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8章 狮身兽的眼瞳

谷主此刻并没有在他的洞府之内,而是在何润处听他讲述,他的宝贝徒弟进阶为二重天的经过,不过即便是这样,他已经听到了流云谷内的大骚动,正在起身赶往妖兽停留的地点。

流云谷虽然日渐式微,但也算得上是除魔卫道的名门正派,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妖兽竟然能找上门来,而且还嚣张的在他的洞府门前吼叫。

远远的他便看到,一头身上长有翅膀,浑身上下灰不溜秋颜色的,古怪形状的庞大生物,正蹲在他的洞府门前。

这头古怪的生物足有六丈高的身躯,待到谷主转到他的正面,发现他的两只眼睛巨大,光眼眸足有成人拳头般大小,里面的金光一闪一闪,活像闭目金睛兽。

谷主这一看可不打紧,他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这不是血祭之地门口的两尊石像之一吗?!怎的没事跑到了他们这里。

在血祭之地秘境一处的入口,的确有这样一尊狗头狮身的石像蹲立着,平时白日里他不会出来,但是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都是他出来觅食巡逻的时间。谷主记得,在它的旁边还有一尊怪兽,此怪兽也是狮子身,只不过头颅不是狗头,却是一只鹰头样,其目光炯炯,可以巡视千里之外的地方。

最为令人惊异的地方是,这两尊怪兽在白天都化为两尊岩石雕像,只是到了晚间才有活动的迹象。山南修仙界的修者都知道,不管这两头妖兽到了哪里,哪里便有祸事发生。

今日此时,他们中的一尊竟然在大白天来到了流云谷,要说此刻谷主的心中不惊讶,那是不可能的,此刻他的心中正如一块石头砸了进去,激起了千层浪。整个流云谷也为此卷起了千层浪涛。

杨立这个时候也不急忙赶回师傅那里去了,而是调了一个方向,直接往谷主这边赶来,他隐隐然有个预感,觉得这头妖兽大白天敢来,似乎和他的事情有关,所以他也是在短时间便赶了过来。

谷主飘身形来到了狗头狮身的面前,那形体便犹如蚂蚁见到大象。他催动体内元力,朗声叫道:“不知尊驾,来到我流云谷,有何指教?”

狗头狮身吭哧了半天,就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而且顺着他的嘴角,流出了长长的晶亮哈喇子。杨立在一旁不觉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但是想不到的是,他这一句小声的嘀咕,却被巨大的庞然大物给听了个真切,他扭转粗壮的勃颈,一下子便盯住杨立,然后用巨大的手指指了指,想谷主说道:“他,就是他,我们魔主要他,他得跟我走。”

杨立吓得缩了缩脖子,对方竟然是魔主派来的,不管对方究竟要他这个二重天的小修者干什么,恐怕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谷主也是呆愣在现场,刚刚送走凌云洞李博达,后面却来了这尊煞星,真是前面刚拒虎后面又来狼。

但是谷主不愧为一谷之主,稍一愣神之后便恢复了,他勉强笑了笑,然后道:“不知魔主找他有何事情?况且我们这里离血祭之地千里之遥,就是要去也恐怕要准备一二。”

狗头狮身兽就是一个二愣子,他只是在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说法,然后伸出三根指头在说了一遍:“三天,三天之后他就得来,来我们这。”

谷主不再说话了,他知道狗头狮兽能在白天活动就很不一般,最后说出的时间限制,说明这一定是魔主的意思。他虽然感觉很无奈,但也不敢违逆魔主的意思!

为今之计,不过是和一旁赶来的,杨立师傅商下如何为杨立准备行囊。

蹲在一旁的巨大妖兽,嘴巴咧了咧,又说出了一句人话,他道:“为了行事方便,我们魔主在3日之后,会在流云谷附近,开有一处血迹之地的秘密入口,那个时候他,就可以直接进入。”

把血祭之地的入口开在他们流云谷,虽然是临时性的,着实将谷主吓得不轻。要知道,虽然血祭之地的魔头魔主,与他们山南修炼界,多年交好,甚至因为血祭之地里长有许多魔头用不着的修炼药材,他们修仙之人常派弟子潜入其中采撷,但这并不代表血祭之地对于人类修者来说不可怕。

相反的,往年派入其中采撷药草的弟子,十个中能有一两个活着回来就不错了,那里面的凶险可见一般。

据说血祭之地的大魔头名叫血魔,此人虽被困在禁地,但是它释放出的几大分身,也着实了得,虽然他们没有一个能够从血祭之地出来,但是他们可以驱使狗头狮身兽、鹰头狮身兽,帮助他们沟通外界的修者。

正在他们说话对峙的档口,影魔,血魔的一大分身,正在追赶进入到血祭之地,采撷此地药草的修者。

影魔伸出它的利爪,一下便抓在跑在最后面的一个修者的头颅之上,然后轻轻的一用力,此人的头颅便爆成了一团血糊,呛人的血气在丛林当中弥漫开去,立时引来了鹰头狮身兽。

这尊魔兽来到之后,身下的两只利爪奋力一扯,便将修者的肚肠,都翻了出来,然后一扬脖,便将细滑的器脏都吞到了肚子里,因为吞食的非常快,似乎有些噎住了,他的眼睛翻了翻,再在血腥味的刺激之下,又一次将地上的血肉模糊的一团,撕扯了几下,吞咽了起来。

影魔一刻也没有停留,他继续在追逐前面的修者,逐一将他们击杀,在痛下杀手的最后一刻,他嘴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都不是,他们都不是。”不知道他在寻找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在寻找一位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难题的人类修者。

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可能大方到,任由人类修者自由出入,虽然在血祭之地采撷的是他们并不需要的药草,并不损害他们的利益,但是从进了的一批又一批的人类修者当中,他们竟然没有找到一名适合的修者,这些年来,他们都快要抓狂了。

但是不知道从何时起,影魔就嗅到了,外界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元火圣体的气息,虽然这股气息离他们很是遥远,但还是被他灵敏的灵觉捕捉到了,狗头狮身兽就是他派去的,他所要的很简单,就是想看到杨立出现在血祭之地。

血祭之地,说起来也很神秘,因为要进入其中,人类修者高阶修士会被拒之门外,除非他降低自己的修为,刻意将自己的修为境界稳定在淬体武修的样子,要不然的话,血祭之地的禁制会阻隔它的进入。

但是如果此人连一重天的修为境界也没达到的话,他想进入血祭之地也是万万不可能,因此血祭之地也被人类修者称为,低阶修者血祭试炼的地方,尽管这里能够生存下来的人,十里挑一,还是有人趋之若鹜。

每年各个门派都会挑选一批弟子进入,只要能够活着从这里面出来,不仅可以为宗门带来急需的修炼药草,而且出来之后的修炼者个人,也能够得到不少好处,最起码,他在修为上能上一两个台阶。

刚进去的时候,明明是二重天,出来的时候至少会蹿升至三重天,甚至有的会达到四重天的境界,而在里面的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不过半年,因此许多在外界不被看好的修炼者,会抱着淘金的态度,必死决心,来血祭之地尝试。

相比之下,杨立就不一样了,他在今后只要能够找到火焰山火焰海,这样适合他修炼的圣地,就可以一飞冲天,所以去血祭之地试炼,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

但是魔头魔主已经主动找上门来,你要是不去的话,恐怕随他一起倒霉的并不是三两个人,而是整个流云谷,必将被断送。

虽然血祭之地的魔头,不能够亲身出来,而他手下的两尊魔兽,白天石雕像一般蹲守在血祭之地的主入口,到了晚上可以行动,但却无法在流云谷掀起腥风血雨。

谷主真正害怕的是,既然对方可以将血祭之地的入口,开到流云谷,那我以他现在的认知,可以断定,整个流云谷,只要人家愿意便可以被吸入血祭之地,流云谷几千号人,便会被断送其中,那才真正叫得上是灭顶之灾。

但是如果想叫他双手奉上,他们流云谷千年才难得一出的圣体,谷主也是不情愿的。

因此他左右为难,狗头狮身兽却不曾注意谷主的情绪波动,他只是来传一个口信而已,3日一过,如果还不能在血祭之地见到杨立的身影,那么说不得他还要来一趟。

而在这个时候,影魔通过狗头狮身兽的眼瞳,已经清晰的看到了杨立的身影。此刻,他正行走在血祭之地的上空,周围的飞禽走兽,远远闻到了影魔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气息,早早的便四散走开,犹恐避之不及。

影魔通过狗头狮身兽的嘴巴,淡淡的说了一句:“3日后血祭之地见!”

狗头狮身兽一展翅膀,此刻正飞在半空当中,因此,他嘴巴里的话语便如雷霆滚过,迅即在流云谷的上空回响不绝,短短的一句话,几个字在杨立的心间翻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