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神界魔影

第150章 人作神

“啊……啊……”流云真人就像是一条垂死之蛇一样拼命扭动,然而那大盾却是没有丝毫变动,稳固如初。

魔气就像是龙卷一样被大斧抽走,长相怪诞的大斧闪闪亮,透着金属的光泽,血色且晦暗的天空似乎带着重力,不断向下压来,沉重,冰冷。

杨青锋跑得很快,他感知到了这股力量的恐怖,他的剑上,阴阳鱼发出柔和的光,隐隐间,似乎有两道影子跟随着杨青锋的身影,神情肃穆,仰头望着那被撕裂的天空。

那是灾厄的具现化,黑色的闪电不断劈打在地面上,所到之处,土地焦黑崩离,似乎在只有屠戮的浓重杀意之中,才能感受到属于拿起屠刀之人的“生”,除此之外,唯有“死”而已。

流云真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发疯似的挣扎着,身上鲜血不断喷涌,似乎已经用力到了极点,他双目眦裂,血丝遍布,牙齿咯咯作响,却依旧挣不开这盾形束缚。

“咳……啊啊啊啊啊!!!”他费尽全力,终于,他挣脱了,那双被禁锢的双手断裂了,血液狂喷而出,但他的上身却挣开了,这个入魔的修士顿时陷入无边的狂喜之中。

魔气流淌,如小蛇似的游荡在大盾之上,但下一刻它们就凝固了,如渔夫收网一般紧紧箍在盾形障壁之上,他用已经嘶哑的嗓子咆哮着、怒吼着,想要撕碎它。

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只有死亡和绝望,向他内心逼近。

“啊……啊……”

他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却依旧没有再次挣开,他的下半身,还是被约束在盾形障壁之上。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流云真人就像是一只蝼蚁一样,被陌影玩弄于鼓掌之间,那个怪物只是举着大斧,却毫无落下的意思。

他们感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就好像人被自己所畏惧之物包围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呆呆地看着,看着那单方面的虐待。

就连那几个魔道修士都已经瘫软在地,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可怕的魔气,哪怕是主人在此,也不会产生这样让他们从心底感到畏惧的波动,李仙鹤只能尽全力用魔气将自己和一众人隐藏起来,因为一旦暴露,那么或许这头魔族,就会把矛头指向他们。

毫无征兆的,陌影垂下了手,轻描淡写地劈下了这一斧。

诡异且可怕的现象,就在这一刻出现了,天空似乎裂开了一条缝,所有的乌云都往里卷去,就好像是生生被分开了一个长条的缺口一般,血色如同瀑布一般朝其中灌区。

而地面近空,却什么也没发生,一切都很安静。

流云真人不挣扎了,他骇然的表情静止在这一瞬,他周身的一切,都静止在这一瞬,他身上的黑气没有移动,如同被定格在了画上一般,但这画却如此的逼真……

唯美的血花绽开,它开得缓慢,似是被帧帧慢放了一般,从流云真人的肌肤中无声绽放,那大盾逐渐消散,那血花逐渐晶莹,流云真人此时特别像一个人,因为那血,是属于人类血液的殷红。

风袭来,肉身如尘泥,又似雪花,飘零到地面,宣告着生命的凋零……

南域最强,在这怪物面前,不过一击……

“啊啊啊啊啊……”一个修士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竟是发起狂来,狂啸一声,居然胡言乱语起来,他捂着脑袋,痛哭流涕,身躯不住地颤抖,周围的人看着他,牙齿颤颤,喘着粗气疯狂倒退,有一些人也同样流出泪水,更有不少修士已经失禁,臊臭的尿液流满了这片土壤。

似乎是被吼叫声吸引了,魔转过身来,空洞的眼睛盯着那个疯狂的修士……

他安静了,如膜拜一般看着它,然而脸上那扭曲的,不知是哭是笑的怪异表情却让所有人为之胆寒。

他死了……只是因为一瞥……

斧头没有被收起,斗魔再次举起了它……

“住手!”

晦暗更浓,却只在一瞬,明亮的光穿过空间,似一缕飞电触在大斧之上,发出了“叮”的脆响。

杨青锋气喘吁吁地看着面前的魔族,他的手不自觉地颤抖,发出“初晴”的一刻,他仿佛已经死亡,那从心底而来的恐惧,不断拉扯着他的神经,似乎想要将他拖入疯狂之中。

但温和的神力,悄悄将他唤回。

他很冷静,精神并没有异常,不,过度的平静也是异常,而他正是过度平静,他的肉身遵循着本能,想要逃离这不可战胜的魔族,但精神,却强撑着,放出了救世一击。

魔头转过身,默然看着他,空洞的双眼已经不再拥有眼神了,那赋予它灵魂的姑娘沉寂了,不再能发声,不再能斥责它,不再能以名为“人性枷锁”的束缚约束它。

或许,它已经不能再成为人了,它的人性,已经随着那个女孩流逝了。

十厄剑的光暗淡下去,剑灵无力地靠在宽厚的剑身上,她感受不到陌影了,就仿佛他死去了一般,那个漂浮在天空中的人……不,怪物,只是一头斗魔而已。

一人,一魔相互对视着,魔的身影傲然却孤寂,人的身影卑微却温和,金色的龙,踏过云层跟随在他身后,将身上的,那温和却刚毅的龙之气息传送给他。

“小子……”

“净空前辈……”

“你不是它的对手……”

“我知道……可我……忍不住出手……”

“罢了……罢了,老夫就是再折寿又如何……”

阴阳鱼旋转起来,那两个年轻的身影此刻完全显现在杨青锋身旁,他们笑着,将手置于他的肩头。

冰冷和温暖的力量同时注入他的体内,他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舒适,相反的能量却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不适合。

神链活动起来,那翠色的灵核缓缓离开体外,融入了那上古的神兵之中。

庄严的身影,随着苍蓝色灵力的绽放而傲立,那须发皆白的老者展示着他无穷的修为,同样是一瞥,被血色压垮的人,都感到心旷神怡,灵魂,也明朗起来。

杨青锋变化了,他穿着一袭白色的剑袍,在风中如一尊神祇,那老者的灵魂,站在他身后,不断传输着神妙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