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地图 爱游戏官方入口

第1637章 魔法氏族

寻常驯马师是拿些马儿爱吃的食物进行引诱宝马,进行驯服,但那些被驯服的只是一些普通马儿,面对眼前的这匹宝马,肯定是行不通的。
  苏公承刚拉开马厩的门,那汗血宝马就长鸣一声,紧紧昂着头,瞪着一双血红色的双眼,竟似人一般,开始围着苏公承打转,仿佛要随时冲上来将苏公承踏于马下一般。
  苏公承却不动声色的陪着他转着圈,一人一马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
  芊羽感觉有些无趣的说道:“怎么就只会瞪着眼睛转圈啊,真是无趣,还不如那些将领们和他较量有意思。”
  陈朝生对此话却是不赞成,说道:“那些将领们只是在蛮干,可不知人在选马时马也在选人,就算你以蛮力一时占得了上风,那又如何谈得上驯服,谈得上心灵相通呢,若是在战场上,一个不慎,怕是连命都得葬送在此马身上,很多人都不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才尽皆失败了。”
  芊羽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问道:“那苏哥哥是在从心灵上征服此赤血吗?”
  陈朝生纳闷的看着芊羽问道:“谁是赤血啊?”
  芊羽一指汗血宝马,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听闻这汗血宝马奔腾起来的时候身上会沁出如血一般的红色液体来,所以当然赤血是指他咯。”
  陈朝生无语,半晌,才回答芊羽的问题:“他们现在是在比拼气势的,弱谁的气势一下弱了,谁就输了,同时也是一个互相认同对方的过程。”
  正说话间,只见风云突变,赤血前蹄立起,做俯冲状,嘶鸣一声,前蹄落地,冲着苏公承直撞了过来。
  芊羽一时间大惊失色的喊了一声:“苏哥哥小心。”
  话音未落,却见苏公承面对突然而至的危险毫不畏惧,他提起一口气,纵身一跃,竟是要往那马背而去。
  赤血如何肯让苏公承得逞,只见他前蹄飞起,整个身子都悬在了空中,朝着苏公承扑去。
  苏公承人在空中,本无着力之处,眼见就要撞在了他身上,连陈朝生也变了脸色,苏公承却是哈哈一笑,身子竟然又往上提了提,正悬于赤血之上,赤血倒是如鱼儿投网一样,让苏公承落个正着。
  赤血感觉到背上有了人,更是狂躁不安,只见他四蹄狂奔,直接朝着马厩外飞奔而去,身子还颠簸起伏,想将苏公承甩下马去。
  陈朝生一个躲闪避过了一人一马,芊羽却是吓傻般一动不动的正站在宝马前奔的正前方,陈朝生看得呲目欲裂。
  眼见就芊羽就要被踏于马下,苏公承一时一捞,将芊羽给拦腰抱起,芊羽一身惊呼,这才回过神来,满面羞红的被苏公承抱在怀里。
  宝马疾驰,她却仿佛感觉不到危险,头一缩,双手紧紧抱住苏公承的虎腰,如鸵鸟一般躲到了苏公承的怀里。
  眨眼间,一骑二人就出了马厩直奔东宫后院而去,陈朝生知书墨画几人连忙追了出来,却是看到了让他们铭记一生的一幕画面。
  只见天际一轮红日初升,地下雪白一遍,一匹高大浑身泛红的宝马踏雪飞天直跃丈许高的院墙而去,一人高擒马头,长发披空,初升的太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格外的英气逼人。
  还有一人小鸟依人,紧紧的蜷缩在男子的怀中,芊芊玉手紧紧的抱在男子的后背上,迎面而来的风将二人的发丝紧紧缠绕着,舞动着。
  好一对神仙眷侣。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知书墨画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流露出无限的向往。
  这一刻,思维仿佛是凝固了,陈朝生只感觉到“美”,无与伦比的美。
  这一刻,老奴脸上露出追忆往昔的神光,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风云岁月。
  只是太美好的东西总是转眼即逝的,一声马蹄踏碎了这如镜般的画面,马已跃过了院墙。
  陈朝生惊醒过来,大喝一声,“快追。”随后急忙从马厩上牵出一匹马来,急追而去。
  此时提刑按察使司内,满堂皆静,丘比陵脸色铁青的看着张三李四,喝问道:“本官昨夜临走之前是如何交代你们的,而你们又是如何回答的,现在好了,人不见了,你让本官如何给老铁头的家人一个交代?如何给世子殿下一个交代?”
  张三糯糯的说道:“大人,事已至此,还是广贴告示,捉拿通缉那二人吧。”
  丘比陵一声冷笑:“呵呵,这会倒想起捉拿通缉了,那待会而来的世子殿下你让我有如何脸面与他说?说人不见了?跑了?”
  “这,这......”张三一时哑口无言。
  丘比陵看张三这幅样子,没好气的说道:“这、这什么啊,哑巴了吗,还不快去张贴告示,全城通缉此二人。”
  “是,大人。”一旁的李四连忙答道,然后一推张三,张三回过神来,连忙和李四一起带人出去张贴告示去了。
  大堂内一时间安静下来,丘比陵正在苦苦思索对策间,庞达的声音从门外传了来:“丘按察使,准备的如何了,今天本世子倒是要好好看一场好戏。”说话间,庞达已进了门来。
  庞达一进得门来,却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审判苏公承陈朝生二人的场景,却是只见丘比陵一人正呆呆的坐在堂上发呆,不由得一愣,问道:“丘大人,苏公承陈朝生二人何在啊?”
  丘比陵从沉思中被惊醒过来,见是庞达,越发觉得头疼起来,真是怕什么什么就要来。
  正欲回话间,突然,有衙役紧急来报:“禀告大人,外面有人来报案,说是昨夜三更时分,有人强闯承天门楼,还打伤了守卫承天门的将士。”
  丘比陵大吃一惊,一下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问衙役道:“报案人何在,速速带我去见他。”
  “正在前厅,大人跟我来。”衙役说完往前厅走去,丘比陵连忙跟上,情急之下却是顾不上庞达了。
  庞达也不恼,他也十分好奇究竟是何人竟敢如此大胆,擅闯承天门还打伤守卫,这可是灭九族之罪呀,他也连忙跟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