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家萌娃超凶的

第13章 陈平出手

“陈各意,你果然个废物。”

婷婷声泪俱下,大声斥骂自己的未婚夫。

“你就老实地跟我走吧,我让你享受下极品滋味,知道不,人送我外号永动机,一夜七次那都不是问题。”

眼见无人敢管,大伟愈发嚣张起来。

他掳着婷婷往外走。

“老天啊,谁来帮帮我们家,还没有王法了。”大伯母跪到了地上,哭天抢地大呼。

“老弟,求你帮帮忙吧,我们啥能耐都没有,只能指望你了。”大伯父现在酒也醒了,苦苦哀求厨师长,希望他能管一管。

“我管不了,后厨有事,我该走了。”

厨师长怕麻烦沾身,急忙要走。

“你站住!身为工作人员,你不该维护客人的正当利益,维护酒店秩序,纵容流氓滋事,你这是渎职!”

陈平此刻忍不住了,站出了身形。

“你这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快滚一边儿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大伯横眉立目,恶狠狠地瞪着陈平。

对着真正的恶人,他一点脾气没有,教训起陈平来,他可头头是道。

陈各意大吃一惊,他们全家如此央求,人家冯叔都不肯帮忙呢,现在陈平态度如此蛮横,这不是要把事情彻底闹僵么?

他万分后悔,早知如此,他刚才就不应跟陈平相认。

哪里想到,被陈各意尊称为冯叔的厨师长在听到了陈平的质问后,不但没有驳斥,反而低头鞠躬:

“陈先生,您怎么在这里,刚才我都没有认出您。您别生气,这事我不是不管,是有心无力,管不了呢。我马上给经理打电话,汇报这个事情。”

厨师长的态度令陈家的一帮亲戚都讶然了。

陈平一个酒店的清洁工,是最底层的身份,就敢这么顶撞厨师长,而更奇怪的是,厨师长不但一旦不生气,还要恭敬地向陈平道歉。

怎么个情况?

大伯、大伯母等人目瞪口呆,搞不清状况。

“清洁工?陈先生怎么会是清洁工呢?”

厨师长瞪着陈家这一群奇葩说。

“你们别看人家穿着普通,就不拿人家当回事。他是我们酒店的客人啊。”

这方面他是吃过亏的,记忆犹新。

听他这么一说,陈家大伯母才猛然想起来,刚入席的时候,似乎听陈平这么提了一句。但当时,大家都没有人相信,这是一句真话。

陈家大伯母转头偷偷地瞄了一眼酒店住宿价格表,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天啊,这里酒店最便宜的客房一天也要一千块呢。

想想自己的退休金不过三千出头,她顿时感觉陈平身影伟岸起来了。

“陈平,你大伯二两黄汤下肚,就胡言乱语的,你别跟他计较,眼前这个局,只有能你帮大娘了,呜呜呜。”

她的眼泪就跟扭开了自来水龙头一样,哗哗地流了下来。

陈平的大伯也马上变了态度,连连向陈平赔礼:“这么多孩子里面,我打小看,就你是个人物。大伯刚才是放屁,现在说的全是真心话。”

亲戚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态度,陈平已经见怪不怪了。

也罢,看在他们跟自己同姓同宗的份儿上,帮一回吧。

再说了,陈平也确实看不惯那个流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调戏妇女的嚣张。

他立刻迈步,拦住了大伟的去路。

“把人放开,跪下来认个错,我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

陈平负手而立,态度十分严肃。

“就凭你也敢在我面前装叉啊。”

大伟看到陈平瘦弱斯文的样子,根本没有拿他当回事儿。

他把婷婷朝外一推,醉汹汹地冲过来,迎面就是一拳。

陈平抬手一挡。

就听得嗷一声惨叫,紧接着就见大伟的身体如同排球一样瞬间飞起来好几米。

直到他的身体脊背撞到了墙壁上,这才摔到了地面上。

原本挂在墙上的一副装饰画,瞬间掉落下来,哗啦一下子,砸到了大伟的头上。

这个货两眼一翻白,昏死过去了。

陈平的出手让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谁都没有料到,陈平身手如此了得。

不止是旁观的人吃惊,就连陈平自己都很莫名其妙。

要知道,他刚才出手,并没有灌注全力,也就是动用两、三分的功力。

他本打算用虚招封挡一下,然后再出实招儿攻击大伟的中路。

谁料到,就这么一个虚招儿,已经把大伟给打飞到天上去了,下面的招式都不用发出,直接结束战斗了。

他只不过按照狗子的那套功法练习了短短两个小时,就拥有如此威力?

这边打斗闹出的动静太大了,一时间,酒店中所有的人都聚拢过来,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看到陈平将大伟一拳击倒,人群中顿时爆发出狂热的欢呼声。

不过,也有人为陈平开始担心起来。

这个大伟是个有名的地痞无赖,他家庭背景也非常了得,只恐怕,陈平这次出头,引发无穷后患啊。

就在这时,一个人分开人群挤到了当场。

哎呀,完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来的这个人正是大伟的亲哥哥。

“陈先生,刚才是你出手的?”

来人开口问陈平。

陈平抬眼一看,说话的人,赫然就是刚才跟自己主动打招呼的黄有道。

原来他就是大伟的亲哥哥啊。

“是我动手的。”

陈平点了点头,他光明磊落,敢干就敢认。

黄有道轻声一笑,走到了陈平的面前。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黄有道不仅没有跟陈平翻脸,反而抬手抱拳,给陈平深深地来个一个九十度的标准鞠躬:“多谢您了。”

“谢我?”连陈平都倍感惊讶。

“拍卖行一见,我就看出您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事实证明,我确实没走眼啊。”

“我弟弟不成器,我多次劝解,都毫无效果,我今天可算是找到能镇住他的人了。他犯下如此恶行,就该打,就该狠狠地打。”

黄有道十分激动地说。

这被打者的家属不但不替自己的弟弟讨面子,还跟陈平站到了一条战线上,说陈平打得对,打得好,成了陈平的脑残粉。

这场面画风诡异,转折角度有点大。

吃瓜群众都看懵逼了,瓜皮掉一地啊。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