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草原犬赛汗

第5章 牧羊犬赤那

最精彩的比赛开始了——“分羊”。

铁栅栏里有二十只羊,这二十只羊大小不一,来自吉尔嘎朗草原的三户牧民。为了便于工作,每只羊耳朵后面都有暗记。三名草原犬要逐一把它们分到相应的栅栏中。当然,草原犬并不知道这二十只羊来自于三户牧民,草原犬只能凭经验和羊身上散发的细微气味加以区分。进入比赛的草原犬是上轮比赛的前三名,分别是少布,赤那和至若。

其他草原犬虽没进入最后决赛,但仍与主人饶有兴趣地观看这最后的争夺。其实,牧民举行这样的比赛只是图个高兴,庆祝今年是个丰收年。

乃仁台“三连冠”的梦破碎了,心情自然不好,但还要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一边观看即将开始的比赛,一边寻找赛汗。赛汗此时早不见了踪影。

第一个出场的是少布。

少布纵身一跃,进入了铁栅栏。栅栏四周围满了牧民与草原犬,羊群哪儿见过这场面,紧紧挤在一起,胆小的羊把头插进羊群里,屁股向外,一副顾头不顾腚的样子。胆大的羊稍好一些,头虽向外,但也是一脸惊慌。少布一到近前,就连胆大的羊也不敢正眼看这只猎犬了。

少布举着大头,嘴巴挨个闻了过去,走了一圈,心里似乎有底了,开始挑选,少布盯上了一只母羊。这只母羊紧张极了,咩咩叫着,向后退缩。少布转到母羊身后,用头一顶,母羊迫不得已被挤出了羊群。少布接着用头顶,直到母羊被顶进旁边的一个小栅栏。

在铁栅栏旁边还有几个小栅栏(可不是三个),是为草原犬分羊准备的。

少布进行得很顺利,一些胆小的羊毫无反抗,老老实实地听从少布的摆布。大个儿的羊虽不情愿,但迫于威慑也不得不服从猎犬的安排。很快,少布就把羊群分成了三组。随后,它逐一走到每支羊群面前,挨个嗅过每只羊,以防出现纰漏,确信没有意外,才走向工作人员。

少布分羊成功了!

果然,少布是一只出色的草原犬,不仅反应快,嗅觉灵敏,而且行动迅速,牧民纷纷向它的主人达木丁祝贺。达木丁高兴得合不拢嘴,赤红的脸膛笑成了一朵花,盛情邀请众人去他的蒙古包喝酒。

就在众人提前祝贺达木丁时,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一只大羊跑出红色栅栏,直奔白色栅栏。嗯?牧民一惊,难道少布弄错了吗?根据牧民的经验,羊也是“恋家”的,来自同一群的羊喜欢呆在一起,尤其是面对危险和陌生环境时,羊的这种愿望就愈发强烈。牧民们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到少布身上,场面出奇得安静。

少布也一愣,呆呆地看着大羊。眼看大羊就要进入白色栅栏了,它突然冲了上去,一下挡住大羊。大羊吓了一跳,向后退去。退了几步后,又停下来,看着白色栅栏里的同伴,又看看守在栅栏口的少布,坚持向出口走去。大羊的动作告诉牧民,它是属于白色栅栏的。牧民又看向少布。按理说,聪明的少布应该能明白羊和牧民的意思,可它却做出了一个非常错误的举动——把大羊强行赶回原来的栅栏里。而且,少布怕大羊再次冲出来,守住了栅栏口。牧民面面相觑,达木丁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工作人员很快把羊群的情况记录下来。

第二个出场的是至若。

“至若”在蒙古语里是“强壮”的意思。

在第二轮比赛中,至若表现得非常棒,及时守住栅栏口,牢牢控制住了羊群。可这次,它表现得就没有那么聪明机警了,反倒显得很粗暴。

至若注视了羊群好一会儿,忽然向羊群冲去。羊本来就胆颤心惊,强壮的至若又突然袭来,吓得它们四散分逃。至若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冲向羊群。几个回合下来,羊群被至若折磨得浑身瑟瑟发抖,连尖叫也忘了。

羊群受到攻击时,喜欢挤在一起。尤其是来自同一支羊群的羊,面对突发情况时,会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至若多次冲散羊群就是这个目的,可羊群却没自动分成三组,而是分成了四组。再看至若,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纵身跳出了铁栅栏。牧民哈哈大笑。

最后一个出场的是赤那。“赤那”在蒙古语里是“狼”的意思。

赤那长得非常像狼,长嘴,尖脸,身上的被毛棕黄色,还有一条黑色的尾巴。一双大眼冷酷而严峻,泛着两股寒光。往羊群面前一站,就不怒自威,吓得羊群骚动不安。

赤那没有费多大的周折,就把羊驱赶进三个不同的铁栅栏里。现在,场地中间只剩下两只大羊了,只要把两只大羊分别赶进对应的羊群,就可以等着工作人员宣布结果了。

赤那来到一只大羊面前,这只大羊比赤那高出半头,身材结实。大羊虽比赤那长得高,可精神却大不如它,大羊不敢直视赤那,但也没有自动归队的意思。赤那围着大羊走了一圈,用头去顶大羊。大羊四蹄紧紧抓着草地,竟然纹丝未动。赤那又重重一顶,将大羊顶得挪动两步,可它又立刻回到了原来位置。赤那改变了战术,直接扑向大羊。这是牧羊犬的看家本领,这一扑,再壮实的羊也难以承受。可有一点,只有双方都在奔跑时,借住惯性的力量,牧羊犬的一扑才能达到极致。现在大羊稳如磐石,赤那又是近距离的一扑,根本发挥不出那么大的威力,身体“咚”的一声撞在大羊身上,大羊身子只是晃了晃,赤那却连连后退。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赤那不得不再次改变战术,它一口咬住大羊的脖颈,使劲向后拉。大羊这次承受不住了,再加上赤那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它不得不行动起来。没走几步,大羊又犯起了倔,停了下来,身子向后用力,一犬一羊,如同拔河,僵持起来了。毕竟赤那力气大,最终大羊被赤那拉得踉踉跄跄。眼看着赤那就要成功了,就在这时,突然从人群中蹿出一条黑影,径直撞向赤那。赤那的精力全部都用在大羊身上,根本没有提防,被撞了一个趔趄,一松口,大羊逃了。

牧民定睛一看,闯进铁栅栏的是赛汗。

赤那不知所措地看着赛汗。赛汗看了一眼赤那,径直向那只大羊走去。工作人员和牧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好奇加不解,愣愣地看着赛汗。

赛汗走到大羊身后,用头重重一顶,不知是赛汗的力气比赤那大,还是大羊已经精疲力尽。被赛汗这一顶,大羊就像一个皮球般滚动起来。众人再一看,赛汗已经把大羊顶向另一个栅栏,与赤那的意愿恰恰相反。眼看着赛汗把大羊顶进栅栏里了,工作人员才反应过来:“哎哎哎,这是……”

众人一惊,赛汗在帮助赤那。

再看赤那,它此时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儿看看赛汗,一会儿看看即将进入栅栏里的羊,一脸茫然,仿佛参加比赛的不是它,而是赛汗。又像是在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不得不承认赛汗的判断是正确的。

工作人员连喊了数声,赛汗却没有任何反应。有人急了,大声喊了起来:“乃仁台,乃仁台……”

乃仁台其实一直没有离开,赛汗突然闯入铁栅栏,让他丢尽了脸面,赛汗此时的表现是草原人最不齿的行为:耍小聪明,搬弄是非,破坏别人的好事。乃仁台越想越生气,一伸手,夺过旁边牧民手中的牛皮鞭子,大步流星走进铁栅栏,抡圆了胳膊,只听半空中“啪”的一声脆响,赛汗身上戗起一道被毛。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