多精元的灌输。如若不能找寻到一条好的通道泻去的话,等待他的必然是悲惨的自曝。

恰逢这个时候,刘晴赶到。

何润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流云谷的未来就全靠你了。”刘晴便被稀里糊涂的推下了地洞。

一声女人的惊呼过后,杨立自觉从上面下来了一道苗条的身影。

不用多问,这是有人意外跌入。

但是已处于半入魔状态的杨立,似乎是感受到了外来的威胁,他眼皮一翻,又一股火焰冲天而出,霎那之间,整个坑道都布满了火焰,腾腾的烈焰将地洞里,仅有的一些蛇皮袋给点着了,妙龄少女的躯体当然也在火焰的笼盖之下。

杨立的火焰并没有灼烧到刘晴,而是将他这几天来没有消耗掉的,四级妖兽的妖元力连同刚刚吸收来的倒霉蛋精元,一丝丝的通过火焰,强行灌输到了妙龄女子的下丹田,令后者也从清醒状态进入到半梦半醒的舒适状态。

刘晴感觉自己仿若处于一个温泉池里,周围汹涌而来的浪花,看似汹涌澎湃,但到了自己的近前,却温柔无比。

而且这样的水中似乎还蕴藏着一条又一条的小鱼儿,一会儿这条碰碰你的肩,一会儿那条碰碰你的头,它们都在试图钻进你的身体之内。

有一些小鱼已经化作汩汩灵气进去了,在她的奇经八脉里悠游游走,帮助她冲开一个个修炼关卡,最终帮助她打通小周天,大周天,然后直接冲击她的一重天。而在关键的时候,周围的小鱼忽然全部退去,令她在最重要的关头感受到了瓶颈。

刘晴感受到了种种好处之后,忽然从云端跌落而下,她心中有一个念头在强烈的刺激着她,那便是冲击修炼瓶颈。

谷主斜眼看左近的何润脸色不对,后者脸上竟然露出如痴如醉的模样,便有些不高兴了,他嚷道:“真是有怎样的师傅就有怎样的徒弟。我们还是撤吧,在这里你激情澎湃,有些为老不尊吧。”

两位流云谷里辈分极重的二人走后,里面冲击瓶颈的行为进行得更为紧凑了。

几起沉浮之后,刘晴感觉自己的身体之内忽然有一股灵气袭来,就是在这股灵气暖流的冲击之下,她竟然莫名其妙的突破了一重天境界的瓶颈,顺利从流云谷一名外门弟子刚入门的境界,成长为一名淬体武修一级的修者。

这中间她省却的是几年的苦修,可是最终她也不能够搞清楚,异样的灵气暖流到底来自哪里。

良久,杨立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长舒一口气醒转过来。

他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很惬意的在地面上,四肢着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因为地洞里面的高度,他也只能这样做了,虽然有些像猎犬,动作有些不大雅观,但是舒服的劲儿,可真是令人无比舒坦。

他转了转腰身,感觉身体里那团令他痛不欲生的光芒似乎消失了。这家伙到哪里去了呢,这可是谷主也压制不了的存在啊。

感觉到舒适无比的他,一时间陷入了沉沉的睡梦,在睡梦里,他舒服的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什么也不用管,什么也不用去想,天地之间,任由他驰骋,欢快的笑声传来,差一差就把他自己给吵醒了。

不知多少时间过后,杨立他悠悠醒了过来。山南修炼界,凌云洞。

秦明道长眉头紧锁,身为凌云洞一脉主事之人,近日已接到两处不好的消息。

一则消息是他们这一门派的伯乐红须道长,在外出的途中,竟然不慎从悬崖上跌落,然后被找到时已经神志不清。据说此前红须曾到过流云谷,然后才出现了他从悬崖之上跌落的情形。

二则消息是,他们年轻弟子中的新兴人物,龙腾竟然也神志不清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其地点离流云谷不远。

两则消息看似无关,一则指向的是长老;二者指向的却是龙腾这个弟子,平日里,二人也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莫不是流云谷里出现了什么异常?这怎么可能!他们的谷主不过是祥云大士级别的修为,昔日的繁华已在青云上人之后也会灰飞烟灭,就是借他们一个胆儿,恐怕也不能在他们依附的门派太岁头上动土。

可是近日,门派里有人拿这两件事做文章,意图借此将流云谷彻底变成凌云洞,而不仅仅是他们的附属门派。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流云谷的祭祀祠堂里有一副旷世之宝——这便是青云上人的画像。

据说有缘之人在他面前暴露身形之后,便可以将之打开,然后得到无尽好处。至于是怎样的好处,便无人知晓了,但是这样的传闻,早已不是秘密了,光流传在山南修炼界就有几个版本。

要不是觊觎这副宝图的话,恐怕凌云洞也不会看在昔年两家交好的份上,任流云谷依附于他,而招惹这样的麻烦。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大家都懂,凌云洞当然也懂,这些年以来,他为流云谷挡去了多少麻烦,恐怕便是这句话很好的佐证,但因为也想得到这幅宝图,所以秦明道长便做主任由流云谷依附了。

可是这几年的风风雨雨走过来,凌云洞只见风雨,不见彩虹,当然凌云洞里的有些人会说三道四,议论了。

这次不管红须还是龙腾,不管他们是如何受到损伤的,有人提出要以此为借口,最终谋夺流云谷的宝图才是正理。

就在秦明道长有些心动,想具体执行这样的操作时,他的师弟无影道长跳了出来,大嘴一咧,嘚不嘚地说了一番大道理,无非是讲两派交好已逾千年,切不可因为一幅图绝杀了两和气等等。

秦明道长知道,他的这个师弟早年,无非是得到了青云上人的传功之恩,总觉无以为报,平日里总将两派的友谊挂在口间,所以才有此一论。

但是作为一派的掌门人,他考虑的可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恩怨,他要考虑的是能否从,两派交好的关系当中得到某种好处,从而有利于凌云洞的长期发展。

因此,秦明道长经过了一番苦思之后,决定借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拼的时机,派一人明里去的祝贺,而在私下里对他们的谷主施压,然后将那幅宝图顺利得到手中,带来凌云洞。

……

接到凌云洞秦明道长亲自手书的讯息,已是几日之后,流云谷谷主坐在流云大厅当中,手中拿着秦明道长的信札,良久沉默不语。

已是独臂修者的何润长老,从谷主的手中接过信札,只是淡淡的看了几眼,便脸色大变。

信札说的极为客气,秦明道长在信中说:闻听贵派近日将举行外门弟子大比,心中甚是欢喜,想我派中人又将以借此机会壮大云云。

然后听说贵派外门弟子比拼的奖励还没有着落,所以特意派人送来一枚大魂珠,希望能在比拼结束之后,将之奖励给比拼的第一人。而出于长远些的考虑,希望贵派能够拿出那幅青云上人的画卷,也奖励给此次比拼的第一人。

本来这样千里送宝的事情确实是好事,你想想看。比拼结束之后,不管是哪一名弟子得了头筹,一定都是流云谷的弟子,不管将什么奖励给他,宝物依然留在流云谷里。

但是何润长老接着看下去,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此次外门比拼,凌云洞竟然也派外门弟子来参与,而且派出的此人目前正坐在流云大厅里。

他们派出的这名外门弟子,境界竟然已经达到了七重天。遍寻整个流云洞,不要说外门弟子,就是内门弟子也找不出这样层次的人来。

这不是明摆着外门弟子大比之日,第一名非此人莫属吗?怪不得凌云洞好心千里送宝,而且比拼,他们只是派来区区此一人前来。

第一名非此人莫属,那是定然的了。

原来凌云洞只是为了谋夺青云上人的画像。

何润长老读罢之后,不觉冲冲大怒。他将信扎置于地上,用仅剩的一只手指着对面端坐的,凌云洞外门弟子,就想开骂。

被凌云洞派遣来的唯一外门弟子,名叫龙跃。乃是龙腾的族弟,平日里和龙腾相当亲近,他听说自家兄长出事地点在流云谷附近,便对流云谷有所怀疑。当凌云洞要找外门弟子前来比拼的时候,在外门弟子当中遍寻最佳人选的时候,他第一个报的名。

龙跃面对比自己高了一个大境界的何润长老,面不更色气不喘,很悠闲的呷了一口茶水之后,才笑眯眯的说道:“晚辈此次前来,是为了共叙两派之间的友好,并没有何长老所指责的那些事。”

谷主这个时候赶紧出来打圆场,他也笑着说:“当然当然,无非就是一幅画而已,只要秦明道长说句话,我流云谷定当双手奉上,有何必费这些手脚啊!”

谷主的话里绵里藏针,暗含着讥讽。

就是啊,说什么奖励给外门第一名,无非是奖励给你龙跃,奖励给你龙跃,无非就是奖励给凌云洞。这种事情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何必又要费这些手脚呢?

幸好他前些日将杨立带进了祠堂,不知道明日之后此子是否能顺利出来,谷主在心里暗自想到,不觉明面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龙跃闻言也有些尴尬,他看到谷主在笑,也便跟着笑。一时间,诺大的流云大厅当中,尽是二人古怪的笑声在回荡。

只有杨立的师傅,呆呆的坐在他的座位上,一语不发。等他们流云谷,这些年来,只因这幅图卷,被多少人惦记着。他们想避世静修,但树欲静而风不止。

前些时来这里云游的红须道长,何尝不是打的这个主意?要不是谷主借力破解,竟然白送了他们一个天才,恐怕这个时候,这卷图画已经到了凌云洞秦明道长的手中。

他们叫做流云谷,而人家叫凌云洞,不知是出于巧合还是出于对方的算计,人家就要凌驾于你流云之上,你不服也不行。

在流云谷的孤峰之上,杨立一人孤独的处在祠堂里,虽然经过了短短的2日静修之后,他感到自己的神识海里剧痛无比。要是他能跑出去的话,他早就跑掉了。

出于对谷主的信任,出于对流云谷青云上人的信赖,杨立还在苦苦的支撑。

他虽然入门未久,但已听他的师傅告诉过,以他的特殊身体体质,天生没有灵根,很难在空气当中吸纳天地灵气,从而转化为自身所需的元力,他要想修炼进阶的话,一是在火焰山火焰海当中修炼才有精进,二便是吸纳其他修者体内的元力精气。

第一种方法是上上之选,因为吸纳天地之中的元素,和他的修炼方法大同小异,这种方法没有副作用。

但是第二种方法却是下下之策,非是迫不得已,绝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运用。因为在吸纳他人体内的元力精气时,难免会将依附于对方的独有信息也吸纳了进来,不纯的元力被吸收进来之后,一个炼化不好,便可以成为吸纳者的负担。

不久之前,杨立吸收的四级妖兽的妖元力便是明证。这种出自于妖兽体内的能量,差一点要了杨立的命。要不是谷主及时出手,恐怕杨立已经小命不保。

为了排除杨立体内因吸收外力而产生的“毒素”,谷主不仅将刘晴推了出来,后者帮助杨立导出了炼化不了的气息,也输出了一部分炼化不了的精元力,却也使得刘晴得到了不少好处,这是谷主始料未及的。

谷主带杨立进入青云上人的祠堂,一则是为了碰碰运气,看杨立是不是就是青云上人,早年选定的人选。二则是想稳定杨立的境界,不让后者神魂再次进入浑浑噩噩的状态。

而是在一种清醒的状态中吸纳,炼化外力。这种有意识的吸纳需要强大的神魂,作为支撑。而要产生强大的神魂,杨立就必须和他的祖师级别的画像进行交流。这种交流,目前正在画像虚影和杨立之间不断的进行着,他们一虚一实间,不断的进行着冲撞。

杨立的神魂,在这样的冲撞当中,慢慢由虚变强,由小见大,他感觉得到,青云上人这幅画像,他都不用在脑海当中进行观想,就能够得到壮大神魂的锻炼。

而在这一天,有一人来到了孤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