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九霄焚天诀

第5章 灵鸢昕

在萧晨马上就要倒下之时,凌渊鑫赶忙撇下笛子跑过去接住萧晨,可凌渊鑫为了唤醒萧晨而吹奏的《忆梦》是她还不能完全掌控的,要是强行吹奏会使凌渊鑫丧失功力,变为凡人一般。

凌渊鑫此时没有了功力,还刚经历一场战斗,体力早已不支,萧晨这一倒下直接将凌渊鑫压在地上。凌渊鑫挣扎着想要抽出身来,奈何凌渊鑫现在只是个凡人,更是个女生,怎么可能将萧晨推开。无奈,凌渊鑫只能躺在地上等着萧晨醒来。

凌渊鑫抬起头看向萧晨,萧晨正躺在她胸前安然入睡,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好像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凌渊鑫这时看见萧晨全身一丝不挂,小脸一红,随后在手边拽出茶桌桌布盖在了萧晨身上,然后赶忙将头转向别处,不让自己看到萧晨。

凌渊鑫正想着等体力恢复差不多的之后再把萧晨挪开,这时候“咣”的一身,房门被踹开了。凌渊鑫转头看去,站在门口之人正是雁门掌门——灵溪。凌渊鑫见是掌门,赶忙叫到:“爷爷,快来帮我一下。”灵溪见自家孙女被一男子压在身下,那男子还没穿衣服,只披着一张桌布,顿时暴跳如雷,上去就准备一脚将萧晨踢飞。

凌渊鑫见她爷爷要踢飞萧晨,连忙阻止道:“别,他是我的救命恩人。”灵溪停下来动作,两眼瞪的像个牛铃一样,问道:“怎么回事?”灵溪将萧晨拽起来,看到萧晨的脸,惊讶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小子,不是之前跟我聊天那小子吗?我还想办法怎么把他送到你的手下当门徒,没想到你自己就先把他收了过来。”

凌渊鑫站起身来,打了打自己衣服上的灰尘,然后看向躺在地面上的白灵儿,弯身将白灵儿捡起放到自己怀中。灵溪看见后问道:“这雪山寒狐是哪来的?不对...这屋子里充满了寒霜妖力,昕儿,到底怎么回事?”

凌渊鑫将事情经过向灵溪说了一遍,灵溪听完后笑道:“哈哈,果然我的眼光没错,这小子还真能觉醒出这么强大的灵脉。昕儿,你的体质特殊,看似是寻常的水属灵脉,前期修炼到没什么问题,可后期修炼若是没有强大的火属灵脉刺激你灵脉中的屏障,你是怎么也修炼不上去的。昕儿,这会你可捡到宝了,哈哈哈哈....”灵溪哈哈大笑着。

凌渊鑫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我的功力散失了,现在就是个凡人...”灵溪听到后,笑声戛然而止,随后低头惊讶的看着凌渊鑫说道:“你...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凌渊鑫低着头不敢看向灵溪,声音小如蚊子一般的说道:“我吹奏了《忆梦》,功力散失了。”

灵溪大惊失色,大声道:“怎么回事?你还没有完全掌握《忆梦》,为什么要强行吹奏。”凌渊鑫抬起头看着灵溪,道:“萧晨为了救我而失控,我自然要救他,就当是用我的功力换回萧晨的命了。”

灵溪顿时头都大了,有一种将萧晨扔出去摔死的冲动。灵溪看了看萧晨,又看了看凌渊鑫,无奈道:“算了,我不管了。昕儿,你过来,我看看你灵脉损伤如何。”凌渊鑫走过去向灵溪伸出右手,灵溪放下萧晨,然后掐住她右手经脉,过了一会,灵溪脸上放松下来,随后说道:“还好,你灵脉并未受损,只是体内灵种枯竭透支,无法在天地中汲取灵力了。”

凌渊鑫闻言,道:“那就代表我还能修炼?”

“可以,你现在并不是回到凡人,而是灵种透支无法自动恢复灵力。如果用一股无属性灵力将灵种激活后,你的功力就恢复了。”灵溪说道。

“那就好。”

灵溪随后说道:“明天我给你炼一炉补灵丹,给你提供灵力。”凌渊鑫笑道:“那谢谢爷爷了,没什么事您就先回去吧,我让人来把房间收拾一下。”灵溪点了点头,随后沉吟了一会,道:“昕儿,你的伪装玉佩碎掉了,你父亲现在还不知在何处,我这也没有备用的,这怎么办?”

凌渊鑫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的,爷爷,如今父亲外出把那些人引走了,我也不需要在继续伪装成男的了。”灵溪见凌渊鑫这么说,只能轻叹一声,道:“但愿你父亲能平安回来。昕儿,我走了,稍后你叫人收拾一下吧。”凌渊鑫应了一声,灵溪转身腾空而起,飞回正殿。

萧晨在梦中回到了曾经那温馨的小屋,父亲坐在屋外的摇椅上悠闲的喝着茶水望着天空,母亲在屋里缝补衣物,而萧晨则在自家门前的那颗老榕树下跟邻里同岁的孩子一起玩耍。突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萧晨和玩伴们目瞪口呆的看向天空。这时萧晨父亲萧若大声说道:“你们快点回家,萧晨,快点进屋。”

萧晨听到父亲说的话后,急忙跑回家中,这时萧晨母亲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站到萧晨父亲身边,轻声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萧若道:“是啊,当初你我逃过一劫,如今却还是来了。璇儿,一会我拖住他们,你带着晨儿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柳慧璇看向萧若,道:“当初逃过一劫,咱们隐姓埋名躲到这寒林村中,如今不还是被他们找到了吗,索性就不逃了,你我夫妻二人并肩作战。”萧若道:“你....唉,算了。”

萧晨躲进屋子里后,趴在窗口看着外面,这时柳慧璇转身对萧晨说道:“晨儿,父亲和母亲现在要去别的地方办点事,你自己在家要好好的。”

萧晨点了点头,柳慧璇看着萧晨,随后转回头,一双美目留下了眼泪。萧若道:“晨儿,这根短笛你留好。父亲跟母亲不在你身边,你要坚强。”说完,萧若反手扔给萧晨一根黑色的短笛。然后萧若和柳慧璇腾空而起飞向天空中那巨大的漩涡中。

“父亲......呼,原来是一场梦啊。”萧晨睁开眼睛猛然坐起身来,发现是在做梦,松了一口气。萧晨看向四周,屋里没有人在,便起床下地,刚一下地,萧晨好悬没摔倒。萧晨此时身体还是虚弱。

萧晨慢慢的走出房间,外面此时早已夜幕笼罩,唯有凌渊鑫的房间亮着灯。萧晨正要走过去,只见凌渊鑫的房门打开了,凌渊鑫两手垫着毛巾端着药壶走出房间,凌渊鑫抬头看到萧晨,赶忙道:“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你身体还没好那。”凌渊鑫小跑着进屋把药壶放到桌子上,然后出来扶着萧晨进屋。

萧晨不好意思的说道:“公子,真是不好意思,还要您来照顾我。”凌渊鑫没说什么,扶着萧晨坐到床上,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碗盛了一碗药汤,说道:“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赶紧把药喝了。”

萧晨伸手去接过药碗,吹了吹药汤,然后试探着喝了一口。喝完萧晨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表情,凌渊鑫见萧晨这样,连忙问道:“怎么了?我这药方是滋补的啊,不能是毒药啊?”萧晨见凌渊鑫慌张了起来,连忙道:“没事没事,就是这药太苦了。”

凌渊鑫松了口气,说道:“没办法,药肯定是苦的。”萧晨看了看手里的药,然后眼睛一闭,仰头一口喝光。

“哇....这药,我再也不想喝了。”

“噗....哈哈哈...”凌渊鑫没忍住笑了起来,萧晨看向凌渊鑫。都看呆了,此时的凌渊鑫宛如天仙一般,淡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那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俏脸上洋溢着笑容。

凌渊鑫笑了一会,然后停下看着萧晨,见萧晨看呆了,小脸一红,然后说道:“看什么看啊。”萧晨回过神来,尴尬的低下头,嘿嘿的笑着。

萧晨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抬起头问道:“我是叫你公子那还是小姐那?”凌渊鑫说道:“嗯...还是叫小姐吧,我现在不再伪装成男子了。”

“小...小姐。”

“嗯,就这样。”凌渊鑫笑着答应了萧晨一声。萧晨看了看凌渊鑫,问道:“小姐,你之前明明是名男子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渊鑫看向萧晨,随后说道:“我本身就是女的,因为某些原因迫不得已伪装成男子,我的本名叫做灵鸢昕。灵力的灵,鸢鸟的鸢,昕夕的昕。”

萧晨默念了一遍,随后说道:“灵鸢昕,很好听的名字,很适合小姐你。”

灵鸢昕笑着说道:“你小子嘴还挺甜,好了,说正事。你还记得你昏迷前做过的事情吗?”萧晨回忆了一下,道:“我只记得我看到白灵儿要杀你,我挡住了她的冰枪,之后的事情我没有印象。小姐,我昏迷之后还做了什么事情吗?”

灵鸢昕摇了摇头,道:“你挡下白灵儿的那一枪后,我释放了御水屏障挡住了白灵儿的攻势,在我给你包扎伤口时,从你身上滑出一根短笛落到你的血泊里,那短笛自己响起来了,本来昏迷的你听到那笛音后变得十分狂暴,出手便将白灵儿制服了。哦对了,这短笛还给你。”

灵鸢昕从乾坤袋中拿出那根黑色短笛交给萧晨,萧晨接过短笛,低头沉吟了一会,随后抬头对灵鸢昕说道:“小姐,你是说这短笛沾到我的血后自动响起笛音?然后我听到笛音后变得狂暴了?”

灵鸢昕点了点头,萧晨又道:“那也就是我变得狂暴完全是因为这根短笛,那还请小姐替我收好这短笛,别让它沾到我的血液。”说罢,萧晨将短笛递给灵鸢昕。

灵鸢昕接过短笛,然后道:“这...也好,等你什么时候能掌控自身的时候我再还给你。”灵鸢昕将短笛收回乾坤袋。

“小姐你的意思是....你要教我修炼?”萧晨听出灵鸢昕话里的意思,激动地说道。

灵鸢昕点了点头,道:“那天你狂暴之后,你原本堵塞的灵脉被疏通开了,现在可以进行修炼了。再者你只有修炼了才能更好的保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