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7章 秦明道长

李博达接着走进了谷主一些,低低的声音,说道:“如果这名叫杨立的小子跟我回凌云洞的话,一切都好商量。”谷主虽然脸上此刻还挂满笑意,但明显的身体哆嗦了一下,要不是宽大的道袍遮掩,恐怕就要被旁人发觉。

谷主感觉凌云洞的人就是厉害,李博达坐在那里,总共才没向台面看上三眼,就已经将杨立的身体特性了然于胸,这是何等的眼力。

他们流云谷,收留了人家一年有余,却还是在红须道长的帮助之下,才认清了元火圣体。

谷主想到这里不觉啊了一声,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是他语气当中带着一些惊讶。

见谷主表情失态,李博达个时候有些得意,他继续说:“此子以一重天的修为,就能够击败七重天的修者,但凡眼睛里有眼球的人,都可以看出他是天生的灵体,身体里面具有天灵根,我说的是也不是。”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他猜出了杨立的元火圣体,谷主心放了回去,他想,恐怕对方是冲着天灵根而来,而这种天灵根在世间也不是可以经常遇到的,所以人家恐怕有收杨立为徒的心。

但是比起元火圣体来,天灵根却要多得多,因此只要谷主做些取舍,恐怕将杨立仍旧留在流云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谷主低头后,旋即扬起脸说道:“博达道长说的也是,不过我流云谷,百年来未出天灵根,我还正打算将他作为将来的谷主培养呢。要不这样,杨立先在我们这里修炼,等到成才成器的时候,再同博达道长回去如何?”

谷主这不过是缓兵之计,等到他回去再和何润长老商议,快速将杨立转移,说不得他们流云谷保住天才,还有一线生机。

李博达闻言之后,眼珠转了转,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也有一百来岁的年纪了,人情世故虽说不上通达,但也知道谷主心里打的小九九,但是他有凌云洞作为依靠,到时候并不怕对方不认账。

李博达随即点了点头,算作应允。

谷主赶紧牵起他的手,又伸出自己的右掌,二人以击掌为誓,就算是结下了口头协议。

二人朗声大笑,各位自己心下的打算自得。

大长老眼看着二人相视而笑,心中那股对谷主的怨恨,又升了起来,他本想上前再次撩拨二人之间的火气。但是何润这个时候已经抢步上前,他笑着说:“既然两派已经达成了协议,那我就叫不成器的杨立过来,也好让他见见未来的师傅。”

李博达远在凌云洞的时候,就有心收一位天灵根的弟子,只不过天灵根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所以在这里见到了一位,便有心收下,所以闻听何润长老的话,当然满脸具是含着笑意。

杨立这个臭小子很快就被何润带来了,在过来的路上,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再见到李博大之后,杨立便要跪下行拜师大礼。

李博达这个时候虽然已经看出杨立的身上似乎缺少了点什么,但是因为求徒心切,他也没有再仔细打量,反而伸手向杨立扶住,一边口中说道:“使不得,等哪天有缘在凌云洞得见,我们再续师徒情缘。”

他一边伸手入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黄橙橙的包袱,然后当着谷主的面将其打开,露出了一颗光洁的球状物。

这颗球状物通体橘红色,上面并没有幻化出怎样的光芒,却有一种将人的灵魂意识往里面牵拉的感觉。

杨立的神魂意识已经锻炼到了一个强悍的境界,但也受不了这种牵扯之力,似乎只要他一不注意,自己的灵魂便可以出体,便会进入到其中,而被球体操控。

“这便是大魂珠,”李博达非常得意,手中的宝物给周围众人的震撼,他洋洋得意的说:“此珠可以定魂,安魂,在神魂修炼方面有无尽妙用,乃是凌云洞至宝之一。今日我说过了,只要是在今日比斗之中夺得第一的人,便有资格将它收入。”

说完这一切的时候,李博达刻意看了一眼身边的杨立,将手中的球体举到了空中,又将杨立的手高高的举到了空中,然后将球放在了杨立的手中。

在台下的芸芸众生,并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交易,只是看到杨立夺得了第一,打败了弟子当中的第一高手,七重天。因此他得到大魂珠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大伙齐声呼喊起来。

有的喊:“名至实归,”;有的叫:“流云古长存不朽。”全场再次沸腾。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本来光芒暗淡的橘红色球体,到了杨立的手中之后,就变得火红起来,而且在其上竟能幻化出一点点,璀璨的光芒。这种光芒如同火焰苗一样往上蹿着,令人不能猝视之。

连谷主也不觉惊叹道:“大魂珠之于杨立,犹如宝马遇见了英雄,两者可谓相得益彰。”

李博达也是大大的惊讶了一番,他诧异的说道:“想不到,淬体武修的修炼者也能够与之呼应。”原本他赠送给杨立这颗大魂珠,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因为这种重宝,只有当杨立顺利进阶为凝神修者以上的境界,才有可能驱使。

杨立此等惊异的表现,坚定了李博达心中的判断,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绝世天才。

翌日,李博达被凌云洞急招回去,说是凌云洞有急事,在流云谷空留下龙跃在此,静养安息。

临走之时,已经得到了天才弟子的李博达,没有来得及将龙跃带走,只是将之草草的托付给谷主。走的时候更没有提半句,祖师爷画像的事情。

至此,龙家在凌云洞的两大公子,一名龙腾,一名龙跃,都因为杨立而折损在流云谷。龙腾瘫了,龙跃半损之。

当凌云洞李博达走了之后,因为之前龙跃在流云谷骄傲的表现,更加之凌云洞对弃徒不屑一顾的态度,大家也就慢慢对他冷却了兴趣,就连大长老也不待见他了。

这个时候,在大长老的洞府里,他的弟子还记住大长老在比试当中的话,想要讨令前去对付杨立,因为后者曾在比试当中,羞恼过大长老,所以他要通过报复赢得大长老的垂爱。

但不想大长老眼睛一瞪,怒声吼道:“平时老夫都是怎么教你们的.怎么就教了你这么些蠢材?你们也不睁开眼睛看看,那杨立是你能够招惹的!他以后是要去凌云洞当弟子的,而且很可能会成为核心弟子。我怎么就倒霉教了你们这些蠢材。真是气死老夫了。”

他的弟子闻言之后,唯唯诺诺的退下,从此再也不敢招惹杨立。

而杨立此后在流云谷的名号越发响亮了,他走到哪里,迎来的都会是笑脸。

以一重天身份,战胜了龙跃的杨立,因为不需要费神去修炼什么功法,从而进阶,所以有大把的时间活跃在流云谷的山前山后。

自从从祖师爷的祠堂里面出来之后,才不过十五六岁的他,少年心性勃勃而发,时常在一众差不多的外门弟子面前,夸耀自己的神乎其技。一会儿从中指射出火焰,击打树上的小鸟;一会儿在水塘当中沐浴的时候,突然爆发出浑身的火焰,惊得旁边的青年弟子一阵欢呼。

何润长老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以为是少年人的玩闹,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但是当这种消息传到谷主的耳中之后,谷主勃然变色!他清楚的知道,元火圣体是何等的存在,前几日,因为偶然的原因,李博达才以为杨立是天灵根。这才侥幸得脱,如果杨立因为人前显圣而骄傲,过度在众人的面前如此做作的话,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

很快,杨立便受到了谷主的责罚,命令他去面壁之处思过。

此地本来是扒李原先待过的地方,这才过了多久后,杨立也亲身体会到了这里的孤独。

也不知怎的,可能是因为龙跃服用了祖传的妙丹,他很快便恢复上创伤,最后连同灵魂上的创伤也恢复了过来。

他对杨立的恨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特别是他以七重天的身体素质,却因为在轻敌之下,而遭受到了一重天的羞辱,如果他背负这样的羞辱回去的话,那么他将无脸见秦明道长。

所以他决定,一定要在这,就在流云谷,找找杨立那小子的晦气!

很快,两位仇家便在流云谷弟子面壁的地方碰到了,这里本人是清幽的所在,但是自打凶神恶煞般的龙跃到了之后,一股萧煞之气便自此地生化。

这股逼迫人心的杀气,惊骇的旁边几位弟子,慌忙从此地退了出去,他们知道,来者不善。

但是他们不知道!与他们天天呆坐在一起的青年小子,却是修炼者当中的异数,凡是有他在场的地方,恐怕就不得安宁。

依旧穿着月白色道袍的龙跃,很悠闲自得地在对手的面前转了一圈,然后在心中暗道:“这一刻,我不仅要在他的手中夺回大魂珠,更要让刘晴死心塌地的跟我,前提是这小子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