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31章 冥想异象

尊享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不尊重,不免有些恼怒,刚准备再次开口说话,他身旁的林家强者轻轻按了下他的肩膀。

“灵镜阁下,大皇子殿下年幼,多有打扰,我代他向您和天菁公主道声不是,还请您不要见谅,我们这就离去。”

林家强者恭敬地说道,毕竟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域仙大人,他一个小小的域灵岂敢有所不敬。

“嗯,你们走吧。”

明灵镜淡淡地说道,也不再停留,带着韦天菁往阁内而去。

“走吧,殿下!”林家强者叹气道。

“哼!”尊享也不再死皮赖脸地耗在这,阴沉着脸走出了天菁阁大殿,头也不回。

“殿下,刚才对您不敬,老奴多有得罪!”林家强者快步走到尊享身边,轻声说道。

“林北昌,你为何要拦我说话!”

尊享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怒气,他觉得今天很没面子!

首先是韦天菁一次一次找借口拒绝他!

然后是明灵镜突然出现打断他说话,呵斥他离开!

最后还在外人面前,被自己的下人扫了面子!

作为尊氏大皇子,他自认地位极高,出生高贵,但却在今晚,面子如粪土,被人践踏,他能好受才怪!

“殿下,明灵镜好歹是一位域仙,那可是域仙啊!得罪一位域仙,你我岂有好果子吃?”

林北昌的声音不免有些颤抖。

“那怕什么,我乃当今尊氏帝国大皇子!我的父皇、我的舅父都是强大的五符域仙,我们凭什么要怕她们?”

尊享非常的不屑,语气也相当狂妄!

林北昌心里不免鄙夷道:“你是不怕她们,但我怕呀!”

但他表面仍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大皇子殿下,她们毕竟是来自韦氏的贵客,你若强行惹恼她们,真的乃不明智之举!”

“况且现在天色已晚,您扰人休息,也的确不合时宜。”

林北昌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他也只敢说到这份上了,总不能说,还不是因为你咄咄逼人,硬要和别人家姑娘套近乎,才惹得她们不满的。

如果真这么说,林北昌保证,明年的今天便是他的祭日了,没有人去祭拜的那种。

“就算她们来自韦氏皇室,到了尊氏,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本皇子亲自前来,是她们的福气!就算再晚,也没那个资格赶我走!”

尊享恶狠狠地说着,从出生到现在,所有人都围着他转,依着他,可今晚的遭遇,让他觉得脸上十分无光!

林北昌也不敢再多话,祸从口出,他只好低着头,紧跟着尊享。

“韦天菁,等着吧,在这尊氏皇宫,我有的是办法刁难你!”

……

天菁阁内

“镜姨,这个尊享,实在太过分了,天天纠缠于我,而且眼带邪光,刚才还想趁机摸我的手,天菁十分厌恶!”

韦天菁坐在床榻上,小脸气鼓鼓的,提起尊享,她就恶心想吐!

“好了,我们现在终究还是生活在酋寸皇宫内,在人家的地盘上,能谦让则谦让。”

明灵镜柔声说道。

“尊享毕竟是大皇子,按其天赋,以及皇后的手段,他极有可能成为当朝太子,甚至是未来帝皇,我们不宜交恶!”

“可他实在太讨厌了,天菁完全不想与他交流!”

韦天菁有些不依,镜姨前一刻还冷漠至极,怎么现在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但是,天菁你要记住,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就算他乃尊氏皇子,我们韦氏也丝毫不惧!”

明灵镜的声音骤然冰冷,看来她对尊享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这才是我冰清玉洁、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镜姨嘛,我还以为您怂了呢!”

韦天菁笑嘻嘻地打趣道。

“好你个妮子,居然笑话镜姨!”明灵镜重重地敲了敲韦天菁的小脑袋。

“疼、疼,您这么用力,也不怕把我敲傻了。”韦天菁捂着脑袋,委屈道。

“得了吧你,还委屈巴巴的,赶快上床睡觉!明天不许迟到!听到没?!”

“知道了,镜姨!”韦天菁装模作样地进了被窝,然后闭上眼睛

明灵镜这才熄灭房间灯火,飘然而去。

……

此时,尊严也已经洗漱完毕,端坐在床榻之上。

隔壁天菁阁所发生之事,他全然不知。

因为白日没有时间去进行冥想修炼,所以尊严只有抓紧睡前时间了。

反正也就短短十分钟,并不会影响正常的睡眠。

端坐稳当之后,尊严闭上双眼,双手结印,调整呼吸吐纳。

慢慢的,慢慢的,尊严便进入冥想入定状态。

思绪再次被放飞,尊严再一次进入到了那一片漫天星星点点的奇妙空间。

他在这个世界里看到了他的床榻、桌椅、火炉……

它们的颜色各异,那是属于它们所蕴含的元素颜色。

回想楚青枝所授,以及昨日的自我体会,尊严顺利地捕捉着他所需要的土元素星点。

汲取土元素的过程并不迅速,毕竟这才是尊严的第二次冥想,且无人进行从旁提醒。

他需要独自一人再次感受汲取域能的过程。

时间悄悄来到了午夜十二点,代表着旧的一天离去,新的一天到来。

冥想中的尊严,突然发现,他眼前的星点活跃了起来,若先前是上下浮动,那么现在便是漫天飞舞。

奇特的是,尊严的思绪意识成为了它们飞舞的终点,仿佛是吸铁石与铁之间的吸引,这些元素很自然地围绕在尊严周围,供尊严汲取,没错,不仅仅只有土元素。

“这是怎么回事?”尊严被眼前突然的异象所震惊到了。

尊严尝试着去捕捉这些星点中的土元素,它们轻而易举就进入了体内,融入了域能洪流中。

对,就是轻而易举,完全不像之前,需要尊严不停地去设计捕捉,耗费心力、精神力。

虽然并没有昨日那么疲惫,尊严还是在第十分钟的时候准时退出了冥想,他可不敢拿生命去做实验!

尊严呼出一口浊气,伸展四肢,果然,冥想过后,虽然精神疲惫,可全身却说不出的舒爽!

向门口望去,严叔依旧在那严守岗位,侍卫出身的他,躯干笔直,不怒自威。

想起刚才自己在冥想时所见异象,尊严不禁问道:“严叔,现在什么时辰了?”

严叔轻声回答道:“少爷,刚过子时一刻。您还没睡吗?”

刚过子时一刻?

顿时灵光一闪,尊严好像抓住了什么。

“难道刚才的异象与子时有关系?”

尊严喃喃道,但他也不敢确定,这只是一种猜想,他需要一段时间去进行印证。

“少爷?”严叔见尊严并没有回应他,又轻唤了一声。

“喔,我刚冥想完,现在就睡!”尊严匆忙回应道。

他也不急着纠结思索异象的事,日子还长,有的是时间去找寻答案。

默默躺下,尊严闭上眼睛,默念:“幻梦开门、幻梦开门、幻梦开门!”。

夜,是宁静的,而梦,也在徐徐到来。

……

“小尊严,小尊严!”

听到熟悉的呼唤,尊严睁开了双眼。

他果然又一次来到了幻梦空间,他的便宜师父,灰袍老人一如昨日第一次见面那样,静静地站立在那。

“呵呵,乖徒儿,没想到你还记得来这儿。”

灰袍老人这次直接瞬移到了尊严的面前,昨天慢慢走过来,纯属为了吓唬尊严而已。

“师父,您好!”

第二次来到幻梦空间,尊严也放松了许多,其实早晨醒来以后,他还是觉得这里的一切太不实际了,毕竟幻梦空间、灰袍老人,出现得太过突然,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一场梦。

今天他也是报着试一试心态,没想到,真的如灰袍老人所说。

看来,幻梦空间、灰袍老人真的存在!

“乖徒儿,一日不见,有没有想念为师呀?”

灰袍老人苍老的声音从长袍中传来,让尊严如沐春风。

“当然,徒儿还想多和师父学本事呢!”

“哈哈,不错,懂得上进,老头子我果然没看错人!”

灰袍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捋了捋自己的白胡须。

“既然你如此好学,那废话不多说,我们就继续昨日的训练吧。”

“等一下,师父,徒儿今日有一事不明,还想请您解惑一二。”

尊严可不想这么快就开始练习幻梦漩涡,联想到今晚冥想的异象,这不,刚好有个强者可以为他解释解释。

“嗯,那你说。”灰袍老人此时也来了兴趣。

“师父,是这样的,我今晚睡前进行冥想修炼,所见场景与第一次相似,但是捕捉游离域能的过程却与之完全不同。”

“喔?怎么个不同之法?”

“师父,我第一次冥想,域能都十分难捕捉到,每捕捉一道星点,需要耗费我许多心力、精神力,可今晚,不知为何,这些星点却突然飞舞于我四周,供我随意汲取,如探囊取物!”

尊严如实地说出情况,讲得十分详细。

“那你两次冥想分别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灰袍老人提问到。

“回师父,第一次在我们幼稚园的冥想教室,下午时分,第二次则是今晚,恰好子时!”

灰袍老人陷入沉思。

而此时,尊严床旁的酋寸宏,一脸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