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牧羊犬赤那

第5章 野兔

自从得到犬崽,孟根喜形于色,整日高兴得合不拢嘴。他给犬崽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赤那”。

“赤那”在蒙古语是“狼”的意思。

孟根原来就有一只叫“赤那”的牧羊犬,可惜,在去年的雪灾中,赤那为了保护他,被狼咬死了。

孟根给小赤那准备了丰盛的食物——肉粥。肉粥混合了牲畜的内脏、碎肉、牛奶和小米。孟根把肉粥熬得半生不熟,既有营养,又利于消化。

空气中弥漫着肉粥的香味。赤那急得呜呜直叫,恨不得蹦到食盆里。食盆冒着腾腾热气,刚一放到地上,赤那便迫不及待地把嘴巴伸进食盆里,但很快又退了出来,嘴巴在地上蹭来蹭去。肉粥太热,赤那太心急了。渐渐地,赤那适应了温度,呼噜呼噜地狼吞虎咽起来。

肉粥的香味很快吸引来牧羊犬塔拉。

“塔拉”在蒙古语里是“草原之音”的意思。

赤那没有抬头,仅凭听觉就知道有牧羊犬来抢食了。它反应特别快,除了加快进食速度,身子一横,两个前肢齐刷刷地站在食盆里,一副贪吃独占的样子。同时,嘴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那是对塔拉的警告。塔拉只是好奇,并没有与赤那争食。

满满一食盆肉粥被赤那吃得一干二净。它还嫌不够,于是伸出嫩嫩的、软软的舌头,贴着食盆有秩序地舔舐着。不一会儿,食盆被舔得能照出人影来。再看赤那,小肚子圆滚滚的,似乎一不小心就有爆掉的危险。腹部隐约呈现出细小的血管,甚至能看到血液的流淌。

赤那吃饱喝足,就跟在塔拉身后玩耍,塔拉走到哪儿,它就出现在哪儿,完全忘了刚才还把塔拉拒之千里之外的一幕。

小赤那长势惊人,几乎一天一个模样。它的食量也惊人,足可以顶得上三四只犬崽的食量。

早晨,赤那悄悄跟着羊群出了牧点。走到半路,孟根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它竟跟了上来。孟根原本没有让赤那跟着放牧,毕竟它还太小。他举起鞭子,喝斥赤那:“回去!”赤那仰头看着孟根手里的鞭子,摇头晃脑,撒起欢儿来。孟根一看赤那的可爱样子,不舍得赶它回去,于是放下了手中的鞭子。赤那早晚要经历这些,既然它愿意,就没有必要把它赶回去。

孟根一打口哨,将塔拉叫来身边,指着赤那说:“看好它!”孟根的意思是,从今往后,赤那也是牧羊犬的一员了,但它还小,需要塔拉照顾它。

塔拉看看孟根,冷冷地打量了下近在咫尺的赤那,随后转过头,望向远处。孟根一愣,牧羊犬特别懂得照顾犬崽,它们看到犬崽,总是表现出一副怜爱之意,伸出舌头舔舐,用爪子抚弄……总之都是喜爱之意。可眼下呢,塔拉明显的拒绝完全出乎孟根的意料。

赤那也好奇地打量塔拉,见塔拉歪过头,表现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它也歪过头,轻轻迈动四肢,摇着尾巴向前跑去。

赤那一直跑在羊群前面。它对什么都感兴趣,土丘、草根、昆虫……总能引起它极大的兴趣。它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危险,只要感兴趣,就一头扎进去,玩得天昏地暗。

前面是一片浓密的灌木丛。赤那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快要接近灌木丛的时候,它放慢脚步,围着那里转了一圈。突然,赤那停下脚步,低下头,伸直脖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灌木丛。从赤那的表情看,那里似乎藏着什么。

孟根拉住坐骑的缰绳,停在原地好奇地看着它。

赤那看了一会儿,想要纵身钻进灌木丛。可灌木丛太密了,挡住了它的身体。它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它只好张开嘴,冲着灌木丛怒吼。赤那还没有成年,吼声很是稚嫩、尖厉。

孟根怪怪地打量着赤那,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现目标,但它做得很像那么回事:腹部收紧,张嘴,仰头,颈部用力,吼叫时,身子也跟着动。看来,赤那做事非常认真,即使一声吼叫,也要做得像模像样。

孟根喜不自禁。不过,他又怀疑了,灌木丛里能有什么呢?是赤那好奇?还是在玩一种贼喊捉贼的游戏呢?要知道,这些都是犬崽的拿手好戏。它们还没有丰富的经验和格斗能力,只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想到这儿,孟根准备喝住赤那。就在这时,从灌木丛中冷不丁蹿出一只野兔。突然出现的野兔,吓了赤那一跳。它后退几步,畏惧地看着野兔。

这是一只成年灰野兔。它非常机警,警惕地扫了一眼赤那,转身就跑。

赤那呆呆地看着野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它缺乏经验,不知如何应对,甚至连格斗的意思都没有。野兔一跑,赤那才反应过来,向野兔扑去。野兔不紧不慢,一蹦三跳。赤那追得也犹犹豫豫,走走停停。它还时不时停下来,回头看孟根,像是征求孟根的意见。

就在赤那犹豫的工夫,野兔跑上一座土丘。上了土丘之后,野兔迅速向后扫了一眼,就不见了。这是野兔耍的一个阴谋,趁赤那愣头愣脑之际,寻找机会逃之夭夭。赤那一看野兔不见了,径直跑向土丘。

孟根催动坐骑跟了上去。

赤那上了土丘,四下张望,一眼发现藏身草丛中的野兔。立刻向野兔追去。那野兔一看赤那扑上来,赶紧跳出草丛,远远地跑开了。野兔一边跑,一边回头观望。眨眼之间,赤那拉近了与野兔的距离。野兔顿感不好,极力逃窜。野兔逃跑是跳跃式的,这种奔跑方式特别适合在丘陵地带行动。三窜两绕,又甩开了赤那。赤那年龄小,体力不济,跑出没有多远,就气喘吁吁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野兔扬长而去。

孟根一脸苦笑,无奈地摇摇头,赤那要想捕获野兔,还需要好好练习。正当他要把赤那招唤回来时,眼前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野兔停下来,东张西望——赤那却不见了。其实赤那并没有放弃,而是绕到土丘下面,从后面迂回包抄野兔。

野兔很快发现了身后的赤那,纵身向前跑去。这次,赤那使出全身力气追赶,它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赤那终于追上野兔了,脖子往前伸,猛地张开嘴巴,一口咬住野兔的后肢。不知是赤那体力不足,还是野兔挣扎的力气太大,总之它挣脱了赤那。不过,野兔后腿受伤,奔跑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赤那并没有放过野兔,仍穷追猛打,霎时间又追上了野兔。野兔求生意识暴增,奔跑的速度又开始提升,拉开了与赤那的距离。野兔与赤那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尺左右的距离。然而就是这短短的距离,叫赤那使出浑身解数,却一时奈何不了野兔。跑着,跑着,赤那突然向前蹿起,来了个空中腾跃,落下时,一口咬住了野兔的另一个后肢。野兔一个倒栽葱,倒在地上。摔倒的野兔毫不含糊,来了个“兔子蹬鹰”,后肢蹬在赤那脸上。疼得赤那嘴巴一松,野兔再次成功逃脱。

孟根遗憾地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接连两次赤那都让野兔逃了。不过,他也暗暗高兴,毕竟这锻炼了赤那捕获食物的本领。没一会儿,孟根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原来是赤那把野兔扑倒在地了。

赤那一口咬住野兔的脖子,野兔来不及挣脱,身子被死死地压在地上。意想不到的是,赤那却放了它。野兔趁机溜之大吉。它接连三次受伤,惊魂未定,慌不择路,一头撞在赤那身上。赤那一甩头,“啪”,野兔被重重地摔倒在地。它反应迅速,立马蹬腿,身子一挺,爬起来又跑。

赤那又一次失去了千截难缝的机会。

孟根很不理解赤那的行为,按理说,照赤那的捕食方式,野兔死上几个来回都有可能。再说了,赤那本有能力一口咬死野兔,可它为什么三番五次放了野兔呢?原因只有一个,赤那太小了,没有能力解决掉与它身体不差上下的野兔。他决定助赤那一臂之力。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赤那用嘴拱动野兔,似乎想让它站起来,接着玩。

孟根恍然大悟,赤那不是解决不了野兔,它是在耍弄野兔,有意锻炼捕获食物的本领。

“呵呵呵……”孟根得意地笑了,可眼前的一幕使他的笑容瞬间凝结在嘴边。

野兔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再也没有力气逃了,索性倒在地上,只有进气,没有出气。赤那猛地张开嘴,它的嘴巴很小,可张开的幅度却特别大,一口下去,迸射出一股血雾。赤那的嘴巴插进野兔肚里,一阵风卷残云,草地上残留着野兔的皮毛、四肢……赤那嘴巴上沾满了血迹。最后,它在地上蹭了几下,把嘴巴变得干干净净的,耀武扬威地回到孟根身边。

孟根看得目瞪口呆。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