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那年冬天的雪花

第8章 歪城

龚甲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实人,是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男人。

8月,龚甲离开城堡去歪城办一件重要的事,到达后,龚甲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揉了揉眼睛,掐了一下腿,确认这不是梦,他又挣开眼睛仔细看,房子是歪的,树是歪的,街道是歪的,牛马狗猪也是歪着身子,他再仔细一瞧,街道上的行人,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是歪着身子长着的。歪城名不虚闯啊,一切都是歪的。他见了那些人心里就有点想发笑,就学着他们的样子走路,刚走了一步就倒在地上,引来了人们哄堂大笑。龚甲爬起来,站直了身子,人们目光纷纷投向他,龚甲感到了目光的寒冷,相反的是龚甲变成了他们眼中的怪物和另类。

龚甲逃离了人们异样的目光,他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

也许是水头不服,第二天龚甲就生病了。

龚甲病情很严重,浑迷了两天,等他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原来是店主发现了他,拨打了120,于是医生把他送到医院抢救。院长见他醒了,问他看病有钱么,院长的地方口音很重,龚甲有点听不懂,他以为院长问他叫啥名字、家住在哪里,龚甲说,“龚甲,城堡鲍萧。”龚甲说话一向简洁,他想在苯的人也能听明白他说的是他叫城堡,住在城堡里一个叫鲍萧的地方。龚甲连说了几扁,院长笑了,他听成了“公家全部报销”。

龚甲说,“现在我就出院,我学过一点医,知道自己不过是得了感冒而已,吃点感冒药就好了。”

院长拦住说,“慢,等我们先观察一下吧,给你做个全身的检查,万一得上什么病,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龚甲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许了。

龚甲在医院里享受着一级护理待遇和各种先进仪器的检查。

院长拿着单子笑着对龚甲说,“你还是在这里安心住院吧!”

龚甲说,“我得了啥病?”

院长说,“得专家会症后,才能知道。”

龚甲一等就是一个月。医生开始催他交钱了,龚甲说,“多少钱?”医生说,“500万。”龚甲一怔,“太离谱了吧,你们是否搞错了,把单子拉拿来我看看。”龚甲接过单子生气的说,“一天24小时,你们开的却是一天48小时收费,还有每天给我打的葡萄糖加起来重达200公斤,超出我体重的1倍还多……”这是院长走了过来,笑着说,“你不是公家全部报销么?这点钱算不了啥,到时我们还给你回扣。”龚甲说,“我啥时说过公家全部报销?你们心太黑了,我感冒就要500万,我要告你们。”院长顿时变了脸,“如果你不想交钱,你就永远别想离开歪城。实话告诉你吧,你去告我们,你就是100%占理,但最后输官司的还是你,民告官能告赢么?你该明白了歪城的人为啥都是歪的吧。”

龚甲24小时被监控着,别说离开歪城,就是离开医院半步也不行。龚甲写信求组单位,很快单位给龚甲和医院回信:龚甲已被单位开除,所作所为跟单位没关系。

院长说,“你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坐监狱,二是给医院无偿当杂工,也就是一辈子当奴隶。”

龚甲说,“在没比这跟好的办法么?”

院长说,“除非你尽快还钱,否则你就别想离开歪城。”

龚甲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我以前开过餐馆,要不我一边挣前一边慢慢还钱,这也许比其他办法更好一些。”

院长骂了一句,“穷鬼,原以为你是一只肥羊,想宰一刀,没想到你却是一只铁公鸡。”

龚甲在歪城的餐厅终于开张了。

龚甲的一举一动都在警察的监控之下。

院长为了防止龚甲逃跑,就给龚甲找了一个老婆,让他安居乐业,别做逃跑的打算。

老婆说,“在歪城挣钱很容易,你看警察不会抓小偷,教师不会教书,医生不会看病……所以在歪城挣钱很容易。”

龚甲说,“是么?”

老婆说,“从明天开始,你就照我的办法去办,包你发财。”

龚甲开始偷工减料,挂羊头卖狗肉,开始宰人吃人,一盘蛇肉,说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龙肉,要价上万,一盘猫肉说是虎肉,要价几千……

慢慢地龚甲的心也开始变歪了,身体也开始歪斜,走路一摇一摆。

刚开始,龚甲没在意,只是觉得走路一脚高一脚低,慢慢发觉走路身子老朝左边歪,后来一照镜子才大吃一竟,身子歪了。龚甲真正也变成了歪城的成员了。

不久,老婆怀孕了。

龚甲摸着老婆肚子说,“你说,我们的孩子出生后,该不会也是一个歪人吧?要是一个歪人多难看!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是一个歪人。”

老婆望着窗外的歪树发呆。

龚甲望着歪歪的残阳默默不语。

几天后,龚甲和他老婆在歪城消失了。

歪城贴满了通缉令,龚甲成了歪城人们茶余饭后的作料。很快,人们淡忘了龚甲,因为歪城人有忙不完的事,还有很多挣钱的点子等待他们去挖掘。

若干年后,龚甲带着他的儿子来歪城,歪城已变成一片废墟,长长的杂草在风中颤抖着……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