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勇士想要屠龙发现刀不见了

第1章 那天,他问起写小说的感受(序)

写小说嘛,就像自言自语。

像《老人与海》里面的圣地亚哥,独自驾着一叶轻舟,在无人应和的湾流中捕鱼。他会和星星聊天,会和海上的欧鸟与海底的游鱼讲述自己的心事,会大声的问自己:

“你怎么了?清醒一点,坚强点,老头子。”

说来也真是可笑,明明我什么都还没经历过,却沧桑得仿佛霜冻后的古树。

还有就是像在某乎回答问题吧(笑)。没有一个赞,一个评论,就好像你被世界遗忘,喃喃自语着自己的幻想。

毕竟语言,就是孤独的造物。

因为想的太多,却又无处倾诉,渴望着来自身边的理解与认可,渴望有人赞同你的想法。当这种冲动由于孤独而无所宣泄,悲伤就自然从指尖流淌出荧屏。

“虚无是有质量的,像雪花一样,终有一天会引起雪崩。”

到极限了,会抑郁的吧?

亦或是,更严重的,“自我终结”?

孤独会使人反思,反思自我与他人,而所有行为过度解读后,都会使人厌烦。由此得出,孤独使人厌倦自我。

一个厌倦自我到极致的人,除了不被“神”所认可的自杀,我想不出ta还会做什么。

“回首往事,我的一生尽是可耻之事。”《人间失格》如是写到。

太宰治就是一个孤独到极限的例子。一生在自我放逐与自我厌恶中度过,最终早早结束单薄的人生。

一个人孤独到极限会怎样。

“因为唯有在孤独的黑暗中,记忆的工作才会开始。”奥斯特在《孤独及其所创造的》中追寻着逝去的影子。因为他在黑暗中驻足,我看到,孤独会唤醒记忆。

像死去的前一刻一样吗?所有斑驳陆离的过往倒带一般展尽,其波涛之猛烈甚至让你忘却孤独本身。

放逐。

“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也是七步。”在那个难捱的黎明前一刻,所有的声嘶力竭压抑心底,从沙哑的喉咙中挤出的是对自由的渴望。孤独者渴望逃离,其急迫程度有如肖申克的救赎。

自由在高处,孤独者扭曲于地下。

“现实充统统给我爆炸吧!”玩笑话般搞怪的背后,是比企谷八潘那颗脆弱的,自我意识过盛的,孤独的心。孤独者下意识的装饰自己,取笑自己,是为了逃避。或者说,不敢面对那样不堪的自己。

“比孤独更可悲的事情,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很孤独,或者分明很孤独,却把自己都骗得相信自己不孤独。”江南老贼,路明非是谁的影子,借火光跳动演一个小丑,自己却隐藏幕后偷偷流泪。

拿什么珍贵的东西,换回了空白。

something for nothing

-----分割线-------

“所以,现实充……”

“又要开一些没劲透了的玩笑吗?”

夕阳斜照,晚风诵和诗篇,我试图像鸵鸟一样掩盖自己,却被残忍地揭下面具。

“你这样很没意思。”

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

“看看你,从头到尾虚伪地过活,从未对他人展示真心。”

不,只是没有人值得我展示罢了。像我这种人,随便谁稍微关心一下我,我就一定会将自己的所有一切迫不及待地分享给他。不过那是从前了。在饱受尴尬与冷漠的煎熬后,我的真心早已被层层掩盖。

“我……”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一个人在急于辩解时,很难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谁比如我更了解你了,你就是个自我,懒惰,肮脏,罪恶的将死之人。你会早早死去,然后在更久远之后下葬。”

“……”

“最开始的约定与梦想,全部被你抛弃的一干二净。找各种理由推诿与拖延,最后不耐烦了洒然逃脱——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吧?”

“……”我说不出话,因为无话可说。

“你啊……好好想想吧……”

我在他面前站了好久,直到穹庐深紫,星辰涌上天空,人间开始被一盏盏小灯点亮。

“我会好好想想的……”我拧干毛巾,又抹了一把脸,“关于没有刀的勇士如何屠龙……”

我回到房间,熄灯上床。浴室里的镜子寂寞地站立,还在独自闪着冷冽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