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尊严为天

第1章 尊严

“尊严少爷,我们已经出了无边关了。”一位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大叔掀开马车的门帘说道。

“我们距离酋寸皇城大约还需要半个月的路程,请少爷您好生歇息。”

“行,有劳严叔你了。有什么突发事再叫我,我还需要借这半个月的时间好好巩固修为。”

说话的是一位青年,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位少年,毕竟这位少爷上个月才满十六周岁,或许是因为常年生活在无边关这样的有着恶劣环境的地方,本该属于这个年纪稚嫩的脸反而显得成熟,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显老了。

因为无边关这边的风沙天气,不适合留长发,少年留着的是干净利落的寸头,恰好衬托出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显阳刚之气。

至于身高体态嘛,此时他坐着看不出来,倒是端坐着的样子颇有大家风范,但他的朴素穿着却与其格格不入。

伴随着少年的呼吸吐纳,隐约有着一圈深黄色的圆圈从少年体内砰出,向体外、马车内、车队扩散而去,随着风,起起伏伏。

是的,这位端坐在马车里冥想修炼的便是那位大叔口中的尊严少爷,如此穿着、普通的马车,为何叫少爷?

因为他有另外一个身份—当今尊氏帝国的三皇子。同时也是被发配到无边关,鼎鼎大名的尘王。

……

一天前,无边关,尘王府

这是位于无边关中心的一座大院,没错,就是大院,这就是尊严在无边关的大本营。说是王府,却相当朴素、简陋,也就是比一般人家多了一个专门给尊严演练武技和域技的训练场而已。

而此时,尘王府迎来了来自皇城的客人。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命尊氏三皇子尊严参加两月后皇城举办的皇储争夺战,望三皇子准时参与、认真备战,钦此!”

“儿臣接旨!”单膝跪地的尊严从传令官的手里接过诏书。

“传令大人,半年前大皇子身死案有何进展?”

“太子殿下无故身死,至今还未查出真相,陛下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啊。不过,如果不是太子身死,又哪轮得到各位皇子争夺新一任皇储呢?”传令官回答道,环顾这普普通通的尘王府,一脸高傲。

“虽说传言太子殿下死于敌国刺客之手,但下官觉得也少不了手足相争的可能,你说对吧,三皇子殿下?”

“大皇子从小天资卓越,深得父皇宠爱,我们下面的兄弟几个也是对他佩服至极,手足相争,我倒觉得可能极小,传令大人可不要胡说八道为好。

“算了,这事在帝国也是一禁忌,我们还是少谈论为妙,免得落他人口舌。”

尊严哪看不出这位传令官的含沙射影,毕竟太子身死,他们这几个其他的皇子就都有争夺皇储的机会了,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不过表面上该客气还是得客气。“传令大人急急忙忙来我无边关,想是颇有疲惫,王府已为大人备上酒席,不知大人可愿在本王府稍加歇息,再回皇城也不急。”

“谢三皇子设宴款待,但下官还有要事要办,就不在此打扰三皇子了。”说完,这位传令官骑上马,扬鞭而去,恨不得马上离开这破烂之地。

“哼,区区小小无边关,尊氏最偏远贫穷之地,拿得出什么来款待我,还尘王府,哪有王府的样子,我看,就一个平民大院!”

“我酋寸七虽然只是个传令的,但好歹来自皇城,你这个口头上的三皇子,实则却是这落后之地的野鸡,给你这个争夺机会也变不成凤凰!”传令官在马背上鄙夷道。

“听说附近还有一座无忧城,盛产这异域水果和美女,嘿嘿,我还是去那享受享受,甚至多待几日,再回皇城也不急呀!”想到这,传令官加快了挥鞭的频率,迫不及待地向无忧城而去。

……

尘王府内

“少爷,这个酋寸七也太放肆了吧,摆明了就是看不起您,看不起咱王府,看不起咱无边关,您还低声下气地邀请他进我王府用宴?您也太给他脸了!”严叔从地上站起来走向尊严,气愤地说道。

严叔,本名严岭山,曾是尊严母亲的贴身侍卫,也是看着尊严出生、长大的,后来尊严六岁的时候被发配到无边关,才作为他的管家以及侍卫一起过来的。

试问,尊严跟谁最亲,无疑是严叔了。

“严叔,这种小角色没必要跟他计较,他怎么看我其实都无所谓,我尊严要的是尊严,不是面子。”

“宴席摆着他不吃,那我们吃呗,好久没吃这么多好的东西了,嘿嘿,我今天要敞开肚子吃!”说完,尊严就噌得一下冲向了宴席。

尊严说到底还是个小孩,对于好吃的,自然是抵挡不住美味佳肴的诱惑,即便在这无边关。

况且也是在这无边关,过去几年养成了朴素节俭的生活作风,平常哪吃的到这一桌子的大鱼大肉,一顿饭,能有一道荤菜就不错了,大多是素菜和这无边大漠特产的水果。

饮食的落后,也导致了营养的缺乏,尊严看上去很瘦,身高也估计只有一米七左右,可比高大威武的严叔矮一个半头哩。

“少爷啊,您慢点吃,全府上下又没人敢和您抢。您要是喜欢吃,我们天天给您弄,您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要跟上啊,我们王府本来就应该吃的好一点!”

严叔看着尊严难得开心的样子,也很高兴。自从来到这无边关,尊严的笑容就变少了,更多的是拼命地修炼,就为了给皇城那边的人看看,他尊严就算在这荒凉的无边关,也比他们强!

但说到底,尊严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啊!

“这怎么行,严叔,虽说无边关是帝国的边防重地,但因为西北方都是大沙漠,没什么敌人,自然难以富裕起来,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要是天天海吃海喝的,这么大鱼大肉的,无边关的百姓们哪撑得住我这么吃,反正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吃的差一点,住的烂一点,他们就过的好一点,我没事!我这个尘王能为他们做的也就这些了!”

尊严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囫囵地回应着严叔。“严叔,你也跟我吃了这么多年苦,快来吃呀!这牛肉、羊肉可给劲了!”

“我就不跟您抢了,我再去问问厨房,看看还有没有,给您再端点上来!”严叔当然不会跟尊严抢了,尊严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他最清楚!

看着在那大吃大喝的尊严,严叔感叹道:“老主人啊,尊严已经十六岁了,已经有大人的模样了,还有一身不俗的修为,你见到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吧!”

……

深夜

朦胧的月光充盈着漆黑的幕布,微风不断,夹带着来自无边大漠的沙尘,呼呼地响,让本来就朦胧的天更加模糊,星星也隐藏在了这份模糊下,天空更灰暗了些,本应该宁静美丽的月夜,反而变得沧桑、沉重了些。

尊严端坐在尘王府的主屋屋顶上,一圈深黄色的光晕隐隐约约围绕着他,与这月光、沙尘融为一体,随着呼吸扩大、缩小。

这是他每日最重要的修炼时刻,从他开始修炼的那一天起,他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可能是因为天赋异禀吧,每到午夜子时,尊严都会从正常的修炼状态下进入到一个更深层次的状态。

域世之中,人生来就自带磁场,磁场是一种很玄乎地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人就是这个磁场的中心,磁场内的东西都受到一股向人的力。

人们称磁场为“域”,而磁场所蕴含的能量,被称为“域能”。

域是可以修炼的,随着域能地不断充盈,人体自身体质的不断进化,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人也因此也会变的越来越强大。

而如何让域强大起来呢,人们摸索出了修炼一途。

本来域的正常修炼方式主要是通过冥想,感受自己的域中的万物的受力情况,然后慢慢尝试去改变它们的受力,从而慢慢去控制,达到最后域的掌控,接着便是扩大自己的域,进行新一轮的控制,反反复复,无捷径可走。

在这种情况下,修炼者本身只是域的一极,另一极是天地。

在尊严的深层次修炼中,尊严却是域的两极,他就是他的磁场的全部,说白了,就是感受、改变域中万物的受力对他来说简简单单。

他要做的是去感受、改变万物的本质,甚至是万物的灵魂,真正意义上的达到掌控域中万物的地步。

别看这只是从一极变两极,表面到本质,但是尊严的这种修炼冥想方式却是那些老怪物级修炼者才能感悟到的,而尊严,从他开始修炼便是如此,真的可谓是得天独厚了。

在这种冥想感悟下,修炼不显得那么枯燥乏味,因为万物时刻都在变化,每一次冥想都是对万物本身、灵魂的一次新的认知。

或许别人的域是为了掌控,但对于尊严来说,域的存在是为了去感同身受,与万物做朋友。他很享受这种修炼的过程。

“呼……”尊严睁开了眼睛,站起来伸展了下四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了揉两边太阳穴。

“不错,这种状态已经可以持续四个小时了!前几天的突破果然让我又有了十足的进步,突破前可是只能维持两个半小时呢!嘿嘿,这次皇城之行,必然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喃喃着,尊严走向了卧室。修炼冥想并不等同于休息,而是耗费体力脑力的,所以睡觉休息,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必不可少!

如果有一天,当冥想修炼不再那么累了,反而可以补给自身,从而达到恢复的目的,或许又是实力的一个大跨度的提升吧!

风继续地刮着,月光下的沙尘依旧飞扬。

……

次日,七点,尘王府训练场

因为尊严的域主要以土属性为主,所以这个训练场更确切地说,是一块圈起来的沙地,沙地边缘几株沙棘倒在这恶劣的环境下随风摇曳。

当然,也少不了供尊严释放技能的靶子,也只是用几个木制的人偶凑合凑合。

尊严正在如往常一样修炼,不过这次不再是冥想了!

如果有人在一旁观看,会看的目瞪口呆,因为尊严的两手之间正有着一个直径一米的沙球,当然,这个沙球是脱离了双手的,并且沙粒之间是完全独立的!

这份对域、对万物的控制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

并且,随着尊严脚步、双手地不断挪移、挥舞,如太极一般得划动,沙球便不再是沙球,而成了各种形状,可似龙,可似虎,可似刀,可似剑……

只要尊严想,就可以变成他要的模样,且沙粒之间依旧是相互独立的!

这就是尊严对他的磁场的控制!

“尊严少爷,马车已经备好了,我们该启程了!”严叔递给尊严一瓶水,这是刚从附近沙丛中收集到的晨露,是天地的精华,当然,最普通的那一种,但在这无边关,却也算是弥足珍贵了。

“走吧,是该出发了!”尊严双手一震,沙球就怦然散开,随着这风,向天空呼啸而去。拿过晨露,大口大口地喝着。

望向东南,自信满满!

“酋寸皇城,我尊严,回来了!”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