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九霄焚天诀

第4章 觉醒

萧晨抬头看向凌渊鑫,十分疑惑的道:“公子你...”凌渊鑫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失态了,便咳嗽两下,随后变回往日冰冷的模样,道:“咳咳...本公子见这灵狐通人性,知人语,若是加以培养,或能成为我一大助力,这白灵儿就归我了,你出去吧。”萧晨见凌渊鑫这么说了,只能答应一声,转身便出去了。

白灵儿又往凌渊鑫衣服里钻了钻,正得意的看着萧晨出去,尾巴突然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转头看去,是凌渊鑫戴在胸口的一块圆形玉佩,白灵儿看着这玉佩的形状,母亲曾对她说过这种玉佩是用来干什么的。白灵儿又回想起凌渊鑫之前的一切举动,瞬间就明白了,

凌渊鑫没有察觉到白灵儿的动作,他在萧晨出去了之后便将白灵儿抱了出来放到桌子上,对着白灵儿道:“你既然会人语,相比也是一只极为聪慧的灵兽,雪白的毛皮,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气....你可是狐妖一族分支雪山寒狐一族?”

白灵儿道:“没错,我就是雪山寒狐一族的。”

凌渊鑫又道:“雪山寒狐栖居于凤鸾国北部雪域降凰山,离我雁门落雁山相差甚远,你是如何来到此处?来此处又有何意图?”说罢,凌渊鑫凝出一股灵力罩在白灵儿四周。

白灵儿看向周围水属性灵力形成的结界,淡然的说道:“小姑娘,你师父没有教过你我雪山寒狐一族最不怕的就是水属灵力吗。”说道最后,白灵儿声音骤起,左眼瞳孔变成深邃的蓝色,身后又长出一条尾巴,双条白色的尾巴散发出一股强悍的深蓝色妖力。凌渊鑫的水灵力结界被妖力接触后,瞬间结冰,脱离凌渊鑫的掌控,白灵儿随后散出妖力覆盖住整个房间。

凌渊鑫脸色一变,一个后跳远离茶桌,随后从空气中汲取水属性灵力,在身前凝出一枚枚水弹。

凌渊鑫一脸凝重,身前十数枚水弹先后发出,直奔白灵儿。那十数枚还未接近白灵儿,便被寒冰妖力冻住落到地上。白灵儿轻蔑的笑道:“我说过我最不怕的就是水属灵力了吧,你怎么不长记性那。”随后,白灵儿结成一只妖力手臂,操控着手臂快速的向凌渊鑫抓去。

妖力手臂速度极快,凌渊鑫来不及闪躲,便被白灵儿抓住。白灵儿嘴角上扬,邪魅的笑道:“小姑娘,我本不想这样的,如果你什么都不问的话,我也就在你身边安稳度过了,可是你非要这样啊。”说完,白灵儿操控手臂紧紧地握了一下凌渊鑫,凌渊鑫娇哼一声,被捏的喘不过气来。白灵儿讥笑一声,减少了手臂的力量。

凌渊鑫突然听见什么东西碎裂然后掉落到地上,低头一看,正是自己佩戴的那块玉佩。那是凌渊鑫父亲送个她的伪装玉佩,使她的外貌、声音等变成男性。

白灵儿看见玉佩被捏碎掉落到了地上,娇笑一声,然后道:“呦,真是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把你的伪装玉佩捏碎了,用不用我赔给你啊?”

凌渊鑫抬起头盯着白灵儿,冷冷的说道:“你在我雁门这般放肆,掌门不会饶了你的。”白灵儿听完后,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道:“妈呀,掌门大人,我好害怕啊.....哈哈哈,你还以为你的掌门会来救你?我早就把这间房子用妖力覆盖了,是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更不会有人来救你。”

话音刚落,只听“咣”的声,房门被打开了,白灵儿惊讶的转头看向来人,随后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哪,原来是你这小子。”

进屋之人正是萧晨,萧晨拎着一个装着饭菜的篮子站在门口看向屋内,发现一名女子被一个深蓝色的手臂抓住,白灵儿正在旁边笑着,而凌渊鑫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萧晨问道:“那个,灵儿,凌公子到哪去了?这位姑娘又是谁?怎么在公子的房间里?”

白灵儿笑着说道:“萧晨啊,你的凌公子,就是这位姑娘啊。”

“啊?”

“啊什么呀,这就是你的公子啊,你的公子其实是个女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灵儿一边大笑着一边将凌渊鑫抛向萧晨。

萧晨见凌渊鑫扔了过来,赶忙上前一步接住凌渊鑫。萧晨看向怀中的女子,疑惑的问道:“你....你是凌公子?”

凌渊鑫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萧晨说道:“你赶紧出去,去人多的地方找人来救我,快去。”说罢,凌渊鑫从萧晨身上跳下来,面向白灵儿,为萧晨殿后。

萧晨听凌渊鑫这么说,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也是累赘,转身向门口跑去。萧晨马上跑到门口时,房门突然自动关上了,萧晨见状撞向房门,却将自己撞个了个跟头。

“别白费劲了,我早就将整间屋子控制了,你们是出不去的。”白灵儿说道。

凌渊鑫皱了皱眉,蹲在萧晨身边,随后双手开始不断变化结印,嘴里也喃喃的念起了一些的咒语。白灵儿开始并没在意,后来看见凌渊鑫双手结印速度越来越快,念的咒语也越来越清晰,白灵儿听后暗道一声不好,在妖力手臂上迅速凝出一杆冰枪直奔凌渊鑫而去。

凌渊鑫见白灵儿识破了自己的计划,而自己施展御水屏障不能移动躲避攻击,心中暗叹一声,难道今天我就要亡命于此了吗?凌渊鑫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噗....”凌渊鑫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洒在自己的脸上,凌渊鑫睁眼看去,萧晨站在自己的前面,右胸口被冰枪刺穿,萧晨面对着凌渊鑫,面色苍白的笑道:“你...你没事就好。”说完,萧晨便倒在了凌渊鑫面前。

凌渊鑫愣住了,白灵儿也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居然敢这么做。凌渊鑫率先反应过来,抓紧时间完成御水屏障的结印,白灵儿见凌渊鑫更快的结印,也凝出一张冰弓搭上箭,瞄准凌渊鑫眉心射去。

冰箭飞到离凌渊鑫眉心不过十厘米时,一面圆形屏障从凌渊鑫手中扩散而出,冰箭直接被御水屏障打飞。白灵儿暗叹一声,随后说道:“你以为你躲在这一个乌龟壳里就安然无恙了吗?太天真了,这御水屏障也是有极限的。”说完,白灵儿开始施展各种法术攻击御水屏障。凌渊鑫看着白灵儿的攻击打在御水屏障溅起一道道波纹,心道,这御水屏障也坚持不了太久,希望掌门能及时发现吧。

凌渊鑫看向萧晨,萧晨此时脸色白的吓人,被白灵儿一枪穿过右胸,此时已经失血过多。凌渊鑫赶紧从乾坤袋中拿出备用的药物,为萧晨治疗。

凌渊鑫把萧晨从地面上抬起放到自己的腿上,这时从萧晨衣服中滑出一杆黑色的短笛掉在地面的血泊中,只见那短笛从血泊中飞起,响起了一阵笛音。那笛音铿锵有力,让人听后感觉好像身处在一片战场之中。

凌渊鑫正抓紧为萧晨治疗伤口,萧晨原来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将凌渊鑫吓了一跳。萧晨站起来弯着腰,浑身通红,仿佛一只煮熟的大虾。忽然间,萧晨身上燃烧起了火焰,那火焰直接将全身的衣物烧为灰烬。萧晨直起身来,看向外面正在攻击的白灵儿,抬起右手一拳打在了御水屏障上,御水屏障瞬间就化为一团蒸气。

凌渊鑫看到萧晨一拳破除御水屏障,脸色一变。要知道那可是她所能施展的最强防御法术,白灵儿用尽各种法术攻击都没有半点损伤,而且水属法术本就克制火属性,却被萧晨一拳击破,可想而知,萧晨这一拳是多大的力量。

白灵儿见御水屏障破除,还以为是自己击破的那。哪想到御水屏障一破,随后就是一团火焰向她席卷而来。雪山寒狐一族乃冰属妖族,天生克的是这水属性,而最怕的就是火。

萧晨破除御水屏障后,嘶吼着看向白灵儿,双脚用力蹬地,直扑白灵儿。白灵儿的妖力都被火烧的破除,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直接被萧晨抓住摁在地上。萧晨一手抓住白灵儿的两条尾巴,把白灵儿从地上拽起。

白灵儿被萧晨的火焰压制住,在萧晨手中瑟瑟发抖,萧晨正要将白灵儿撕碎,这时凌渊鑫却道:“萧晨,留她一命。”萧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回过头来。

凌渊鑫看到萧晨的脸,心中一颤。萧晨原来的那张稚气未退、天真无邪的脸上如今充满了野性的模样,仿佛野兽一般。

凌渊鑫深吸了口气,冷静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对萧晨道:“先把她放下来,好吗?”

萧晨在挣扎,潜意识要他听从凌渊鑫的话,而内心的野兽心性控制着他。凌渊鑫见萧晨在痛苦的挣扎,犹豫了一下,随后坚定的抬起头。

凌渊鑫向四周看去,试图在这一片狼籍的屋子里找到一种乐器。她忽然瞥见刚才响起杀伐之音的黑色短笛正静静地躺在地上,凌渊鑫这会没有犹豫,果断拿起笛子放到嘴边,一股笛音淡淡扬起,那笛音柔和、轻缓,宛如回归到小的时候,天真、可爱,没有长大后的勾心斗角。

萧晨正在挣扎,忽然听到这悠然的笛音,慢慢冷静下来,身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待火焰全部熄灭后,萧晨闭上双眼,带着曾经美好的记忆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