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草原犬赛汗

第4章 猎犬少布

比赛采用的是淘汰制,所以才有几十只大犬同抢一个牛头的场面。这主要是测试参赛犬的嗅觉和反应能力,只要能同时找到牛头,就有资格进入下一轮比赛。当然这里也免不了有幸运儿。十几条大犬进入了下一轮比赛,像少布,赤那和至若当然是少不了的,赛汗也取得了下一轮参赛的资格。

接下来的比赛可是凭真刀实枪的本领。

乃仁台一直高兴不起来。赛汗虽然取得了进入下一轮的资格,但他心里最清楚,赛汗不是第一个发现牛头的,也不是第一个咬住牛头的,它第一轮比赛的成绩并不理想。

乃仁台眼睛里容不进沙子,对赛汗要求非常苛刻。

紧接着,第二轮比赛开始了。

第二轮比赛是“赶羊”,草原犬把羊群赶到终点为胜。

参寒的草原犬虽有猎犬和牧羊犬之分,但上面禁猎,猎犬也只能改行当牧羊犬了。牧羊犬与牲畜朝夕相处,它们的工作就是看护羊群和牛群。这种工作对草原犬来说并不陌生。不过,它们驱赶的可不是熟悉的羊群,而是来自于吉尔嘎朗草原的羊群。也不是十几只草原犬驱赶一支羊群,而是每只大犬都要负责一支羊群。每支羊群中羊的数量不多,仅有五只。

羊虽是性情温和的牲畜,但也不乏调皮分子。参赛的羊是清一色的大公羊,身材比草原犬还高还猛,胆量大,不服管教。另外,这些羊已经饿了一天一夜了,为的就是给草原犬增加一些难度。

草原犬们严阵以待,虎视眈眈地注视着眼前的铁栅栏。铁栅栏里是即将被放出来的羊群。铁栅栏围得严严实实,为的就是防止一些聪明的草原犬提前进去。

乃仁台的目光紧紧锁在赛汗身上。赛汗是所有参赛草原犬中表现最轻松的,仍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

哨子一响,工作人员迅速打开了铁栅栏。羊群咩咩叫着,冲出了铁栅栏。冲出铁栅栏的羊群开始四散分逃,一时间,到处都响起羊叫声,到处都是羊的影子,直看得牧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少布很快控制住了羊群。

“少布”在蒙古语里是“飞禽”的意思。

这只猎犬长得蜂腰肥臀,全身上下大多是白色被毛,白色中点缀着黑色,远远望去,就像一块白云上面悬浮着微小的乌云。它不但速度快,而且步伐轻盈,就像一只鹰在空中翱翔,所以牧民达木丁给它起名“少布”。

少布负责的羊圈栅栏门一开,一只大公羊一马当先冲了出来,另外四只大公羊紧随其后。少布再一次发挥出猎犬优势。大公羊冲出铁栅栏时,它已经冲到大公羊身前。少布的速度太快了,大公羊只感觉眼前有东西一晃,还没等它看清,就被扑倒了。大公羊前肢点地,后身一挺,马上站了起来。少布毫不含糊,又是一扑,大公羊又倒在地上。大公羊两次被扑倒在地,非常恼火,“噌”地站了起来,速度比刚才还快,反应比刚才还灵敏。然而少布表现得比大公羊还优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全身力气,狠狠朝大公羊撞去。大公羊根本架不住它这一撞,四肢滑出很远,一头栽倒在地。这一跤摔得极惨,它头先触地,身子折了过去,半天爬不起来。

少布见已经制服大公羊,转身直奔另外四只公羊。四只公羊同时冲出铁栅栏,相互挤撞,耽误了时间,其中一只落在了后面。少布眼疾手快,“吭”,一口咬住大公羊的犄角,就势一拉,拉到倒地的大公羊身边。

另外三只大公羊一起向同一个方向奔跑,这给少布省了不少事。少布没有跟在三只大公羊后面,而是从右路直插上去,纵身拦下了三只大公羊,大嘴一张,嘴角剧烈抽动,耳朵向后拉,脖子、脊背、尾部的被毛耸立起来——少布发怒了,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怒吼,锋利的犬牙上泛着寒光。三只大公羊当时就蔫了。少布就势转到它们身后,用头一拱,它们乖乖地向两只大公羊靠拢。

少布是第一只控制住羊群的犬。

制服羊群后,少布驱赶着它们向终点跑去。少布很机警,余光始终扫向五只大公羊,一直把它们控制在狭小的范围内。它一边跑,一边从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吼声,只要大公羊胆敢偷懒、耍滑,就毫不客气地来上一口。

至若的反应丝毫不亚于少布,工作人员还没有完全打开铁栅栏,它就一个箭身蹿到栅栏门前。羊刚一出来,它就势来了个“饿虎捕食”。羊在栅栏里困了一天一夜,肚子瘪瘪的,本想借机冲向草场,可没有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一只大牧羊犬,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被至若扑倒了。

至若守住栅栏口,以逸待劳,羊刚出栅栏口就被它一一收拾了。不用说,羊群顺利地在它的监督下迅速跑向终点。

赤那的表现就不如少布与至若了。在它一愣神的工夫,五只大公羊迅速分成两伙,向两个方向跑去。赤那扑向离它最近的一伙,这一伙有两只大公羊。两只大公羊长得比赤那还高大威猛,一看赤那冲自己跑来,马上将头低下,把头上一对又尖又利的犄角对准了赤那。赤那只得赶快躲开。大公羊见牧羊犬躲避,抓住时机掉头就跑。赤那不敢正面出击,从斜下里冲了上去,用身子顶住大公羊。大公羊故技重演,回头就是一顶。赤那早就防着公羊这一招呢,一甩头,躲了过去,身子却纹丝未动。将头转回时,赤那就势一顶,大公羊四蹄站立不稳,被顶了个仰面朝天。另一只大公羊一看伙伴这么快就战败,立刻老实了。

赤那马不停蹄,直奔另一伙大公羊。大公羊跑起来,速度也是惊人的。方才的一幕,三只大公羊看得清清楚楚,所以玩了命似地逃窜。赤那纵身追去,眼看要追上了,大公羊却突然止住脚步,赤那差点一头撞上,赶紧跳了过去。大公羊放弃向前,转身向左冲。左面正是下坡,羊的速度非常快,眼看着就要到沟底了。一旦三只大公羊进入沟底,将更不容易制服。赤那急了,居高临下,纵身飞起,准确无误地扑向领头的大公羊。大公羊受不了这一扑,翻身倒地,然而并不气馁,几番挣扎,向坡上跑去。另外两只大公羊也跟着上了坡。赤那紧跑两步冲到它们前面。三只大公羊一到坡上,它就势张开大嘴,咬住其中一只公羊的犄角。

不用担心,牧羊犬不会咬伤它们,它们的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这也是草原犬与普通家狗的区别。另外,几十只大型草原犬同时参加比赛,又进行这么长时间了,却没有听到哪只草原犬发出聒噪的狂吠,顶多只是沉闷的吼声,这也是草原犬与普通家狗的区别。

赤那没有松口,一直把大公羊拖到原来两只的身边。

赤那的一连串动作完成得干净、利落,五只大公羊老老实实地向终点跑去。

与两只牧羊犬和一只猎犬相比,赛汗省去了许多麻烦。

羊群一出铁栅栏,就被眼前这只威风凛凛的大草原犬镇住了,五只大公羊不敢多看一眼赛汗,乖乖地按预定的路线向终点跑去。赛汗毫不费力就制服了羊群。由于羊群没有捣乱,赛汗在时间上便抢得了先机,遥遥领先于其他草原犬。赛汗不紧不慢跟在羊群后面,好似闲庭信步。这使牧民们多少有些意外。

乃仁台紧皱双眉,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并不是什么好事。

没过多久,乃仁台的这个想法,果然应验了。走得好好的羊群,突然偏离原来路线,拼命逃窜。赛汗没有马上去追,好像它不齿于这样做,又像是想给羊群一点时间,拉大距离,再一展它的风采。

见赛汗迟迟没有行动,乃仁台站立不安,有心提醒赛汗,可这样一来,就有损于他养犬高手的名声了。乃仁台有力使不上,急得团团转。就在他心急如焚之时,赛汗终于有所行动,一个箭身飞了出去,很快撵上了羊群。

牧民连连叫好,赛汗不愧是只优秀的草原犬。

赛汗身子一横,拦下羊群。领头的是一只褐色大公羊。大公羊身上有两种泾渭分明的颜色,从头部到上半身是褐色被毛,从身子中间到后半身是白色被毛。头上有一对洁白如玉的犄角,带着一定弧度,非常漂亮。褐色大公羊的速度非常快,再加上身上颜色特别,赛汗恍惚间感觉像是有两只大公羊向自己冲来。它身子前倾,张开大嘴,欲拦下褐色大公羊。

褐色大公羊眼看接近赛汗了,就势一低头,将洁白如玉的犄角对准了赛汗。赛汗身子一偏,躲过进攻。褐色大公羊得寸进尺,又向赛汗顶去,赛汗不得不跳开。可它还是慢了一步,被褐色大公羊撞倒在地。其他四只大公羊一看赛汗摔倒在地,齐刷刷地把犄角对准了赛汗。赛汗见状越发慌张,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灰溜溜地躲到一边,竟然给羊群让出一条路。接下来,它眼睁睁地看着五只大公羊自由地冲进草场。

“哗”,牧民哄堂大笑,第一次看见草原犬被一支羊群打败了。

乃仁台又气又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