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26章 魂力

祠堂里突然浮现的人脸,眉眼神态和杨立俱有三分相似之处,此张人脸的主人,正是杨立许久未见父亲。

那年他父亲,出了杨家村之后,便再没有回来。

因此,在小杨立的心中留存永远是那一刻,他父亲离开时的形象。

此时祠堂里的人脸,和那一刻,他父亲的人脸重合在了一起。

他父亲的脸嘴唇翕合着,说道:“立儿啊,当年父亲就是因为学艺不精,实力不如人,才有那一天的结局。而且你有这么好的条件,修炼魂力,怎的就不知道珍惜。”

还没有等那张酷似他父亲的嘴脸说完,杨立便直接将之打断,然后恨声答道:“我会修炼。但请你不要再开我父亲的玩笑。”

刚才还严肃教训杨立的脸庞,突然如一阵青烟化了开去,他嘿嘿的笑了两声,依旧化作青云上人的脸面,开始满意的教授起,杨立魂力要怎样修为。

……

已达七重天修为境界的龙跃,只能被流云谷奉为上宾,不仅要安排他最好的吃住,更要安排他在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修炼,要来的话,他身后的势力可不会轻易答应。

龙跃自恃修为已经达到了足够高的程度,便有些疏于修炼,每日依里就在流云谷里晃荡。

自他的族兄龙腾,成为一具行尸走肉之后,他便成了他们龙家在凌云洞里的希望。

为了能够使他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支撑起龙家今后的希望,龙家几乎所有的修炼资源都在向他这边倾斜,这便使得龙跃此人有些不适应了。

他所提的每一项要求,几乎都有专人去为其办,他所讲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可以左右龙家的决策方向。

这次要不是龙家鼎力推荐,他才没有可能在外门弟子当中脱颖而出,来到流云谷准备扬名立万。

而且这次前来,他可是带了凌云洞的重宝前来。虽然他们要比试的仅仅是外门弟子之间的较量,但并不妨碍凌云洞拿出重宝来为自家增添光彩,反正最终这件重宝还是要回归他们凌云洞的。

别看他所带来的大魂珠名号一般,但是它的威能确实不可小觑,要不是凌云洞,感觉将它再带回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凌云洞才不会傻到将它拿来作为奖励。

据说此宝乃是由,上古真龙嘴中所含龙珠炼化而来。

此由来由真伪暂且不论,单就是大魂珠的效用,说出来都要吓人一溜跟头。

据说曾经有一位凌云洞的凝神修士,在外界与人争斗,最终被人打得魂魄离体,眼看着便是奄奄一息,不得好死的下场。

但是此人靠着最后一口气息不灭,被抬回凌云洞之后,就是在大魂珠旁,连接修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然后才将快要毁灭于天地之间的神魂招了回来,从此虽然落得了一些残疾在身,但却性命无忧。

大魂珠,因此也成为凌云洞的象征之一,每次祭祀历代凌云洞洞主之时,它都会被摆在一个显赫的托盘上供奉。今日之所以将之作为奖励外门弟子的奖品,不过是出一个名罢了。

而且与大魂珠共同回来的,还有流云谷自身的重宝,这件瑰宝一直被流云谷奉若神明,平时外人难得一见。就是那日红须道长来到之后,也没有见到真迹。

这一次他龙家的希望——龙跃就要完成,凌云洞的光荣使命了。就是单想想就叫人好不得意,要是隔了几个月之后,他龙跃将凌云洞祖师爷画轴双手奉给,凌云洞秦明道长,那他在凌云洞的地位,当然会直线上升,而他们龙家的希望,更会牢固得着落在他身上。

因此,龙跃不仅非常得意,而且将这种得意表现在他的肢体上。

他每次去竹林膳食堂,都是晃着膀子去的,尽管他知道能有资格在这里吃饭的,都是流云谷长老级别人物。要不是流云谷看在他来自凌云洞,哪里会那一个青头后生在这样的饭堂里用膳?

何润长老因为气不过,和龙跃每天见面,便借口闭关修炼,每一天都待在自己洞府里,绝不再去竹林膳食堂用饭。

可是龙跃并不在乎这些,这样的小日子过了十几天之后,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倾国倾城美貌的刘晴,才有了质的改变。

龙跃和龙腾不一样,他可不会流连于花丛,因为那一段时间,他的上面压着他的族兄龙腾。所以此人在,修炼的时候还是很卖力的。

往往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修炼,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就从众多的弟子当中冒头,成为外门弟子中的翘楚。

如今可好。压在他头顶之上的天才人物,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他总算可以休息休息了。

可他这一休息,便来到了流云谷,来到了流云谷,便见到了刘晴。

说起来凌云洞里,并不是没有貌美如花的女修者,而且同龙跃年纪相仿的女修者也是一抓一把。但是他原先在凌云洞里忙着修炼,也没有关注这些,今天有暇空了下来,贸一见到刘晴后,惊为天人。

他以为刘晴是哪里下界仙子,怦然心动之余,便上前搭讪。

但是刘晴一心修炼,加之她那日和杨立有过肌肤之亲之后,更是对男女之事深恶痛绝,认定像谷主和何润长老这般令人尊敬的人都会骗她,骗了她与人苟合之后,却还说是为了流云谷的长远计较。

怎的他谷主不用自己的女儿楚楚,去为流云谷的长远计较呢。

自打见到了美若仙子的刘晴之后,龙跃便像是失了魂魄似的,天天打着交流的旗号,隔三差五的去外门中与人交谈修炼之道。起初还有人真信,但是简短的说了几句之后,便感觉凌云洞来人,也不过徒有虚表。

因为龙跃明显心不在焉,往往是才谈到那么一两句,便头一抬,望向刘晴的住所,希望仙子恰好从里面出来,然后被他的一番说辞打动,最终抱得美人归。

他的这一举动当然没有逃过谷主的法眼,后者最后又命令何润长老想办法,利用龙跃对刘晴的爱慕之心,而扰乱龙跃的修炼。

可是这一次何润却阴奉阳违,原因是他一直内心瞧不上龙跃,感觉他不过是依仗着,龙家和凌云洞的修炼资源,加上有那么一点点的天赋,才成了如今的样子。

他们流云谷要是有这般丰厚的修炼资源的话,纵然培养出十个这样的小子来也不为过。

二则何润已然感觉出刘晴都不凡,他觉着刘晴才入流云谷不久,竟然也达到了一重天的境界。这种奇异的现象,除了在杨立身上看到过一次之外,在就是在她刘晴身上看到了,这样的大好天才,他可不想断送在凌云洞的所谓天才弟子身上。

但是谷主的命令也不能不执行啊,所以何润长老只是轻描淡写的找刘晴说:“那个凌云洞来的叫龙跃的小子,你看着烦吧?”

刘晴自然点头称是。

而何润这个时候,又说:“我老头子看了也很烦,要不这样,你受个累,假装喜欢他,接近他。然后,”

何润长老的话语还未说完,刘晴的脸便垮了下去,一副很不痛快的模样,心想你们家的女儿怎么不去献身?

何润大概是看出来了她的心小心思,便微微一笑说道:“楚楚哪里有你长得国色天香?我老人家的话还没说完呢。这一次去是叫你假装勾引,哪里像上一次你还假戏真做?”

刘晴的脸色涨得通红。确实,她上一次和杨立,真的也不是人家强逼的,况且自己也得了不少好处,要不然的话,今天自己还不可能达到淬体武修一重天的境界。

何润感觉这些话可能有些说的过,便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叫你接近他是这几个月的事情,这几个月过后,你在那天比试,他上场的时候,如此这般这般,这般如此。你感觉好玩的吧。”

刘晴见何润这番介绍之后,脸色才由阴转晴,不觉拍着巴掌,跳着脚说:“好玩好玩。”

而在这个时候,孤峰之上,祠堂之内,杨立也在玩命的修炼着他的魂力。如此辛苦的修炼,不仅仅因为他已经逝去的亲人。

更因为前两日谷主的到来。

谷主向杨立说明,他们流云谷,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名叫龙跃,乃是淬体武修七重天的修为境界。希望杨立这个一重天的修为者,能抓紧今后几天的修炼,然后在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的时候,大放异彩。

杨立听到这一段话之后,连骂娘的心都有。他心里说,你让我一个一重天的人去干一个淬体武修七重天的人,中间可是隔了六重天。有能耐你谷主去啊,这不是明摆着叫自己丢人现眼还在众人面前吗?

哪知谷主随后的话,重磅袭来,这句话如一阵密集的闷雷一般,重重地敲打在杨立的小心脏上。

令后者心境久久不能平复。为了给杨立以更大的修炼动力,谷主似乎是在毫不经意的情况之下说漏了嘴,他说道:“这几日,谷内也无其他重要的事情,只不过刘晴似乎和龙跃走的很近哪。”

刘晴是谁?那可是杨立的第一位那个啥哈,这谷主这个不提那个不说,只是将刘晴抛了出来,意图再明显不过。

即便杨立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就是对此很在意,不觉在里面也停止了修炼,认真在板门后面倾听。谷主这个时候却不曾多说一句了,他最后有些惋惜的“哎”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杨立心里那个气呀,心说你不想讲就不要提这个话头啊,这要让小爷我出去了,看不着那个叫什么龙跃的算账。我们流云谷的女弟子你也敢打主意,别的女弟子我不管,这个我可是管定了。

还没有等杨立的心情平复下来,谷主转身回头又回来了。这一次,他顺着原先门上的那个指洞,嗖嗖嗖往里面又弹射了十几枚辟谷丹,临走,他拍了拍手说:“差点忘了,给你再留一点辟谷丹,你小子也就配吃吃这些东西。”

说到这里,谷主忽然一拍脑门,像是记起了什么样的,又说道:“这会儿恐怕刘晴正陪着龙跃,在膳食堂里用膳呢。不过你小子也别急,只要能在大比中夺得头筹,不仅龙跃不算什么,就连他带来的大魂珠都可以归你。”

接着谷主又说了一下大魂珠的用途,和它的来历。

杨立对此倒并不心动,他关心的只是刘晴,不过这个时候,依旧漂浮在他面前的祖师爷画像却是怦然心动,激动不已。

这段虚影虽然只是祖师爷的一段残魂,但却也有着一定的神识意识,保留着主人生前的一些记忆。

大魂珠,杨立并不稀罕,但是青云上人却是知晓的。他知道,这等重宝,乃是修者修炼魂力的良工利器,得之不易。但是一旦重宝到手之后,在他的指点之下,杨立的修为一定可以事半而功倍。

看着眼前的虚影,颤微微地从上到下的串着,从左跑到右的奔跑。

杨立心中骇然,莫不是祖师发了羊癫疯?要不就是发了失心疯,要不怎的他竟然会如此做派?杨立手掌顺着墙壁,慢慢的向一个角落里面去躲藏。

他可不想再受到这个古怪魂魄的捶打,之前他所受到的严格训练已经受够了,这要是训练之人失去了理智,那还不够他受的?

忽然,祖师爷的身影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盯住杨立,眼里充满了火热。

杨立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嘴唇翕动着,却不敢发出一个声音。

祖师爷的残魂这个时候却开口发声了,这是他这两个多月来第一次发声:“要我说话是要耗费本尊不少魂力的,所以我下面的每一个字你且听好。”

原来你会说话呀,杨立刚才佝偻的身躯这个时候直立了起来,这两个月以来,只见对方训练捶打自己,却没有想到祖师爷的残魂也会讲话。杨立还只当流云谷的祖师爷,原本就是个哑巴呢。

祖师爷的残魂告诉杨立,虽然他的体质特殊,乃是修炼魂力的上佳材料,但是没有外物帮助的话,他的修炼也就是一场空。

但是有了大魂珠的帮助,那么杨立想达到,魂力修炼的第一个境界清冥,那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3日之后,便是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的日期。

因此,杨立需要在这几天里,加紧训练,不能再有任何分心。

杨立感觉祖师爷残魂说话的口气怎么越来越像谷主,便急忙顺着板门上的指洞向外观瞧,去哪里还有谷主的半个身影。

不过这个时候祖师的残魂,也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杨立若有所思,不觉拿起一根穿了五颗辟谷丹的竹签儿,一口气咬了三颗,咽下了肚去。

因为祠堂里没有盛放丹丸的容器,所以杨立只好拿竹签穿起辟谷丹,便于日常食用。

在杨立的神识海里,他的神魂,感觉祖师爷的残魂重逾千斤!正在里面碾压排挤折叠自己的神魂!残酷近乎毁灭性的神混锻打,正式登场了,杨立的神魂也在这种,残酷的训练当中不断改变,神速进步着。

直至大比之期就要来临的头一日,祖师爷的残魂教了他一门神识攻击术。此等攻击方法,说来简单,不过是用自己的神魂意识凝聚成一团,然后用其尖锐部分攻击,他人的神识海。

此等方法名曰神识刺,乃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当年谷主翻阅本门书卷的时候,也曾看到上面记载有神识刺。但是苦于没有人当面传授,所以差点在习练之下走火入魔。

不过杨立虽然有祖师爷的残魂面授,但也是凝聚了很久,也没有凝出一枚像样的神识刺。

……

在这样一段的时间里,刘晴在何润长老的授意之下,整天顺着龙跃的意思,与之耳鬓厮磨,在树荫下卿卿我我,在洞府里你情我悦。刘晴极尽所能缠住龙跃,使之分心他顾,而不能专心修炼,除了最后一步二人之间没有突破之外,龙跃的心中还是甚为满意的。

他感觉作为流云谷依附势力所派来的人,在这里所享受的待遇,那可是之前想都没想过的。

这不,要物有物,要人有人。纵然他的修为低于谷主几个档次有如何?纵然他在凌云洞,不是长老又如何?这里的长老见到他还不是毕恭毕敬,就差抱着他的粗腿,大声叫爷了。

他隐约也发觉刘晴前后态度的转变过于巨大了,但是他有淬体武修七重天的修为在身,纵然是流云谷,派出他们谷内的顶尖弟子,也不可能是他的敌手,即便刘晴可能就是一个美人计,他也可以将计就计,既得美人,又得宝物。

所以,龙跃对于刘晴,也很有耐心啊,他想只要他在大比中夺得第一之后,怎么的也会抱得美人归。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第二天,今天是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的日子。

流云谷因为在山南修炼界的名头日渐衰落,所以他们的外门弟子统计在一起,不过只有千余名,比起凌云洞这样的大门大派来,确实在数量上要少许多,而且在质量上也有天壤之别。

他们这千余名弟子当中,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不过是淬体武修四五级的样子,比人家派来的龙跃差了不止一点点。

这数千名的外门弟子,并不是每一个都有机会上台比斗,在这之前,数位长老已经将,门下的外门弟子筛选了一遍,然后再取前50名,进入斗法场,正式比斗。

而没有进入到决赛,比斗场的诸多弟子,可以在斗法场的周围摇旗呐喊,为自己心仪的弟子加油助威!

比试结束之后,前十名弟子都可以得到一些奖赏,前三名地址得到的奖励会丰厚许多!比如这一次的第一名,除了能得到重宝大魂珠之外,还能够在祖师爷的画像面前观想。

但是凌云洞的要求更加苛刻,他们要求第一名将祖师爷的画像带回凌云洞,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派来的龙跃将会是第一名,所以也加上了自己的重宝大魂珠。

凌云洞在这一天,竟然也派了一位道长前来观摩祝贺。名为观摩实为监督,凌云洞怕一名七重弟子压不了场,前来的道长名曰李博达。此人在凌云洞里,名声不露不响,却有着祥云大士级别的修为,是和流云谷主一个级别的修士。

凌云洞真是好算计,他们仅仅是派出了一位道长和一个七重天的弟子,便想谋夺流云谷流传至今的祖师爷画像,真没有把偌大的流云谷,几千号人放在眼中。

对此,谷主除了苦笑,别无他法。

比试在一处白云缭绕的宽阔地界正式开始了。

在一处悬崖峭壁之上,诸人均端坐在一处,靠岩壁的安全所在,而比斗的弟子处于一处靠悬崖的平台之上。这里雾气腾腾云雾缭绕,是一处绝佳的扬名立万的平台,但也有可能在一脚踏空之后跌下万丈深渊,从此在世间除名。

谷主此刻正端坐在高大的主位之上,他看了一眼在客位上居座的李博达,然后微微一笑,谦让着说:“道兄看着这等高台,可曾入得了法眼啊。”谷主东扯西拉,就是想拖延时间,因为他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在人群当中看到杨立的身影。

也不知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到底练的怎么样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难道他记错了日子,或者不想得到大魂珠。谷主心中焦急,脸上却风轻云淡,同凌云洞来的道长,扯些闲篇。

良久,李博达睁开的双目,他有些不畅快的说:“我看这个地方不错,既然是大比,那就让弟子们都出来比拼一番,旁的都可以容后再说。”

谷主还想说些什么,好等候杨立的到来,但却被人家生生打断了。

作为流云谷现如今的谷主,却不可以在门派弟子比拼的时候做主,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