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勇士想要屠龙发现刀不见了

第7章 那个神奇的世界

急性阑尾炎……行,你够狠。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阑尾炎的手术七天拆线,两周才能确定完全恢复。我要是现在去教室,谎报病情的罪名是逃不掉了。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一周之内,我恐怕也最好别太显眼。要是被人发现所谓“急性阑尾炎”是假的……

不对啊,我对于她可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充其量是医者与病者的关系。像她那样的人,还不至于对一个并不熟悉的做出这种不尊重的举动。想到这,我稍稍放下心,打算试探她一下。

“这么做恐怕不太好吧?开这种玩笑,我要是真的相信了……”

“不是玩笑哦。”

什、什么?开什么玩笑!哦不,她刚刚说了不是玩笑……

“咳——你说什么?”下次开玩笑小心点啊,我差点儿被呛到窒息哦?要是因为这个导致我一个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早早夭折,你的罪孽可就深重喽……

“唉,就知道你不会信。你一定在想,‘像她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过分的事呢’,对吧?”说着,她掏出手机朝我晃了晃。“自己看吧。”

出、出现了,读心术!传说中“福尔摩斯迷最想获得的能力排行”第一名的神奇能力,无数福尔摩斯迷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能力,在眼前这个心理社社长身上出现了!

咳……比起这个,她为什么会有智能机啊……我们所在的中学是禁止手机进校园的。

难道我看走眼了,这个冰山一样的看似遵纪守法、学习突出、为人端庄、一个人撑起了心理社的天的学姐,其实是一个视规则于无物的不良少女?

“别想太多了,‘我们’和普通人当然不会遵守同一种规章制度。怎么,在凡人中混了那么久,连灵力都感觉不到了吗?还是说,你所有与‘云泽’有关的记忆,全都被林夕也带走了吗?”

什么啊……云泽的人吗……明明已经金盆洗手了,我只是想当一个普通人啊……

“想当普通人?”苏泉冷笑一声,“普通人?那麻烦解释一下你手上和脚上绑着的‘赤金’负重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啊,习惯了,习惯而已……”我没想到负重也会被发现,摸着头敷衍。

“手机还要看吗?”

“不用了。”我默叹了一口气。

已经知道是云泽的人了,还计较那么多干嘛……只可惜我平静的高中生生活,才刚刚开始了半年,又要匆匆结束了。

“那就先留在这里吧。我还有很多事要跟您说呢。”苏泉恭恭敬敬地说。

嗯哼?怎么突然用上敬语了?你这样让我很惊恐啊……

“这只是对一个云泽的老前辈应有的尊敬。不过看你那副不正经的样子,我想尊敬都尊敬不起来。”

“啊……老前辈啥的还是算了吧,只不过早进去几年而已,一点点辈分还不至于那么计较。”

我走回活动室,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所以,云泽那里是出了什么事吗?”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云泽那里……妖气扩散得很严重,宗里的前辈都在压制封印,但是作用不大。我们担心,九婴可能就要出世了。”

九婴,上古时期已经封印的凶兽。《淮南子·本经训》记载:“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杀九婴于凶水之上,这个“凶水”,就是“云泽”所在的大湖。九婴毕竟是坎、离二卦精气所成,坎卦为水,离卦为火,水水火火多少年,到底还是把它复活了。

云泽一派无数辛劳,才将其封于湖底。如今时过境迁,尘世污浊,大湖旁建起的化工厂污染了水源,侵蚀了封印。

九婴是精气所化,精诚所结,日久通灵,遇到盛世,就成祥瑞,遇到乱世,就为灾患。如今人心不古,肆意破坏自然,九婴早该蠢蠢欲动,这也是我意料之中。

“而且根据‘天地’那里传来的消息,穷奇的封印也松动了。”

“天地”吗……也是“修真界共同体”的成员之一呢。如果我记得没错,穷奇、梼杌和钩蛇都是他们负责镇压的。

穷奇,《山海经·海内北经》中有记载:“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头始,所食被发,在犬北。一日从足。“

但是《山海经·西山经》又云:“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

“天地”镇压的,当属前者。我曾经跟随云泽的前辈远远地看过那凶兽一回。状如猛虎,背生骨翼,凶气贯天,乃是世间至凶至恶之兽。

仅仅看了它一眼,就让我心神不宁,不详的感觉如蛆附骨,足足等了一天,才缓缓消散。

这还只是被镇压着的而已,若是穷奇挣脱封印,真不知后果会如何。

九婴也同样危险。根据记载,九婴蛇身九头,啼声如婴儿,故名九婴。九个头都能吐出水火,祸害人世。最严重的是它的每一个头都算一条命,而且斩下一个还能立刻再生,根本是杀不死的怪物。

上古的羿用的还是连环箭,在同一时间射爆九个头颅,才将其杀死。

但是现在的环境比上古乌烟瘴气了许多,之前处理的一些小妖要么奄奄一息,要么变异得奇强无比。

如今湖水污染如此严重,而凶兽是最不怕污秽之物的,这么一来,还不知道会变异成什么样的怪物。

“啊……头疼啊……如果我的木剑还在的话,一切就都好办了……”我想清楚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头疼起来。要不是那个时候我的剑掉到了崖山那里,我早就赶回云泽帮忙了。

“木剑的话云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就在离这最近的分部里。”苏泉站起身来,指了指手机说:“如果没别的事的话,就办理退学手续喽?”

准备好了?骗人的吧!连我自己都不记得掉在哪里了啊!除非水伯再世,哪里能拿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