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同桌好好玩——同桌娃哈哈

第8章 考场上

侯洋最终没有请三个好朋友吃麻辣鸡柳,他的钱用来给大家买午餐了。

虽然没有吃到麻辣鸡柳,大齐却挺高兴的,一是侯洋够意思,忍受着司马老师的“严刑拷打”却没有出卖他;二是他们的目的终于达到了,胡妍在众人面前口口声声提出不与侯洋同桌了,接下来就等着司马老师给侯洋安排新的同桌了。结果司马老师却没有动静,她似乎忘了胡妍说过的话。

两天过去了,司马老师还是没有动静。

“司马老师怎么还没有动静,她是不是忘了?”大齐比侯洋还着急,有心去问司马老师,却又不敢,“侯洋,你去问一问。”

“俺可不敢,俺怕司马老师旧事重提。”侯洋连连摆手。

“让李晓果去!”

李晓果也连连摆手:“我们谁去问都不好,这件事前后联系起来看,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大齐一想也是,他眼前一亮:“我们可以去问胡妍啊!”

“自从吃大蒜以后,胡妍就不跟我说话了。”侯洋摆出苦衷。

“不说话更好,我们求之不得呢!”李晓果安慰侯洋。

大齐自告奋勇,亲自跑去问胡妍了:“你不是说不想与侯洋同桌了吗?为什么还不去找司马老师呢?”

胡妍看了大齐一眼:“我当时说的是气话。侯洋向我道歉后我的气也就消了。”

大齐恨不得拿脑袋撞南墙,这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侯洋比大齐还窝火,他不仅没有换成同桌,而且威风扫地。更让他寒心的是,章添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原来章添最反感大齐,现在他排在大齐前面了。

侯洋是要多苦恼有多苦恼,整天冷着一张胖脸,看见大齐、李晓果、巴奇三个好朋友也没有一点儿笑容。

“侯洋是打肿脸充胖子,玩儿深沉呢!”李晓果趁机火上浇油。

“大概是同桌的事把他闹的,我们应该再帮帮他!”大齐不忍心看侯洋一副沮丧的样子。

“我们怎么帮他啊?”巴奇两手一摊,无可奈何地说,“大蒜也吃了,我们不会让他再吃大葱吧!”

三个人一时想不出好办法。

侯洋心情不好,作业马马虎虎,尤其是数学作业,错误百出,作业本上画满了红叉,惨不忍睹。

大齐看着侯洋的作业本,眼前一亮:“我想出来了。”

“快说。”李晓果比侯洋还急。

“如果按照我说的去做,司马老师一定会答应侯洋的要求。”大齐信心十足地说,“章添的数学成绩是全班最好的。只要考试时侯洋的数学成绩最差。司马老师就会来个‘一帮一,一对红’,到时必定他俩是同桌。”

“你不是拿我开玩笑吧?”有过惨痛经历后,侯洋开始怀疑大齐了。

“你想司马老师最在乎什么?当然是大家的学习成绩了,如果谁的成绩落下了,她比谁都着急。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你——当然是最好的帮助最差的。”

“可章添已经声明她不与我来往了。”侯洋没有信心地说。

“章添说过这话不假,可你想过没有,她最听谁的?当然是司马老师的。既然司马老师让她做,她能拒绝吗?”大齐像章添肚里的虫子,说起来头头是道,“另外,章添有喜欢帮助别人的癖好。我敢说,只要你考试成绩最差,司马老师一定让你们同桌。”

大齐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就像司马老师已经这样做了。

“那还不容易,只要侯洋考零分就能做到。”李晓果说。

“我可不想考零分,章添怎么看我?司马老师怎么看我?老爸老妈怎么看我?”侯洋一口否决。

“考零分就有些假了。只要他考的分数是班里最差的就可以了。”巴奇接着说,“可怎么能保证他考得最差呢?”

这的确是件难事,一个人可以考得最好,但不一定考得最差。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有结果。

“能不能用其他的办法,反正我不喜欢考得最差。”侯洋不同意。

“不是说你本身不行,你是有意考得最差。”大齐安慰侯洋。

三个人议论来议论去,终于想出个办法,考试时帮着侯洋作弊。当然了,这次作弊不是考最好成绩,而是考最坏成绩,但又不能得零分、十分、二十分……一定要做得像真的似的,让司马老师切身感受到侯洋的成绩很差,差得必须与成绩最好的章添同桌才能弥补回来。

“我做不到,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侯洋一脸认真,“像你们说的真真假假的,我可做不出来。”

侯洋好诚实啊!为了诚实的朋友,只好让他的朋友们不诚实了。

最后大齐他们商定,考试时,几个人最好坐在一起,彼此照应,让侯洋考个最差的成绩。

月考说到就到了,司马老师恰好把大齐和侯洋分在一起,他们是前后桌。

“真是天助我也!”大齐兴奋得摩拳擦掌。

侯洋高兴不起来,他不愿意考最差的成绩,可要想与章添同桌,又没有其他好办法。再说现在已由不得他了,得完全听大齐的。

大齐胸有成竹地走进了考场,就像他已经考了个好成绩。

卷子发下来了。大齐匆匆扫了一眼,内容很简单,要想让侯洋考得最差,还真得动一番脑筋。

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

监考老师威严地坐在前面。

大齐很快答完了一道题,准确无误。他猛地想起自己重任在身,不能做对,要做错。看来要完成角色转换还是有些难度。

大齐把正确答案擦掉,写了错的答案。

他回头看了侯洋一眼,侯洋低着头,一副认真的样子。他有些担心,小声喊道:“侯洋,侯洋……”

“周大齐,把头转过来,答自己的。”监考老师提醒大齐。

大齐吓得赶紧转过身。

大齐很快答完了卷子,天衣无缝,简单的题不是看错一个数,就是忘写一个数。稍有难度的题呢,看样子他还会,但中间不是差了一步,就是忘写一步,总之,即使司马老师都发现不了大齐是有意做错的。

大齐看了看卷子,照这样答下去,侯洋准能考个第一,倒数的。剩下的时间,就是让侯洋照着他的卷子答。

时间已经过半。

趁监考老师转身的工夫,大齐迅速转过身子:“快答啊,来不及了!”

侯洋还没有反应过来。

“按计划进行!”大齐与侯洋用暗语联络。

监考老师一下发现了他:“周大齐,你已经是第三次被警告了,再有一次,就请你出去。”

“我没看他的!”

“你没看他的回什么头?”监考老师反问大齐。

“他……他……”大齐有苦说不出。

考试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了,大齐一下慌了手脚,他的卷子还都错着呢!顿时,大齐额头上渗出了冷汗,手心里湿漉漉的。越着急,越出错,此时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连最简单的题都不会了。

交卷的时间到了,监考老师收卷子。

“老师,我还没有答完呢!”大齐低着头,一只手死死按在卷子上,一只手笔走龙蛇。

“周大齐啊周大齐,考试时说话、回头,结果呢,卷子答不完。”监考老师一把夺过大齐的卷子。

大齐当时瘫软在桌子上。

“大齐,我的梦想一定成真。”侯洋兴奋地喊着。

侯洋喊了半天,见大齐没有任何反应。这才发现大齐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大齐,你怎么了?”

“没什么!”大齐强打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