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勇士想要屠龙发现刀不见了

第2章 那一天,他深刻地反省自身

最初的总是美好的,或者说,已经失去的,总是美好的。

一瞬的感动,一瞬的雀跃,一瞬的开怀……然后花开如火,徒留灰烬。

无尽是不存在的,世间万物皆有尽头。怀念过去会令人感伤,甚至不再愿意抛弃过往苟活于现世。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会有结局。为什么人终有一死,为什么美好总是会消散,而且还那样理所当然,无可置疑。

所有人喧哗着,相约前往新的世界,但是我只想留在过去啊……

我是时代的残党,新的世界里没有我能上的船。

那么,一直回忆下去?

不。既定的事实无法再改变,循着旧时的痕迹,必然导致的是不会再改变的结局。

好想穿越回过去啊。去改变,去放纵,去说出当年未曾说出口的一切,去看看所有未能亲眼目睹的热泪盈眶。

那么,循环下去吧,在这悲哀的永无尽头的沮丧中,日复一日的,沉浸在初见的一瞬,把自己放逐。放逐在荒凉的尽头,放逐在一切都还未曾开始的一刻。

————分割线————

“发什么神经啊,我要的是反省,你给我来一堆妄想症发作的胡言乱语干什么……”

“话虽如此,反思自己的恶劣,本身便是一个值得反省的行为吧……”

“……”

“……”

太对了,以至于我自己都无法反驳。我甚至无法再将谈论进行下去,所以只好将之推向沉默。

“……行了,该去上课了。”

“啊……说的也是呢……”

我走到玄关,换上鞋子,“砰”地出了大门。身后,玻璃折射着午后的阳光,灼热的光斑映照在地板上,斑驳且支离破碎。

今天是周六,一路上行人稀少,我很轻松地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学校。处于某些羞耻度爆表的中二病思想,我如今上下学都带着四肢的负重。经过两个多月的适应,骑自行车时已经感受不到明显的束缚。只是一下车,脚上传来的沉甸甸的感觉还在不断提醒我:你离那个强大的自己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放好自行车,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脚程三分钟的教学楼。天啊,我们的学校也太大了,虽然很想自豪一下:“哼哼,我们学校可是全市占地面积最大的中学呢”,但是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比如从教学楼到科技楼,比如放学去食堂吃饭,对于戴着负重的我来说都是艰难的旅途。

还有啊,教室做考场的时候,别的学校都放假了,我们可以在实验楼自习……

不过,这也是锻炼的一部分嘛!想象一下火影里的小李,卸下负重后简直是帅炸了!

咳,虽然他是千斤我是五斤……但是也算有的吧!对吧!

走进教室,我很自然地把书包放在位置的左侧。在许多人看来,将书包放在地上实在难以忍受,但其实也就是一些灰尘罢了。从书包里抽出一本《我与地坛》,凭着记忆翻开到上次驻足的地方,继续未竟的旅途。

什么?你说书签?不好意思,为了锻炼大脑的记忆力,我从小学毕业就不再使用“书签”或者“折页”来记录阅读的进度。而且由于我看完一本才会看下一本的习惯,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上课的铃声响了,同学们纷纷扰扰,吵吵嚷嚷,喧哗一阵后教室重归安静。我所在的班级是年段第一的班级,秩序算很出色,在没有老师的自习课也能主动保持安静。听我的一个朋友说,他所在的班级有几个体育生素质极低,很影响班级的风气,自习课平均五分钟,班长就要大吼一声“安静”。唉,真是悲惨。

由于下午都是自习课,我并没有收起我的书,我的同桌也拿出那本我借他的《月亮与六便士》,两个班级倒数的家伙悠哉游哉地看着课外书,全然不理会半点作业都没写的悲惨现实。

午后的阳光洒进教室,于是教室里半边金黄半边阴暗。炫目的金色带来灼热,呼出的水汽蒸腾而上。

远处有一阵阵的蝉鸣,有别处的人群喧闹着,有风吹动树叶沙沙的生长的声音,仿佛有更远处牧童悠扬的短笛。

我在教室里,翻来覆去地思索着他问的那个问题:没有刀的勇士,应该如何屠龙?当勇士不再勇敢,还配称作勇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