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37章 严家老宅

楚青枝秀眉一皱,吃惊地看着尊严。

她想过很多尊严无法冥想的原因,但是却没想到,他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他不想”!

楚青枝反应过来,冷冷地问道:“为什么不想?”

尊严淡淡地回应道:“冥想太无趣了,就不想咯。”

“你会冥想吗,就在这说不想,不会是给自己找借口吧?”楚青枝盯着尊严,她认为,尊严这是觉得不能冥想是件丑事,所以想找借口敷衍过去。

尊严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当然会呀,前天,昨天,都冥想得挺好的。”

“哦?”楚青枝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尊严口说无凭,她还是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

“老师,你别这样看着我。”或许是被楚青枝这么盯着过久了,尊严终于是憋不住了。

原来,他那一副事不关己、漠不关心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现在实在绷不住了!

尊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小脑袋,不敢直视楚青枝的眼睛。

“严草心,告诉老师,为什么不冥想?”楚青枝明白过来,再一次问道。

尊严只好乖乖说道:“楚老师,我下午不能冥想,因为我家里有一功法可以辅助冥想,但要求必须是在晚上。”

真实的情况尊严当然不会说了,所以小小地撒了一个谎。

楚青枝这才相信了几分:“这样啊,那为什么前面骗老师?”

“因为,因为,家里人说,尽量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老师,您一定不要告诉别人。”尊严“急忙”说道。

“哦,老师知道了,老师会帮你保密的。”

楚青枝意识到,这可能涉及到严草心家里的秘密,也没再深问了。

“所以,老师,可能以后的冥想课程,我也不会跟着一起冥想了。”尊严说道。

“嗯,没关系,冥想本来就是为了修炼,你既然有更好的冥想功法,不跟着我学也没关系。”楚青枝笑道,况且听尊严这么说,她还挺期待尊严冥想的成果呢。

“那,老师,我可以走了吗?”尊严小心地问道。

“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老师再见!”

尊严飞也似的跑出教室,冲向校门。

……

“楚老师,刚下课呀?”

楚青枝刚走出教室,就听到有个人在阴阳怪气。

定睛一看,原来是隔壁十一班的班主任,冯媛。

和楚青枝一样,冯媛也是二十出头,留着一头深红色的长发,单论相貌,只能算是不难看,放在人群中并不会被一眼注意到。

所以冯媛格外注重打扮,衣裙怎么性感怎么穿,再加上精心地化妆,也算颇有姿色。

冯媛和楚青枝可是老相识了,她们幼稚园、初级学院、高级学院都是在同一个班级。

但她们俩却是死对头,没错,从小就是。

楚青枝天生靓丽,且资质不凡,自然从小就受男孩子们的追捧。

而冯媛虽天赋能够与楚青枝比肩,相貌上却远远不敌她,始终被楚青枝压那么一头。

这种情况一直存在于她们的整个学生时代。

所以,冯媛没少和楚青枝对着干。

同样,冯媛一直在修为上与楚青枝并驾齐驱,有时还隐隐强那么一些,且总是在对战考核中给她造成一些麻烦,这让楚青枝对冯媛格外地敌视。

后来,冯媛学会了穿衣打扮,性感暴露的穿着,粉黛修饰的外表,让她也收获了不少男孩子的倾慕,左右逢源,这是一向高冷的楚青枝所不耻的。

两人虽没有剧烈地争吵过,但互相看不惯多年,梁子也越来越深。

“嗯,刚下课。”见说话的是冯媛,楚青枝并没有停下脚步,她可不想和这个“妖精”有什么交谈。

“楚老师,先别急着走嘛,我有一事需要和你商量商量呢!”冯媛也不恼,继续说道。

“什么事?”楚青枝下意识地问道。

“哎呀,你不要这么冷漠嘛,咱俩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同学嘛。”冯媛捂嘴娇笑道。

“你不说,我就走了。”楚青枝的语气很冷。

“你这人,还是这么不近人情,是这样的,我想让我们班和你们班来一次友谊比赛。”冯媛认真说道。

“怎么比?”楚青枝问道。

“五人冥想域对抗,怎么样?”冯媛两手交叉于身前,挺了挺她傲人的事业线。

楚青枝知道冯媛这个动作是对她的挑衅,因为这是冯媛外表上唯一胜过她的地方了。

但楚青枝还是有些气恼,说道:“没兴趣!”

说完,转身就想走。

“怎么,是不是你班上的小不点们都不怎么样,不敢比?”冯媛娇笑道。

楚青枝冷哼一声:“我班上的孩子优秀的多了去了,我只是不愿和你比而已。”

“哦?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是不敢呢?”冯媛继续激将道。

“时间,地点,规则。”楚青枝还是简言意骇。

冯媛讲道:“呵呵,下个星期五放学后,地点嘛,就选在我们两个班教室的空地上,规则嘛,十分钟时间,直径为五米的圆圈,看最后哪边的域所占面积大。”

楚青枝头也不回地走了:“嗯,我知道了。”

只剩冯媛站在原地冷笑道:“楚青枝呀楚青枝,这次你,必输!”

……

“少爷,今天怎么出来得晚了些?”严叔问向刚跑出校门的尊严。

“没事,就老师找我谈了下话。”尊严说道。

他可不能让严叔知道他下午没有跟着老师一起冥想,不然,他的皇额娘知道了,这可不好忽悠过去。

严叔也没深究,牵着尊严的手向西城区走去。

走着走着,尊严发现不对劲了:“严叔,这不是去皇宫的路呀!”

严叔回答道:“是这样的,少爷,娘娘今天已派人打扫了严家老宅,所以命我带您去看看,顺便熟悉熟悉环境。”

听到要去严家老宅,尊严顿时兴奋了起来,外祖父母他见过,可严家老宅,他从没去过。

说上来,严家老宅距离酋寸域能幼稚园还要比酋寸皇宫近一些。

走过夕阳映照下的繁华大街,穿过几条遍地小摊小贩的小巷,尊严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严家老宅位于酋寸皇城西城区的南部,占地也才三亩左右。

老宅开门向东,寓意始终向阳。

此时尊严面前的老宅,是今日严蕊命人加工翻新出来的。

重新夯实的墙体,呈灰色,墙面十分平整,一点坑坑洼洼都没有,不过严叔说,以后会慢慢在上面刻上花纹的。

两扇大门由坚实的钢铁筑成,涂上暗红色的油漆,既大气,又不高调。

门扣为椒图,呈金色,椒图乃上古强大的符兽,形似螺蚌,性好闭,最讨厌他人闯入自己的巢穴。

大门上一巨大的牌匾,印刻着“严府”两个烫金大字,牌匾由珍贵的相思黑木做成,据说这种木头极为坚硬,且具有灵性,故将它制作成门府牌匾的,必是大户人家!

大门前,还摆立了两尊石狮子,以镇宅护院。

随着严叔穿过大门,走入大院,大院布局与西厢院的样式几乎一模一样。

只不过正方向是正厅,也就是尊严的外祖父接见客人的地方,以及外祖父母休息的房间。

大院的右边是右厢房,是尊严母亲,严蕊幼年所住的地方,如果尊严要在这居住,就住这儿。

左边则是尊严的小舅的屋子。

正房的后方有专门的马厩、厨房,还有藏书阁,以及演武场。

严家虽为皇亲国戚,可严家老宅的整体风格却十分低调,装修都是按照平常人家的规格,并没有铺张浪费,搞得金碧辉煌。

尊严兴奋地围着大院中间的假山水池转了几圈,这才在严叔的呼唤下,走进了正厅。

刚进入正厅,尊严就看到了端坐在里面的严蕊,此时饭菜已经上齐,就等尊严了。

“皇额娘!”尊严开心地喊道。

“嗯,赶快就坐吧。”严蕊笑道。

“好!”尊严自己爬上椅子,然后坐稳。

严蕊宠爱地看着尊严,说道:“严儿,今天的晚饭是额娘亲自下厨给你做的,快尝尝。”

严蕊顺手夹了一块火岩鸡肉放在尊严碗里。

尊严也不多说,高兴地吃了起来,严蕊做的饭菜,他都没吃过呢!

“好吃吗?”看着尊严狼吞虎咽的样子,严蕊十分开心。

“额娘,好吃极了!严儿想以后天天吃您做的饭,好不好?!”尊严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囫囵地说道。

“好!额娘有空,就给严儿做好吃的。”严蕊摸了摸尊严的小脑袋。

……

愉快的晚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严蕊的安排下,尊严今晚就住在严家老宅内,而且住的是正厅!

不仅今晚,接下来的几天都要住在这里,就为了熟悉熟悉严家老宅。

尊严不舍地送走了严蕊,之后,在严叔的陪伴下,仔细地逛了逛老宅,不仅逛了各大厅、厢房,后面的马厩、厨房、藏书阁、演武场也不落下。

特别是,他还在演武场上练习了一下幻梦漩涡,果然,与在大院里练习,感觉还是有些不一样!

……

洗漱过后,尊严端坐在床榻上,新准备的棉被,坐的格外得舒服。

严叔还是一如既往地站在门外守夜,护卫着尊严的安全。

午夜子时,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