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2章 来到域世

黄沙漫漫,马车队缓缓地行走在大漠的官道上,说是官道,其实也就是比较平坦坚实的沙地,毕竟尊氏就算再富裕,也不愿把钱花在这片荒凉之地。普通的沙地,马车走在上面是会陷进去的。走在这样的道路上,马车偶有摇晃,但还算平稳。

尊严端坐在马车里,无论马车多么摇晃,依旧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

但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的平静。说是为了冥想修炼,但又何尝不是给自己平复内心激动的时间呢!

别看昨日在酋寸七面前尊严表情淡漠,对皇储争夺毫不关心,当然,尊严对这些权利的确没有什么想法,但听到终于要回皇城了!他能不激动吗?

那里毕竟是他出生、幼年成长的地方!那里有他儿时的玩伴,有他住过的宫殿,有曾侍奉他的下人,还有,他的父皇,他已过世的母亲,还有,他十年前丢在那的尊严……

十年了,十年了!

尊严十年来从未再次踏足过酋寸皇城,心中的执念,让他觉得没有那实力去拿回当初的尊严,他就没那个资格回皇城,没那个资格去见那些旧人。

因为,当尊严知道自己被分配的那一刻,就暗暗发誓,再回酋寸,必要让人刮目相看,甚至向他低下高傲的头颅!

“也不知当初的人儿,还是否会认得我呢,呵呵,怎么会呢,十年,可以改变的事、物太多太多了,没关系,这次就让你们重新认识认识我尊严吧!”

尊严陷入了回忆的思绪,无心冥想了。

……

域世607年,夏末,酋寸皇城,严灵宫

“快点快点,严妃娘娘要生了,手脚麻利点!”

“御医先生,快快快,这可是陛下的第三个孩子,您可得注意咯!”

“小九,要你准备的热水、剪刀、毛巾……准备好了没”

……

严灵宫此时乱作了一团,大家都在为严妃娘娘的分娩做着准备。

“娘娘,娘娘,已经通知陛下了,陛下正在赶来的路上,要您不要着急,安心生产就是了。”严叔急急忙忙跑进严灵宫,满头大汗。

躺在床上的严妃痛苦地哼哼着,嘴里紧咬着热毛巾,或许是用力过度,或许是血运都集中在了分娩,脸颊显得格外得苍白,真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五官因为剧烈的疼痛挤压在一起,但仍能看出,这是一位相貌极佳的美妇。

硕大的肚子上,血管静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狰狞着,似乎预示着这次分娩,并不会那么顺利。

“娘娘,深呼吸,深呼吸!吸气用力,呼气放松,对对对!头要出来了!”御医小心地敦促着。同时释放着自己的域,来辅助严妃用力。

御医的域是淡绿色的,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生命气息,这对生产无疑是有利的。

但御医也不敢过多干涉,因为这会影响到严妃肚子里的孩子的域,一旦影响到了,说不定就会对这孩子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不仅仅是对域的修炼,甚至是体质问题,乃至灵魂问题。

“啊……我没力气了!我没力气了!”严妃用着仅有的力气大喊着。

的确,严妃本是妇人,又没有进行域的修炼,体质难免跟不上,况且,这孩子好像是想常驻母亲的肚子里一样,不愿走!

这更是增加了生产的难度,任凭严妃怎么用力,御医怎么使法子,那孩子没有一点要出来的迹象。

“宝宝,宝宝,额娘求求你了,快出来吧,快出来吧!”严妃无力地呐喊着,声音一次比一次小。

御医见状把了下严妃的脉“不好,孩子的头卡住了!这样下去,孩子是出不来的,况且严妃娘娘也要力竭、撑不住了,必须赶快剖腹!”

“啊!这这这,陛下还没来,没人做的了主呀!”严叔看着情况越来越严峻,有心帮忙却使不上劲!

“不行,等不了陛下了,必须马上做决定!不然娘娘母子都保不住啊!”

御医焦急地说道,是啊,这么大的事,他也不敢做决定,虽然作为医生,他在专业上有绝对的话语权,但事关娘娘和皇子,这可是涉及身家性命的啊!

严妃用虚弱地说道:“御医先生,保我的孩子,你放心去做吧,只要孩子安全,我死了都没事!”随后,晕了过去。

“对不住了,娘娘!”御医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才发现自己早已满头大汗,一颗颗汗珠如黄豆般大小,可见御医是有多紧张!

既然已有决断,御医也不含糊,手持专门的剖腹手术刀,慢慢靠近了严妃的肚子。

严妃娘娘既然要保皇子,那皇子就绝对不能出事!

御医慢慢地控制着自己的域去包裹住肚子里的孩子,想要以此来为孩子做一层保护屏障,避免后续的操作对孩子形成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至于孩子的域,御医也来不及管了,不能修炼,总比丢了命强吧!

皇子殿下,对不住了!

“咦,我的域……这是受到了反抗啊,这是,域之间的对抗!怎么会!严妃娘娘不是域者,就算是,也没那么强大的域能与我对抗啊!”

准备放手一搏的御医这时陷入了震惊!

“难道,难道,这是皇子的域?怎么会如此之强?他可还是个未出生的婴儿啊!”御医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用自己的域去保护住皇子,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去下刀进行剖腹产了,但是现在皇子的域与他的域进行抵抗,他就不能保证能保护好皇子了。

“严侍卫,现在情况非常危急,皇子现在正释放着很强很强的域,与我的域进行着对抗,甚至比我的域还强,我不敢百分之百地去保证皇子的安全,所以我不敢随意下刀,以免伤到皇子。”

御医已经有点绝望了,完了完了,严妃母子的命就要交代在自己手里了,怎么跟陛下交代啊!

严叔听到这,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如热锅上的蚂蚁,在严灵宫内走来走去。

“蕊儿,蕊儿!”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赶忙走了进来,恨不得一步并作三步,慌忙地赶到严妃床前。

男子身着金色龙袍,因为赶来的匆忙,头上戴着的冕旒都稍微有点歪了,严肃威严的脸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他,正是当今尊氏帝国的皇帝,尊敬天。

但现在,这个跪在床旁的尊敬天,哪还有一分皇帝的样子啊!

“蕊儿,你可不要吓我啊,你可不能走啊!”尊敬天看着已经力竭得脸色发白的不能再白的严蕊,握着她的手都感受不到一丝温度,这位皇帝慌了呀!泪水已经止不住了!

严妃,也就是严蕊,是尊敬天最受宠的妻子,这是皇宫内众所周知的。即便是贵如皇后的林氏也丝毫撼动不了严妃在尊敬天心中的地位,平时只能以礼待之。

也正是因此,看到濒死的严蕊,尊敬天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缺了一块似的,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顺畅了!

“御医,御医呢?”尊敬天大喊着。

御医赶忙上前“臣在,臣在。”

“还不快救蕊儿,愣着干什么!”或许是因为内心的悲痛,尊敬天此时异常的激动、愤怒。

御医也慌啊,赶忙向尊敬天道明了前面所碰到的情况。

“我不管严蕊怎么跟你说的,但是我以皇帝的名义,命令你,要求你,救大的,皇子可以再生,但朕的严妃只有一个!”

尊敬天听完御医的难处,既然严蕊和皇子不可兼得,那么严蕊当然是他的首选,这个决定对于尊敬天来说,相对简单,毕竟他和严蕊的感情是实打实的,至于他们的孩子,尊敬天只能说对不起了!

“蕊儿,希望你醒来以后,不要怪我啊,我尊敬天会用这一生去补偿你的!”尊敬天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是是是,臣一定竭尽所能救下严妃娘娘!”御医赶快上前,一边用自己的域为严蕊补充着生命能量,一边用刀精准地向严蕊的肚子划去。

严叔站在一边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尊敬天那一脸焦急且愤怒的样子,只好及时止住了。

他能理解,尊敬天对严蕊深深的爱意,但是,严妃娘娘醒来后见到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她想看到的吗?

“唉,还是先把娘娘救醒再说吧。小主人,没想到还没见到你的样子,就要告别了啊!”

再看御医这边,虽说有着尊敬天的肯定答复,但是他还是不敢就那么快狠准地剖开严蕊的肚子,毕竟不管结局怎样,肚子里的终究是皇子,尊敬天肯定不希望最后看到的皇子是身上带着刀口的。所以,御医依旧小心翼翼。

但是,肚子里的小东西看上去似乎是不想就这么胎死腹中、任人决定自己的生死,逐渐释放着越来越强大的域能,那带着磅礴力量的磁场一圈又一圈地从严妃的肚子里砰发,以至于御医的刀不能再切入一分!

御医见状,不敢再犹豫了,重新凝聚自己的域能于刀上,狠狠地将严妃的肚子划了开来。

“皇子殿下,真的对不起了,让你走的也不完整!我会主动向陛下请罪的!”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哭啼声让原本因为手术而安静下来的严灵宫再次沸腾了起来!

皇子?

皇子没有死!

皇子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