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6章 黑白域塔

土域珠在酋寸宏小心地引导下,慢慢地出了尊严的体内。

咻的一声,一道深黄色的光从尊严体内射出,稳稳地落在了酋寸宏的手里,正是那土域珠。

酋寸宏习惯性地颠了颠手里的珠子。“咦,土域珠怎么感觉轻了许多!”

再定眼一看,土域珠变得比之前更加透明,深黄色已经隐隐有着向亮黄色渐变的趋势了!

这个土域珠内部的土属性能量已经达到了最纯净的程度,所以这种情况绝对不是能量变得更纯净的信号!

感觉事情突然又变得有些不对劲了,酋寸宏赶忙用自己的域开始探查土域珠。

片刻后,“哈哈,这个三皇子啊,可真是不得了啊,居然连老夫的土域珠里的能量都能吸收、化为己有,土属性的心脏域,有意思,你这个徒弟,老夫是收定了!”

酋寸宏开心地说道,完全忘记了身前熟睡的尊严和一旁听到此语已经惊讶到下巴都要掉在地上的严岭山,严叔。

“乖徒儿,为师先去为你准备护心用的法宝,明天再来看你!”说完,酋寸宏化作一阵红影,瞬间消失在了西厢内,留严叔一人在西厢内石化着。

刚才酋寸宏的一番话,信息量可着实有些大啊!严叔想不惊讶成这样都难!

什么?尊严少爷居然吸收了土域珠内的能量,这怎么可能呢?

域世中,谁都知道,用来检查域者域属性的土域珠,内部与外部是完全封闭的,即使是九符域神也没那个能力,在土域珠还是完好的情况下,将其中的能量抽出从而补充自身!

尊严是怎么做到的,他可还是个出生才满十二时辰的新生儿啊?

心脏域?少爷是心脏域?就是那个一旦成长起来无比强大,远超同级别域者的心脏域?!

怪不得宏大人那么着急去寻找护心法宝,原来是为了续少爷的命啊!

嗯,好像还有一条重要信息,一时想不起来了。

对了,对了,宏大人要收尊严少爷为徒。

宏大人收徒?

严叔可是知道,酋寸宏虽然是尊氏内的顶级强者,但由于他是太监出生,膝下并无儿女,收徒要求又太高,一直没在泱泱尊氏中寻找到一位满意的关门弟子,以继承自己的衣钵。

就连当初皇后娘娘数顾宏大人,也没能如愿让大皇子成为宏大人的记名弟子!

要知道大皇子殿下,尊享,从三岁开始修炼,现在年仅六岁,却已是三符域童,遗传了尊氏皇族的火属性域能,可谓是天赋满满,被人们预言为尊氏的新一代领军人物!皇后娘娘的地位也因此水涨船高!

可就是这样的少年天才,依旧入不了酋寸宏,宏大人的眼啊!

而今天,宏大人居然要收三皇子尊严为徒!那说明,尊严少爷的天赋是在大皇子殿下之上的!但尊严少爷的域只是土属性啊,这怎么能和大皇子的火属性比呢?

对了,肯定是因为心脏域!据说,宏大人也是以心脏为域中心的,一定是这样!不管了,不管了,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严妃娘娘,她一定会为尊严少爷高兴的!

一大串的想法骤然出现、交织在严叔的脑海里,疑惑、喜悦、惊讶……等等,严叔都不知道自己这瞬间到底是什么心情,他只知道他的尊严少爷,将拥有着无比精彩、成功的未来!

严叔本来有的些许困意,一下子全被赶走了,他要为尊严,守好每一班岗,这样尊严才能安安全全地成长起来,这时候怎么能打瞌睡呢!

严叔再次回到西厢的门口,笔直地站着,锐利的眼光如鹰的眼睛一般扫视这西厢院的四周,手中的长枪也骤然握紧了几分。

突然,一道声音侵入了严叔的精神世界。

“小侍卫,今天的所见所闻,希望你不要到处声张,包括我收小尊严为徒弟的事情,一旦我听到类似的风声,我首先就拿你是问!”

“明天还是照常带小尊严去吴庆千那老东西那检查一番。”

“是是是,宏大人,我一定守口如瓶,不给尊严少爷带来麻烦!”严叔赶忙回应道。

刚刚那一番凶狠的气势,一下子就萎靡了下来。

夜,再次静了下来。

……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东方的天边,红霞慢慢地爬了上来,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天,也越来越亮,一缕缕阳光迫不及待地透过云层,照射在大地上,给这冰冷的世界注入着新的一天的温暖,空气仿佛也有了生命,活跃了起来。

在几缕阳光的轻抚下,严叔早早地抱着尊严来到域殿的总殿门口。

此时,尊严已经醒了过来,或许是昨晚酋寸宏为他注入的域能和他吸收土域珠中的能量起了作用,尊严不必因为域能枯竭而只能保持睡眠状态了。

雪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建筑,这是一座主体以黑白颜色为主的塔型建筑,黑白颜色纵向分隔,各占一半,泾渭分明,所以人们有时候也称尊氏域殿总殿为黑白域塔。

黑白域塔共有八层,地面七层,地下一层,地面部分差不多有百米的高度。

第一层为最普通的域殿商店,贩卖着一些与域相关的物品,例如可以融入域能的武器,修炼域的功法,域符……

此时,虽时辰尚早,可为了抢到一些好的东西,已经有不少人来到了黑白域塔,一楼显得格外嘈杂。

严叔带着尊严径直走向了通向第二层的楼梯,他来这是给尊严检查域的,可不是来逛商店的,况且,一楼卖的东西也入不了他的眼!

二楼就是专门给新生儿检查域的楼层,不少家长也是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进行检查,小到如尊严一样刚出生的孩子,大到已经会行走的两三岁儿童,所以也是人满为患。

严叔也是没做过多停留,向着三楼入口走去。

“严侍卫,欢迎来到域殿总殿!”楼梯口的域殿侍卫向着严叔问好。

“请问侍卫大人,吴殿主是否到了?”严叔小心地询问着楼梯口的侍卫。虽然是皇宫中人,但是严叔不敢有对域殿的丝毫不敬。

“喔,殿主大人刚刚上去,不知严侍卫找殿主大人有何事,我好上去进行禀报。”

“喔,是这样的,侍卫大人,这是三皇子殿下,尊严,奉陛下之命,带皇子来找吴殿主进行域的检查的。”

严叔依旧恭敬地回答道,并且将尊严递到了域殿侍卫面前。

该侍卫可以清晰地看到尊严襁褓外的玉牌,那是专属于尊氏皇族的玉牌,两个大大的烫金字“尊严”赫然在目!

域殿侍卫一下子恭敬了起来。“原来是三皇子殿下到来,失敬失敬,严侍卫快快随我上楼休息,我这就去向吴殿主禀报!”

“有劳侍卫大人了!”

严叔随着域殿侍卫来到了域塔的三楼,侍卫继续向更高楼层赶去,皇子驾到,即使是刚出生的,他也不敢怠慢!

三楼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三楼是域塔会客的地方,所以装修相较于一、二楼,高了几个档次,毕竟能来到域塔三楼的,必定是在尊氏有着一定地位的人。

所以有这么一种说法,三楼才是黑白域塔的门口。严叔就随着严妃娘娘来过几次,这还是他第一次单独来咧。

找了个舒适的位子坐下,喝着侍从新泡的鲜茶,闻着安神醒脑的熏香,严叔微闭双眼,好不惬意。

这里的能量也相较外面来说,格外的浓郁,如果人在这里修炼,修炼速度一定会远甚他人。

或许是来到了这样舒适的环境下,尊严也变得活泼了起来,两只小肉手伸出襁褓,在空中挥舞着,并做着抓拿的动作,好似想把这里的能量收入囊中。

“噔噔噔……”域殿侍卫匆匆忙忙地从楼梯口赶下来,对严叔说道:“严侍卫,殿主大人命我带三皇子殿下去五楼进行域的检查,还望你在三楼稍等片刻。”

“行,麻烦侍卫大人了,代我向吴殿主致以崇高的敬意!”严叔恭敬地站了起来,将尊严小心地递给了域殿侍卫。

域殿侍卫也小心翼翼地接过尊严,这可是皇子,能不小心嘛!

他缓缓地向楼上走去,生怕速度过快,影响到了尊严,而尊严依旧在空中抓拿着,好像真的能抓住这些浓郁的能量一样!

严叔重新坐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不明白,明明宏大人已经给尊严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为什么还要派他再带尊严来吴大师这再做一次呢!

也罢,强者的想法他一届小侍卫哪能琢磨得透呢!

……

域塔,五楼

丝丝冷气萦绕在五楼的空间内,本来就昏暗的房间更显阴凉,是的,五楼并没有窗户,只有一盏煤油灯,火苗微弱,轻轻摇曳,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砰砰砰……”

“进来!”

“殿主大人,三皇子殿下已带到!”域殿侍卫轻轻地打开门,恭敬地对着面前盘坐着的中年男子说道,低着头,不敢直视。

“嗯,将皇子殿下放在旁边的案台上,你出去吧。”中年人淡淡地说道。

“是,大人!”侍卫小心地关上了门,下了五楼。五楼重新变得昏暗起来。

中年男子张开双眼,站了起来,才发现,他有着一米九左右的身高,一双眼睛,如黑暗中的两颗星辰,闪过一丝精光。高大挺拔的身躯,缓缓地走向尊严,隐隐有着一圈黑色光环随着他浮动。

吴庆千,域殿殿主,一位拥有着黑暗属性域能的强大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