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22章 朝霞之光

坐骑在鹰头狮身兽宽大的脊背之上,杨立将谷主送给他的行囊拿了出来。这个行囊其实就是内门弟子的标配储物袋,里面有一大约一个房间大小的空间,可以帮助修者储存必备的东西。

储物袋里面除了一些必备的丹丸之外,像辟谷丹之类的,在就是一枚流云谷内门弟子的玉牌。

杨立才入门多久,虽拜在何润长老的门下,但论其身份,不过是外门弟子,之所以得到的是内门弟子玉牌,恐怕还是由于他的特殊体质。

玉牌制作得非常精致,在它的一面刻有杨立的名字,而在它的背面,则有一朵流动的浮云,缥缈高洁,更像是一位修者,在修行的路途中,四处游历,寻找着自己属于自己的出路。

和玉牌放在一起的是一枚玉简,杨立用自己的元力探入其中,便导引出谷主的声音。

谷主说道:“血祭之地,凶险非常,你切记不要逞能。”然后谷主的声音道出了一个只有流云谷主才知道的秘辛。

原来在千余年前,他们流云谷正在鼎盛时期,出了一位雷姓修士,他联合其它门派的修者,冒险压制自己的修为,进入到血祭之地后,将里面的血魔给封禁在一处小地方。

谷主嘱咐杨立,虽然千余年已经过去了,那位雷姓前辈并没有出来,还不知道他们的前辈是否还在血祭之地,但是如果遇到的话,可以同他接洽,进而得到他的护佑。

谷主的声音在说完最后这一段话之后,便消失在虚空里。

杨立这个时候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他心中忐忑的是,当血祭之地的入口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将会以一个怎样的姿态去迎接。

虽说有鹰头狮身兽的承载,但还是在飞行了一夜之后,才来到血祭之地的入口。

血祭之地入口并不大,两边确实有两尊狮身兽镇守,比起他们威武雄壮的身躯来,这个入口确实不大。

鹰头狮身兽来到入口之后,本想团身回归那座属于他的雕像当中,但是杨立不许它这样做,杨立想鹰头狮身兽载着他直接进入到血祭之地。

在杨立强大魂力的压迫下,鹰头狮身兽迫不得已,驮着杨立倒飞了几里之后,还又向着一处悬崖处冲去。

还没有等杨立来得及阻止,他们一人一兽便在强大的速度冲击之下,一头撞在了悬崖处。

撞击声后,并没有巨大的轰鸣之声响起,杨立闭眼后,感觉自己这下要完了,压迫人家压迫的太紧了,人家这是要带他一同,驾鹤西游啊。

可是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大世界。

这里的树木郁郁葱葱,全是十个人才能合抱的粗壮胸围;树上跳跃的小鸟都有人头般大小,巨大的鹰头狮身兽在这里,不过是小兽一头。

但是令杨立奇怪的是,鹰头狮身兽进入到这里之后,却一下子趴在地上,不能再动弹。

杨立皱起眉头,想问。这个时候,鹰头狮身兽开口说话他道:“血祭之地,看中魂力修为的,您的尊驾在外界算不得什么,但到这里重如泰山。你还是下来吧,我可再也托不住您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想不到魂力修为的强大,在这里还有作为强者的身份。

在询问了血祭之地的一些大概情况后,可怜的鹰头狮身兽才被杨立放开,回到了外面,在那里继续当他威风八面的镇山入口神兽。

在里面,杨立他移步各处,望飞瀑流云,品仙家福洞,闻松涛阵阵,觉一方圣地,并没有觉得这里有什么瘆人之处啊。感觉血祭之地不过是外界以讹传讹罢了,既然血魔已被禁在一处了,那其他地方也就安全了。

不知不觉间,杨立行到一处峭壁旁,欣欣然,悠悠然中,蓦然回首,发现在左前方似有一物,开三瓣花,结两粒籽,叶似水袖细且长,枝胜虎骨铜铁筑。

好一朵虎骨三瓣花,这正是外界传闻的炼丹好药材,杨立见猎心喜,疾步上前急于将其纳入囊中。

他的手就要挨着虎骨三瓣花的时候,一只玉手在他的手背上敲打一下,杨立蓦地一惊,抬眼向旁侧望时,却发现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小丫头,俏生生的站立在那里,目光却是不善,真不知是那一位姑奶奶驾临呢!?

离着杨立还有几步距离的样子,她的手却怎么生得这样长?能够敲打在自己的手背,杨立诧异地想着。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个好听的声音便在耳畔响起:

“小妹,不要为难于他。”

“瑶姐姐,他有心觊觎这株仙草,他……”

“好了,我们走吧!那边还有很多,这便留给他吧。”好听的声音继续响起,但见得,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现身将那位蛮丫头轻轻拉起,然后齐齐转身向着另一边轻移脚步。

“哦,忘了同师弟讲起,我姓李名瑶,是凌云洞弟子,你呢?”这名自称李瑶的女弟子大概是想起这样就走了的话,太过于失礼,所以才不问自答。

杨立借此时机,才有机会一睹红颜;不施粉黛的胜雪娇颜,出凡入圣的款款气质,莺歌燕语的声音,这在杨立脑际是立时生了根,怎么也是忘不了。

杨立想起要回答的时候,却看不到了李瑶的身影,仅仅是听到了一连串的笑声。

杨立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来到这里遇见的第一场事,竟然不是和凶兽搏杀!竟然是遇到了传说当中凌云洞的颜值担当李瑶,那可是公认的凌云洞三大美女之一,等人家已经走了之后,他还在此地浮想联翩,连空气当中好闻的香味都没有放过,提鼻子狠狠的嗅了几嗅。

忽然一道人影窜了过来,不知朝杨立喊了些什么,在他的后面,便又蹿来了一条黑影。

后面的黑影远远的喊道:“不要以为你找到了同门,我便可以放过你。”

得,杨立来到这里什么还没有做,便变成了人家追杀的对象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杨立也只能跟着前面那个人一起蹦了下去,因为前面那个人拉着他的手呢。

在压抑的情绪包括下,杨立随着那人往前跑着,几次,他都想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都没有得到机会,因为人家奔跑的速度比他快些,让他没法张嘴,修为显然比他高,当然,这仅仅是指**上的修为。

就这样他们一前一后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处深潭旁边。

这里的深潭却不大,成大概的椭圆形状,其水面平静无波,其上倒映出周围茂密的树林身影。

这是哪里?

杨立思索着,在他的脑海里并没有这样一个所在,鹰头狮身兽也并没有告诉他多少具体的地名,但是他说过这个方向最好别来,似乎这里有大凶险。

前面那人显然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是默默地呆了一会儿之后,从身体里拿出来一粒丹丸,仰头吞了下去。杨立认得这是辟谷丹,吞服一粒之后,可以使修士一天不进食,还保持着充沛的体力和精力。

这个莫名其妙的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喃喃的说道:“要不是此地凶险,那人也不敢追来,恐怕我身上的药草都会被他抢夺去了。”

既然知道这里这么凶险,还要硬闯,真是要药草不要性命,但是他为什么又拉着自己来呢?杨立不解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那人嘿嘿一笑,道:“来这么凶险的地方,我一个人害怕,找一个人作陪不行啊。”

杨立心中郁闷,转头想走,但望着前方黑压压的树木,再看看天色渐将晚,却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合适,只得回转身形,一屁股坐在那人的身旁。

这人丝毫没有关心杨立表情和动作,只是回转过身,在水面微风地吹拂下,说起关于血祭之地的一些秘辛。

也许是很久没有和人说话了,这点从他破衣烂衫的打扮来看,就知道他在这里呆了确实很久的时间了。

他说起来滔滔不绝。

他道:“据说在上古时期,这里曾被一**力魔王控制,外界修道人士甚至道修大能皆不能踏进此地半步。

后来,有一位雷姓祥云大士出手,这才断绝了血祭之地为禁地的传说。此后魔头再也无人见过,祥云大士雷公望也销声匿迹,无从探知。

再后来,这里就成了山南大陆各门各宗弟子的血祭试炼地,各个修仙门派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派一批弟子来此比试排名,顺便采集外界没有的仙草和品质更好的天材地宝,回去后炼丹,惠及本门修仙者。”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这个家伙又感叹道:“我们都是小把戏,任人宰割的小把戏!你是,我也是!”

杨立和他都陷入了沉默中。

不多时,血祭之地的黑夜便来到了。午夜,“噗”、“噗”,有细微的响声传入杨立的耳际,无尽的黑夜当中,杨立也无法分辨声音的来处。

“噗”、“噗”,又是声声的怪音传来。

好不容易熬到早晨的一缕阳光降临。

借着朝霞之光,杨立睁大了眼睛,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就在那片深潭上方,在那里,他看到,一个大大的水泡,漂浮在深潭的上方,并不时随着空气的流动而不断地旋转着,旋转着。

那是什么?杨立不禁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