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勇士想要屠龙发现刀不见了

第6章 他和她的故事开始了

恍惚间,我慢慢醒过来,四周是空旷到可怕的漆黑。我试着站起来,尝试了几次,发现在这种地方,根本没有“地面”这种概念。现在的我手脚自如,并没有感受到哪里有受到明显的压力。这种脚下空空如也,失重一般的体验让我有点不习惯。

稍微适应了一下所处的环境,我抿着嘴唇开始思索:“如果是正常睡眠,要么是做梦,要么就在林夕也的水晶大殿里。如果我在做梦,不可能意识这么清楚。林夕也现在也不见了,这么说,难道他真的在‘外面’跟苏泉学姐聊天了?”

“林夕也平时就是呆在这里吗?那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为什么是在水晶大殿里,这里黑乎乎一片又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嗯,黑咕隆咚一大片。黑暗代表了未知,未知会引起恐惧。要不是我心理素质好,估计在这里呆上一会儿就会崩溃掉。

四周安静的很。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以前和林夕也面对面聊天时的情景。那时我会身处一个水晶殿堂,宽阔的空间里只有两把水晶椅子和一张水晶长桌。

刚一动念,周围的环境就开始急遽的发生变化。

水晶从我的脚下蔓延开来,几乎在一瞬间之内,我的脚下有了实感。黑暗被流光溢彩的水晶填充起来,以我的站立处为中心,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宽阔的空间。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形状。

那是一个大殿的模样。和我在睡梦中看见的一丝不差。

紧接着,地上呼地冒出了几根水晶桩子,像加速了无数倍的钟乳石向上生长,形成一个长桌。紧接着地上又竹笋似的冒出更多的小柱子,飞快地结成两把椅子。

啧,真是神奇。看来这里应该是妄想的世界。

我试着想象出一部手机来玩玩游戏打发时间,发现就算憋红了脸,也根本做不到。

我又试着再造一把椅子,也还是做不到。

真是奇了怪了。手机可以说是因为结构原因和材质原因,我对它的内部构造根本一无所知。也可能是这里只能用水晶作为材料,像手机这种高科技产品造不出来。可是没理由相同的椅子也造不出来。

我拿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这椅子是可以移动的,似乎在行成后就和地面断了连接。坐下来之后,我开始仔细思考原因。水晶殿堂造的出来,桌子椅子也造的出来。这些都是原先就有的东西,如果凭空想像就无法制造……

突然,我的脑子里突然没来由地冒出一句小说上的话:“信以为真即是真”。

我先是嗤笑了一下我的想法。但是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这反倒是最有可能的:因为我经常在这里与林夕也聊天,所以潜意识里接受了这个事实,认为脑内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当我试图凭空创造时,其实我自己是完全不相信的,只是随意试一试而已,当然也就不可能出现我要的东西。

我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是对的。于是我深吸一口气,放松大脑,打算试一下。

“那里有个椅子,那里就是有个椅子,真的,你要相信那里存在着一把椅子,直接走过去坐下,它会把你稳稳当当地托住……嘿!那是把椅子,你看到了吗?”

如果有人看到我这个样子,肯定会觉得我疯了——一个少年对着空气喃喃自语,语气时而平缓时而激动,念念叨叨的全是“那里有椅子”。

我正在自我催眠。

要让自己相信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就在那里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你要骗的人是自己。不论你多希望那是真的,比如在地震中你被困住,你急切地想要一碗水,但你清楚地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想要”和“相信”是不同的,即使你极度渴望,你也难以说服自己相信虚妄。

所以,在这种时候,催眠自己是最好的手段。我必须足够沉迷,沉迷到我会很自然地走过去坐下来。

还没成功呢,四周又开始发生变化。水晶做的天花板开始崩裂,一块一块坠落下来,与地面相撞的那一刻,黑暗以接触点为中心蔓延,吞噬了周围的一切碎片。墙壁也开始坍塌,无边的黑暗像水一样倒灌进来,不久便充斥着整个空间。

嗯?

不知呆了多久,仿佛一刹那,又仿佛从恒古到未来,我的眼前有一道亮光撕破了黑暗。

“醒过来吧。”

一睁眼,苏泉学姐的食指搭在大拇指上,看样子刚刚打过一个响指。

我晃了晃头,深吸了一口气,偏头看向窗外。夕阳西下,云霞出海曙,淡然染丹朱。已经是傍晚了,看来这一觉我睡了挺久了。

晚饭是别想了,现在赶去上晚自习,能不迟到就算万幸。我起身下椅,拎着书包就要往外走。

“你要去哪?”苏泉在身后问我。我回头一看,她似乎有些诧异,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去教室啊。”我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不去难道等着迟到吗?”

“你知道时间?”

“这种事情,只要看看天色,再计算一下季节和纬度,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

说罢,我推开门就要往外走。

苏泉学姐追了上来,继续不依不饶地问道:“你就不好奇‘他’说了什么吗?”

啧,三连问啊,而且目的都是让我留下来。苏泉学姐很显然是一个难以接近的人,之前的她虽然对我并没有很冷淡,但严格来说也只是对我这个“病例”感兴趣。但是和林夕也谈过后,她的态度很明显改变了。

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当然好奇啊。”我朝她咧嘴一笑,“不过反正你早晚会告诉我的,不是吗?”

说罢,我向外走去。

“你真的要回教室吗?”

我把书包搭在肩上,腾出右手向她摇了摇。

“我劝你最好别去,否则要是发生了什么,后果自负哦。”

我愣了一下。正考虑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学姐的声音悠悠传来:“我已经帮你请假了,病因是急性阑尾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