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泽被乾坤

第2章 接触

看着眼前的人,清亮的眸子黑如子夜,在那之中却找不到一丝惧意,清明沉静,与那稚气脸庞截然不同的沉稳,他怎会如此冷静?

“你不怕这食物有毒?”男子淡淡地开口。

咀嚼了几下嘴里的东西吞下,“害怕?”自嘲地勾起嘴角,“我想,以公子您这样的身份,会图我们这小乞丐什么!该是不屑对我们动手。”

看着那静静看着自己的黑亮眼眸,男子心下惊讶,那张沉稳漠然到让人怀疑其真实年龄的小脸,这是一个孩子能拥有的?

“啊哈……”轻声笑了出来,“真是有意思的孩子。”

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要是你会谋害我们这种低贱的人的性命,那才奇怪吧!

“我叫朱正楠,是赤凰岛的主人。”顿了顿,“你可愿跟随我?”说出这句话,朱正楠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了,为什么会对一个孩子在意?

“好。”与其像现在这样,连吃喝都不知道上哪去找,过着挨饿受冻的日子,不如早个好靠山,至少不用为了温饱操心。在对方问出口后,他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了。

看着这没有过多考虑就同意的孩子,扬起了唇角,心道:有胆色。至少能把他培养成一个出色的影卫。

“嗯,很好!”转过头,看了一眼门外,想了想,把自己身上穿的长衫脱了下来,“吃完东西就跟我走,天色不早了,得找家客栈好好休息一晚。”

很清楚自己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只是也颇奇怪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会想要收留没有能力的孩子?但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孤儿会更容易对自己忠心吧!

‘赤凰岛’的主人?此人是某位王侯将相?

“栩,我们要跟他们走吗?”抬起一张小脸,黑亮的眼睛怯怯地打量眼前站在一旁的男子,再回过头看着身边的孩子,“以后我们就有东西吃了,不用挨饿了吗?”

“嗯,小宇说好不好?”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顶,拉着他站起身向男子身边走去。

看着这个眼神和行为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相符合的孩子,淡笑了一声,“真是个小大人。”说完,把手里拿着的衣服披到了他身上。

看着他身上残破的衣衫,领口也大敞着,幼嫩的肌肤被冻得苍白发紫,禁不住皱了皱眉。正着手为他整理自己给他披上的长衫,忽有一物从他本就松垮的衣服里掉了出来。

阴暗的破庙里,一颗暗紫色的东西仍是光泽莹亮。

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物件,原本清冷的俊脸闪过一丝惊讶,“你怎么会有这枚指环?”这是自己多年以来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全然没想到,会在这样的一个孩子身上。

正脱下外袍准备给另一个孩子披上的男子也露出一脸惊奇之色,“少主……”

原来如此,难怪会有这种想要靠近这个孩子的奇怪感觉。

蹲下身,搂住眼前的孩子,眼里满是心疼,“这些年一直这样过的吗?”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找到这孩子的话,就不会让他过得这么苦。

看着脸上满是愧色的男子,心里想着,此人难道是他父亲?寻找到了遗失多年的孩子?自己还是名门之后?

自己还在想,之前一直奇怪为什么一个小乞丐身上会有这样一颗名贵的指环,或许从戒指上能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是普通人家的话,是不会拥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看着男子眼里的心疼,他该庆幸自己找到了家人?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自己姓白,而这人姓朱,又怎会是自己亲人,难道自己是跟着义父姓了?

孩子脸上的疑惑让朱正楠心下更是疼惜,轻蹙了下眉头,说道:“走吧,随我回赤凰岛。”回头对另一男子吩咐道:“先去安排住处。”

“是,少主。”说完,抱起白宇,疾步隐入漫天飞雪中。

紧了紧白栩身上的衣服,稍稍停顿了下,自自己脖子上取下一条银色链子,白栩看到这条链子还坠着一枚银色的指环,上面飞舞地刻着一只似凤非凤翱于九天的赤鸟,在银色的环面上闪耀着惑人的光芒。

看样子,这枚指环应当是他们家族的标志了,白栩心想。

只见朱正楠把指环从银链中退了出来,戴在自己左手的大拇指上,再把那枚暗紫色的指环用银链穿好,戴在白栩的脖颈上。

拍了拍白栩的衣服前襟,“好了,这样就不怕弄丢了。”说完,抱起白栩向雪地走去。

环上朱正楠的脖子,白栩心想,今后有了依靠,就不再是孤苦无依的小乞丐了,禁不住小脸上挂上了笑意。

看着怀里的人难得展露出的孩子气,“啊呵……”朱正楠不禁轻声笑了出来。

“你识得这枚指环?那你可知道我是谁,”顿了顿,还是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口,“我是你遗失在外的孩子?”

朱正楠在这一瞬间愣住了,随即轻笑一声,“你这孩子,我都还没成婚呢,哪来你这么大的孩子?”

白栩听了这话后,一张小脸羞得红扑扑的,把脸埋在朱正楠颈间,闷闷地问了一声,“那我是谁?”

自己又是什么人,他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满心的疑问,只想在这全都问明白。

虽然不是自己一手造成,但看着这般模样的孩子,仍是心里充满了歉疚,想着从此以后定要护好这孩子。

“还害羞呐!”抬起左手,轻轻抚了下白栩的脑袋,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呢!

这样的年纪本该最纯真无邪、尽情欢乐,可怀里的孩子却从来没有享受过。

白栩在心里腹诽:任谁错认了爹,都会不好意思的吧!不过看着这人,应该也很疼自己!

轻轻叹了口气,朱正楠接着说道:“你原是白家的少主,至于为什么会沦落在外,等回去以后,我再跟你细说,现在在外面,还有诸多不便,”沉默了下,眉宇轻蹙,“你的身份不同常人,自己也要小心些。”

说话间,寒风肆虐,只见男子更加抱紧了怀里的孩子,朝着小镇走去。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