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向着明亮那方(纪念版)

第1章 夏

太阳和雨

沾着尘土的

草坪

被雨水

洗净了

沾着雨珠的

草坪

被太阳

晒干了

我舒服地

躺在地上

仰望天空

晨露

谁都不要告诉

看到了也不要提起

清晨的庭院

花儿

躲在角落里

轻轻地哭泣

如果这消息

传了出去

传到蜜蜂的耳朵里

蜜蜂会像

做了坏事的孩子

飞回来给花儿还蜜

我感到奇怪的是

我感到奇怪的是

天上下的雨

为什么是银色的?

我感到奇怪的是

吃着绿色的桑叶

蚕宝宝却是白色的

我感到奇怪的是

没有人碰过它

葫芦花为什么就自己开了?

我感到奇怪的是

听了我的疑问

大家都感到好笑

猜谜

一个谜语:

什么东西很多很多,可抓到手中却没有了?

哦,是蓝蓝大海里那蓝蓝的海水

一捧在手里,蓝色就没有了

又一个谜语:

什么东西什么也没有,却能把它抓到?

哦,是夏天中午那阵小风

用扇子一扇,就抓到了

夏天

“夏天”,晚上惺惺

早上却迷糊

夜里,我睡着以后

它正和满天的星星玩着呢

早上,牵牛花醒来的时候

它还睡着呢

这时一阵微风

凉爽啊,凉爽啊

牵牛花

东边开着蓝色的牵牛花

西边开着白色的牵牛花

一只蜜蜂

在两朵花之间玩耍

一个太阳

照着这两朵花

于是

蓝色的牵牛花向着东边枯萎了

白色的牵牛花向着西边枯萎了

故事讲完了

沙扬娜拉

乳汁河

小狗狗,别哭啦

太阳公公下山啦

天黑啦

快快去找妈妈吧

你会看见

深蓝色的夜空中

浅浅的乳汁河

露出来啦

白天的月亮

白天的月亮

像肥皂泡似的

风一吹

就破了

此时,在遥远的他国

还是夜晚呢

一队旅行的人

正走在茫茫的沙漠上

快去吧

白天的月亮

到沙漠的上空

为旅行的人们照亮吧

小石子

昨天

磕破一个孩子的脚

今天

又绊倒了一匹马

明天

会有谁从这里经过?

乡间路上的

小石子们

在红色的夕阳下

显得那样若无其事

泥泞

一条小胡同的

泥泞里

有一片

蓝色的天空

很远很远的

清澈而美丽的

天空

这条小胡同的

泥泞里

还是那片

湛蓝的天

橙花

每次

我伤心地哭的时候

总是飘来橙花的香味

想不起是哪一回

闹别扭的时候

谁也不来找我

我无聊地看着

从墙壁的小洞里

一些蚂蚁在进进出出

墙壁的那边

库房里

传来阵阵笑声

不由得,我又想哭

这时候

橙花的香气又飘了过来

感冒

随着风儿吹过来

橙花的香气也飘了过来

橙子林里

我昨天在那里荡秋千

今天,我感冒了

躺在被窝里

留着小胡子的医生刚才来过

该不会让我吃

很苦的药丸吧

雪白雪白的

带着香味的橙花啊

月亮

黎明的月亮

挂在山边

笼子里的白鹦鹉

睁开睡眼一看

哎呀,老朋友呀,打个招呼吧

白天的月亮

映在池塘里

头戴草帽的孩子在岸边

手持鱼竿,盯着它看

真漂亮呀,钓上来吧,可它能上钩吗?

晚上的月亮

挂在树梢

一只红嘴的小鸟

眼珠儿滴溜溜转

熟透了呀,真想啄上一口

我想变成

一朵云

一朵轻飘飘的云

白天,在晴空里自在地游走

晚上,陪月亮姐姐

玩捉迷藏

要是累了,乏了

索性变成雨

和雷公公一起

跳进池塘

夜里飘落的花

晨光里

飘落的花

麻雀会蹦蹦跳跳

陪伴它

晚风中

飘落的花

晚钟会唱着歌

陪伴它

夜里飘落的花

谁来陪它?

夜里飘落的花

谁来陪它?

葫芦花

天上的星星

悄悄地问

葫芦花

你寂寞吗?

乳白色的葫芦花

仰着脸,说:

“我不寂寞呀!”

渐渐地

星星不再问葫芦花

只是闪闪地把眼眨

葫芦花伤心了

默默地把头垂下

衣袖

穿上宽袖子的夏衣很高兴

感觉好像要外出去做客

阳光明媚的后院

葫芦花正开着

我甩起袖子快活地跳起舞来

跳啊,唱啊,真快活

但别人千万别看见

闻着夏衣袖子

散发的

清新染料的气味

我很高兴

狗儿

我家的天竺牡丹开花的那天

酒店的“小黑”死了

在酒店的外边玩耍时

总是训斥我们的老板娘

呜呜地哭起来了

那一天,我在学校把这件事

兴致勃勃地说出来了

突然,我自己也觉得难过起来

海螺的家

清晨,海边

咚咚的敲门声

“送奶的来了,海豚鲜奶

放在这儿啦”

中午,海藻挥着手

“号外、号外

蓝鲸被鱼网罩住了”

夜深了,礁石下边

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快开门啊,电报电报”

不在家?感冒?还是在睡懒觉?

海螺的家门关着

不论白天还是夜晚

海螺躲在家里,静悄悄

海浪

海浪就像孩子一样

手牵手,笑着

聚在一起

海浪又像橡皮一样

把沙滩上的文字

全都擦了去

海浪是士兵

向海边冲了过来

勇敢地扑向礁石

海浪又是糊涂虫

把美丽的贝壳

遗落在沙滩上

光的笼子

现在的我,是一只小鸟

在夏日的树荫中光的笼子里

被没见过的主人饲养着

我可是一只可爱的小鸟

只知道唱歌

光的笼子破了

因为哗啦一下,我张开了翅膀

但是,我很乖,不会飞也不会跑

在光的笼子里被饲养

我是一只心地善良的小鸟

再见

妈妈,妈妈,等我一下

我真的很忙啊

马厩里的马,鸡窝里的鸡

还有它们的孩子们

我总要去向它们道个别啊

我还想往山上走一趟

跟昨天刚认识的樵夫打个招呼

妈妈,妈妈,等我一下

我还有忘记做的事情呢

路边的鹅掌草和蓼花

回到城里就看不见了

这个花,那个花,再看看它们的脸

好好记住它们呀

妈妈,妈妈,等我一下

水和影子

天空的影子

倒映在水里

在天空的边际

映着树木

映着野蔷薇

还映着树的枝叶在摇摆

水面很诚实

什么影子都映出来

啊!

明亮的影子

清凉的影子

摇曳的影子

水面多么谦虚

自己的影子却是小小的

蚊帐

躲在蚊帐里的我们

真像是被困在网里的鱼儿

不知不觉睡着的时候

感到被调皮的星星捞走了

半夜里睁开眼睛

又好像睡在云彩的沙滩上

波涛一晃一晃

蓝色的网里

大家是可怜的鱼儿

野蔷薇

白色的花瓣儿

开在带刺儿的枝叶里

“喂,很疼吧”

微风跑过来

想热情地帮帮它

可是,簌簌地

花瓣儿落了

白色的花瓣儿

落在了地上

“喂,很凉吧”

太阳升起来,暖暖地照着

可是,身子一暖和

花瓣却变成了茶色

枯萎了

玫瑰的根

第一年,开了一朵花

红红的,大大的

玫瑰的根在土里想

“真高兴呀,真高兴呀”

第二年,开了三朵花

红红的,大大的

玫瑰的根在土里想

“又开啦,又开啦”

第三年,开了七朵花

红红的,大大的

玫瑰的根在土里想

“第一年的那朵花

为什么不再开了?”

杉树

“妈妈,长大以后

我会变成什么?”

杉树的孩子在想:

长大以后

我要像山顶上的百合花那样

开出带香味的花

长大以后

我要像山脚下的黄莺那样

唱出柔美的歌儿

“妈妈,长大以后

我究竟能变成什么?”

杉树的妈妈已经不在了

大山冷冷地说:

“变成你妈妈那样的杉树

就可以啦”

麻雀和虞美人花

小麻雀

死掉了

虞美人花却红艳艳地开着

因为虞美人还不知道

我没有告诉它

我们悄悄地从虞美人花边走过吧

如果花儿听说

小麻雀死了

马上就会枯萎的

如同美丽的蔷薇的颜色

比芥子花种还小

撒落到地上的时候

叭的一声,像燃烧的烟花

绽放成大大的一朵

就像眼泪流出来那样

这样笑出来的话

该会是多么多么美丽啊!

萤火虫的季节

用新鲜的麦秆儿

编一个小小的萤笼

沿着山路

出发吧

青青的草叶上

沾着晶莹的露珠

赤着小脚丫

轻轻地踏过吧

又到了

捕捉萤火虫的季节

蝉鸣

火车的窗外

一片蝉鸣

独自旅行的

黄昏中

我闭上眼睛

眼睛里

金色和绿色的

百合花开着

睁开眼睛

车窗外边

叫不出名的群山

卧在夕阳中

一阵接一阵

暴雨一样的蝉鸣

哑巴知了

聒噪的知了,唱歌

从早到晚唱个不停

它看见谁都唱

总是唱着同样的歌

哑巴知了,写歌

一声不响地在树叶上写着

不管人们注不注意

它总是写谁也不会唱的歌

(秋天来了,它不知道

枯叶和歌词都没有了)

知了的衣裳

妈妈

房后的树上

挂了一件知了的衣裳

白天太热

知了把衣裳脱掉

挂在那里飞走了

晚上,天凉了

妈妈

我去给知了送衣裳吧

金鱼

月亮呼吸的时候

呼出来的是

温柔亲切的月光

花朵呼吸的时候

呼出来的是

清爽醉人的花香

金鱼呼吸的时候

吐出来的是

圆圆的神奇的水泡

一条大路

一条大路的远方

会有一片森林吧

孤独的朴树啊

沿着这条大路走下去吧

一条大路的远方

应该有广阔的大海吧

莲池里的青蛙啊

沿着这条大路走下去吧

一条大路的远方

应该有一座都市吧

寂寞的稻草人呀

沿着这条大路走下去吧

一条大路的远方

总会有些什么吧

我们大家手拉着手

沿着这条大路走下去吧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灌木丛中的小草们

哪怕是一片叶子

也要朝着漏出阳光的方向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飞在黑夜里的小虫子们

即使烤焦了翅膀

也要扑向灯光闪烁的方向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留守在屋子里的孩子们

尽管是一片小小的空间

也要朝着太阳照射的方向

睡觉的小船

从远方回来的船儿,你累了吧

港湾里的波浪是温柔的

悠悠的,悠悠的,你睡一觉吧

载着鱼,迎着风浪

从远方回来的船儿啊

你多么辛苦

主人们回到岛上

买回成捆的蔬菜

买回成袋的大米

小船儿啊

在没有装货之前

被温柔的波浪摇着

悠悠的,悠悠的,你睡上一觉吧

千屈菜

长在河岸边的千屈菜

开出谁也不认识的花

河水沿着河道

流向远方的大海

辽阔、辽阔的海洋里

有一滴小小、小小的水珠

那是从千屈菜的花蕾里

落下来的一滴露珠

原来,谁也不认识的千屈菜的花

留在露水的记忆里

再见

下船的孩子对大海说

上船的孩子对陆地说

——再见

船对栈桥说

栈桥对船说

——再见

钟声对大钟说

炊烟对小镇说

——再见

小镇对白天说

夕阳对天空说

——再见

我也想说

想对今天的我说

——再见

草原

要是光着脚

走在沾着露水的草原

我的脚也会染绿吧

并且,还会透着青草的香气

要是变成一棵草

在草原上快乐地跳舞

我的脸也会变成一朵花吧

并且,还会在风里微笑

暗夜的星星

暗夜里

有一个迷路的小孩儿

像我一样

一个人,寂寞着

迷路的小孩儿

像颗小星星

这个小孩儿

是个女孩儿吧

天空里有一个牧羊的人

人的眼睛看不见

牧羊人追着山羊跑

黄昏来了

它们跑到旷野的尽头

聚成一片羊群

天空里有一个牧羊的人

人的眼睛看不见

白色的羊群

渐渐地被落日染红了

很远处

传来清凉的笛声

海浪的摇篮曲

睡吧睡吧,海浪在岸边

哗啦啦,哗啦啦地玩着

海底,贝壳的孩子

在海藻的摇篮里睡着了

睡吧,睡吧,贪玩的海浪

十五的月亮,已经高高升起

岸上的小螃蟹们

在沙子的床上睡着了

哗啦啦,哗啦啦,睡吧,睡吧

睡到星星发白的天亮

大海和海鸥

原以为大海是蓝色的

也曾以为海鸥是白色的

但是,今天看到的

大海和海鸥的翅膀是鼠灰色的

怎么回事呢?

一直都相信的

原来是假的

你知道天空是蓝色的

你知道雪是白色的

可是大家看到的,知道的

有时候,也许是假的

莲与鸡

从淤泥里

长出了莲花

记住

这不是莲花自己的功劳

从鸡蛋壳里

孵出了小鸡

记住

这也不是小鸡自己的功劳

这些

都很神奇

但是

却是我无意中知道的秘密

草原的昼与夜

白天,牛儿在那里

吃着嫩嫩的青草

夜深了

月亮从那里走过

被月光摩挲着

小草儿又在生长

为了明天,让牛儿再来品尝

白天,孩子们去了那里

在草丛间摘花

夜深了

天使从那里走过

被天使踩过的地方

花儿又长出来了

为了明天孩子们再来寻找

船帆

回到港湾里的船

挂着破旧的灰色的帆

可驶向远洋的船

竖起的却是白色的帆

远远的海面上的那只船

请你不要回到港湾

只要你在海天之间

总是扬着那白色的帆

闪闪发光

驶向远方

来蔬菜店的鸽子

三只小鸽子

飞到蔬菜店的门框上

“咕咕,咕咕”地叫

茄子是紫的

卷心菜是绿的

草莓是红的,而且

闪闪发光

小鸽子们要买什么呢

只看见

它们抖着雪白的羽毛

在蔬菜店的门框上

“咕咕,咕咕”地叫

红土山

红土山的土

被装上了马车

卖到了城市

红土山上的红松

倒了下来

卧在地上哭泣

目送远去的马车

蓝色的天空下

一条白带似的小路

卖往城市的红土

随着马车走远了

皮球

城市的小孩找皮球

去了另一个城市

围墙里突然飞出来

一个肥皂泡

肥皂泡转眼消失了

城市的小孩找皮球

去了乡下

在一户人家的后院开出来

紫色的绣球花

只是绣球花凋谢了

城市的小孩找皮球

朝着郊外走去

望着天上的云

皮球是不是藏在那里呢?

上一章
下一章第2章 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