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赐之刃

第62章 落下帷幕

伴随着一道光,海因希里再次融合成了一个人,不过神情比起原先,要更像一个正直的勇者。

“合约也差不多结束了,我也要回去了?”

“合约?合约是什么?”

“抵御迪亚波罗的威胁,只有这个而已。”

“………也就是说,灭绝魔族的内容都是你主动参与的吗?”

“呵,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合约已经完成了,至少现在迪亚波罗没有任何威胁了不是吗?”

“这可说不准,不是吗?”

说完,海因希里的身体开始逐渐变成粒子,开始消失。

“看来,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希望在未来的战斗中再遇见你,或者说如果再也没有人把我召唤出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哼,我也再也不想见到你了,现在我看见你的脸都快留下心理阴影了。”

说完幻弥背身准备离开这里。

“那么,永别了,希望我们未来永不相见。”

“啊,赶紧走吧,令人讨厌的家伙。”

一阵光芒闪过,幻弥回头看去。

海因希里离开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嗯,再见了,讨人厌的勇者。”

说罢,幻弥捡起了断掉了的赤色君王。

“好,剩下的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

两道交叉的剑气斩开了火焰,从巴风特身上擦身而过,巨大的威力让整个彼岸号都为之颤动。

与圣王交手的巴风特不由得感叹到。

(这个圣王,比预料的要强,该说是不亏是前代的勇者吗,看样子不用上全力是赢不了的。)

“圣王,请让我们也参与战斗!”

对于与巴风特独自战斗的圣王,一旁的骑士也想试图参与战斗之中。

“退下,你们不是她的对手!”

说完,圣王连着躲开了数道魔法,冲进了巴风特的跟前,追击了三刀。

“切,没想到一把年纪的家伙,居然以外的难缠。”

—————

此刻在地面上,对于独自挡在大军前的玛格特萝,圣国的军队虽然有些许的犹豫,但很快就再次进军,试图无视面前这个没有任何威胁的小女孩。

对于没有力量的不甘,让玛格特萝咬紧牙关,无论如何都要拖住这些人。

于是玛格特萝抓住了其中带头的骑士,并用巨大的蛮力将他丢了回去。

——!

这个举动让玛格特萝一下被包围了起来。

就在无情的利刃要砍向玛格特萝的时候,修尔用长剑挡下了重重利刃。

“呼,千钧一发。”

“唉,人类,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这不是很明白吗,现在可不是互相争斗的时候。”

修尔的举动自然是引起了骑士们的不满。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站在对立面,难道你准备背叛圣国,来满足你的道德心吗?”

“和你们这帮人没什么好说的!”

修尔架开了所有来袭的剑刃,并其夸张的蛮力丝毫不逊于魔族,很快便用剑挡下攻击,用拳撂倒敌人。

但即使如此,人数上的差距也不会改变,即使修尔再怎么强,能够一把剑击倒来犯的所有骑士,但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提防住所有的魔法来袭。

很快,击倒被控制了强度的魔法几中了修尔,虽然威力不大,但是照成的麻痹让修尔的动作变得迟缓了下来,不一会,修尔就被几个骑士给压制住了。

“可恶,你们趁着事情还有办法挽回之前赶紧住手啊!”

其他的骑士并不在乎眼前背叛者的言辞,而是继续持剑走向了玛格特萝。

玛格特萝先前的体力就已经所剩无几,看着步步逼近的骑士们,她甚至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果说毁灭是一种必然的命运,那也没有办法了,至少她已经尽自己能力,最大程度的试着拯救了。

眼看,圣国的骑士已经来到自己的面前,她却闭上了双眼,决心默默接受这个命运。

但就在此时,一道贯彻云霄的嘶吼声却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玛格特萝被这道声音吸引,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是先前迪亚波罗与海因希里决斗的平原方向,燃气了升天的火柱,而在那之下迪亚波罗独自屹立在哪,他的犄角被斩下半边,右眼被贯穿,翅膀严重的破损,但毫无疑问,刚才的嘶吼声是他发出的。

此时正在彼岸号上与巴风特战斗的圣王也在手下的提醒下注意到了这一异常情况。

“圣王,你快看那个!”

迪亚波罗用嘶吼声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后,拿出了被融化且只剩下半截子的赤色君王,丢到了山崖底下。

“海因希里大人输了?”

这个行为,一下子让在场的大部分骑士乱成了一锅,就连圣王看到这个也是陷入了震惊,随后迪亚波罗再次对在场的所有人发出宣告。

“听好了,人类还有魔族,你们最强的勇者已经不在了,当我伤势恢复之时,就是我将彻底毁灭你们的日子,在那之前,你们就慢慢享受末日即将到来的日子吧。”

说完,迪亚波罗张开残破的翅膀,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明白情况的圣王,一下子瘫倒回了王座之上。

巴风特也收起了战斗的意思,转而问到。

“现在,你也明白状况的严重性了吧,如果你不想一起完蛋的话,还是趁着收兵吧。”

“………………传令下去,撤军,尽可能的保留实力。”

“但是圣王…………”

“撤军。”

“是。”

看着发出撤军命令的圣王,巴风特带有一丝嘲讽的说到。

“看起来,你还有点大局观嘛,那这里也就没我的事情了。”

说完,巴风特消失在了自己召唤出来的传送门当中。

很快,地面上的骑士,在慌乱中,也受到了撤军的命令,很快便撤离了此处。

玛琳此时跟了过来,发现了遍体鳞伤的修尔。

“哇,这帮人真是的,下手都没有轻重的吗?算了,我扶你起来。”

“我没事,倒是那个魔族她没事吗?”

“…………还好,她只是累到了,魔族的人已经带她回去了。”

“那就好。”

“还什么那就好,你可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你可是在战场上袭击了自己人啊。”

看着眼前的魔族士兵将玛格特萝像英雄一样带走之后,修尔似乎并不在乎自己接下里所要承受的困难。

———————

几天后。

修尔在王城的禁闭室里,隔着小小的窗户看着外面的圣国。

“啊,真和平啊。”

很快,外面看守的士兵就叫住了修尔。

“喂,你是不是今天出去啊,外面有人来看你了。”

“哦,来了。”

修尔看了看日期,确实就是自己被惩罚禁闭结束的日子。

这些日子里光是担心迪亚波罗来袭都让他彻夜未眠,不过,快一周下来了,迪亚波罗也没有再来,仿佛那次宣告就是一个玩笑一般。

怀着这样的想法,修尔走出了禁闭室,不过即使这样,修尔还是很好奇,是谁来接自己了,是老爷子不看店来了吗。

但出来迎接自己的人却让修尔出乎意料,是穿着便服的玛琳。

“怀念外面的空气吗?当初看到你被圣王叫过去审判的时候,我还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再也出不来了呢,不过最后居然只判了三天禁闭,搞不好圣国也开始要变了呢。”

“你今天心情看上去不错嘛。”

“那当然,毕竟今天莉姆都已经出院了,多亏了之前那个叫冥刻的魔族。”

这是修尔发现了在玛琳身后乘着轮椅的莉姆向自己打了个招呼,虽然身上还打着绷带,但收了那样的伤居然已经可以出来了,心里想到,不亏是魔族。

“冥刻?那个玄冥的武士吗?”

“是啊,他两天前特地来找你,结果被拦在了门口,不过最后留下了对外伤的特效药后就离开了。”

“那以后还真得去那里好好感谢他一下………等一下,那这个药难道你全给莉姆了吗?”

“毕竟,那把刀本来我也没说给你不是吗?”

“算了,反正结果也是好的。”

“对了,今天可是有个特别的人来接你。”

说完,玛琳跑到一旁的角落边,把里面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并且带着帽子的金发少女拉了出来。

“好了,别那么害羞嘛,快出来嘛。”

很快,才玛琳的拖拽下,少女从墙角的死角里走了出来。

“…………你好。”

修尔看了看面前的金发少女一脸腼腆害羞的样子,脸上虽然有些许的烧伤,但却很可爱,不过在自己的印象里,自己不认识这样的人啊,难道是以前在自己任务里顺势救下来的人吗。

“啊,你好,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

“果然,你也认不出来吧。”

旁边的玛琳看到修尔这样的问话时,坏笑着说到。

“?”

修尔完全不明白玛琳的意思,但很快,一个迷糊的念头出现了。

“她啊,就是尤利娅啊,怎么样,完全没认出来吧。”

“哈?”

这一瞬间,修尔的脑子宕机了,因为他完全无法把面前的腼腆少女和那个动不动就和敌人搏命的疯女人联系到一起,回想起来,自己从来没见过她穿便服或者摘下面具的样子,完全没想到,面具之下是这样子的无害,联想到她曾经的所作所为不由得让反差变得更加的大。

“…………………面具女………不对,现在该叫尤利娅吧,谢谢你能来。”

虽然说,这份落差,修尔短时间不能接受,但几天前,自己刚回到圣国时,经过尤利娅的房间时,本来已经向哀悼一下,却被她从背后叫住,让我一度以为见了鬼,事后明白,她中了魔法后,只是被传送到了圣国里一家叫流沙屋的店里,还给人家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那件事之后,她也开始更加爱惜自己了,听说也准备退出圣骑士去过自己的生活了。

(嗯,这样也不错,不过那个魔法居然只是一个传送,如果不是用错了的话,搞不好迪亚波罗也许不算是什么灭世恶魔,倒不如说是个还不错的家伙吧。)

“好了,今天我们就为了庆祝修尔出狱,钱就由我出,好好吃一顿吧。”

玛琳这样提议到。

“喂,我只是被关了几天禁闭,算了,那去哪里?”

“…………去流沙屋吧。”

一旁的尤利娅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似乎是一种对于自己重拾生命的一种庆祝吧。

“唉,我听说过哪里,据说是把魔物的肉拿来做菜的地方,莉姆你觉得怎么样?”

“我们魔族也没有吃魔物的习惯,不过既然玛琳你想去的话,那就出发吧。”

“好,那现在就走吧!”

看着眼前和平的景象,修尔似乎遗忘了迪亚波罗的威胁,只想着享受现在的一刻,也不错吧。

——————

于此同时,在王城的大厅内。

圣王整理这战斗期间,水晶所发现的新情报。

“嗯,新的神武位置被确认了吗……………在灵岛附近啊,这个能交给你吗,赛西莉娅?”

“是!”

——————

此刻魔王城内,巴风特,卡米拉,冥刻,跪拜在坐在王座上一脸惊慌的玛格特萝面前。

“唉?吾现在已经不是魔王了,没有必要做的那么正式啦,赶紧起来吧。”

此刻,在玛格特萝头发上的华芙琳却说到。

“没事啦,你做的事足够他们那么尊敬你,是吧带角的。”

听到这里,巴风特站了起来。

“呵,我也没想到,原本不起眼的小不点能到这种程度,虽然还是很弱,但至少不是什么软蛋。”

“说话放尊重点,巴风特!”

巴风特的言论似乎引起了卡米拉的不满。

“哈,你别忘了,是我把你从乱七八糟的战场上拖回来的。”

“那是两码事,而且你之后把我丢在魔王城的顶层又让我足足晒了一个小时的太阳,才把我拖进去!”

“啊,那真是抱歉,应该直接把你晒成灰,说不定能让你更加安静一点。”

“你说什么!”

看着正在争吵的两位女士,冥刻试图劝架。

“好了,现在在魔王面前呢。”

“也罢,今天就不和你这个大型蝙蝠吵架了。”

“你…………”

似乎争吵终于停下了,但玛格特萝却突然提出疑问。

“咦?吾记得,父亲大人手下本来不是有四个吗,现在为什么只来了你们三个?”

………………

大厅突然沉默了下来。

“唉?吾是问了什么很奇怪的问题吗?”

很快,卡米拉发话打破了沉默。

“您应该说的是拉凯芙吧,她的性格有些问题,所以被先王封印关押了起来,不能来这里。”

“哦,我想起来了,刀疤女吧,我可讨厌那家伙了,每次都会把对面赶尽杀绝,而战斗起来可野蛮了,难怪这么久没见了,原来是被关起来了吗?”

“说实话,在下也不喜欢拉凯芙阁下,她的战斗中没有一丝对武的锻炼,简直可以说是为杀而杀的杀戮狂,在下实在不能认可。”

巴风特和冥刻都这样补充到。

“噫,原来父亲大人手下还有这么危险的人吗?”

想到这里,玛格特萝想到了幻弥,一想到他就想起自己在继承力量时曾经向华芙琳说过的话。

“如果看见他的话,对他说,旅程很愉快。”

(哎呀,羞死人啦,结果自己平安无事,那家伙估计也没什么事,但是也不知道跑哪里去,可恶啊,现在华芙琳没事还会拿这事来嘲笑我,气死我了!)

此时巴风特突然说到。

“如果没什么的话,那我就先行离开了。”

“唉,准了。”

巴风特召唤了传送门后,就消失了传送门之中。

转而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图书馆当中,里面的书籍如山如海,甚至堆积到了窗户。

而在那书海之中,有一个身影,孜孜不倦的看着里面的书籍。

“哎呀,这个魔法我可没见过,是原创的吗,如果是那可太珍惜了。”

而巴风特走到那个身影旁。

“你到底准备在这里住到什么时候?”

躺在书上的正是幻弥。

“别那么小气嘛,你这里我可是可以待上很长时间都不会觉得无聊。”

“………唉,算了,你不打算去见见魔王吗,她貌似还挺想你的。”

听到这句话幻弥沉默了,随后说到。

“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会突然有种把你们全杀掉的想法,似乎是在和海因希里战斗的时候用了太多的魔王之力,才导致的。”

“那个诅咒是真的吗?”

“可不是吗,不过,现在也不过只是一个念头罢了,等我控制不住的时候,可就麻烦你封印了。”

“真会麻烦人。”

“哈哈哈,别这么说嘛,给我讲讲看这个魔法的原理啦………”

在幻弥笑声中,阴阳被他安置在不远处的架子上,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

(这是哪里,胸口好疼,对了,之前发生了什么。)

男人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的山洞里醒来,突然发现眼前一直巨大的黑狼盯上了自己。

没过一会巨狼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

————!

这个场景让男人惊醒,他发现自己在圣国郊区的某个废弃房子里,而自己的面前是那个熟悉的黑衣女孩,这个场景男人并不陌生,先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哈……哈……又是这样吗?”

男人整理了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

“咏夜啊咏夜,你到底想把伪装扮演到什么时候?”

说完,男人走出了废屋。

“不过也罢,看他的样子,总有一天那个伪装也会不攻自破,我还有更多要做的事情。”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