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24章 火焰波涛

杨立迅即从流云谷弟子面壁的地方出来,以非常迅速的身姿,来到了后山。

紧紧尾随其后的谷主,满腹狐疑,还以为这小子找到了扒李的蛛丝马迹。他的修为境界可不止高了杨立多少个层次,他都没有发现扒李的踪迹,这个小子却有些发现吗?一路之上谷主心中轻叹,圣体就是圣体,在修为层级还未达到较高境界的时候,就有有别于其他人的异能。

谷主哪里知道,人家可是奔着扒李的洞藏财富去的,此事与个人修为境界无关。

来到后山后,在一处树木掩映的隐蔽所在,杨立凭着记忆,不消一会儿便找到了一个黑黢黢的洞口。

现在他是杂役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这里,当时他兴奋之余,很想将这个地方向流云谷举报,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他却不敢贸然行动了,因为人家可是外门弟子,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杂役,他说的话,说不得没有人相信。

因此,杨立暗暗的将这个地点埋藏于心,等到有朝一日再来运作发掘,想不到这一天并没有让他等很久。

杨立心中嘿嘿的嘲笑了几声,便如同一只身形矫健的猫一样,沿着洞口钻了进去。

谷主在外面虽然紧紧相随,但是像这种钻洞的动作,他可是做不出来的,毕竟这样的行为与他的身份不符。饶是如此,他还试探出他这个境界才有的神识,深入的进入到洞穴之内进行了查探,有没有发觉什么危险,这才放心的在洞口守护着。

而何长老这个时候踉踉跄跄地进入了流云谷,他误打误撞的也从后山而来,恰巧被谷主外放的神识探测到。

“嗯?”一股相当熟悉的气息自何的身上传来,谷主整个神识从洞穴之内抽离出来,开始仔细感受来者。最终发现,此人正是他派去绞杀龙腾的何润。

难道何润遭到了伏击不成,要不然的话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让龙腾,反咬一口呢。

殷虹的鲜血,这个时候自何润长老的左肩流了出来,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血腥味道在他的周身弥漫。

谷主慌忙迎了上去,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龙腾那个小子将长老怎么样了?”

何润这个时候,有些慌不择路,当他将自己断口处止住了血之后,这才想着要去谷主处禀报,想不到在后山这里巧遇。他有些激动的回道:“那小子身上有重宝,我冷不防之下被击伤,要不是躲得及时,差一差就没命来见谷主了!”

谷主看到何润这个时候有些凄惨,他的左肩头有丝丝的鲜红血液流出,右手抓住一只被砍掉的左臂,脸色有些苍白。

谷主的眼睛里有湿润的液体一闪而过,然后他,闭了一下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有劳长老了。”他的心里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不管谁觊觎他们发现的圣体天才,只要威胁到杨立,他流云谷自谷主到各色人等,都会维护这小子的周全。

何润这个时候何尝不是悲壮的,作为杨立的师傅,虽然这样的师徒关系建立起来并没有几天,但是他已感受到了肩头沉重的担子。感受到谷主的内心波动之后,何润也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简单的将这一行任务说了说,便在一旁盘膝闭目不言了。

何润需要时间来恢复他的伤口。

而谷主这个时候反倒成了他的护法。

当谷主的神识,再次探入到位于地底深处的洞穴时,他惊讶的发现,那里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搏杀。

原来就在他与何润长老会面交谈的那个空档,杨立顺着洞口下到了地洞之内。

婉言向前的地洞里少有泥土,有的仅是汩汩的流水,和周围不时冒头飞出的蝙蝠。

阴暗潮湿的空气里,光线非常暗淡,周遭的洞壁由一种说不出名字的岩石构成,有的地方光滑无比,有的地方却粗糙不好用手去摸。

也不知扒李是怎样寻到了此地洞穴的,要不是以前见他进来过,恐怕就是叫杨立在这里经过,也不会发现这个洞口的。

杨立慢慢的将自己的身躯探了进去,很快便发现了藏宝的地点,而在那里,还有一个人形身影在晃动。

此人很是警觉,他一边一麻袋一麻袋的向外推送着金银之物,一边警惕的四下打量,其模样像极了地老鼠。

这只地老鼠正是前不久不求告密的内奸,扒李。

他之前偷偷离开流云谷弟子被罚面壁的地方,不辞辛苦到龙腾那里告秘,不曾想在半途遇到了后者,然后便顺理成章的发生了之前的事情。当他看到龙腾被逼退之后,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因此他想就此永远离开流云谷。

扒李人早已到了流云谷之外,可却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他忘记,然后便记得在流云谷的后山这里,他还存放着一批财富,在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在自己的性命,和自己的财富之间进行了权衡,最终选择了回来。

选择回来的理由竟然是,要是就此离开,恐怕一条性命可保,但是没有钱财的性命,是烂命一条;但是就此回去,能够见到他的财宝,他便有机会富贵一生。

因此他冒险回来了,为了他的财富,为了他今后能够体面地苟活于世。

当杨立看清扒李身影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激动的,找的就是他。

而这个时候,扒李也感受到了身后有人,他的修为在杨立之上,自然很轻易的就察觉到了杨立的存在。

但即便如此,扒李的身躯也是抖了一抖。简直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在流云谷的后山,虽然并非流云谷重地,但也是人家的地头,不管是被哪一级弟子发觉,这要是闹出大的动静,他扒李将死无葬身之地。

杨立看着扒李转过了身形,看着这个昔日欺压自己的杂役霸头,他血往上涌,人没有躲在阴影处,反而是光明正大的站了出来。

他大喝一声:“扒李。你欺压同门弟子在前,勾结外门弟子在后,今日被我撞见,可还有理辩驳?”字字珠玑,铿锵有力。

扒李愣了一下,看着一身流云谷外门弟子打扮的杨立哈哈大笑:“你,就凭你?你身上竟然也绣有一朵流云?哈哈哈”。

他所说的绣有流云,乃是指杨立胸前也绣有一朵外门弟子的标志。扒李想自己在流云谷何止呆了十年,不曾想混来混去,也不过是在胸前绣有一朵流云罢了,同刚入门的杨立一样,不过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外门弟子,神情不觉为之恍惚。

扒李继续大声笑道:“你是谁?你不过是一个苦逼的杂役,在我手下像一条狗一样活着,我叫你往东你就必须往东,我叫你吃屎,你就必须吃屎。可现在你看看,你看看”,说到此处的时候,扒李仰首望天,一副怨恨上天不公的模样,他恨极了。

扒李想不明白,眼前的小家伙其貌不扬,而且年龄还比他小上许多,怎的就和他平起平坐了起来。

“难道摆放在你面前的,这一麻袋一麻袋的东西都是你该得之物?!我们被你盘剥凄惨的兄弟,岂不也要高喊一声上天不公!”杨立平静地回答,在他眼里,扒李此刻的嘴脸分外丑陋,明明视他们杂役如猪狗,却要在这里喊上天不公。

杨立他们这些杂役,惨死在这个魔头手上的兄弟还会少吗?那些死去的冤魂又到哪里去诉冤,亏得这个魔头还会在这里高喊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就让我们,在这里决一生死!”说到最后,杨立觉得多说无益,他们二人之间不仅有着修为的差距,更有观念的差距,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就凭你?就凭你也有资格和我较量?都说你是什么圣体,在我这里狗屁不是。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脚下的一条狗,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任我呼来喝去的狗。”扒李的神志这个时候有些不清了,他狂轰乱吼着,状态极像一条发疯的狗。

扒李的嘴巴里狂声乱叫着,说着一些不干不净不着边际的话。

诚然,里面有些话他说的是合乎事实的,他现在的修为虽然不及同进入流云谷的师兄师弟,甚至连刚入门的刘晴也可以轻视他,但是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淬体武修的二重天,而此刻杨立不过是刚入门而已,在他面前不过是一个童子般的存在,两者较量之下,谁弄死谁?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可是扒李却忘了一点,杨立是谁,他可是能够将四级妖兽灭杀的人,而且这头四级妖兽体内竟然还蕴含了一丝真龙气息,皇冠蛇妖的体内,有一丝真龙的血脉。

而这条讯息扒李是不掌握的,如果他要是知道杨立能够击杀四级妖兽的话,恐怕他立即会夹着尾巴逃跑吧。

但是这个时候一切都晚了,因为杨立的眼眸已经变得通红,在那里面似乎有层层的火焰波涛在汹涌。在外面观察的谷主这个时候心中一凛,叫一声不好,他在杀气腾腾的杨立身上感觉到了一丝魔气。

人人都说元火圣体好,无非是看到他体现出来的特质:修炼极快。但它背后隐藏的潜质却无人得知,因为他要不断吸纳其他修炼者身体里蕴藏的元力,只要圣体本身控制不好的话,其随时都有魔化的可能。

此刻谷主所感受到的魔气,就是从杨立身上散发出来的。

杨立这个时候在地洞之内,遭受到了对方的猛烈攻击,在强敌的压制之下,他的身体出于本能,更加之他对扒李的刻骨仇恨,不知不觉间他的身体起了第一次特别的变化。

扒李一开始就使出了平生绝学,这个时候,用困兽犹斗当中的困兽来形容他,丝毫不为过。他飞出的一拳,有一次没有击打在杨立的身上,竟然在旁边的岩石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杨立此刻虽然气愤填膺,但是修为实在是太弱,在被动挨打之后,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他有些期盼,期盼对方像四级妖蛇一样咬他一口,然后自燃。

扒李仗着自身修为高对方两个小境界,不时收掌攥拳击打在对方的身体上,令后者身体不断后退,感觉浑身上下都受到了重创,一股大浪拍岸的力量,领杨立即猝不及防又避无可避。

既然唯一的通道被杨立把守住,扒李攻击起来也就毫无顾忌了,大家的生死都命悬一线,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如果他能踩着杨立的身体出得洞口,那也不失为一种逃出生天的途径。

可惜!他的想法虽然不错,但是事实却是残酷的,因为杨立的身体,在他的强力压制之下,全身的经脉,不,应该说他整个身体就是一根筋脉,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就连之前沉浮在他丹田当中的一团光芒,也成为他可以调动的力量之一。

这团光芒,本是由四级妖兽体内所蕴含的妖元力所化,其中还蕴含了一丝真龙的气血气息,正是由于它,杨立生不如,死被折磨的不想再苟活。幸好前面有谷主不惜损耗自身元力压制,才让其得以苟延,不过此刻大敌当前,这股力量竟然冲破压制,也参与到了对敌的阵仗中。

充满了邪气的火焰,瞬间从杨立的两只眼眸当中凌厉的激射而出,它们同一般的火焰形状不同,乃是成两团旋转的状态,一前一后朝着扒李的身前袭击而出,令后者增大眼眸,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刚才还被自己压制着击打的杨立,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竟然可以从眼眸当中射出火焰!这是何等令人惊骇的场面!一个刚刚才进入流云谷不久的外门弟子,一个之前只知道砍柴挑水的杂役,怎的突然之间仿佛如同荒蛮野兽一样,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提升。

扒李这个时候再无先前的气势,面对两团骇人的火焰,他的灵魂都在颤栗。他本人的感知到,这团火焰不仅可以着灼烧他的躯体,更可以燃烧他的灵魂,令他最终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轮回啊。

而且扒李还挪动不了脚步,他战栗的灵魂已经指挥不动他木讷的躯体了,似乎唯有被对方燃烧殆尽,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情形斗转直下后,两道属性不同的烈焰,都灼烧在扒李的身上,令后者感觉一会儿处在火焰海里,一会儿又处在冰川当中。忽冷忽热的感觉,令扒李想抽出腰间的匕首,直接在自己的心窝捅上那么一下,然后就可以安然永远归去。

这种生不如死的燃烧,放在谁身上也不可能受得了,扒李最后挪动了一下嘴唇,用尽力气说道:“你究竟是人还是魔,还是人魔?”

最后这句话语音还未落地,被感知之后,谷主也是心绪不平。

他知道,所谓元火圣体有异于常人,不仅仅是指他天生没有灵根,而且是指他体内有一团火焰,这团火焰可以帮助圣体修炼,可以帮助他吸纳他人体内的元力,因此操纵不好的话,走火入魔的话,一定会成为天下公敌。

试想想看,有这样一个人在修炼修仙界行走,他自身不能够吸纳天地灵气,转化为体内所孕的元力。只能够通过吸纳他人身体内的元力进行修炼,那么人人当然会畏之如虎。

据说上古有的门派产生了这样圣体之后,竟然驱使门派里快要离世的长老,一个个前赴后继的去喂饱圣体,令后者不断成长。

当然,如果只能用这种恐怖的方法才能够成长的话,那么圣体就不能被称之为圣体了,说他是魔远不为过!但是像杨立这样的元火圣体,也可以在火焰山里修炼,即在地火旺盛的地方修炼,通过吸纳大地当中蕴含的火之元素,便可以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如果将杨立这样的身躯抛入到火焰海当中,那便如同鱼入大海,他的成长将无法揣度。

可惜流云谷里,既无火焰海也无火焰山,所以要使杨立成长,恐怕只有第一种方法了。

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就在杨立快要突破瓶颈,正式进入到修仙者行列的时候,扒李竟然撞上了枪口。他在最后一刻还在想,究竟是自己平时做错了什么,竟连陨落也如此窝囊,竟然会死在一个比自己修为低两个境界的人手中。

谷主这个时候感觉到旁边原先还在养伤调息的何润,也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便轻声一叹,缓缓说道:“你的宝贝徒弟完成了第一次觉醒,恐怕之后有陷入魔境的可能,这个时候,你还是找那位,选定好的女弟子前来,将他体内的邪气及时泄掉才好!”

所谓第一次觉醒,乃是元火圣体特有的一种成长过程,每一次觉醒,都是这种圣体进入下一个境界或有的历程。而杨立的第一次觉醒,是通过吸纳他人的元力进行的,难免会在身体当中残留对方的痕迹,而要抵御这种外来的侵入,杨立必须变得更加凶恶,才有可能压制外来的气息。

而这种自身身体内产生的凶戾之气,加上之前吸纳四级妖蛇身体里的淫邪之气,除了强行用高阶修者的元力进行压制之外,再就是进行男女双修,通过采撷阴柔的女子元阴进行导出。

因此,杨立成功进阶为一重天之后,他需要一位有修为在身的处子。

谷主已经为其压制过一次,再无力量为其进行第二次压制,这个时候只能请他的师傅出面找刘晴前来了。

何润伤势暂时控制,领命而去。

地洞之内,火焰横生,**迭起,

扒李在火焰当中不断打滚,不断嚎叫,他诅咒对方的八辈祖宗,咒骂上天的不公,更咒骂流云谷诸位长老,有眼无珠,最终致使他怀才不遇,而致使他在修炼后的几十年当中没有寸进。

杨立这个时候双目通红,身体之内弥漫的是淡淡的黑色气雾,这种气雾和之前进入到他身体之内的,一丝真龙气息混在一起,如千万匹脱缰的野马,左冲右撞,令其把持不住。

杨立从眼睛里激射而出的两团火焰,甚为诡异,它们的高温并没有将,扒李身上穿着的外门弟子道袍烧着,仅仅是在他的血肉之躯上粘着燃烧,丝丝烤肉的焦糊味不断在狭窄的空间里蔓延,令人提起鼻子臭不能闻。

果然是坏人的血肉,化作火焰也是这般讨人厌!

谷主此时在地洞之外,用神识仔细观察的并不是化作人形火团的扒李,区区一个流云谷里的外门弟子,而且是几十年修炼,绝无寸进的废物,怎么可能引得起谷主的注意。

他观察的还是他们门派崛起的希望,当然就是杨立其人了,这个人是不是能够在第一次进阶时,毫无阻碍,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整个流云谷的事情,一个门派崛起的根本,并不在于她招募了多少外门弟子,收了多少内门弟子,而在于他是否能够找寻到那么一两个天才。

杨立就是这样人人得而宝之的天才。

所以谷主关注杨立。

杨立这个时候浑身一颤,与之同步颤动的竟然是以前,羞辱他管理他的扒李。后者在全身颤动之后,竟然在火红色的火焰当中,如闪电一样,在漆黑的地洞里,陡然展现出一副白生生的枯骨。一阵死气,自其上勃然而出。

本来还没有注意到他的谷主,这个时候,神识也为之颤动。他骇然之下,凝聚而出的神识,竟然被这股死气打散了。

当他再次凝聚神识,看到的竟然是,橘黄色的火焰从扒李身上倒卷而出,极其迅速的又回到了杨立身躯之内。

杨立接收到了这股火焰,已能够自主从其内感受出元力能量的波动,自他第一次觉醒之后,他已经能够本能的吸纳来自,外界其他个体身体里蕴含的能量。这种技能不需要去学,而是源自他血液当中,是如同妖兽血脉当中的传承一样。

有很多妖兽的血脉就是这样,能够在其中蕴含,他们这个种族特有的技法,然后在特定时期觉醒,助他们的后代不用学习,就能够本能的使用这些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