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6章 火药桶

在比斗台的上空,周遭依旧有流云慢慢浮动,一团不易察觉的雾霭,正在云端的深处慢慢升腾。

山巅之上,毕竟能站立的地方不多,很多人是在这淡淡的雾霭消散之后,才发觉台上已经形成,一人站立,一人躺下去的格局。很多人想当然的以为那躺下去的必定是杨立了。

但是当大家集中精力定睛望去,却才发现躺在地上的是,身着月白色道袍的人。

这个人正是龙跃其人。

刚才还在喧嚣不已的人群,这个时候仿佛像被瞬间冻住了,一点声响都不能在其中生发出来。大长老此时正端着灵茶杯子,却不曾去喝一点茶水,只是拿眼望向台子,震惊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博达此刻也没有在坐在那里,风轻云淡,他的一双眼睛,黑眸当中,精光不断闪烁。龙跃的生死并不在他的计算之内,也不是他关心的主要对象,但是如果不能从小小的流云谷里拿回凌云洞想要的东西,那么他这个道长恐怕会受到极大的责罚。

他心中恼恨不已,却又不能当场发作,他异常痛恨,不知是哪个人将龙跃推荐上来的,堂堂七重天的修为,却斗不过一个一重天的人,真是废物。

谷主此刻心事重重,他非常害怕看到龙跃身体自燃的那一幕发生,因为只要这个情景展现出来,那么杨立天生元火圣体的事情便暴露无遗。如果杨立被凌云洞看中带走,那么还不如将祖师爷的画像拱手送人。

人群静默了一段时间过后,不知道谁发了一声,旋即以此为中心,这种喧哗的声音越传越广。大家此时在口耳相传一件事情,“不得了了,快看,一重天斗败了七重天。”

何润长老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他亲眼目睹杨立,他的得意弟子正站在台上,而他的对手躺在台上一动不动。耳中听到众人夸张夸赞的声音,心中极为受用,仿佛他们赞扬的不是杨立,而是他。虽然他这个师傅并没有传授半点技能给杨立,虽然杨立这个倒霉徒弟给他带来了接连厄运。

而此刻,站立在台上的杨立,心思电转。他非常明白,躺倒在他面前的七重天,出身在何处?如果他身上也像四级妖兽一样自燃,恐怕等待他的将是无妄之灾。

只是片刻的犹豫过后,杨立便欺身到了龙跃的身前,他佯装探视后者的伤势,抖一抖袍袖,遮住了众人的视线之后,便闭上了双眸。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原本粘连在龙跃身上的杨立身上,迸发出来的鲜血,诡异的旋转不停,最后竟然在空中划出道道弧线,都回到了杨立的身上。连月白色道袍上沾染的鲜血亦是如此。

自从在祠堂里修炼神魂之后,杨立便感觉到他的魂力在不断凝实,今天他能够顺利将泼出去的“水”又收回来,实在得力于此等神魂力的增加。

只要杨立的鲜血,不依附于在其他的生物体上,便不会发生该生物体自燃的现象。所以将鲜血回收,是遮掩杨立他本身就是元火圣体的手段之一。

李博达在下面看到,杨立用袍袖遮住了他和龙跃之后,便已经从座椅上站起来,一双黑漆如夜的眼眸一瞬不瞬的向上望去。

谷主此时正密切关注着他的动作,见对方有发作前的征兆,便抢在在他的前面,大喝了一声:“好小子,休得无礼啊,”便做势想跳上比试台,但是等到杨立在台上完成了他的一切隐秘动作之后,谷主还是是在下面呼喝,并没有立即跳上台去。

杨立收完了他的鲜血之后,起身又不慌不忙的走到了台前,很麻利的将自己身上,并不华丽的道袍脱下去。露出了里面宝物,虫草丝衣。

众人当中有识货的,掩嘴惊呼。他们又在口耳相传,一个略懂一二的人,被周围几个人拉着问:“他身上穿着的究竟是什么?怎么看起来有些刺眼?光华缭绕的样子。”

略微懂一些的人傲然说道:“这你们就不明白了。怪不得杨立能够战胜七重天的强敌,原来他身上穿着了软丝铠甲。你们晓不晓得,此等铠甲,世间难寻,莫说七重天的强者来袭,就是凝神修者也不可能怎么着杨立。”

另一位更懂一些的人撇了撇嘴接口道:“我们山南修炼界修士共分四个大等级。依次分别是淬体武修,凝神修士、祥云大士和气雾尊者,他的这件宝贝就是凝神修士,也不能奈何得了。”

于是,在场的众人有惊叹连连,都在内心赞叹,怪不得一重天可以战胜七重天,原来是宝物加身。

全场由是再次沸腾。

李博达看了看谷主,摇了摇头,说道:“原来是作弊啊!”

这句话里的潜台词再明显不过,李博达已经点明,杨立的一重天之所以能够战胜龙跃,不过是因为他使用了一件连凝神修士也奈何不了的丝衣,而之前,虽然杨立好像被击打得出了血,那不过是诱敌深入的伪装而已。

不过至于为什么杨立这个小子要将自己,上身穿有虫草丝衣的秘密当众揭露,这还不是李博达目前要考虑的问题。他要寻找的是一个台阶,一个可以让凌云洞下得了台面的理由。

既然你自己找坡下驴,那么谷主也不会傻到阻止,因此谷主朗声一笑,说道:“既然这个小子自己都挑明了,那我们流云谷也绝不护短,一切听凭博达道长裁决。”

这个时候何润急了眼,明明是自己的徒弟占了上风,怎的还要自己认输不成?他快步来到谷主面前,低下身去以极低的声音说:“难道咱们的画像要拱手让人不成?杨立身有护甲不假,但是能在瞬间将对手击垮,这也不可能是虫草丝衣的功劳。”

他所分析的事情句句在理,谷主哪能不知?但是谷主考虑的是如何保护元火圣体,至于其他的,甚至连祖师的画像,他也可以拱手相让,只要对方不纠缠于杨立。

李博达闻言之后沉吟了一会合,然后抬了抬眼皮,朝着谷主言道:“既然谷主如此识大体,那我也就不强求了,但是以下几点,流云谷必须做到。”

接下去,李博达提了三个条件,这三个条件分别是:一、杨立身上的虫草丝衣不管是何等宝物,必须收缴;二,流云谷祖师画像,必须交由凌云洞暂为保管,直至查明杨立是否在比拼当中还使用了什么样的诡异手法后,方可决定此画像的去留,但一定要保证这卷画卷为此次比拼的胜者得到;

三,龙跃的生死,目前还无法揣度,但是此人如有意外,杨立必须偿命。

其余未尽事宜,还要等李博达回凌云洞,上报给秦明道长之后定夺。

李博达道长的话语还未落地,流云谷除谷主和杨立之外,无人不义愤填膺,血气上涌。连在一旁讨好李博达得大长老,这个时候也看不下去了,这样的三条已经是欺人太甚,君不见,他们流云谷方才的弟子被龙跃,直接给打残了,但那个时候怎不见得李博达出来提条件呢?

何润长老这个时候站立了起来,他空荡荡的一只衣袖在山风中飘动,但是语气里却透着刚毅,他言道:“我们流云谷,向来敬重凌云洞,乃是一方可以顶礼膜拜的神圣所在!却不曾想到,凌云洞的弟子就是弟子,而我流云谷的弟子却如同蝼蚁!大家说说,这三个条件比之欺人打脸尤为过之吧?”

他的声音非常大,连旁边几千名流云谷的弟子也听得真真切切。

由不少弟子,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他们摩拳擦掌,连连吼叫:“我们的命就不是命,那还要命干什么?保护杨立,保护流云谷。”

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快要被点燃了,连一只端坐的李博达也不得向人群之中不观望几次。

谷主这个时候,脸上波澜不惊,他的内心其实正在激烈的计算着。

如果今天暂时答应了对方的三个条件,看似苛刻,但还有喘息的机会;但如果反之,当即并不答应对方的条件,那么流云谷,可以说是以下犯上,即便是今日留下了李博大,那么要不了两三天,他们流云谷便可能会遭到到灭顶之灾。

祖师爷的画像,功效奇特,可以说是世间难寻的宝物,已经被山南修仙界,诸多门派和修仙家族觊觎了许多年。这些年以来,要不是凌云洞在上面罩着,恐怕此宝早已易手他人多年了。

与其将自己无法保护的宝贝放在身边,引来祸端,还不如将它送给对方,以期自保。

所以李博大提出条件的第二点可以答应。

但是答应第二条的前提必须是,第三条不能答应,就是要了谷主的老命,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要了杨立的命。因此,第三条必须去掉,至于第一条嘛,可以用凌云洞的大魂珠来交换杨立的丝衣。

谷主将他的意思,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李博达,后者闻言之后冷冷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