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晋末仙缘

第14章 群魔乱舞

暴雨过后,人间如洗,正是湿气深重之时。

慕容府虽与长安相聚不过几十里,但两地天气却是截然不同,一个是骤雨初歇,一个却是久晴无云。

在长安东二十里外的官道上,一匹骏马长嘶,四蹄飞昂,身后车轮带起漫漫烟尘,滚滚如浪。

刘道庭坐在马车上,挥手扬鞭,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骏马顿时吃痛,朝着前方加速狂奔。

张青婷远远望去,西侧的地平线尽头,残阳如血,万物斜影。金辉中的茫茫原野上,雄踞着一座恢宏大城。

她欢喜的脆声笑道:“终于快到长安了。”稳定心神,回头瞥去,只见慕容冲人美如玉,正偏头斜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浑然不理车外景色变换。

车马奔驰了整整一天,她腹中格外饥饿,而且总觉得有些惶惶不安,反观慕容冲却仍是从容自若,毫无忧虑。

当下心思翻涌,一双明眸不住的从他身上脸上扫过,心想:“看看这脸,这身姿气度,可真不像个男子,难怪有人说他‘男生女相,姿过龙阳’若是就这么交给仙府,也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置。”

车马颠簸,猛的一晃荡,震的她肚子里“咕噜咕噜”的乱叫,险些将隔夜饭震吐出来,蓦地回神又想:“为何快到长安了,我还是会无端心悸。”

谁知此时慕容冲墨色睫毛轻颤,忽然睁眼,二人目光交汇,张青婷顿时惊慌失措,心中突突直跳,只觉得自己好不矜持羞耻。

仓皇别过脸来,一股火热直直的冲上脸颊,带着耳根莫名烧烫。

心底思绪又如潮水般翻涌起来。迭声暗道:“不好,不好,这回可丢死人了,一会儿他问我为什么盯着他,我该怎么回答啊?”

车马飞驰,追赶着落日,她闭着眼,心里又是害怕又窃喜,既怕不知道如何解释,又不自觉的想和慕容冲搭讪。

念头变换之间,前方骏马突然受惊长嘶,车身猛的顿停下来,张青婷与慕容冲失了平衡,被惯的朝前栽倒。

还未稳住身形,又听马匹吃痛惨叫,四周鬼哭狼嚎,那车身再度倾斜,朝着右侧翻倒。

二人眼前顿时天旋地转,连忙护住头部,四仰八叉的摔倒在车里。

爬出车内,只见夕阳落尽,粉红色的霞光占据了半壁长天,四野里到处都是绿幽幽的眼眸,伴随着狼嚎鬼叫。

如同潮水般的,向着二人包围过来,张青婷凝神寻去,车马前没有丝毫刘道庭的踪影,心中疑虑暗生。

那匹马附近的地面被鲜血浸染成了黑红之色,当下二人也来不及胡思乱想,只有摆脱困境才是为最要紧。

毕竟任谁也无法料到,车马劳顿了一整天,竟是在距离长安咫尺的地方遭到阻拦。

难怪关中之乱如此严重!

四面八方的身影又恐怖又神秘,发狂似得朝着他们猛冲过来,二人吓得汗毛倒竖,当下背对背靠在一起。

忽然马匹处一阵轻响,从马肚子下爬除了一头行尸,咧开满嘴獠牙,滴落着鲜血,然后先一步朝二人猛扑过来。

二人立时被扑倒在地,张青婷银牙紧咬,双手横着长剑,虽然把行尸的头死死抵住,但是那行尸仍然双手胡乱抓挠,朝她脸上抓去。

身下慕容冲被砸的胸腹剧痛,还来不及缓过气,便连忙抓住行尸双手,紧紧的摁住。

到了近处,只见四面奔腾狂啸的全是行尸,每一个都是拖着腐烂大半的身体,却依然行动如飞。

见了血肉就在眼前,他们哪里还能抑制,纷纷如恶虎似得朝着二人扑落。

眨眼间便摞起了一座尸山,底层的行尸张开腥臭大嘴便咬,忽然,尸群的缝隙中散射出千百道金光,层层光浪涟漪似的朝外一鼓,百十头行尸顿时被震得倒飞四散。

从地面上掀起了层层烟尘,随着光浪漫天飞舞。

“噼里啪啦”的连声中,千百行尸掉落土地,尸体上微微闪耀起一层字体似的光芒,微风吹过,便四散成空,尸体便再也动弹不得。

两个隐匿在荒野高处的黑衣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一个人忍不住道:“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向光浪中心望去,尘土渐散,张青婷与慕容冲双双起身。

在她脖颈处,悬挂有一小团金光,闪烁不停,张青婷伸出右手将光团抓住,收回衣服里贴身保存。

“此地不宜久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行尸,我们赶快进长安再说。”张青婷拍去身上灰尘,又道:“长安方且如此,也不知其他地方又会怎样?”

慕容冲惊魂未定,皱眉着道:“姑娘是云中卫,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冲着我来的吗?”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西侧的长安快走,张青婷不解,边走边道:“别以为你曾经是皇子就了不起,行尸吃人可不会管你的身份。”

她话音刚落,慕容冲忽然“噗嗤”一声,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笑道:“你难道看不出来,从慕容府里的小鬼,到这里的行尸都是有人操控吗?”

张青婷叫道:“是谁?”朝四周望去,不见半个人影。

慕容冲道:“自然也是你们云中卫了,要不是我一路从平阳逃来此处,才刚刚到同族府上,这小鬼就追了上来,如不是有人操控,难道是它自己闻着气味过来的吗?

阳平人何止千百,何苦要独独追我前来?”

张青婷如梦初醒,心想:“难怪那小鬼没有害刘道庭,原来是专找这人的麻烦,可是那姓刘的那小子现在又跑哪里去了。”顿了顿又想:“难道被吃了,可是怎么没有动静啊!”

越想越烦,只草草的对慕容冲嘟囔道:“说不定是那鬼看你长得好看,所以才非你不吃吧!”嘴上如此说,心中却想:“有云中卫指使鬼怪杀你,你都知道,看来云中卫里必有前燕内奸!”

慕容冲听她如此说,也不敢得罪她,毕竟此时还要仰仗她的保护,当下不敢再说,加速朝长安跑去。

心里不住的打算着:“这女子初见自己痴痴呆呆,怕是对自己心有好感!寻个机会,还要把她拉拢到自己这方。”

二人越走越远,暗处的两个黑衣人不知何时被按在了地上。

刘道庭蹲在他们身后,双臂环抱着他们头颅,双手捏着二人下颚,笑道:“别想服毒自尽,我也是云中卫,只要你们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就能保你们回长安无恙。”

一个黑衣人点头应道:“我是苻融殿下派来的!”

另一个人叹道:“想不到乾玄子真人,真的与苻融殿下所想一致。”

都是要趁着此次妖魔作乱,杀掉慕容冲。

自本月初十开始,仙府每天都会接到各地送来的情报,无一例外,都是因为有妖魔为祸。

其他地方靠当地驻守的云中卫,还能勉强解决,而关中与幽州竟是到了妖魔遍地的程度,且尤数关中最为严重。

有心人趁此机会,使许多前燕贵族被妖魔所害,秦国内的各方势力不乏头脑清晰之人,早已猜明事情始末,因此各方势力也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