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2章 师傅有令

何润长老这个时候出来替谷主解围,他表情严肃的解释说:“按照我们流云谷外门弟子比斗的惯例,弟子们正式上台比拼的时间为上午10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谷主正在频频点头赞同的时候,李博达蹙了蹙眉,有些不耐烦打断何润的话的说:“什么流云谷的规矩?我看就依着凌云洞的规矩来,直接就在现在开始比斗好了。”

一般来说,只有上位者才会,打断下属的说话,而下属不是不能打断,上位者正在进行的谈话的。虽然李博达凌云洞派来的参加嘉宾,但他却不是流云谷的人,按道理来说不好,随便打断流云谷长老的说话。

但他就是这样做了,你们流云谷有人将他怎样。

也许是发现谷主此时的脸色不大好,李博达随后又笑了笑说道:“临来之时,秦明道长曾特意嘱托,我此行必须快去快回,因为回到凌云洞之后,我还另有任务要完成。所以我看咱们的大比就提前进行吧。”

对方竟然用凌云洞现任洞主进行威压,说话的口吻虽然轻描淡写,但听着谷主等一干流云谷众人的心中,却是犹如雷霆轰击。

人家是他们流云谷依附的势力,他们怎么说,你便怎么做就行,难道还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样?

谷主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何润长老退下,然后又清了清嗓子无力的宣布,流云谷五年一次的外门弟子大比现在开始。

而这个时候,杨立还在祠堂里锻炼他的神魂,他的神识刺,神魂攻击类法术还没有习得熟练。

可是时间不等他,流云谷外门弟子已经开始大比了,起初上台斗法的,是流云谷门内的弟子。

按照流云谷原先比斗的程序,他们之间的比拼应该安排在三天之内完成,但是李博达现在来了。他要求所有的比赛压缩在一天之内全部完成,因为秦明道长等不起时间。

理由很简单,却并不充分,但是流云谷必须执行。

所以比斗一开始,诸位弟子便被要求,拿出看家本领,好在极短的时间内决出胜负,然后胜者才可以进入到下一轮进行比拼。

比拼的节奏被人为的加快了,而台下观看的流云谷众多弟子却觉得分外精彩。

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其中青年男子占据了大部分,个个都是热血沸腾的年纪,当然卖力地为台上的人加油助威。疯狂的呐喊声此起彼伏,有的是为自己的师兄吼叫,有的是为自己的族弟助威。

本来各门各派的外门比试,作为一派的主事者,只要在前期出席一下便可,然后便可以借故离开,毕竟这样的比斗,只是在外门之间的一种切磋而已。

现如今倒好,因为流云古给第一名的奖励竟然是一副祖师爷的画像,又因为这里端坐的是凌云洞下派来的道长,所以流云谷谷内但凡有些地位的人都悉数到场,他们排成一排,围成半圆形,说是将谷主围在核心,倒不如说是将李博达围在核心。

前几日大长老因为刘晴的事情,还在与何润长老和古谷主生闷气,所以看到谷主今日吃憋,他反倒心中痛快,隐隐然有和李博达把酒言欢的意思,要不是在人前不好做的过于明显,他恐怕早就与人勾肩搭背了。

眼看着一场场的赛事如流云一样飘了过去,时间过得飞快,谷主有些坐不住了。他用眼神瞟向旁边端坐的何润,后者点了点头,然后借故慢慢褪去。

当何润长老回来的时候,他借着喝灵茶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谷主,微微点了点头。

谷主这个时候才感觉心中畅快些,捏起旁边的一枚灵果,示意大家一同品尝。

说来也怪,自打何润出去了一趟之后,整个场面的比赛节奏就慢了许多。有的弟子在比斗场上,竟然展示出了慢动作,一拳一肘,一脚一腿,都仿佛是在训练,奇慢无比。

李博达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再用凌云洞来压对方,明知道对方这是有意在拖延时间,也不好当场发作。他有些愠怒的看向谷主,但后者似乎是察而未绝,一对眼珠,两道目光直直的盯着场中,并没有回应李博达的愤怒之意。

大长老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眼睛盯着场中,却贸然说出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小家伙们到底是怎么啦,怎么一个比一个动作慢的起来?”

谷主这个时候虽然心中着急,但脸上却是风轻云淡,波澜不惊,一副丝毫未觉出前后不同的意思。

李博达忽然站起,语气高亢的说道:“龙跃何在?”龙跃其实这个时候正站在他的身背后。别看这小子,在流云谷这几个月里快活逍遥,享受的是长老级别的待遇,但是在凌云洞真正的实力人物到来之后,他也只有站在人家背后的份儿。

龙跃站在下面早就不耐烦了,他看着台上的花拳绣腿,嘴都撇到天上去了。心想这也叫大笔啊,真是笑死人了。他就等着台上决出了第一名,之后他才好上台与之比拼,然后夺得头筹,最后抱得美人归。至于那幅什么祖师爷的画像,他就不管了。

当然,他想管也轮不到他的份儿。

这会儿,他听到李博达喊他,感觉是要叫他上场了,便精神抖擞的应一声“在。”

李博达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说:“我命你下一场上场比试。记住,比试为主,千万不要将人打伤打残,以免伤了两家的和气。”龙跃心中暗喜,口中却严肃的应答“是”,而且还频频点头,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谷主这个时候心里就像是开了锅,因为他们流云谷别说外门弟子,就算是在内门弟子当中也难以找到,与之匹敌的人。

龙跃是谁,他可是淬体武修七重天的境界,流云谷内门弟子里最高的修为者,不过是淬体武修六重天的境界,所以似乎龙跃已经赢定了。

上一场一过,龙跃便晃动身形,跳上了比试台。

今天的龙跃,穿了一袭月白牙色的道袍,配上他不属于其兄的风流倜傥劲儿。这个家伙才一上台,便赢得了满堂欢呼。

有些流云谷的女弟子眼睛都直了,他们早就听说凌云洞派来了一位“帅”才,也来参加他们的外门弟子大比拼。只是平日里无缘得见,今日才见到此人,只见他风姿俊朗,眉眼含情,月白色的道袍在微风中抖动,竟然使得有些女弟子在下风处提鼻子嗅了嗅,说了声好香。

龙跃很是得意的下巴上翘,极其屈傲的向台下望去,他在仔细打量每一个人的眉眼,他在人群中搜寻着,想看到刘晴的身影在哪。

就在昨天,这个小妮子还对他说,今天一定会来看他大展风姿。怎的到他登台之后,却不见了她靓丽的身影。

不过既然已经登台,他可不是为了登高望美人来了,凌云洞交给他夺第一的任务,他还得先完成再说。于是他清了清嗓音,傲然传音道:“在下凌云洞,龙跃。不知流云谷哪位师兄弟,愿上台与在下比斗?!”

虽然很多人没有见过他的面,但都知道这个来自凌云洞的家伙乃是七重天的境界,谁愿意上去找抽?因此,台下一时之间鸦雀无声,流云谷竟然没有一个弟子敢应诺。

龙跃的嘴,一时间撇的更高了,他本来是想上台活动活动筋骨的,却没有想到没人敢应战,于是他更傲慢了,竟然说出:“我看流云谷没有弟子应战,那么我只能将大魂珠,和那幅画像一并带走了。”

大长老身后站立的弟子,不服不忿。他想上台去应战,哪怕是打输了此仗,也不属流云谷的气势。但是大长老一瞪眼,他又不得不退回到了大长老的身后,不再敢多言语了。

何润长老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弟子说道:“周鹏,我记得你也是外门弟子,就借这个机会展示展示你的实力吧。”

周鹏这个时候心不是一点点虚,他现在的实力不过是四重天的实力,但即便是这样的境界,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也就可以顺利晋级为内门弟子了,之所以现在迟迟不将他纳入内门,也就是考虑此次比拼。

但是既然师傅有令,他难以违抗,只得硬着头皮跳上了斗法台。

周鹏上来的时候,龙跃还在沿着台子走圈,向周围欢呼的人示意。

他在人家上台之后老半天,才似乎发觉身后还有个人,这才缓慢的转过身,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在下凌云洞弟子龙跃,淬体武修七重天,请指教!”

周鹏这个时候的气势已经落了一大截,但他也只能按着斗法的程序来,他说道:“在下流云谷周鹏,淬体武修四重天,请指教。”

台下一片哗然,可不是嘛,一个七重天一个四重天,中间差了三重天,这还怎么比。

谷主这个时候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他不忍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