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惟吾逍遥

第33章 有趣?

剑宗。

“哈哈,承让承让!”

“兄弟我就不客气啦!”

刘霖的语气十分欠扁,他将赌注收起,回头看了眼脸色黑沉的同门们,感叹道:“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喂喂,你这小子,怎么做到的?”

郑卫将刘霖扯到一边,让他避免了一顿好打,又小声讨教起来:“怎么每次都是你赢?”

“这说明我天赋异禀,乃是天生的剑修。”刘霖得意洋洋,“打败你们不是轻而易举?”

“切!光会玩【剑气迷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闯剑窟,那才是我辈剑修真正的比试之所。”

刘霖的声音并没有压低,听见他话的一些人心情不好,冷冷讽刺了一句。

“呵呵,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怎么还上纲上线了呢?”刘霖向来不愿与人结仇,连忙打个哈哈揭过此事,“等下次去长云镇,我请你们吃酒!”

“好说好说。”

“水云天,不去水云天,下次我可不和你玩了。”

“就是就是!”

闻言,刘霖摆出一副肉痛的神色,于是更惹得周围人连连起哄,他这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水云天,行,不就是水云天么,我请了!各位都有份!”

笑闹中,众人也将之前的一丝不快尽数拂去。

这时,有人眼尖,看见不远处有一飞舟正悄然靠近,连忙道:“有人来了,快些站好,别像上次一样!”

众人一听,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再不敢笑闹,连忙回到原位。

上次的事情也就发生在几天前,那时他们也在玩【剑气迷踪】,以致于疏忽了守门之责,被回返宗门的明泽真君看见了,好一通教训,为首那位还被罚去做三月杂役。

这一次,他们虽然也玩游戏,但却是商量好了,分成两班,一班人守门,一班人玩,然后轮流替换,既能玩游戏,又不耽误事,岂不美哉?

只不过虽然不担心被罚,但样子还是要做做的,于是众人齐刷刷站好,板着张脸不苟言笑,看起来倒也神采奕奕,英姿勃发。

“(⊙v⊙)咦——”

“(⊙o⊙)诶——”

“(⊙Д⊙)ノ啊——”

忽然,接连响起三道带着惊异的低呼声,有人诧异,连忙问道:“怎么了?”

“可是来人来头太大?”

刘霖面色古怪地看着已经下了白玉舟缓步而来的蓝衣少年,“居然是他……”

墨天微的废柴之名虽然流传甚广,但她向来深居简出,倒是少有人知道他的容颜,于是便有人问了。

“谁?”

还有的弟子见此人虽然神色冷淡,但那张脸实在俊美,恍若暗室中莹莹生辉的珠玉,任何时候都不会教人忽视,不由心中惊异,他们在外门许多年,从未听闻有一位如此模样的美人,顿时起了结交之心。

又听见刘霖似乎知道这美人一些消息,连忙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他是……”

刘霖刚想开口,此人便已经来到近前,于是连忙闭口,不再言语。

美人扫了众人一眼,取出弟子令,声音清冷:“剑宗墨天微,回返宗门!”

啊~人美声音也美,为了我的眼睛和耳朵,我要和他做朋友!

有弟子心中荡漾,已经在脑中翻阅《撩汉十八式》及《勾搭三十六计》。

——咦?你问为什么一个男弟子看这种书?呵呵,难道你不知道剑宗的妹子都是汉子吗?当然要因地制宜,对症下药!

但是没等他们翻阅几页,忽然脑中一道霹雳划过——墨天微?这名字怎么听起来如此耳熟?

好像……

似乎……

大概……

“啊,你是那个墨废柴?!”有弟子忍不住惊呼一声,脱口而出。

呵呵,这不可能,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不会对我这么残酷的!

众弟子在心中疯狂反驳,这么漂亮的小师弟,居然是那个难得一见的废柴?

我!绝!不!相!信!

但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只听刘霖开口了,他接过弟子令检查一番,然后语气有些复杂地说道:“墨师弟,安全归来,可喜可贺。”

墨天微:……

虽然刘霖这话不仅没什么恶意,反而善意满满,但墨天微仍旧有些哭笑不得,似乎在同门看来,自己没死才是中大彩了?

好吧,确实如此,也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谢师兄关怀。”墨天微微微颔首,“师弟先回去了。”

墨天微将弟子令从刘霖手中接回来,刚想离去,却见众人齐齐盯着她,那目光诡异极了。

待见墨天微看来,众人浑身一震,立刻收回目光左顾右盼,这让她有种自己是洪水猛兽所以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感受。

扫了眼脸色古怪中又带着悲伤的众人,墨天微眉头微皱,快步离开。

待她离去,众人这才齐刷刷松了口气,又是齐刷刷一叹:“唉~~~”

刘霖犹自震惊于自己刚才的发现,听得众人如此齐心叹气,有些奇怪,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唉!”郑卫沮丧地叹了口气,“这么可爱的小师弟居然是那个墨废柴,我不相信!”

“是啊,怎么会是他啊!”有人摇头。

“容貌如此不俗,却是个草包,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

这里是慕强的剑宗,虽然众人也喜欢美人,但却更喜欢强者。一个空有美貌的人,是得不到他人的尊重的。

听着周围人七嘴八舌的抱怨叹息,刘霖的神色愈发古怪,他看向一旁站着的另一人——叶琼。

叶琼与他都是炼气七层的修为,比其他人高上一些,他相信,自己看出来了的,叶琼必然也看出来了。

叶琼的神色中也带着几分奇异,“没想到……”

刘霖点了点头,表示他们刚刚发现的绝对是真实的,不是什么幻觉。

“刘师兄叶师兄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没想到?”有人问,“没想到墨废柴居然生得这样一副好相貌?”

“不是,”刘霖叹了口气,“你们难道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么?”

“什么不对劲?”郑卫摸不着头脑。

“你们该叫他师兄了。”叶琼接过话,“墨天微,已经是炼气六层的修为了。”

“什么?!”

这次的众人,远比之前还要震惊。

出现一个美人,不算什么;美人居然是那个传闻中的墨废柴,抱怨几句也就算了;但传说中的墨废柴居然已经炼气六层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好么!

众人被这个消息惊得半晌回不过神来,有人想反驳,但也知道叶师兄是不会骗人的,只好咽下满腹的疑问。

良久,郑卫弱弱开口了:“我记得,上次他出门时,还是炼气三层吧?”

“是啊!”刘霖点头确认,“才短短月余,便连连突破,已是炼气六层,这天资……”

虽然他没说完,但谁都明白那话中意思。

这天资,堪称绝顶妖孽了吧?

刘霖此时的心情尤为复杂,万万没想到,之前他以为再无翻身之机的人会东山再起,一时间,他竟生出许多迷茫。

想他入门至今,已有十六载,碍于灵根低劣,修为只有炼气七层,剑道进益也是平平。

原来还能安慰自己天道酬勤,努力修炼,终究会有回报,但今日……

看见那有着天灵根资质的少年虚度光阴数载,却仍在短短一月便几乎要追平他的修为,他的努力,看起来那么的讽刺与好笑。

饶是他心性坚定,也不免生出几分怨怼——天道,何等不公!

“刘霖!你在想什么?!”

一声厉喝将刘霖惊醒过来,他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险些,险些就要生出心魔了,实是大意了!

刘霖看向叶琼的目光多了几分感激,若不是他,恐怕自己的道途就算不就此中断也会多出许多坎坷。

“刘霖,你别看这位墨师弟修为突飞猛进便觉得天道不公,”叶琼语重心长,“须知,在那些无灵根之人眼中,我们这些有灵根之人,如何又不是得了天道偏爱呢?”

“世事便是如此,只做好自己,问心无愧即可。”

刘霖惭愧,“叶师兄所言极是,是师弟想岔了。”

“况且,这墨师弟,也绝不是那等自恃资质绝佳便虚掷光阴之人。我听蒋师兄说起过,墨师弟之前修为进境缓慢,皆是因为他苦练剑法,以致耽误了修炼之故……”

叶琼将自己从蒋纬处听来的小道消息说与刘霖听,末了才道:“可知,墨师弟今日之成就,不过是厚积薄发,理所当然,你不可因此失了本心。”

刘霖听见原来墨师弟的废柴之名竟是如此得来,心中更为自己先前的错误猜测感到愧疚,自然连连应是,决心要向墨师弟学习,任他人风言风语,我自岿然不动,固守本心,永不动摇。

叶琼见他真的醒悟了,也觉满意。

他与刘霖也是十多年的交情了,两人境遇相仿,他自然是不愿意看着好友走歪了路子的。

修行之途虽然艰难,但有一二好友相伴在侧,便是前路坎坷,也总是一番慰藉。

想到刚刚离去的墨师弟,叶琼忽地生出几分恶趣味来,也不知道那些曾轻贱过、非议过、折辱过他的人,见到如今的墨天微,会是何等心情呢?

想必……一定很有趣。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