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36章 我不想冥想

是的,尊严的确没有进入冥想。

他始终记得他的幻梦爷爷告诉他,让他将每天的冥想修炼时间调整到午夜子时。

所以,他虽跟随大家一起闭上了眼睛入定,却并没有随着楚青枝声音的引导进入到冥想状态。

李正文发现了尊严没有进入冥想,但是此时再想退出去看看出了什么状况,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没有同大家一起冥想修炼,尊严也没闲着,他此刻,正在自己的脑海里不停地演练着幻梦漩涡!

毕竟,灰袍老人说了,每晚都会对他的幻梦漩涡进行考核,只有前一天的过关了,才能学习后面的。

尊严现在对实力的增强是非常渴望的,所以完全掌握幻梦漩涡,迫在眉睫!

脑海里,虚拟的小尊严演练着幻梦漩涡的前八式。

虽然只有八式,不到十五秒就能打完,但是想要每一个动作都达到标准,还是相当困难的。

这方面,是需要花时间的。

……

楚青枝的域覆盖住整个冥想教室,时刻观察着两百多个孩子的冥想情况。

身为班主任,本班学生的冥想情况,是她重点关心的事情,所以,为了掌握每个孩子的情况,她需要时刻释放自己的域,去感受每一个孩子周身的元素浓集情况。

周身的元素浓度越高,说明冥想的效果越好,且对元素的亲和度也要高一些。

这些情况都是成正比的。

对于楚青枝来说,一下子监控两百个孩子当然是做不到的。

所以,她都是一个隔间一个隔间地观察。

她的注意力此时来到了二号隔间,就是张权弓所在的那个小组。

隔间内的张权弓坐得很稳,一圈火红色的光圈围绕着他,上下飘动。

如果仔细看,他的四周聚集了大量的红色星点,不断地被他吸收进体内,然后又有新的红色星点从远方飘来,争先恐后。

楚青枝满意地点了点头,张权弓的冥想情况看上去状态极佳,看来这个孩子真的是可造之材。

不过,张权弓左手边的矮小男孩,冥想的状况也不遑多让。

“他好像叫肖奈川吧,也是火属性域者,二号隔间的组长。”楚青枝喃喃道。

此时肖奈川的周身,除了一圈暗红色的光圈,所吸引的红色星点也是不少。

二号隔间的另外三个孩子冥想状态也是不错。

“这么简单一看,二号隔间整体实力应该在十二班名列前茅了,或许能跟他们比肩的,就是李正文那个小组了。”楚青枝暗想到。

将注意力撤出了二号隔间,楚青枝继续按隔间次序,一间接着一间地观察。

很快,楚青枝的注意力就来到了二十二号隔间。

在这之前,她也看到了一些天赋比较好的孩子,但是论起小组整体实力,还没有能超过二号隔间的。

她十分期待李正文小组的冥想情况。

注意力刚一进入二十二隔间,吸引住楚青枝的不是九阶域者的李正文,而是组内最弱的严草心,也就是尊严。

“这个严草心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连代表域属性的颜色光圈都没有释放出来?”楚青枝脸色有点难看。

她第一反应就是,严草心还不会冥想修炼!

这可怎么行?!

这已经开学的第三天了,严草心还没学会冥想修炼,先不说其他,光是这份悟性,就已经落后班级里一半的同学了!

而且看他那一副安定的样子,居然一点也不着急。

楚青枝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这个小组长的。

她决定,放学过后就单独和严草心聊一聊,如果实在不行,还得请家长!

恨铁不成钢地将注意力离开了尊严,楚青枝看向了李正文四人。

令她欣慰的是,李正文四人的冥想状态都极佳!

尤其是李正文,冥想的架势比张权弓还要盛大,他周身凝集的水元素,已经有了形状的感觉,这得需要多少的蓝色星点呀!

看来,先天九阶域者的确在修炼上得天独厚!

匀禹的冥想状态也一点不差于李正文,这是楚青枝没有想到的。

其实,匀禹也是楚青枝关注的重点学生之一,毕竟他是班里唯一的黑暗属性域者。

虽然匀禹周身的光圈以及吸引的星点都是黑色,肉眼是无法观察到的,除了有能量波动,外表看与尊严没什么不同。

但是正是这能量波动,能够让楚青枝准确地判断匀禹此时的状态。

“看来,这个匀禹的修炼天赋已经可以和李正文相提并论了,张权弓反而弱于他。”

这种情况是楚青枝愿意看到的,班里的小天才越多,竞争就越激烈,孩子们就越努力,班级的整体实力就会越强,楚青枝在别的老师面前也倍有面儿!

再看金满山和何梦梦,虽然不及张权弓,但也皆是与肖奈川同一级别的。

楚青枝不禁叹气,二十二隔间本来整体实力还要强于二号隔间,可惜,出了严草心这么个“差生”!

如果,以后严草心这个学期还是这么表现平平,甚至更加不如她意,楚青枝觉得,她有必要将严草心调出这个组。

……

十分钟的冥想很快就结束了,孩子们也缓缓地从冥想中苏醒过来。

这时候也正是楚青枝紧张的时候,所幸,没有孩子“睡着”过去。

冥想过程的后续,楚青枝接着观察完了班上所有的孩子,算上严草心,一共两个孩子没有进入冥想状态。

当楚青枝注意到那个孩子的时候,那孩子都快焦急得哭了出来。

这让楚青枝认为还有得救,至少会着急焦躁,不像某个孩子,淡定自若。

当然,后面也没有李正文这样的修炼天才出现,不过仍有几个表现不错的,比如刘浑梓、文然。

……

李正文一退出冥想状态,就朝向尊严,问道:“草心,刚才你怎么没有进行冥想啊?”

尊严撒谎道:“不知怎么了,我今天怎么都无法进入冥想状态,明明昨天在家里都好好的。”

尊严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像煞有其事的样子。

何梦梦说道:“要不问问楚老师吧?”

尊严赶忙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既然我昨天都能冥想,以后也能,可能是我今天状态不好吧。”

李正文说道:“嗯,修炼的事慢慢来,既然你冥想过,那就肯定是今天太累了!没进入冥想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美女老师了,不然她会对草心有看法的。”

李正文还是想得周到,但殊不知,楚青枝早就在他们冥想的时候,把每一个孩子都了解了一遍。

尊严挠了挠脑袋,微笑道:“你们不要担心,我今天可能就是太累了。”

李正文四人这才点了点头。

尊严注意到,匀禹刚才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低头看着地面,而是盯着他,眼神也不是冰冷的,而是柔和的。

匀禹在担心我?

尊严向匀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匀禹像是做了亏心事被发现一样,赶忙将头低下,向隔间门口走去。

……

“孩子们,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你们可以回家啦,路上注意安全!”楚青枝站在教室门口喊道。

“对了,严草心和胡木稍微留一下,老师有事情找你们。”楚青枝继续喊道。

尊严听到,有些疑惑,怎么突然就找他有事了?

李正文好像猜到了什么,悄悄说道:“草心,不会你没冥想被发现了吧?”

尊严一听,觉得很有可能,说道:“可能是吧。”

李正文担心地道:“那你可要好好解释解释,你要知道,能否冥想,可关系到域的修炼,要是美女老师在这方面对你有看法,可能关系到她对你的态度、幼稚园对你的态度。”

尊严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尊严心里是一点不慌的,但是为了让李正文安心,他还是认真回应道。

“要不要我们等等你?”李正文问道。

“不用,你们早点回去吧,还有严叔在外面等我呢。”尊严回答道。

“那行,我们就先走啦。”

说完,李正文和何梦梦、金满山一同走出了教室,不时回头看看尊严。

……

待其他同学都走完后,教室里只剩下尊严和胡木,也就是另一个没有进入冥想的孩子。

胡木跟尊严差不多高,但是穿着方面就比尊严要差一点,长得呆呆的,跟他的名字一样,像个木头。

楚青枝走近他们,不冷不热地说道:“给老师说说,今天冥想,你们什么情况?”

胡木抢先说道:“老师,老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第一天上课那次我就没有进入冥想,昨天也是,今天也是,我已经很努力地按您说的去做了!”

说着说着,胡木直接哭了出来。

楚青枝本来绷着脸,因为这两个可以算是目前班里的“差生”,但胡木这么一哭,她也只好安慰道:

“你先别哭呀,现在不能冥想没关系,毕竟你才刚开始学习,以后肯定能学会冥想的,这样,明天老师手把手教你冥想好吗?”

听到楚青枝的话,胡木这才慢慢停止了哭泣,但是鼻子仍一抽一抽的。

“好,好,谢谢,谢谢老师!”

因为哭泣,胡木说话都有点结巴。

“那你先回去吧。”

“那你呢?”楚青枝转向尊严,心想不会你也给我哭一个吧?

尊严淡淡地说:“我啊,我下午就是不想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