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21章 一只蚂蚱

仿佛像是经历一场生死决斗,杨立才从方才的修炼中出来,直觉浑身酸软,全身乏力。他很想就此沉沉睡去,一梦千年,一觉不醒。

但是闭关之地的门外,天色还未全部黑去,一只蚂蚱正在一株草的上面奋力爬着,它想食用上面的一颗露水,却弄巧成拙,笨拙的身躯抖动了整个草茎,露水正好顺着草叶根茎滚落下来,砸在了蚂蚱的头上,一时间水珠纷飞。

杂乱无奇的声音,听在杨立耳中,却如同春雷炸响,将他的好梦砸得粉碎!这样细碎的声音,要在平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杨立此刻已经达到了清冥神魂境,其耳聪目明的程度骇人听闻。

如果不是杨立将这种异于常人的能力,立即封闭到最小程度,恐怕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都要炸了。

就在此时,一声声震长霄,如同龙吼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充满着威胁的味道,高亢而嘹亮。

而谷主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他道:“孽畜,流云谷岂是你想撒野便撒野的地方?”声音中充满了积愤。

杨立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妖兽作祟,也许是出于本能,也许是出于刚进入一个新的境界,检验自己的能力需求,他也仰天长啸。

一声并不算高亢的音波,自他的口中发出,其中并没有蕴含元力波动。

流云谷里,在距离杨立闭关修炼不远的地方,鹰头狮身兽,犹如从荒蛮中走来的怪兽,他一声声长吼着,锐利的眼睛晶芒在黑夜里闪烁,鼓动着翅膀,拍打起两股龙卷风,意欲打破谷主的阻拦。

可是当杨立的啸声起来之后,鼓翅愈近的鹰头狮身兽,却像是如同霜打的茄子,一下子便蔫头耷脑起来,凶焰顿消,眼睛里竟然闪烁起迷离的光影。

他有些想不明白,不远的地方,那个人闭关的地方,怎么会有庞然大物存在?

鹰头狮身兽分明感觉得到,在黑夜当中,有一个浑身浴火的巨人,正静静地注视着它,只要那个巨人愿意,他便可以欺身而上,一下便结果鹰头狮身兽的性命。

在妖兽的世界里,强者永远是值得尊敬的,也是需要用来臣服的,虽然那个强者现在待在一个并不适合他的躯壳里,但是强者就是强者,那种气息,无论隔多远的距离都会给人以震慑感。

鹰头狮身兽,把自己的脑袋低了下去,一条狮尾也夹了起来,鹰头鸟喙匍匐在地面上,穿插在两只前脚中间,连一点声息也不敢再发出来了。

何润这个时候抖擞精神,也想上前训斥一番,但是还未等他开口,只不过是上前了几步。鹰头狮身兽便冲着他低吼了几声,骇得后者连连倒退,不再敢作声。

在场的也许只有谷主明白,他在喃喃自语:“这是魂力压制,这是巨大的魂力压制。”他的声音里充满着不可置信,虽然他知道,那个方向,那个征服了鹰头狮身兽的方向,正是杨立已闭关的所在。

老谷主没有想到,在鹰头狮身兽就要发狂的最后一刻,连他这个祥云大士级别的高阶修者,也不能制服,却在杨立发出了轻轻的一声长啸之后,便偃旗息鼓,乖乖躺在地上,这是何等的威能。

杨立不过二重天的修为境界,论元力修为,远在他师傅何润长老之下,绝不可能以元力制服这头妖兽!唯一能够解释通的就是,杨立的魂力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是以才能震慑对方。

而这种程度的魂力,以谷主现有的见识,也很难完全解释的清楚。

此刻,浑身灼烧着大火的巨人虽然轻易制服了鹰头狮身兽,但他的能量等级和杨立这具肉身很不匹配,所以空闲下来的他,开始和杨立的肉身展开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

一句话,他想脱离这具肉身,然后去寻找更好的归宿。

火巨人的神识意识,当然是魂力博大了之后的杨立本身的元神。他这一次“我欲乘风归去”,想夺舍强大的肉身为己用,却有着无穷后患。

为此,杨立要做的就是将他的强大神魂,安稳在现有的**内,等自己的肉身锤炼成铜墙铁壁之后,便能够相得益彰,神魂和**才可以两相无事。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杨立一边又吞服了一把培元丹,将身躯里的气血调动到最佳,给强大的神魂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一边掐诀念咒,运用李博达留给它的操控方法,从头顶之上悬浮的大魂珠处,垂落下无数柔和的安魂光线,将强自己强大的神魂意识,安抚住!

几欲脱体而出的神魂,就此安稳。

想不到日夜想达到的清冥神魂界,却带给他如此大的反噬之力,要不是早有准备,谷主给了他许多培元丹,服用后有固体培元的妙用,他此刻恐怕早已神游物外,元神出窍,而且是那种永远不会回归**的出窍。

如果夺舍了一副其他面孔的躯壳,杨立会浑身不自在,虽然现在的面貌不算英俊,但也不算丑陋,已经跟随他十五六年的光景,通过溪水的倒影,他熟悉这副面孔,他的母亲也熟悉。

要是万一哪天他真的要去多少其他人的肉身,哪怕是极为成功后,他母亲那里,他将如何去解释。他失去多年音讯的父亲那里,他如何交代?

想起自己的父亲母亲,杨丽又有些奇怪,在冲击清冥境界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另外两条人影,这两条人影也是一男一女,修炼中他感觉他们就像她的父亲母亲一样,但是面貌却和自己的父母亲千差万别,但是其中的情感却如同真实的父亲母亲一样。

这究竟是为什么?

想不清缘由的杨立,头似乎又开始针扎一样痛起来,他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的话恐怕又有神魂和**分离的危险。

趴在地上的鹰头狮身兽,好半天才抬起头嘟囔了一句,道:“去血祭之地的时辰过了。”然后它就不再敢多说一句话了。

谷主这个时候却有了新打算,他朗声朝里面喊道:“杨立,你在里面吗?”杨立在里面嗯了一声,他还在用大魂珠锤炼自己的神魂,主要是安抚自己的神魂。

谷主得到肯定回答之后,然后向那里走进了几步,逼音成线道:“我想,你可以不去那里了。”

这种传音的方式可以是一对一,也可以是一对二,但要是偷听之人修为不能够高于谷主的话,便难以得知,他们之间到底说了哪些内容。

杨立一个身躯震动,心思电转。

自从他的神魂达到了一个境界之后,他也想留在流云谷,毕竟血祭之地,凶险万分,并不适合二重天的人前往。

但是还未等他的心思想明白,他的元神又波动了起来,大有挣脱这具肉壳,孤身前往那个神秘地方的态势。

虽然以杨立现在的元力修为境界,还很难以做到逼音成线,但是他以极低的话语,极快的语速,向谷主传达他的意思,他道:“我的神魂虽然强大如斯,但是似乎他更与向往血祭之地,恐怕那里我必须去!”

杨立不知道为什么,血祭之地对于他的元神,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谷主这个时候沉默了下去,好半天之后,他才静静地走开,去为杨立准备行囊。

行囊很快就准备妥当,在里面,谷主为杨立准备了大量的辟谷丹,还有就是培元丹。

这两种丹丸,前者可以为杨立的肉身提供能量,后者可以稳固他的元神和肉身的联系,可谓想得周到,备的齐全。

行囊里面,除了一些外用的药物之外,很重要的一件物品便是,流云谷祖师爷的画像。

这卷画像是包括凌云洞在内的高门大派觊觎的宝物,多少人趋之若鹜,却擦肩而过,但是此刻谷主把它放在,杨立的行囊当中。

眼看着夜色更浓了,鹰头狮身兽虽然被杨立的魂力震慑住了,但是趴在那里却不断提醒时间到了,时间过了。

可见血祭之地,血魔是下了死命令的,真要是到时间杨立没有过去了,真不知道有什么变故发生。

杨立并不是一个拖沓的人,他在简单的查看了一下行囊之后,面对谷主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杨立将两种丹丸悉数放到了自己的储物袋之后,只是把祖师爷的画像拿出来,轻轻的放在谷主的手上。

谷主诧异的看着他,因为他知道,杨立的神魂虽然已经足够强悍,强横到要脱离他的肉身去夺舍其他肉身,但是祖师爷的画像,能够帮助他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修为,他怎的拒绝呢。

杨立淡淡一笑,指着自己的大脑,说:“都在这。”

原来这小子,已经将祖师爷的画像观想铭记于心!怪不得他,

还没等谷主露出一个完整的微笑,杨立便一翻骑在鹰头狮身兽身躯之上,望向他的独臂师傅,道一声:“日后再见。”

流云谷,谷主和何润,留在他们脑中的最后影象是,少年杨立,双膝跪在狮身兽身躯之上,遥遥朝他们拜了三拜,转瞬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鹰头狮身兽巨大翅膀煽动起来的龙卷风,夹带着风沙,敲打在两位老人的身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