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同桌好好玩——同桌娃哈哈

第7章 超级大“臭弹”

侯洋跑得热气腾腾,大汗淋漓,汗味、大蒜味混合在一起,简直是一颗超级大“臭弹”。

侯洋跑到几个人面前:“怎么样,可以了吧?”

顿时一股异味迎面袭来,差点让他们窒息了。

“嗖”,大齐躲得远远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个棉球塞进鼻孔:“估计能把房顶掀起来!”

李晓果来不及说话,向大齐要了两个棉球。

“胡妍连一秒钟都不想跟你同桌了!”由于鼻孔堵得太紧了,李晓果说话含混不清。

大齐又给了巴奇两个棉球。

“哎,给我两个。”侯洋也要棉球。

“你连自己的味儿都不愿意闻?”

“不行了,我要晕倒了!”侯洋摇摇晃晃,被熏的。

四个人向教室走去。他们走了一路,笑了一路。

侯洋走进教室,就如同带来一阵超级旋风,刮得人仰马翻。

侯洋,你是不是吃了一百块臭豆腐?

“侯洋,你掉进厕所了?”

“侯洋,你是不是把排泄物拉在裤子里了?”

“妈啊,我们教室成厕所了,我都上不来气了。”

……

“对不起,对不起,让大家受委屈了。也不知道怎么了,身上突然间就有这种味儿了,奇迹!奇迹!”侯洋连连拱手向大家抱歉,“大家帮着宣传宣传,有没有臭豆腐厂家聘请我做广告,聘金不多,一百万。”

侯洋这个大臭弹在教室里耀武扬威,横冲直撞,所到之处非死即伤。

“我怎么没有闻出来?”大齐有意做给大家看,他跑到侯洋身上,使劲吸了两下,大头摇来晃去,“没有味儿,没有味儿,真的没有味儿!”

“是吗?”有人还不相信,要亲自体验,却差点儿牺牲在侯洋身边。

侯洋脸不红,心不跳,坦然地坐在那里。

上课铃声响了,大家迟迟不愿进教室。

这节课是司马老师的课。她看见大家都站在走廊里,顿时生气了:“为什么不进教室?”

“不好了,教室变成厕所了。”有人喊道。

“你说什么?”司马老师没有反应过来。

“司马老师,教室比厕所还厕所。”

“臭豆腐厂搬家了,搬到我们六年级(2)班了。”

“除非铜头铁臂的功夫才能忍受得了……不,那也忍受不了!”

……

“你们说什么呢?”司马老师半天也没有听明白。

“司马老师,侯洋吃大蒜了,臭得大家都坐不住。”章添说。

“吃大蒜?”司马老师有些奇怪,“大白天的他吃什么大蒜?”

司马老师站在教室门口,向屋里扫了一眼,偌大的教室里只有侯洋、周大齐、李晓果和巴奇。司马老师皱了一下眉头,脑海里画了个问号。这几个人表现倒挺好的!再看侯洋,身上像水洗过似的,汗津津的。

司马老师没有闻出异味。

司马老师有慢性鼻炎。

侯洋一看见司马老师,刚才的得意劲儿早就跑到九霄云外了。

“侯洋,怎么回事?”司马老师一边说,一边向他走去。

司马老师既生侯洋的气——大早晨吃什么蒜啊!又生这些学生的气——侯洋只不过是吃了些大蒜,至于这样吗?司马老师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儿。这种气味儿从侯洋身上源源不断地飘过来。司马老师用手挥了挥,本想批评侯洋两句,可她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大齐看见司马老师难堪的样子,差点儿笑出声来。

“侯洋,去水房洗一洗。”司马老师说。

侯洋去水房了,大家才进来。

教室里的余味久久挥散不去。

“怎么回事?”司马老师问班长章添。

“侯洋一连两天吃大蒜,今天更厉害了,弄得大家都上不了课……”章添添油加醋。

“为什么不早说?”

“我昨天警告过他了,可谁想他今天又吃了。而且还吃了那么多!”

“这个侯洋,爱吃大蒜晚上吃啊!”司马老师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全班同学上不了课,时间白白浪费了,司马老师心疼啊。

“你到底吃了多少?”

侯洋低着头,小声说:“只一头!”

随着侯洋开口,一股异味扑鼻而来,教室里的空气开始变得浑浊。

“司马老师,不能让侯洋进教室!”章添提议。

“是啊,他一进教室,我们就得离开教室。”一些女生附和。

“侯洋啊侯洋……”司马老师不知要说什么,最后无奈地摇头,“看来你只能站在走廊里听课了!”

司马老师说这话时离侯洋远远的。

大齐终于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刷”,大家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了大齐身上。

“司马老师,周大齐这里有一头大蒜。”章添一眼发现了大齐桌肚里的大蒜。

“嗯?”司马老师预感问题没那么简单,“周大齐,到底怎么回事?”

大齐心里暗暗叫苦,“大蒜,嗯,大蒜……”大齐语无伦次地说。

“司马老师,周大齐鼻孔里塞了两个棉球。”章添又有新发现,惊喜地喊道。

“我堵鼻子还不行啊?”大齐狠狠瞪了章添一眼。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司马老师看着周大齐。

“司马老师,不好了,我的午餐被人偷了!”一个女生喊道。

女生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同学们都关心起自己的午餐,不得了,很多人的午餐都没了。

“不好了,我的蛋黄派没了。”

“我的巧克力面包啊!”

“还有我的小浣熊。”

……

司马老师脸色铁青,班上还从来没发生过这么大的事呢!侯洋连着两天吃大蒜,大家无法正常上课。接着很多人丢了午餐。还有那个周大齐更值得怀疑。平时班里发生丁点儿的事,他就高兴得像猴子似的,今天的表现却很反常。另外,他的桌肚里还有一头大蒜,鼻孔里事先塞好了棉球,这些事情会不会是周大齐暗中干的?

司马老师想到这里,马上找到侯洋:“谁让你吃大蒜的?”

大齐一看司马老师不上课了,而是跑到走廊里,还把门关上了,他马上忐忑不安起来。

侯洋还是第一次看见司马老师发这么大的火。他想说,“吃大蒜还用让吗?我想吃就吃。”可他一看司马老师的脸色,立刻把刚才想好的话咽了回去:“是……是我……想吃……啊……不想……想想想……想吃……”

司马老师没有明白侯洋到底想说什么。

“真没有人让你吃?”司马老师还不死心。

“啊……啊……没有!”侯洋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你为什么要吃大蒜?不知道吃大蒜影响大家吗?”

侯洋态度很好:“我知道影响大家,可吃大蒜能……杀菌……消毒……”

“你吃了多少?”

“一头!”

司马老师一愣,侯洋说的有道理,于是也没有再为难他。

司马老师回到教室。

大齐一看司马老师脸色平和,不像生气的样子,他长出了口气。

“周大齐,你的一头大蒜是怎么回事?”司马老师突然问道。

大齐脑子飞速地转着:“当时侯洋带了两头大蒜,我劝他少吃一些,就抢了过来。”

司马老师看着大齐,有些不相信。周大齐喜欢搞恶作剧,总希望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这次却反常了。

“司马老师,他好像没有说实话!”章添站起来揭发大齐,“早晨来时,我看见他带了两头蒜,而且是他拿了大家的午餐。”

教室炸开了锅,大家纷纷指责起大齐。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大齐连连声明,“我看侯洋吃大蒜辣得不行了,我就给他找点儿吃的。”

“是这样吗?”司马老师又问侯洋。

“是这样的,大齐是为了我才拿了大家的午餐。”侯洋老老实实地说。

司马老师问来问去,竟忘了问大齐为什么要带两头大蒜,他侥幸逃脱。

作为惩罚,司马老师让大齐和侯洋赔大家的午餐。

想不到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大齐还来不及高兴,又一件高兴的事接踵而至。

“老师,我不想与侯洋同桌了。”胡妍气呼呼地说。

侯洋没有反应过来,大齐却拍手称快:“太好了!”

“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司马老师批评大齐。

大齐虽然受到批评,笑得却像桃花一样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