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主图缈望

第26章 黑暗领域

“这是······”

看着突然笼罩了自身的黑暗,望缈想要弄明白眼前的情景。

“神之领域,修为达到了五阶显能的人,就可以使用的掌控类技能”

带着审视的目光,北功环顾了下四周的黑暗。

入目的,不再是明亮宽阔的道场,而是覆盖了整座道场的宽广黑球。

在这个黑球内,木制的地板在慢慢地被浸黑,流动的空气逐渐变得凝重,就连光线,也好像在被什么吞噬着一样,逐渐的暗淡了下来。

“神之领域?”

望缈带着疑惑的目光转向了北功。

“因为领域都自带三个麻烦的效果啦”

说到这里,北功看了眼李石。

原本伸出了右臂的李石,听到了北功的话后,就将伸向望缈他们的手,收回到了身边。

原本,他是想直接一招“暗影捕手”,让望缈、北功、露佳三人身边的阴影,化为强力的手臂,控制住他们的行动的。

但是,北功,只是个毛头小子的北功,却明确的说出了领域所具有的三个特点。这让李石,有了听下去的兴趣。

反正,捏死他们三个,对李石来说,就像捏死三只蚂蚁一样轻松。

看到李石并没有什么动作,没有招呼全身戒备着李石的欧德曼,北功开始解说起领域的三个效果:

“第一个,是领域感知,在这个领域内,我们的举手抬足、一举一动,都会在领域施展者的掌控之中”

说着,北功向望缈眨了眨眼。

“也就是说,眨眼之类的动作、眼神变化之类的变化,是掌握不到的喽”

先有北功关于感知的描述,又有北功的眨眼示意,这让望缈记住了领域感知力的不足。

“第二个,就是萌力安泰了。只要在领域内,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萌力,不用担心萌力的枯竭”

“这······”

听到这里,露佳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如果只是萌力高强的话,那么,多付出些代价,让对方过快耗损萌力,不失为一个对应方法。但是,对方要是根本就不担心萌力的消耗的话,这种当下最有效的战术,不就不能使用了吗?

“······是唬人的说法”

看着面露急色的露佳,北功才又说了稍稍让她安心的话。

“其实,萌力安泰,只是另一种领域掌控,萌力吸收上的掌控。怎么说呢,我们平常的萌力使用,比起说成是耗损来,说成是一旦使用,再次恢复到使用前的水准,就很会耗费时间的一种方式要更合适。实际上,我们所使用的萌力,根本没有真正的耗费掉,在一定的时间、空间内,仍然是恒定的。只是使用后的萌力,转化成了一种比使用前更加难以使用的方式而已,我说的对吗?”

说到这里,北功显得不自信似的,看向了李石。

“不错”

李石点了点头,接着又补充了句

“领域只是让我们这些高阶的对这种萌力转化,有了更强的干涉力”

但也只是点到为止罢了。

对只是简短回应的李石,呵呵笑着的北功,接着李石的话,

“靠着同化跟领域之源不同属性的萌力,而这,也就是第三个效果······”

开始更加细致的解说,

“对身为领域施展者对立面的敌人来说更不利的,萌法减却。因为领域内的萌力,会被渐渐的同化成跟领域发动源同种性质的萌力,而让对立面的人们的萌法威力大减,沦落到只能靠自身持有萌力的地步”

一般来说,就算在战斗时,萌力使用者们也都会从周围的环境中补充消耗掉的萌力。只是,这种萌力的补充,通常都赶不上激烈的消耗罢了。

而领域,因为有着把范围内的一切属性之力,同化成跟本源同种性质的效果,使得施展了领域的人吸收萌力的速度,赶上甚至超过了消耗萌力的速度,造成了萌力不会枯竭的假象。

“这也正是我听你把话说完的原因。现在你们能使用的萌力量,已经减少了十分之一了”

得意的表情,流露在了李石的眉飞色舞的神情上只不到一瞬,因为

“哦,也就是说,你现在,只不过是五阶初期的卫成期喽”

凭借李石刚才的那句话,北功推断出了李石目前的修为。

卫成期,每个位阶中三个分期的最低位。

这让李石的表情为之一变。

因为之前还是得意的神情,所以,这个震惊的表情变化,实在是非常的显眼。

“理事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德曼大声的质询着理事官。

李石的表情变化,说明北功的猜测是对的。

如果李石只是五阶卫成期的修为的话,欧德曼自认为,还是有与他一战的可能性的。

五阶和四阶,从阶位上来看,有着一个位阶的差别。

但是,如果是从卫成期、行进期、恒守期的分期来看的话,也就只是三分之一位阶、一个分期的差距而已。

拼上性命自爆的话,应该会有机会的吧,露佳他们的突围。

这,让欧德曼放心了不少。

虽然说有这个最终的皇牌,但是,欧德曼也并不是个轻生的人,能够不用,他还是尽量不想使用的。

因而,他虽然大声质询着李石,但更多的是,想要他随便说个解释,给彼此一个台阶下。

因为,尽管已经被他用领域围困,但是,双方实质性的对立战斗,还并没有发生。

“呵呵,我都打算用强权压你们了,直接叫我李石,也是可以的哦”

然而,欧德曼的这种微弱希望,马上就被李石不紧不慢的打碎了。

李石表示会直接压下的话,显示着他不只是虚张声势。

“那么李石,我们只是路过的,可以走吗?”

笑着的北功,应承了李石的要求,直接对他呼名道姓了。

北功的这一句话,让望缈的眉头皱了起来。

并不是因为北功听从了李石的话语,而是,他明明听出了李石的张狂,还特别带有不敬地直称他李石,来个火上浇油。

“当然可以”

而在听到北功的话后,李石就看向了北功。

被李石看向的北功,并没有马上应承下来他的这句允诺,因为

“但是,要等我收服好露佳后”

一般有些脾气的人,总要来个这么戏弄小人物的转折的。

“这么说,理事官是不打算就此收手了?”

欧德曼不明白李石为什么这么执着。

附属区内,除了非正常死亡事件,是理事官不得独自决断,必须上报给爱欧盖瑞特学院以外,其他的琐事,都可以由理事官一人独自裁决。

权力虽然达不到只手遮天的程度,但也绝不能说小。

面对这样的理事官,身为孤儿院道场之主的欧德曼仍然敢抗争的原因在于,附属区的理事官,是个肥差。

盯着这个职位的人并不算少。

除了李石之外,城中的海克斯学院,还有几位,也是跟他一样,要到爱欧学院担任时事讲师的人。

一旦李石仗着理事官的身份对附属区的难民们肆意压迫,那么,同样到了爱欧学院的人,就可以将这些事散播在学院中。

运气的话,对李石来说差、对被他压迫的人来说好的是,正巧被爱欧学院的萌力、萌法老师们知晓,到时候,李石就该忧心他的处境了。

“既然这么极力避免露佳做我的副手,那么,你也该猜到,我是为什么要得到露佳了吧”

“物华阁阁主的关系吗?”

欧德曼,提起了他不想提到的人。

因为,这意味着,可以装作不知道的那层薄纱,被捅破了。

“果然被你们发现了啊”

笑着的李石身周,有着名为狂气的漩涡在涌动。

冒着理事官一职丢掉的风险也要得到露佳,是因为现在的李石,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为了从附属区中合理的带走露佳,物华阁阁主,将一个价值连城的精灵尤物,送给了已经享受过众多人类美女的李石。

“理事官,你虽然是这个附属区的管理者,但也没有达到一手遮天的程度,今日围困我这家修道场,你就不怕因此被人检举,官位不保吗?”

欧德曼指出了李石现在优渥生活的保障之一。

尽管知道靠这个劝服李石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这也要比亲自打败李石的可能性高多了,欧德曼,不得不做最后的尝试。

“呵呵,这也比被猎人协会找上门来强吧”

“猎人协会,就是会掳掠人类女性贩卖到异种族的艾格瑞姆大陆的那个”

作为对人类掳掠精灵奴隶的报复,猎人协会,会将与精灵奴隶买卖相关者的女眷,无论是妻子、小妾、情人还是女儿、孙女,也掳掠到艾格瑞姆大陆,将她们扔给精灵以外的异种部族。

而享用了精灵美女的李石,也是有着妻女的。

“露佳,你的选择呢?”

没有再理会欧德曼,李石威胁起了露佳来。

他之所以跟欧德曼废这么多话,就是为了告诉露佳他的立场,他势在必得的立场。

李石的这句话才刚说出口,后半句话还没有完全的传到露佳的耳朵里,四条直径一米的粗大藤蔓,就像被拧紧的拖布一样,缠绕向了李石的身体。

是欧德曼。

在李石说完“露佳”的时候,知道交涉决裂的欧德曼,就使用了他的木系萌力,对李石发起了进攻。

作为先手的缠绕藤蔓,每一条,都有着可以将一座山体,拖拉起来的强度。

被四条这样的藤蔓缠上的李石,只是鼻子间发出了蔑视的轻哼。

随着这声轻微的鼻息,四条藤蔓,就好像被拧出了大量黑水的墩布般,被李石身上冒出的浓浓黑暗吞噬了。

“难民就是难民,给你们点自由,还真就把自己当主人了”

涌向李石的浓郁黑色萌力,让李石的脚趾,踩踏不再是地面,而是黑云般的空中。

“哦呀,你这是在辱骂玛莎院长吗?”

轻笑着的北功,仿佛是在称赞着不畏虎的牛犊一样。

“什么意思?”

听到北功的话,李石看向了北功。

从北功能够清楚五阶领域的具体效果来看,他的家世,应该也是有一定水平的。

而这,让他有着接触一些秘闻的背-景。

因而,暂且不计较他的态度与实力的比例,仅就他刚刚所说的话来看,实在是不能对他所说的内容置之不理。

就算只是鸡毛蒜皮的事,但那也是,关于大陆第一学院的总院长——在爱欧盖瑞特这个三大陆联合学院有着一锤定音之权的——玛莎的事情啊!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