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祖武宗

第11章 不成器的家伙

为了给杨立以更大的修炼动力,谷主似乎是在毫不经意的情况之下说漏了嘴,他说道:“这几日,谷内也无其他重要的事情,只不过刘晴似乎和龙跃走的很近哪。”

刘晴是谁?那可是杨立的第一位那个啥哈,这谷主这个不提那个不说,只是将刘晴抛了出来,意图再明显不过。

即便杨立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就是对此很在意,不觉在里面也停止了修炼,认真在板门后面倾听。谷主这个时候却不曾多说一句了,他最后有些惋惜的“哎”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杨立心里那个气呀,心说你不想讲就不要提这个话头啊,这要让小爷我出去了,看不着那个叫什么龙跃的算账。我们流云谷的女弟子你也敢打主意,别的女弟子我不管,这个我可是管定了。

还没有等杨立的心情平复下来,谷主转身回头又回来了。这一次,他顺着原先门上的那个指洞,嗖嗖嗖往里面又弹射了十几枚辟谷丹,临走,他拍了拍手说:“差点忘了,给你再留一点辟谷丹,你小子也就配吃吃这些东西。”

说到这里,谷主忽然一拍脑门,像是记起了什么样的,又说道:“这会儿恐怕刘晴正陪着龙跃,在膳食堂里用膳呢。不过你小子也别急,只要能在大比中夺得头筹,不仅龙跃不算什么,就连他带来的大魂珠都可以归你。”

接着谷主又说了一下大魂珠的用途,和它的来历。

杨立对此倒并不心动,他关心的只是刘晴,不过这个时候,依旧漂浮在他面前的祖师爷画像却是怦然心动,激动不已。

这段虚影虽然只是祖师爷的一段残魂,但却也有着一定的神识意识,保留着主人生前的一些记忆。

大魂珠,杨立并不稀罕,但是青云上人却是知晓的。他知道,这等重宝,乃是修者修炼魂力的良工利器,得之不易。但是一旦重宝到手之后,在他的指点之下,杨立的修为一定可以事半而功倍。

看着眼前的虚影,颤微微地从上到下的串着,从左跑到右的奔跑。

杨立心中骇然,莫不是祖师发了羊癫疯?要不就是发了失心疯,要不怎的他竟然会如此做派?杨立手掌顺着墙壁,慢慢的向一个角落里面去躲藏。

他可不想再受到这个古怪魂魄的捶打,之前他所受到的严格训练已经受够了,这要是训练之人失去了理智,那还不够他受的?

忽然,祖师爷的身影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盯住杨立,眼里充满了火热。

杨立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嘴唇翕动着,却不敢发出一个声音。

祖师爷的残魂这个时候却开口发声了,这是他这两个多月来第一次发声:“要我说话是要耗费本尊不少魂力的,所以我下面的每一个字你且听好。”

原来你会说话呀,杨立刚才佝偻的身躯这个时候直立了起来,这两个月以来,只见对方训练捶打自己,却没有想到祖师爷的残魂也会讲话。杨立还只当流云谷的祖师爷,原本就是个哑巴呢。

祖师爷的残魂告诉杨立,虽然他的体质特殊,乃是修炼魂力的上佳材料,但是没有外物帮助的话,他的修炼也就是一场空。

但是有了大魂珠的帮助,那么杨立想达到,魂力修炼的第一个境界清冥,那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3日之后,便是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的日期。

因此,杨立需要在这几天里,加紧训练,不能再有任何分心。

杨立感觉祖师爷残魂说话的口气怎么越来越像谷主,便急忙顺着板门上的指洞向外观瞧,去哪里还有谷主的半个身影。

不过这个时候祖师的残魂,也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杨立若有所思,不觉拿起一根穿了五颗辟谷丹的竹签儿,一口气咬了三颗,咽下了肚去。

因为祠堂里没有盛放丹丸的容器,所以杨立只好拿竹签穿起辟谷丹,便于日常食用。

在杨立的神识海里,他的神魂,感觉祖师爷的残魂重逾千斤!正在里面碾压排挤折叠自己的神魂!残酷近乎毁灭性的神混锻打,正式登场了,杨立的神魂也在这种,残酷的训练当中不断改变,神速进步着。

直至大比之期就要来临的头一日,祖师爷的残魂教了他一门神识攻击术。此等攻击方法,说来简单,不过是用自己的神魂意识凝聚成一团,然后用其尖锐部分攻击,他人的神识海。

此等方法名曰神识刺,乃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当年谷主翻阅本门书卷的时候,也曾看到上面记载有神识刺。但是苦于没有人当面传授,所以差点在习练之下走火入魔。

不过杨立虽然有祖师爷的残魂面授,但也是凝聚了很久,也没有凝出一枚像样的神识刺。

……

在这样一段的时间里,刘晴在何润长老的授意之下,整天顺着龙跃的意思,与之耳鬓厮磨,在树荫下卿卿我我,在洞府里你情我悦。刘晴极尽所能缠住龙跃,使之分心他顾,而不能专心修炼,除了最后一步二人之间没有突破之外,龙跃的心中还是甚为满意的。

他感觉作为流云谷依附势力所派来的人,在这里所享受的待遇,那可是之前想都没想过的。

这不,要物有物,要人有人。纵然他的修为低于谷主几个档次有如何?纵然他在凌云洞,不是长老又如何?这里的长老见到他还不是毕恭毕敬,就差抱着他的粗腿,大声叫爷了。

他隐约也发觉刘晴前后态度的转变过于巨大了,但是他有淬体武修七重天的修为在身,纵然是流云谷,派出他们谷内的顶尖弟子,也不可能是他的敌手,即便刘晴可能就是一个美人计,他也可以将计就计,既得美人,又得宝物。

所以,龙跃对于刘晴,也很有耐心啊,他想只要他在大比中夺得第一之后,怎么的也会抱得美人归。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第二天,今天是流云谷外门弟子大比的日子。

流云谷因为在山南修炼界的名头日渐衰落,所以他们的外门弟子统计在一起,不过只有千余名,比起凌云洞这样的大门大派来,确实在数量上要少许多,而且在质量上也有天壤之别。

他们这千余名弟子当中,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不过是淬体武修四五级的样子,比人家派来的龙跃差了不止一点点。

这数千名的外门弟子,并不是每一个都有机会上台比斗,在这之前,数位长老已经将,门下的外门弟子筛选了一遍,然后再取前50名,进入斗法场,正式比斗。

而没有进入到决赛,比斗场的诸多弟子,可以在斗法场的周围摇旗呐喊,为自己心仪的弟子加油助威!

比试结束之后,前十名弟子都可以得到一些奖赏,前三名地址得到的奖励会丰厚许多!比如这一次的第一名,除了能得到重宝大魂珠之外,还能够在祖师爷的画像面前观想。

但是凌云洞的要求更加苛刻,他们要求第一名将祖师爷的画像带回凌云洞,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派来的龙跃将会是第一名,所以也加上了自己的重宝大魂珠。

凌云洞在这一天,竟然也派了一位道长前来观摩祝贺。名为观摩实为监督,凌云洞怕一名七重弟子压不了场,前来的道长名曰李博达。此人在凌云洞里,名声不露不响,却有着祥云大士级别的修为,是和流云谷主一个级别的修士。

凌云洞真是好算计,他们仅仅是派出了一位道长和一个七重天的弟子,便想谋夺流云谷流传至今的祖师爷画像,真没有把偌大的流云谷,几千号人放在眼中。

对此,谷主除了苦笑,别无他法。

比试在一处白云缭绕的宽阔地界正式开始了。

在一处悬崖峭壁之上,诸人均端坐在一处,靠岩壁的安全所在,而比斗的弟子处于一处靠悬崖的平台之上。这里雾气腾腾云雾缭绕,是一处绝佳的扬名立万的平台,但也有可能在一脚踏空之后跌下万丈深渊,从此在世间除名。

谷主此刻正端坐在高大的主位之上,他看了一眼在客位上居座的李博达,然后微微一笑,谦让着说:“道兄看着这等高台,可曾入得了法眼啊。”谷主东扯西拉,就是想拖延时间,因为他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在人群当中看到杨立的身影。

也不知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到底练的怎么样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难道他记错了日子,或者不想得到大魂珠。谷主心中焦急,脸上却风轻云淡,同凌云洞来的道长,扯些闲篇。

良久,李博达睁开的双目,他有些不畅快的说:“我看这个地方不错,既然是大比,那就让弟子们都出来比拼一番,旁的都可以容后再说。”

谷主还想说些什么,好等候杨立的到来,但却被人家生生打断了。

作为流云谷现如今的谷主,却不可以在门派弟子比拼的时候做主,他的心情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