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运气加减器

第71章 熊孩子的大仇

讲道理,步烦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耍弄心机的阴谋家,所以,他觉得,自己带着风紫阳去找雨诗诗单挑算不上挑唆斗殴,这明明是替一个少年完成自己的心愿,做好事来着。

当然,做好事的同时,自己也相应的拿一点好处不为过吧?

也不过就是等他们两虎相争之后抢了玉符溜走,夺个比赛的冠军罢了,一点小好处,就当是自己做好人好事的奖励了嘛。

“系统,许愿推演雨诗诗的方位。”

【叮,气运值-20,许愿成功】

【叮,推演成功,雨诗诗位于宿主南偏西三十度,大约二十里处】

步烦淡然一笑,指着西南方说道:“公子,我等刚才过来的时候,在据此大约二十里处偶然碰见过他们,不过我们当时擦肩而过,并未起冲突。”

“终于找到这个贱人了,快,你前方带路,现在就去找他们!”

风紫阳得意万分,仿佛已经看到了雨诗诗在他面前跪地求饶的场景了,连连催促众人向着西南赶去!

步烦认准方向,带着风紫阳以及一众狗腿子向着雨诗诗的方位奔去,还好如今是下午,天色尚好,否则步烦还真分不来这三十度。

好在并未出错,众人奔袭了一会儿,便听到前方隐隐有打斗的声音传来,胡钱连忙运起魂力,仔细的嗅了起来。

自打步烦出现,他感觉自己再不努力点风紫阳一号狗腿子的人设就要被人抢了,这年头,竞争太激烈了啊。

“公子,嗅到了,前方战斗的确是雨诗诗他们。”

胡钱邀功似的说道,风紫阳洋溢着喜色:“可算找到了,走,咱们去会会雨诗诗这个贱人!”

………………

雨诗诗带着队伍正在密林里猎杀一只一品中期的妖兽,这种级别的妖兽对她来说易如反掌,以自己领悟了冰霜意境的实力来说,不过土鸡瓦狗耳。

她想的是,到底在哪去找这个步烦!

没错,雨家大小姐来参加这个破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步烦,准确来说,这个所谓的比赛就是她找了由头来见识见识这个让轩紫烟吃了大亏的人。

“说起来,长这么大倒还是第一次见到轩姐姐如此的气急败坏呢。能以引魂境的实力让铸魂七品的轩姐姐吃亏,此人可真得见识见识不可。”

雨诗诗想起轩紫烟生气的模样,不禁嫣然一笑,却在这时,被他们围住的那头火狼突然爆发,一爪向着雨诗诗的喉咙抓来,这一下若是抓实,免不得血溅当场,香消玉殒!

“雨师姐小心!”

众人不禁大喊,雨诗诗却毫不慌张,玉手一挥,魂力铺泄间化为漫天冰雨,密密麻麻的向着火狼冲去,只听‘噗噗噗噗’穿透皮肉的声音传来,再看那火狼,被打的如同筛子一般躺在地上咽了气。

雨诗诗甩手不屑道:“哼!就凭你也想伤我?”

啪啪啪啪啪啪。

雨诗诗话音未落,林间传来一阵拍手声。

“雨师姐不愧是我风雨阁的天才,一身冰霜魂术着实可怕,小弟佩服的紧啊。”

一边鼓掌,风紫阳一边说着从旁边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抬头挺胸的四个狗腿子以及落在最后边的步烦。

没办法,风紫阳的出场方式实在是太中二了,步烦感觉脸有点烧的慌,而且一般这种出场方式的人,都是龙套反派,活不过两章的那种。

步烦觉得自己还是离他们远点的好,而且待会儿打起来也不会牵连到自己。

雨诗诗嗤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风家的小屁孩,怎么?被人欺负了想找姐姐给你找场子?”

“哼,雨诗诗你这个贱人,这次不在阁内,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拦着我报仇雪恨!”

风紫阳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旁的胡钱表现出狗腿子的标准操作,举着拳头喊道,

“二公子威武,二公子威武!”

“报仇雪恨?咱两有仇?”

雨诗诗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思索着,好半晌,才想起了什么似的,不确定的问道:“你不会是还记得我当年把你扒光了弹你弟弟的事情吧?”

瞬间,场上安静了!

风紫阳涨红着脸气的说不出话来,剩下的几人也不敢说话,实在是这风二公子在风雨阁那是一霸,他们可惹不起。

然而,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候,一道哈哈大笑的声音从后边传来;众人都回头去看,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胆大不怕死的?

步烦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摆摆手说道:“我受过专业训练,一般不笑的,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没事儿,你们不用管我,继续继续!”

刚来的路上步烦还想呢,到底啥事儿让风紫阳对雨诗诗火气这么大,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儿,好吧,的确是血海深仇了;

可是,为啥自己就那么想笑呢!

步烦的笑声仿佛一把火烧在了怒不可遏的风紫阳身上,他再也按捺不住,飞身而起,周身青芒大做,魂力化为数不清的风刃向着雨诗诗切割而去。

“雨诗诗你这个贱人,安敢如此辱我!”

以步烦的观点来看,风紫阳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愧是风家二公子,妥妥的魂二代,这一手风刃魂术威力着实不俗,且数量巨大,威力足以比肩自己满状态的火蛇术了。

倒不是说步烦不如风紫阳,实在是自己修炼的火蛇术威力太差,不过是最差的一品魂术,上限摆在那里,带不动了。

他这一身技能唯有听风决和清风拂柳的身法属于三品魂术,剩下两个都是打基础用的一品魂术,没什么大用处,毕竟没铸魂时战斗的机会很少,学两门够用就行。

目光回转到场上,风紫阳含怒出手,风刃的威力凭空多出两分,如此狠辣的招式下,雨诗诗却毫不慌张,仿佛眼前的风紫阳只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纤足微动,踩着玄奥的步伐,显然是一门高深的身法,雨诗诗轻巧的避过道道风刃,皱着眉头说道:“风紫阳,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放过你,还不住手!”

风紫阳浑然不理:“雨诗诗,这次没人拦着,我非要揍你一顿不可!”

“哼!你真当阁里的长辈拦着你,是为了保护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