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3章 身法

比试台上,周鹏一开始就拿出了全部的实力,他是知轻重的人,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面对七重天的修者,纵然对方有意谦让,他恐怕也在台上走不过三个回合。

周鹏体内的元力在他的激发之下,全部贯于他的两掌之上,其手掌幻化出青蒙蒙的光芒。

周鹏大叫一声得罪了,一双肉掌摇摇拍向对方,龙跃知道对方来袭,竟然连眼皮也没有眨一下,只是脚下踏出几个玄妙的步伐,便躲过了致命的一击。元力震动出的空气波动在他的脸颊前,一晃而过。

有几位外门的少女弟子花痴般的说:“感觉凌云谷来的就要高上一截。”

另一个紧接着说:“这哪里是在比拼?分明就是在散心,他不仅人长得帅,而且法术一流,我好喜欢。”

这位少女的话还未说完,便觉得有一双眼睛发出眼光,隔着老远向她激射而来,令她不觉一缩脖子,在人群当中慌忙退到了另一个地方。

原来,眼光的主人是来自于流云谷谷主。

这种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要是被谷主听到,那可够少女喝上一壶的。是以此人便如同缩头乌龟一样,躲在人群的角落里不再敢作声了。

可是少女多心了,因为谷主的眼光虽是看向她这边,而不是看向她。

谷主的目光灼灼,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此人这个时候正站在一位外门女弟子的旁边,悄悄私语,少女的手正被此人牵拉着,少女头微微低垂,似乎不是来观战的,而是来与人约会的。

而少女的名字谷主也非常熟悉,他知道此女名叫刘晴,原本是派去帮助杨立排毒的,不曾想,这女子在完成任务之后,竟然也顺利晋级为一重天的境界。已经成为谷主眼中的天才。

而此刻握着少女的手,正在言说的人却是有些变了心性的杨立,他今日从祠堂里面出来,唯一谨记在心的就是这个少女。其余的在他这里并不占有多大的地位,即便今日是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的日子。

看到杨立顺利从祠堂里面出来了,谷主的一颗心放了下去,现场也许只有他和杨立才知道,后者出现在现场,到底说明了什么?也许结论,有通过随后的比拼才能够得出。

台上这个时候很快便分出了高下,周鹏在龙跃鬼魅般的身法步法前,早已被晃的晕头转向,最后竟然被后者的一脚腿踢在了臀部,啪的一声跌落在比试台下面。

周鹏跌落下来之后,整个人都很是狼狈,但是他的脸上随后便绽放出了笑容,因为他感觉自己还活着就是胜利。

此局的胜负本在意料之中,谷主不以为意,当然,何润也不以为意。

但是问题是,一个上台去比试的流云谷弟子究竟会是谁呢?

台上,龙跃继续迈着他的方步,朝四周欢呼的人潮,微笑致意。

台下,谷主他眉头紧锁,似乎在考虑下一步的打算。

这个时候,在他的身后转出来,一位身材短小的人,此人出来之后,在谷主面前深施一礼,说道:“师傅就让第一次上台一试。”

谷主点了点头,应允他上台。

大长老此时忽然眼前一亮,坐直了身板,大声说道:“你是谷主的弟子,已经是内门弟子了,怎可违反规定,参加外门弟子的比试。”

随后,他的眼睛瞟向一旁,意思是李博达,你来拿个主意吧。

谷主知道他这位师兄,还在生他夺其所爱的气,因此也没有去怪他,只是淡淡的看向李博达,微笑着说:“我们下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因为之前犯了不可饶恕的错,所以已被贬为外门弟子,因此他是不是可以上台去比试呢?”

谷主的口吻极其谦卑,语气是带着商量的语气。

这句话完毕之后,在座的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瞄向李博达,看他做如何反应。

很明显的,谷主不过是借口他的弟子犯了错,好让他满意的人选上台比拼。明眼人谁都看得出,大家不相信李博达,这个来自凌云洞的人会看不出来。

在座的诸位都在期待着他的下一步表现。

想不到的是,李博达抬眼看了一看,便点点头应允了。

他觉得眼前的弟子,虽然是谷主亲自调教出来的,但是论感知,他觉得对方不过就是淬体武修六重天的境界,翻不起什么风浪。为了照顾流云谷的脸面,让他们的弟子也输得不那么难看,所以便点头,允许这个冒牌的外门弟子上台比试。

李博达在点头应允之后,在他的内心深处,正在思索如何,才能将流云谷的重宝运送至凌云洞。

因为他们此次前来并没有低调,但是以他本身的修为来说,也并不弱,而且他的身后还有庞然大物般的凌云洞支撑,所以敢打这幅画卷注意的人,应该来说在山南修炼界,不多。

但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有那么一两个头脑发热的散修,或者哪个门派的长老,听说他手上有此卷轴之后,便来讨便宜,因此他要想一想,应对之策。

谷主身后的精干弟子,见凌云洞派来的大人物点头应允了,便在谷主的默许之下,踮起脚尖,一个腾跃便飞上了比斗台。

精干弟子,才一上台,便被台下面的诸多弟子认了出来。有人在下面议论纷纷,他们说道:“不是说外门弟子大比拼嘛,怎么谷主座下的内门弟子也上台比试了?”

有些大长老门下的弟子,起哄道:“莫不是我流云谷外门弟子人才不济,逼得谷主派出了得力干将。”

台上,二人在互通了姓名,通报了淬体武修几重天的境界之后,也不多话,斗法起来。

虽然二人只相差了一个小境界,但是龙跃功底之深,是流云谷始料未及的。

别看这个龙跃也有些风流行径,但是他在台上的表现可圈可点,只是几个回合之后,谷主精干的弟子便被他一手擒住,而动弹不得。

龙跃擒拿住精干弟子之后,眼睛没有再望向下面黑压压而无声的人群,他只用眼睛的余光瞟向李博达,请后者定夺金精干弟子的生死。

李博达抬眼望台上看看,眸子里全无半点生机,他空洞无物的眼眸,究竟是怎样的意思?也许只有台上的龙跃能够知道。

龙跃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双手一用力,催动秘法,只是在刹那之间,便将精干弟子的全身经脉骨骼尽数断掉。后者连惨嚎也来不及呼出,便在台上,于众人面前,晕死了过去。

就在这次比斗的前一夜,李博达曾找到龙跃嘱咐:“打蛇一定要打在七寸,如若不然反遭其咬就不妙了。要是蛇没有感到痛,那他怎么可能交出真的,流云谷创派祖师的画像?”

龙跃的心胸本就不宽广,要不是看在刘晴的面子上,他年前一个周鹏,也不会放过。

刘晴此时站在人群当中已经停止了,她和杨立的谈话。她杏眼圆睁,怒目而视,注视着台上威风八面的龙跃。

龙跃看到美人在观看他,不觉微微一笑,自觉很有风度,丝毫不去理会刘晴对他的愤怒。看样子,流云谷的美人计,没有得到最佳效果。

谷主这个时候一拍椅子的扶手背,吭的一声站起来,眼睛看着李博达那个方向,却一语不发。

李博达风轻云淡的不接这个茬,只是抬眼,望向天空,眼睛里依然空洞无物。

大长老此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出来打圆场,他说笑道:“我流云谷本门这个师侄啊,听谷主刚才说本来就犯错在身,此时受一点教训,对他今后的成长也是有好处的嘛。”

狗屁个受一点点教训。此刻,站在台下的杨立,也虎目圆睁。

刚才大长老,在远处的一席谬论,他听得真真切切。

按理来说,他的修为不过是淬体武修一重天的境界,绝不可能探知这么遥远的声音。但是他,被祖师爷捶打过神魂,虽然这个祖师爷也不过是一段虚影罢了。

因此他的神识,已经异于平常的修者,所以对于大长老的谬论,他深以为狗屁不通。

所以在精干弟子被人抬下比斗台后,杨立分开人群,一下便跃上了比斗台。

他上台之后先不看对手,而是点指着大长老的方向,愤恨的说:“有些人吃着流云谷的饭,却不说人话,不把我们这些当弟子的人的性命放在心中。”

他的话激起了台下众多弟子共鸣,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长老们,为了驱使弟子办事许下的种种诺言,却在最后不兑现;又有几个人不记得,因为一句不经意的话,得罪了上位者,而在此后种种的环境当中被其报复。

现如今,知道刘晴一事的人,感觉杨立能够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样公道的话,应该是个有骨气的人,是值得结交。

但是大长老,虽然还端坐在那里,心中已经恼恨不已。偌大的流云谷,除了他和谷主是祥云大士级别的修为之外,其余人等见到他无不是巴结奉迎,客气有加,但见的这个楞头青才一上台,便指着他的鼻子骂,虽然仅仅是指着他这个方向,但也是无礼至极。

哼!大长老在心中冷哼一声,感觉在比试结束之后,再收拾这个叫杨立的小子也不迟。

一旁早有机灵善变的弟子,把这一切看在眼中,他想,是在师傅面前表现的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