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同桌好好玩——同桌娃哈哈

第12章 我是周大齐,我怕谁

有司马老师做章添的后盾,大齐再也不敢胡来了。每天放学后,大齐都老老实实地去章添家写作业。

“咳,我这是一半在水里,一半在火里。”大齐谈起最近的感受,无限感慨。

“那不快成肉干了?”侯洋解气地说。

“何止肉干,快成木乃伊了!”李晓果又补充了一句。

“这是体验生活,下次写作文就不用咬铅笔头了。”巴奇一说话就离不开写作。

“这叫野火烧不尽,大齐吹又生!”李晓果作了首诗。

“哥们儿,得补一补了,要不身体就完了。”大齐闻到校门前的麻辣鸡柳味儿,使劲儿吸了两下鼻子。

出于对好朋友的同情,四个人狠狠吃了一顿麻辣鸡柳,这次他们没有AA制,是除大齐之外的三个人AA的。他们一个个吃得大汗淋漓,伸着四条红彤彤的舌头,像鬼一样可怕。伸舌头就伸吧,还弄出很响的“吸溜吸溜”的声音,让人还以为是破自行车爆胎了。

吃了一顿麻辣鸡柳,大齐忘了不快。

“你身上一股什么味儿?”章添捂着鼻子问大齐。

“麻辣鸡柳。喜欢吃吗?明天我请你。”大齐说完就后悔,马上改口道,“AA制!”

章添撇撇嘴:“不卫生!”

大齐想反驳,又一想还是算了,老老实实写作业吧。早点儿写完作业,早点儿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连一个多星期,大齐都表现良好,这让司马老师很高兴,她大大表扬了大齐,也表扬了章添。司马老师表扬他们时,大齐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老想着如果司马老师不在,大家会是什么样的。

事情说来就来了。

早自习的时候,司马老师没有出现,这是很不正常的。司马老师有着严格的时间观念,学生八点上早自习,她一分不早,一分不晚,每天都按时出现在教室里。可今天上课已经十多分钟了,司马老师还没有出现。

教室里渐渐有人说话,说话声越来越大。

“司马老师是不是病了?”李晓果冷不丁冒出一句。

很多女生冲李晓果飞“卫生球”,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骂他白眼儿狼。

“你们都看我干什么?”李晓果满不在乎,“如果司马老师没有病,她早就来了。”

章添站起来,声音有些伤感:“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司马老师病了。”

“司马老师病了?”李晓果一脸不相信,“司马老师可是钢筋铁骨,怎么会病呢?”

“李晓果,你还有没有良心啊?”章添指着李晓果的鼻子,“司马老师病了就是病了,什么钢筋铁骨!”

李晓果的话引起了公愤,女生纷纷指责李晓果,吓得李晓果抱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司马老师病得严重吗?”胡妍问章添,“我们去看看司马老师。”

胡妍这样一说,全班女生,当然了,也包括男生都嚷嚷着要去看司马老师,他们甚至还商量着带什么礼物。

“司马老师说了,让大家安心学习,她过几天就好了。”章添制止大家。

“这话恐怕是你说的吧?”大齐一脸坏笑。

大齐的话像一颗炸弹,大家都愣愣地看着大齐。

章添瞪了大齐一眼:“你什么意思啊?”

大齐不看章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丰富,像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周大齐,你还好意思笑啊?”章添攻击大齐,“大家都为司马老师难过呢,你却笑得出来,你长心没有啊?”

“这话应该问你!”大齐挑衅地看着章添,“司马老师明明好好的,你却诅咒她有病……”

“我没有诅咒!”章添一下打断了大齐的话。

“大家都听听,章添刚才说了什么?”大齐一脸得意,“实话告诉你们,司马老师根本没有病!”

大家已经从大齐的话里听出了苗头,不过,说司马老师有病的是章添啊。章添是班长,又是司马老师信得过的学生,不会……于是班级里有三分之一的人相信章添的话,三分之一的人相信大齐的话,剩下的三分之一既相信章添,又相信大齐。顿时,相信章添的人开始找根据推翻大齐的话;相信大齐的人又找根据推翻章添的话;既相信章添又相信大齐的人,一会儿推翻大齐的话,一会儿推翻章添的话,后来,连他们自己也糊涂了,不知谁说的是真的。

教室里乱哄哄的,声音像洪水一样势不可挡。

“大齐,你有什么根据?”李晓果问大齐。

“当然有了!”大齐一字一句地说,“司马老师去旅游了!”

“啊?司马老师真不够意思,明明去旅游了,却说自己有病!”

大家向大齐投去了敬佩的目光,这种机密的事情他也知道。

大齐肚子里存不住话:“教育局给了一个名额,当时司马老师跟孙老师商量去不去。孙老师说去,要不就浪费了。司马老师还问穿什么样的裙子好看呢……”

大齐说得有鼻子有眼,大家自然相信了。

章添愤怒地看着大齐。

“你撒谎!我妈和司马老师说的话我都没有听见,你怎么听见了?”

“你妈没跟你说呗!”李晓果替大齐辩解。

“李晓果,司马老师不在你就故意捣乱!”章添气得无话可说,只好使用她的权力。

“你最好现在就去告诉司马老师!”李晓果终于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章添气得杏眼圆睁,错,应该是红眼圆睁。

“既然你认为我说的不真实,那好啊!你告诉大家,司马老师住在哪家医院,我们去看她!”大齐乘胜追击。

“司马老师没有住院……”章添一下说走了嘴,改口说道,“大家快上早自习吧!”

“大齐,你是怎么知道的?”侯洋仍怀疑大齐爆料的真实性,“会不会是在章添家偷听的?”

男生哄堂大笑。大齐有点恼火,可又说不出什么来,他每天晚上去章添家写作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章添家死气沉沉的,像一座……”大齐看了一眼章添。

只见章添眼里喷着火,上嘴唇咬着下嘴唇:“你想说什么?”

“我要说司马老师没有生病,有的人,当然了,包括一些大人,他们故意欺骗大家。”

“周大齐,这话你敢当着司马老师的面说吗?”

大齐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周大齐,你敢对你说的话负责吗?”一些女生看章添受了委屈,一起向大齐宣战。

“有什么不敢?”大齐摆出一副我是周大齐,我怕谁的架势,“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是根钉!”

大家都知道司马老师去旅游了,大齐又当众揭了章添的短,没有人听章添的话了。教室里就像有几百只苍蝇嗡嗡叫。

“老师来了!”李晓果喊了一句。

教室里立刻安静了。

可是不出一分钟,安静就被人打破了。

“你骗人,司马老师都去旅游了,谁会来?”

“谁说没有老师?”门一开,孙老师出现了。

孙老师走到大齐面前:“周大齐,你又发表什么言论呢?”

大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嘴里嘿嘿笑着,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孙老师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深究大齐。

下课了,男生们团团围住大齐,称他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周大齐……”章添气得咬牙切齿。

“走啊,我们去看司马老师!”大齐哪壶不开专提哪壶,“章添啊,司马老师住哪个医院啊!你看大家都着急了……”

“周大齐……”

章添使用了女生的超级武器——眼泪,大齐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