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29章 一家三口

尊严四人再次欢声笑语起来,一同结伴走向了教室门口,他们是最后走的。

见到李正文重新喜笑颜开,不,应该是嬉皮笑脸的,楚青枝倒是觉得自己多虑了,她没想到这个孩子自我调整能力这么快。

“老师,再见!”经过楚青枝身旁的时候,尊严礼貌地说道,并挥了挥手,这是他从小就被培养的习惯。

何梦梦和金满山也跟着向楚青枝道别。

“美女老师再见!”李正文说出的话还是那么欠揍。

楚青枝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不是脑子抽风了,才想私下给他开导开导心理,她觉得应该私下给这个不正经的小东西上一上体术课。

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得面带笑容,楚青枝朝他们轻轻挥了挥手,说道:“再见!路上小心!”

等四人远去,楚青枝在李正文身上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化作一道红影远去。

……

“草心,这里!”严叔坐在校门口旁的一家茶馆里,挥手喊道。

此时尊严四人刚走出酋寸域能幼稚园的大门,正互相讨论着什么。

“严叔,我马上来!”尊严朝严叔喊道。

“文哥,梦梦,满山,我就先走啦!明天见!”尊严回头说道,朝另外三个孩子挥了挥手,便跑向了严叔。

“草心,我们刚才商量的周末的事,你可别忘了,和叔叔阿姨汇报一下!”李正文大声喊道。

“放心吧,不会忘的!”尊严回头答道,再次挥了挥手。

“那行,我们也各回各家吧!”李正文向何梦梦和金满山说道。

金满山点点头,作为百味鲜的小少爷,他每天也是专门有人接送的。

何梦梦倒是没有要走的打算,反而扭捏地说道:“正文,今天我家里没人来接我,你可不可以陪我回家呀?”

还没说完话,何梦梦那如瓷娃娃般的小脸蛋就像被夕阳上色一样,红彤彤的。

她毕竟还是个三岁的孩子,自己回家还是很不安全的。

李正文想了想,答应道:“好吧,那我陪你回去,反正也没人来接我。”

“你家在哪?”李正文接着问道。

“在东城区,朝阳门那边。”何梦梦轻声说道,大方直率如她,想到和一个男孩子回家,虽然两人才三岁,还是很害羞呢。

“那走吧!”李正文也不管何梦梦怎么想,大步朝东城区走去。

他只想着能够早点把何梦梦送回家,毕竟幼稚园在南城区,离东城区还是有些距离的。

“哦,哦,正文,等等我呀!”何梦梦追了上去。

……

“少爷,你那个同学说的周末的事,是什么事呀?”严叔一手牵着尊严,问道。

“那件事啊,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会跟皇额娘详细说的,严叔你到时候就一起听吧。”尊严说道。

“好的,少爷!”严叔恭敬地回应道。

似是想起了什么,严叔再次开口:“对了,少爷,听娘娘说,今晚陛下会来与你们一起用膳!”

因为语句中涉及“陛下”这个敏感词,严叔特意非常小声地说道。

“父皇要来一起吃饭?那真的太好了!”尊严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顿时手舞足蹈的。

身为皇室子弟,尊严是很能理解尊敬天的忙碌,不仅日理万机,还要顾及皇后及其他妃嫔,所以不可能经常来严灵宫。

正因为这种机会是难得的,所以能和尊敬天一起吃一顿饭,感受一次难得的父爱,受受父亲的鼓励和表扬,对尊严来说都像过节一般,他十分喜欢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氛围。

看着尊严那般开心的模样,严叔欣慰地笑着,除了修为和域属性稍微落后于其他皇子以外,尊严是很讨人喜欢的。

而且别人不知道尊严已经被酋寸宏定为关门弟子,他还能不知道吗?

严叔相信尊敬天也肯定知道这一点,所以无论是因为严蕊,还是因为酋寸宏,尊敬天就一直对尊严呵护有加,来严灵宫的次数甚至多于了皇后那边,基本上一个星期至少一次,如果不是特别繁忙,来两次、三次都是有可能的。

……

“额娘!我回来了!”尊严今天没有先回他的西厢院休息,而是直接来到了严灵宫的主殿。

严灵宫主殿内,一位身着蓝金色宫廷长裙的妇人正在对殿内的陈列摆设做着最后的检查,毕竟皇上要来用餐,明面上还是不能有一丝懈怠。

这位妇人,正是严灵宫的主人,尊严的母亲,严蕊。

尊严进门后直接扑入了严蕊的怀里,小脑袋蹭了蹭,很是享受。

“严儿乖!今天上学累不累呀?学了些什么东西呀?”严蕊慈爱地看着怀里的尊严,玉手从锦袖中伸出,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接着轻拍他的后背。

“额娘,今天上学不累,就是有点饿!”

尊严的小肚子此时配合着“咕、咕”了两声。

“哈哈!”

这幅场景弄得严蕊、严叔以及其他下人忍俊不禁,尊严也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严儿,你稍等片刻,你父皇等下就到了,他一到,你就可以吃饭啦!”

严蕊用袖袍捂嘴轻笑,这个严儿,可真的是带给了她不少欢乐呢!

“娘娘,要不我先带三皇子殿下下去吃点东西?”严叔在一旁建议道。

“不用了。”严蕊摆了摆手。

“今晚,陛下要来用膳,严灵宫自然是备好了宴席,都是平时难得吃到的佳肴补物,严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当然是要多吃好东西了。”

“明白了,娘娘!”严叔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额娘,我还没跟您说说我今天学到的新知识呢?”尊严又在严蕊怀里拱了拱。

“喔?那你给额娘说说!”严蕊也是任由尊严在自己怀里胡闹,孩子黏母亲,怎么都不会腻!

“嘿嘿,现在不告诉您!”尊严话锋一转,两个犹如黑葡萄的眼珠子转来转去,颇显古灵精怪。

“好啊,现在都敢戏弄额娘了?”严蕊佯怒,举手要打尊严。

“额娘,严儿错了,严儿这就给您说!”

尊严刚准备汇报自己在幼稚园里一天的所见所闻,这时,一声嘹亮的声音响起。

“皇上驾到!”

尊敬天的身影隐约出现在严灵宫主殿门口。

严蕊、尊严以及严灵宫众下人闻声,立马行礼。

“妾身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奴才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平身!”

尊敬天微笑着走进严灵宫,一边走一边问道:“严儿,你今天又犯了什么错呀?”

尊严可不敢在尊敬天面前造次,一副犯了错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回禀父皇,额娘让严儿给她汇报今天在幼稚园所见所学,严儿想等父皇来了,再一起说,也好让父皇知道一二,就没有立马告诉额娘。”

“喔?这么说,是你额娘错怪你了?”

尊敬天仍然一脸微笑着,不禁看了看严蕊。

一旁的严蕊哭笑不得,严儿这个小家伙,说着说着,怎么就把错丢到她身上了!

“不,是严儿没说清楚,是严儿的错!”

尊严继续“老老实实”地说道,还瞟了瞟严蕊。

“嗯,不错,看来上了学,严儿懂事不少呀!”

尊敬天拍了拍尊严的小脑袋,眼里满是慈爱。

得到了尊敬天的褒奖,尊严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敬天,是否可以开始用膳了?”

严蕊问道,并眨了眨眼睛。

尊敬天立马领会,朗声道:“用膳吧!”,然后走到严蕊身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严儿现在怎么有点油嘴滑舌的样子了?”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上幼稚园接触了新同学,学会的吧。”

严蕊摊了摊手,表示这和自己无关。

“这个小家伙,现在说起话来,眼珠子滴溜溜地转,那可怜模样演的还挺到位。”

尊敬天继续打趣地说道,他不认为这是件坏事,相反,人活世上,不圆滑一点,反而吃亏!

只要尊严不走邪门歪道,圆滑一点,尊敬天也不放在心上。

“是啊,那小模样,还差点以假乱真,真让人觉得他犯了什么大错呢!不过,这么小,就这样,没什么事吧?”严蕊也是无奈地笑道,隐隐有些担心。

“没事,以后吩咐严岭山多注意点就是了,不走歪路就行。”

尊敬天携着严蕊走向餐桌。

尊严跟在他们后面,偷偷地张着耳朵,试着能不能听到尊敬天和严蕊的谈话。

这一幕,尽收尊敬天的眼底,嘴角不免又露出一丝笑意。

……

宴桌上,尊敬天坐主位,严蕊、尊严分坐两旁。

“吃吧,今天我们一家三口,没那么多规矩!”

来到严灵宫,尊敬天就好像脱下了所有的包袱,显得十分轻松高兴。

“嗯嗯,严儿,今天你父皇来,好吃的可多了,你得多吃点!”

严蕊不停地给尊严夹着菜。

“是啊,严儿,你得多吃点,毕竟在长身体的阶段,对了,跟我和你额娘讲讲你在幼稚园的事吧!”

尊敬天夹了口菜塞进嘴里,不知道怎么,格外的可口!

尊严还不会用筷子,便用调羹扒了好几口饭菜,狼吞虎咽。

待将食物咽了下去后,就马不停蹄地讲着在学院发生的事情,包括楚青枝对符兽的介绍、班长竞选、李正文三人的冥想域对抗等等,一边说,一边用手脚比划,不亦乐乎。

尊敬天和严蕊耐心地听着尊严讲着,有时还连声叫好。

“还有还有,父皇,额娘,我现在也是一个小组长呢,另外四个成员中李正文是九阶域者,梦梦、满山还有匀禹都是七阶域者,我厉不厉害?!”

尊严有些小得意,这股得意他也只敢在他最亲的人前表现出来。

“哟,严儿,蛮不错嘛!”

尊敬天毫不吝啬自己的表扬。

“嗯嗯,严儿也会努力修炼,不落后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