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丰都鬼帝

第1章 噩梦 上

王辉被一场噩梦惊醒!梦中的情景无比真实的在他脑海中不断重复,直吓得冷汗从额头不停的渗出。

王辉感到浑身燥热,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在数九寒天里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就连厚厚的被子也被浸湿了一半。他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的半靠在床头,一手抚mo着‘呯呯’乱跳的心口,一手揪着被角对着身体来回扇了两扇。等到把身上的冷汗晾干后,再去想究竟做了个什么噩梦时,原本清晰的梦境竟模糊起来,想不起丝毫的情节。

这样的噩梦并不是今天第一次做,许久以来几乎每天都会做上一次,每次的醒来都会很快的忘掉梦中的情节,唯一能记起来的就是潜意识里觉得这些梦似乎是同一个梦。王辉习惯性的瞟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夜光钟,时针和分针都指在三点的方向。“就连被惊醒的时间也是一样!”他嘀咕了一声。

出了太多的冷汗使王辉口渴的难受,无暇继续去想究竟做了个什么梦,起身摸黑走到破旧的折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了水,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满有信心的道:“虽然想不起来究竟做了个什么梦,但我敢打赌,这个梦若是拍成电影,一定会是有史以来最恐怖的电影!”

王辉回到床上,当浑身的燥热慢慢退去,身体感觉到冷时,一种莫名的害怕从心底迅速传遍全身。他眯着眼,把不大的屋子扫视一遍,本身就近视的眼睛看着在昏暗的月光照映下显得黑呼呼的家具,让他觉的那些模糊的黑影后边隐藏着可怕的鬼魂。越是害怕越是想弄清楚黑影后边究竟是不是隐藏着可怕的鬼魂,王辉顺手拉了一下灯绳,电灯没亮,这让他心中那种害怕更胜一分。

他不敢回头,伸手摸起床角柜子上的眼镜,当从眼镜中看到那些黑影清晰的现出家具的楞角后,方松了口气!身处于黑暗的人都希望有点光来增加自己的勇气,王辉也不例外,借着月光找起蜡烛来。很不幸,当他找到那截自己半年前用过的蜡烛后,才发现并不抽烟的自己没有火来点燃这半截蜡烛。“要是没有点光,我非被自己吓死不可!”王辉自嘲着,鼓起勇气来到窗户边的液化气旁,打起火来。几声清脆的‘咔咔’声后,并没有火从液化气罩里燃起。

这是个大城市,自从王辉在这里生活后,今天还是第一次遭遇停电。液化气昨夜还用着烧开水来,现在无论他如何的打火,都燃不起火来。这本是两件毫不相光的事情,也许这只是因为碰巧停了电,碰巧没了气,但对于急需有点光的王辉来说,这绝对不是巧合,他有一种预感,一种今天肯定有异常恐怖的事情发生。“不对劲!”王辉摇了摇头。心底莫名的害怕越来越盛,逼的他飞快的窜回床上,躲在被子里不敢出头。过了一会,被子里的污浊空气让他不得不伸出头来,四下张望打量。

“咚咚咚”突然响起的三声敲门声,把本就惊吓过度的王辉差一点吓死。他恐惧的向屋门看了看,门外静悄悄的,不像有人的样子。

“谁!”他怯怯的问道。

“我!”门外传来陌生人的回答。那人的声音虽像人声,却没有人的那股生气,冷冰冰让人心里直发毛。

王辉的嘴角有些颤抖,接着问道:“我?‘我’是谁!”

“我是、、、”那个陌生人刚刚说了个头,被另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他道:“老白,你跟他废什么话啊!他现在只是个普通人,就算告诉他我们是谁,他也不会相信我们,更不会为我们开门!依我说使个仙法直接进去,他一看我们便明白我们是谁,也省的给他解释。”

这个陌生人的声音更加的可怕!比之刚才的那人,他的话语里己完全不带一点人味,听起来飘乎不定,阴森森似从地府里一丝一丝的抽出来一般。让人一听之下,浑身立马起满了鸡皮疙瘩。

“老黑,怎么说他也曾经是我们的主子,怎么能趁他身为凡人而对他不恭。你稍安勿燥,待我再敲。”被称为老白的道。

“咚咚咚!”又是三声敲门声。老白道:“王辉,我们是你的老朋友,有要事找你!”

王辉早已被门外两人的说话声给惊的不知所以,如何敢去开门!他蹑手蹑脚走到厨房,拿起案上的两把菜刀,准备站到门后守着,若是这两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胆敢闯进来,就拿着菜刀自卫。

两把菜刀在手,王辉心中顿时生出几分豪气,那份胆怯也去了三分。他转身就要往房门处走去,一回头,突然发现自己身后,昏暗的屋子里不知何时站了两个人——两个无声无息,长相怪异的人。这两个人一胖一瘦3!胖的那个身高不足一米六,腰围足有四尺二,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一张圆盘似的大脸透出瘆人的苍白,那双眼睛被眼角的肥肉堆挤着眯成一条缝,给人一种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的错觉!初看他就如庙里供着的弥勒佛,细看下又和弥勒佛不一样!因为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邪气,不!应该说充满了鬼气,虽然穿戴一新,却到处都透露出一股阴森的鬼气。那个瘦的更加骇人,简直就如一具干尸!一具刚从古墓里扒拉出来,套上一件新的黑色西服的干尸。他身高一米八左右,腰围却不足一尺五,没有被衣服遮住的脸手,加在一起寻不出二两肉来。他的脸发黑而狰狞,眼窝深陷,张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活脱脱的一个僵尸形像。如果拍电影让他去演僵尸,不用化妆都比那些经过精心化妆的更像三分。

王辉被这两个九分像鬼一分似人的家伙,吓得三魂飞七魄跑,浑身发冷,两个小腿肚直打颤。双眼一闭,心一横,举起两把菜刀,颤微微对准面前两人的脑袋用尽全力砍了下去。一边砍着,还一边大喊个不停:“鬼啊!”

屋内除了王辉的叫喊之声外,出奇的安静!

王辉明显感觉到两刀正中目标,睁开双眼一瞧,只见那两个人头上各顶着一把菜刀,正站在那里对他诡笑。黑衣极瘦的那个怪异的瞥了他一眼,道:“老白,他可是不念旧情,上来就给我们一刀!”

极胖的道:“老黑,这也不能怨他。他已轮回百次,孟婆汤也喝了百碗,哪能认得我们?如今他只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砍我们一刀也是正常的反应!”

两人说完,伸手把头顶的菜刀拔出,顺手丢到一旁,笑呵呵的向王辉走了过来。

两人发出的笑声,还不如闭嘴不笑,这一笑足能把神经正常的给吓的不正常。只听那个胖子的笑比深夜里猫头鹰的叫更怪三分。那个貌如僵尸的笑,就如坟场上成群的老鸦正在大合huan。王辉哪碰到过这种场景,毛骨悚然的叫了声:“真的是鬼啊!”晕了过去。

老黑寒了脸,冷眼瞧着不省人事的王辉,道:“你能确定这个人真的就是‘丰都大帝’?”

老白一笑,向前走了两步,举起王辉的两手道:“你用‘法眼’一看便知!”

老黑听罢,左手在胸前捏个‘三清诀’,右手捏个‘道指’在眼前一拭,眼中放出两道金光在王辉的右手上扫去。王辉的右手被金光一打,上边现出一层缭绕的白气发出圣洁之光,让人一看之下顿觉无穷的受用,如在听三清老祖‘开坛讲道’,可让枯者荣、死者生、病者好、失者得。老黑含笑的点了点头,道:“右手掌控世间万物的生,不错!”老白把握着的右手松掉,把王辉的左手向上抬了抬。王辉毫无意识的躺在地上,任由老白摆弄自己,他的右手一离开两道金光,那层圣洁之光顿时没了踪影。

老白道:“你再来看这只。”老黑把目中的两道金光移向左手,王辉左手上立马现出一层黑气,黑气中隐隐可见万千装备精良的恶鬼,面目狰狞的顺着黑气就要跃出,似要去杀戳抢夺站在前边的一切生者的魂魄。老黑脸色大变,胸口似受到一股大力的重击,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双眼的金光随着这一退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胸口起伏不定,嘴中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的道“左手掌控死,没错,他是‘丰都大帝’。”

老白站起身来走到老黑的面前,拍了拍老黑的臂膀道:“黑老弟,他现在是个凡人,身体里没有一丝的元神,根本无法使用他这双神奇的手,你怕个什么劲啊!”

“你刚才不也吓的把脸背过去不敢看!”老黑暗骂一声,往头顶指了指,笑道:“老白,你真的敢冒这样的险?让这个因得罪玉帝,被打入轮回六百世的‘丰都鬼帝’,在天庭严密的监视之下修练真身?”

老白道:“老黑,西边的乌云正在呑噬东边的光明,我们不这样做还能怎么办?”

两人相对而视,叹了口气。

两个月前,从一个西边逃回来的汉族鬼告诉他们。西边的恶魔沿着古丝绸之路正大举向东方进攻,他们的数量极大,种类极多,横扫一切路过的国度,并让那里的一切生物都沦为他们的奴隶。据这个鬼偷偷的观察,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东方的极乐世界。当时,老白将信将疑,老黑是完全的不信。但是这个逃回来的鬼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所说属实,它用全部的元神重现了当时的情形。逃回来的鬼因为耗尽元神而魂飞魄散,老黑与老白也被看到的情形惊呆了,他们决定上报阎王。

事情发展的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十殿阎王在那里推开了皮球,谁也不愿拿出一个意见来,都说往上报。往上报?往哪里报!五方鬼圣早就不知隐藏在何处,丰都大帝又在人世间的轮回之中,只有个地藏王菩萨吧,还是个呆子。当初如来让他上天庭为佛,他却道,地狱恶鬼不绝,决不上天庭为佛。整天的只知在地狱中以诵唱佛法去感化恶鬼的戾气,从来不去过问阴司的事情。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恶鬼的戾气能除,还能叫恶鬼吗?

再往上?再往上就是天庭了!如今的天庭与往年可不一样,为了躲避世人的飞天梦,都搬到三十三重天以外去了。天上的神仙们每日只知在天外天饮酒作乐,并把人世间与阴间的一些有能耐有本事的地神、鬼神都调到天上,为他们服务,每天只是派个巡灵官在天上巡个景,看世间有无大事发生。美名其日叫什么无为而治。

老黑与老白也想过联络一些志同道合的鬼神,秘密和训练一批鬼军,等待将来的决战。但一来私自组军犯了天条,二来就算组成了军如何能与那些恶魔为战!从逃回来的鬼放出的影像来看,他俩个尽最大努力组成的军队,连西方恶魔的第一波冲击都挡不了。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两人找到正在人世间接受轮回之苦的‘丰都大帝’,希望他可以修成真身,一统阴间。然后率领阴间的鬼兵鬼卒与西方蜂拥而至的恶魔决一死战。

过了一会,老白喃喃道:“五年,看情形五年之内恶魔就会打到我们这里,只能拼一拼了。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求神拜佛的希望他能在五年内修成真身。要是、、、要是他在五年之内无法恢复真身,也只能说明我们的气数已尽!哦!对了,我让你拿来的两件宝贝,可曾带来!”

老黑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两件东西来!第一件是个非金非铁,闪着五彩霞光,不知是何物质所造的项链。这个项链不同于其它的项链,它下边坠着的不是流行的坠饰而是一个拇指大小的三足鼎炉。第二件是一本书,一本普普通通,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书!

老白看着这两件东西,点了点头。道:“有了这两样东西,我们的事就成功了一半!让我把他弄醒,再交待些东西,我们就该回去了!”

说完,老白对着地上躺的王辉吹了一口气!王辉打了个冷颤,缓缓醒了过来。他以为自己刚才又做了个梦,睁着眼盯着天花板愣了一愣,正想起身,突然看到刚才被自己各砍一刀的两个人就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王辉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顿时又起波澜,一边惊恐的手托着地板往后退,一边大嚷道:“你们是谁?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什么来找我!”

老白看了看老黑,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一声:“难不成东方乐士的安宁就真的只能指望他了吗?试试吧!看上一年,他若真的不行,我就只能击天鼓上奏玉皇,冒着被他们打入轮回,也得把西边的恶魔之事,禀给玉皇。至于他们信不信就不是我的事了!”想到此,他柔声道:“你别怕!我们是你的好朋友,不会伤害你的!”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