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41章 斧头和刀子

“匀禹!”

尊严已经跑到了匀禹的跟前,他十分惊讶能在路上遇到匀禹。

相比尊严的欣喜,匀禹在发现叫住他的是尊严后,表情十分的尴尬,好似被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匀禹,你家也住在西城区吗?”尊严问道。

“嗯。”匀禹微微点了点头,他也不多说话,转头继续向幼稚园走去。

尊严以为匀禹急着去上学,于是也快步跟上。

“匀禹,好巧啊!我家也住在附近呢!”

匀禹头也不回,只是再次简单地嗯了一声。

尊严也是知道匀禹的性格,继续问道:

“那你家在哪里呀?”

一听到这个问题,本来还有些尴尬的匀禹,神情顿时冷了下来。

“我说过了,我没有家!”

嘶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冰冷!

尊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进行了道歉,解释道:

“对不起啊,匀禹,我只是想知道你居住的地方,这样,咱们以后就可以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了!”

匀禹冷冷地道:“我住哪里,你没必要知道,还有,我并不想和你一起上下学。”

说完,匀禹便加快了脚步,他毕竟是七阶域者,全力加速起来,尊严是追不上的。

“匀禹……”

看着匀禹迅速远去,尊严一脸郁闷,他有心想和匀禹拉近距离,可为什么匀禹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少爷,刚才那孩子你认识?”严叔早就来到了尊严的身边,身后还有一个跟踪者,他不得不防!

尊严沮丧地说道:“是的,严叔,他就是我们小组的第五个同学。”

“你这个同学,不简单呀……”严叔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我们还是赶快去幼稚园吧,少爷!”

“好的,严叔。”

……

酋寸皇城西城区的一条阴暗小巷内,这里距南城区的酋寸域能幼稚园已经不远了!

匀禹双手扶着膝盖,微微喘着粗气。

刚才为了摆脱尊严,他使出了全力,待估计尊严应该不会跟上来后,才放缓了速度,停在这里休息。

“啊呀呀,小子,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狼狈呀!”

一道黑影从阴影中缓缓走了出来。

来人正是跟踪尊严的刀子。

本来刀子准备慢慢跟随尊严的,但在发现了尊严与匀禹相识以后,便心生一计,遂绕路追上了匀禹。

“你怎么来了?”匀禹一脸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刀子。

“小子,不要那么紧张吗,我又不是坏人。”刀子阴恻恻地说道。

匀禹不禁冷哼一声,神情甚是冰冷!

刀子如果是好人,那域世就没有坏人了。

“你突然找我,干什么?”

匀禹的语气比之前同尊严说话更加冷漠!

或许别人不认识刀子,但他却认识!

他不仅认识刀子,他还认识同刀子一起的那位黑袍大哥!

黑袍大哥其名为,斧头!

虽然认识,但并不代表匀禹与这二人关系多好。

从匀禹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非常讨厌刀子,甚至眼底深处,带着浓浓恨意!

其实,匀禹认识斧头和刀子这二人已经有一个月了。

匀禹从没见过他的母亲,他从小是和父亲一起生活的。

一个月前,这二人突然造访了他的家庭,而迎接斧头和刀子的,是匀禹的父亲。

很显然,他们三人是互相认识的。

但是,不知发生了何事,当天晚上,匀禹的父亲与他们产生了争执,随后便大打出手,吵醒了本已熟睡的匀禹。

匀禹偷偷地看到,打斗的三人,周身光圈都是黑色的!

当时他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自从踏上域的修炼之路,他便明白,他的父亲、斧头、刀子,都是黑暗属性域者!

黑暗属性域者数量本就稀少,而这间小小的破屋内,算上匀禹,一共四位!

最终,匀禹的父亲不敌斧头、刀子二人,直接被两人废掉,然后囚禁在了家里的地窖内!

匀禹那时害怕极了,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或许是因为一番战斗对斧头、刀子二人产生了极大的消耗,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都被匀禹看到了。

后来,匀禹小心翼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却害怕得一晚上都没睡着。

那晚上,他满脑子都是他的父亲满身鲜血、浑身是伤,被斧头和刀子五花大绑!

匀禹本来以为,斧头和刀子会马上离开,但是他们并没有。

第二天,他们谎称匀禹的父亲出去有事,可能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安排他们二人留下来,照顾匀禹。

匀禹当然不会相信他们的鬼话,在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偷听到了斧头和刀子的谈话,才知道他们是来做任务的,顺便寻找他的父亲。

他们与他父亲之间的瓜葛,他却没有听清。

至于他们要在这待多久,谁也不知道。

匀禹一家本来就过得极为贫苦,且在酋寸皇城没有熟人,斧头、刀子二人也便放任匀禹自由活动,偶尔丢给他一个铜币,让他不至于饿死。

平时斧头、刀子来无影、去无踪,匀禹很少能见到他们。

所以,刀子今早突如其来地找他,肯定有什么事!

“你认识刚才找你的小孩?”刀子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问道。

“嗯。”匀禹点了点头,刚才的对话估计都被刀子听到了,他只有如实承认。

“他叫什么名字,你们什么关系?”刀子继续冷冷地问道。

“他叫严草心,是我同学。”匀禹回答道。

“这样啊!”刀子邪恶一笑,令人毛骨悚然。

“小子,你上幼稚园也有三天了,什么时候邀请你新认识的同学来家里玩玩,让我和你斧头叔叔也认识认识,嘿嘿。”

“我没有朋友。”匀禹摇了摇头。

“刚才那个孩子不就是你朋友吗,我都听到了。”刀子奸笑道。

匀禹还想继续否认,刀子也不想浪费时间,没耐心地说道:

“小子,我不管他是不是你朋友,这周末,我希望你能邀请他来家里!”

“只要你做到了,我就告诉你一些你感兴趣的事,嘿嘿。”

“什么事?”匀禹冷眼看着刀子。

“关于你母亲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刀子化作一道黑影,直接隐入了阴影里。

只留下匀禹一人,怔怔地站在原地。

“我的母亲?”

……

上午,楚青枝给孩子们讲解的是域属性的阴阳,并且为全班进行了域属性的阴阳测定。

常言道,万物皆可分阴阳。

域的属性,决定了域的特点,而域属性的阴阳,又进一步加深了它的特点。

比如,李正文的水属性呈阳性,那么他的攻击特性、速度优势就更加明显。

阳水,大海之水,滔滔江河之水,气势浩大,奔流不息!

阳水漫天三千里,飞泻而来淹八方!

阳性越强,那么水就越汹涌,越不容易被抵挡!

再比如,张权弓的火属性呈阳性,那么它的攻击、爆发力就更上一层楼。

阳火乃太阳之火,炽烈、灼热!

阳性越强,火的温度越高,爆炸效果越恐怖!

与张权弓相反,文然的火属性呈阴性。

阴火,又称为鬼火,随着阴性增强,火焰会从红色慢慢转变为紫蓝色!

阴火不及阳火爆裂,但是攻击附带强大的腐蚀特性,相比阳火,阴火攻击更容易让对手生不如死!

……

经过检测,何梦梦是阳火,金满山是阳金,而尊严,则是阳土!

阳土,泛指火性的硬土、坚硬的岩石,攻击力、防御力相对阴土,要强大许多!

这个结果也让尊严悄悄松了一口气,他若是阴土,以后可就只能走控制型域者的路线了。

十二班225位同学,最后仅匀禹一人未进行阴阳的检测。

因为楚青枝不用对他进行检测,都知道,匀禹的域属性偏阴。

因为先天属性中,光明和黑暗的阴阳是固定的。

光明域者的域属性永远是阳,黑暗域者的域属性永远是阴,这是不会变的!

而后天属性中,时间、空间两大法则属性阴阳平衡,幽灵属性永远是阴性……

上午的课程,又让尊严对自己的域有了进一步了解,这有利于他以后对自己修炼之路的规划!

……

孩子与孩子之间是很容易走近的,就好比尊严、李正文、何梦梦、金满山四人,相识的第四天,就已经完全打成一团,只要是休息时间,他们就凑在一起聊天说地。

匀禹则始终无法加入其中!

其实尊严课后又有主动找机会与匀禹进行交谈,可匀禹仍是那一副冷漠做派。

特别是今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往常尊严叫他,他还会回应,可今天,好几次叫他,他都毫无反应!

尊严也知自讨没趣,热脸贴上了冷屁股,遂放弃了与匀禹交流。

……

对于尊严来说,在幼稚园的时间,过得是飞快的,一转眼,又要到了放学的时间了。

因为有了昨日的报备,楚青枝对于尊严不参加她指导下的冥想修炼,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等待过段时间看看尊严在家冥想的效果。

“同学们,安静一下,在放学之前,我有件事想宣布一下!”

楚青枝清亮的声音响彻教室。

本来有些骚动的孩子们一下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期待着楚青枝接下来要说的内容。

“下个星期五,我们班将与隔壁十一班进行一场友谊比赛!”

“比赛的形式为,五人冥想域对抗,规则是十分钟内,对比两个班的五人小组,在直径五米圆圈内所占面积的大小,面积大的班级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