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9章 神魂

就让他这么去吗?谷主和何润在心里面都在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他们表情严肃,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身边的杨立,谁会想到?这样的天才,被凌云谷那样的大门派惦记也就罢了,现在却连血祭之地的的大魔头也惦记上了杨立,叫他们如何选择?

有心将杨立藏匿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静静等待他的成长,但这可能吗?别说血魔已经惦记上杨立,就算是之前血魔没有惦记上他,这不也照样找过来。

联想起之前自己不听谷主的劝告,一味在人前显摆自己的手段,杨立有些懊恼自己的大意,他上前几步,满脸悔恨的伫立在谷主面前,欲言又止。

还是他的师傅何润轻轻地拍打了他的后背,道:“一切皆有定数。何况你身具天纵之资,就是埋在一堆稀泥当中,也会闪耀出自己的光辉。”

接着,他转头对着谷主说:“很有可能是立儿接连冲到了二重天,他的气息才这样远播,这才引来了血魔这个魔头。”

谷主捻须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差,他身上所具备的气息,非我等之辈所能掩盖,看样子,恐怕到时候只能送杨立而去了。”

杨立深知他们二人为他所做的一切,心中早存有感激,特别是他的师傅,为了他,而断送了一臂,更在今天亲情流露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称他为“立儿”,这种血浓于水的恩情,他没齿难忘。

杨立望了一眼自己的师傅,然后转身而去,他身影的背后传来他的声音:“弟子去准备准备。”

望着弟子远去的身影,何润空自喟叹,蠕动了好几下嘴唇,却没有半个字吐露。

转身而去的杨立,第一个抵达的地方,便是刘晴居住的外门弟子居所。她在这里有一个独立的小木屋,这是何润特意安排的。

杨立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迈步走了进去,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刘晴的小世界,也许今后他不复再能来这里。

可是刘晴这个时候却没有在里面,跟随她的童子很是机灵,知道是他的小主人的好友来了,又听说过一些杨立在凌云洞里的传闻轶事,所以对杨立招待有加,很是周到说,她说一大早刘晴便去了后山,说是到那里去寻找一味什么药草来着?具体名字她就记不清了。

杨立闻言会心一笑,因为这件事情,整个流云谷也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

前些日,杨立因为进阶衣不蔽体,便送了刘晴虫草丝衣。但是因为这件宝物需要认主后才能使用,所以杨立便嘱咐刘晴,之后去一个隐秘的地方滴血认主,这样才会做到万无一失。

记得那天,杨立还曾调笑过刘晴,说是你的身上肯定沾染了我的味道,要不然的话虫草丝衣不勒死你才怪。

起初,刘晴并没有听出弦外之音,话里有话,还点头说有可能。但是当这个小姑娘醒悟过来之后,便羞得满面通红,每当想起那一幕的情景,杨立满眼含情。

当着她童子的面,杨立此刻的表情也很是玩味,甚至有些暧昧在其中融合着。想此子在第一次见面时的高傲,和之后他们之间的柔情蜜意。

那童子不明就里,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觉心中惶惶不安,有些害怕的搓着自己的衣角,讷讷不敢作声了。

杨立仿佛是从远古的回忆当中醒了过来,看着面前比他当年进流云谷时还青涩的童子,不觉心中升腾起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想当年,他的境遇,比眼前的童子还要低下,他干的可是杂役,又苦又累。

杨立伸手入怀,在储物袋当中摸索了一番,便掏出了一个白玉瓶,顺手便递在了童子的手心中。然后扬长而去,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盘点,还有一些人,需要当面告别。

童子等他走了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发觉自己的手掌心里多了一个白瓷玉瓶。童子有些受宠若惊般的拔开了瓶塞,一股异香直扑她的鼻息,闻着如同桂花般的馨香,这个小女孩第一次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等她再一看瓶子上古朴的几个字:引气丹,童子的笑容一下便僵住了。这种丹丸乃是修者进入一重天境界,不可多得的破瓶颈之药丸,虽然不被高阶修者看中,但对于灵根若有若无的他们来说,确实贵重无比。

记得前些时,当她被安排来伺候外门弟子的时候,还遭到过其它童子的嘲笑,要知道他们服侍的可都是内门弟子,这样前途有些保障,可是自今天往后,刘晴的童子就会在一干童子当中,万众瞩目了,因为她手中的丹药,足够帮助她进入到一重天。

杨立并没有想到,他随手所赠,只不过是将龙跃身上的东西送一部分出去,就能够达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效果。

杨立在一个要去的地方,便是杂役的聚集所在地,在那里,他曾虚度了一年的光阴。但是他并不后悔,因为后悔也没有用,现在他只有向前追赶,去圆他的修仙之梦。

在他原先居住过的小屋,以前的老兄弟已然所剩无几,更多的是一些对修仙一途充满了希冀的新人!这些人是在灵根测试当中被刷下来的,与他当年一样,希望在做完杂役的一年之后,尽早通过流云谷中期选徒,然后圆他们的修仙之梦。

对于以前的几位寥寥无几的老兄弟,杨立亲热的上前嘘寒问暖,然后塞给他们每人一瓶引气丹,令后者热泪盈眶,不知所以。

在杨立离开流云谷后不久,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资质还不错的人,便通过服用引气丹,巩固了灵气在自己身体里滞留的时间,提前通过了测试,顺利成为流云谷的外门弟子,这又是后话了。

与谷内的熟人依依道别之后,杨立此刻最想念还是他远在杨家村的母亲,想起自己的父亲一去不复返,留下他的母亲,一人孤苦伶仃,他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但是血祭之地,大魔头留给他的时间不过3日,要想在3日之内,从这里到杨家村一个来回,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杨立也仅能留下一些,从龙跃储物袋接手来的金银之物,把它们一股脑的都留在何润师傅这里,希望有一天母亲来到这里探望她唯一的儿子的时候,能够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改善一下生活。

尽管这种希望很是渺茫。

做完这一切俗事之后,杨立闭关了,他有利用最后的这一段,在流云谷里的岁月,冲击神魂修炼的第一个境界,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他此去血祭之地,别有相当的把握自保了。

大魂珠在他修炼的时候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颗传说是真龙掌控过的法宝,体积并不算是很大,隐隐不过一只成人拳头般大小,在别人手中黯淡无光,但却可以悬于杨立的头顶,从之上,垂下万千光芒。

因为此时杨立的魂力超越了常人。

在和煦温暖的光芒照射之下,杨立似乎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里,阳光不刺目,花草皆轻柔。

有两道亲切的身影,款款向他走来。起初杨立以为那名身材魁梧壮硕的男子身影,就是他的父亲;而相应的,那名身材修长,面目和蔼的女子,便是他的母亲。

但是等两道身影都真切的走到他的面前,他却惊讶的发现,他们并不是杨立所熟知的亲人模样。但是,杨立却并不排斥他们的笑容和爱护。

而在这个世界,杨立本人已经成为一个婴儿,一个不知道说话,一个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的人。

记得李博达临走的时候曾经说过,使用大魂珠过后,有些人会回到他的童年,有些人会回到他的少年,但是其中能够回到他童年的人,一定能够从中更多的锤炼他的神魂。

所以杨立虽然很诧异,诧异于在他的婴儿时期,他的父母形象却完全变了样,特别是他父亲的形象,完全笼罩在一团光芒当中,不管是正面还是背影,他的父亲更像是一团火焰。

似乎他的父亲就天生就是苍穹里的一轮太阳,而他和他的母亲不过时,这人太阳底下照拂的亲人。

这种感觉强烈而又真切,来自于每次使用大魂珠,杨立并不想沉浸其中,去修炼自己的神魂,反倒更愿意去观察他父亲的脸,尽管他看不清,感受自他那里,勃发而出出的温暖和煦的阳光。

虽然他感受阳光的并不是躯体,而是他如同婴儿一般的灵魂,他的灵魂处于这重空间里是惬意的,是流连忘返。

杨立的灵魂,自他从婴儿那一刻起,便如同重新又成长了一遍,一个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伤痕,在这种和煦阳光的照耀之下,缓慢愈合,一处处不协调的灵魂构造被重新组合。

他在重生,准确的说是杨立的神魂在重生,这种美妙的感觉,也许只有经历过其中的人才能够形容。

美妙的感觉总是过得很快,但是3日之期,很快就到了。这一次血魔分身,派来的是鹰头狮身兽。

他的脾气可不如狗头狮身兽,脾气暴躁得如同一团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