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九霄焚天诀

第2章 入雁门

不过一个时辰,一百九十一位门徒尽数到场,王晨也从山门处回到了广场,随后进入了广场后的大殿内。片刻后,从大殿里走出了一帮人,为首的几位便是雁门长老,这些长老身后跟着一帮少年少女们,看他们的穿着显然是雁门正式弟子。

萧晨见状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然后看了看四周,随后便将目光转向了这群正式弟子身上。

几位长老中站出一位,这位长老清了清嗓子,声音洪亮的说道:“安静。”广场上顿时一片寂静。所有门徒视线全部看向这位雁门长老。

萧晨扭头看去,见长老一张国字脸,小麦色的皮肤,一头紫色短发干净利落,心道,这长老脸可真够黑的。

紫发长老见安静了下来,点了点头,道:“你们是我雁门收进来的门徒,所谓门徒,就是给正式弟子当弟子,说白了,你们就是伺候这些正式弟子的,要是赶上个好主人,教你两招,赏些法宝,那就是你上辈子的造化,要是碰到个不好的,嘿嘿,你就只能任命了,现在给你们时间考虑,还像当门徒的,到王晨这里来登记,只要你登记了,你就是雁门的人,但凡有逃跑之类的举动,一律按门派规矩处理,不想当门徒的现在转头下山,我们不阻拦,全屏自愿。”门徒们听完,纷纷低头私语。

片刻后,一位少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走到了王晨身边选择登记,随后门徒中走出一个又一个选择登记,当然,也有些人选择下山。萧晨从广场边上走到了王晨身边,道:“王师兄,请帮我登记一下。”王晨抬起头看向萧晨,笑道:“是萧师弟啊,好,拿好这个身份牌上右侧等待便可。”王晨在本上记下萧晨的名字,然后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木牌递给萧晨。

萧晨接过木牌向王晨道谢,随后走到了右侧,靠在一棵树上等待。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所有门徒都选择好了,一百九十一人里有九十四人选择下山,剩下九十七人选择了登记。这时紫发长老又道:“都选好了吧,现在就是由正式弟子挑选你们的时候了,正式弟子,可以进行挑选了,记住,一人只能挑选一个门徒。”

紫发长老说完,便回头继续和其他长老交谈。正式弟子走向门徒们,开始挑选自己的门徒。不一会便有门徒被正式弟子选走,有的门徒兴高采烈的跟着正式弟子身后,有的门徒被一些长得凶神恶煞正式弟子选中而垂头丧气。

萧晨数了数正式弟子的人数,正式弟子有八十七人,而门徒却有九十七人,剩下的门徒怎么办?是送回去,还是在雁门当下人?萧晨顿时心中一紧,闭上眼睛,心道,我好不容易通过试炼来到雁门,要是没人要我被送回去怎么办。萧晨心中正想着,突然听到一个男声说道:“你,跟我走。”

萧晨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少年指着他,少年一头淡蓝色长发未绾未系的披散在身后,光滑的如同丝绸一般,一张俊俏的脸却是一副冷酷的模样,白皙的皮肤彷佛女子一般,身上白衣一尘不染,乌黑的瞳孔清澈无比,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萧晨哪里见过这么俊俏的人,一时间看的入了神。那少年皱了皱眉头,道:“看什么那,快点跟我走。”萧晨回过来神,指了指自己,询问少年说的是自己吗。少年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向前走去。萧晨看了看,赶忙追上了蓝发少年,跟在了少年身后。

蓝发少年带着萧晨走到了王晨身前,道:“王师兄,这人我要了,请帮我登记一下。”王晨抬起头,看到了蓝发少年,又向后看了一下,发现是萧晨,笑道:“凌师弟选了萧晨啊,好,我马上帮你登记。”蓝发少年听后,看了看萧晨,转过头向王晨道:“王师兄认识此人?”

王晨在本上记录好后,从桌子上的一堆纸里抽出来一张,递给蓝发少年,道:“见过几面,前天就是我给萧晨登记的,我挺看好这小子的,好了,这是萧晨的资料,拿好吧。”蓝发少年接过资料后向王晨道了声谢,转头带着萧晨走到了正式弟子的集合点。

蓝发少年对萧晨道:“把你的身份木牌给我。”萧晨闻言,从怀中掏出木牌递给了蓝发少年,蓝发少年接过木牌,右手凝出一股淡蓝色的灵力,蓝发少年将灵力打入木牌,木牌后面瞬间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凌字。蓝发少年收回灵力,随后将木牌抛向萧晨,道:“从此刻开始,你就是我凌渊鑫的门徒了,你不得违反我的命令,否则我将有权力处罚你,明白吗。”

“萧晨明白,主人。”

凌渊鑫眉头一皱,道:“叫我公子便可,你是我的门徒,我自然会庇护你,好了,到我身后站着吧。”萧晨走向凌渊鑫身后站好,等待着选人结束。

没等多长时间,所有正式弟子便挑选完各自的门徒,回到了集合点。王晨拿起记录本,走向黑脸长老,道:“贺长老,弟子们都选完门徒了,还剩下十人。”贺长老闻言,转过头来,道:“都选完了吧,剩下十人你们就是我雁门的下仆,一会都跟着王晨走,好了,解散吧。”说罢,贺长老跟着其他长老回到了大殿内。

凌渊鑫唤了一声萧晨,带着萧晨向大殿走去,走到大殿后方,有三个石阶岔路,凌渊鑫回头对萧晨道:“这中间的路是正殿和长老殿,你的身份不可接近,左侧是我雁门的比武场、藏书阁等,没有我的令牌你进不去,右侧则是我们弟子的居所。”说罢,凌渊鑫带着萧晨走向了右侧山路。

萧晨记下凌渊鑫所说,跟着凌渊鑫走上路右侧山路。片刻后,凌渊鑫带着萧晨走到了一座院子前,萧晨抬头看去,院门上悬着“兰河院”的匾额,走进院子,先入眼帘的是一面雕刻着兰花的影壁,绕过影壁,凌渊鑫指着院子右侧的屋子,道:“你就住那间屋子,左侧是柴房,正屋我没让你进你不得进入。”凌渊鑫想了想,又道:“你每天只要早晨把水缸挑满,清扫院子即可,三餐会有下仆送来,剩下你就可以自由活动了,我需要你的时候会通过身份牌叫你。好了,我要休息了。”

凌渊鑫正要进房间,萧晨道:“公子,不知水到哪里挑?”凌渊鑫头也没回,道:“出门沿山路向上便是。”萧晨道:“萧晨知道了,公子请休息吧。”说罢,便走向右侧房间,打开了房门,激起灰尘飞扬。“咳咳......这房间多长时间没打扫了,这么大的灰。”萧晨待灰尘落下后,走进了房间,环视一圈,道:“这里的生活用品到还齐全......额...为什么没有被褥。”萧晨在寻找一番后,在柜子里寻得两套被褥和两件黑色的衣衫。萧晨看了一眼外面,心道,天色还早,现在打扫打扫还来得及,萧晨出了房间走向放在柴房边上的水缸,拿起来旁边的水桶走出了院子。

凌渊鑫回到房间后,坐到了茶椅上,手里拿着萧晨的资料,一边看一边喝着茶水。“萧晨,十一岁,家住寒林村,灵脉属性为火,但属性光颜色较淡,应是灵脉稀薄。”凌渊鑫心道,灵脉稀薄倒不要紧,我赐他一些开拓灵脉的药物倒也可以修炼,主要是他的火属灵脉对我突破瓶颈有很大的帮助,花费一点灵药倒也值得,只是还要在观察观察此人可否信任,呜....先去找找哪些药他可以用。

萧晨提着水桶沿着山路走去,走不到两分钟便看到一口泉水,正要去打水,却听见旁边草丛有动静,萧晨放下水桶,静悄悄的走过去,拨开杂草,只见一只雪白色的狐狸躺在地上,那狐狸看见萧晨,大大的眼睛里布满了惊恐,想要逃走,可又动不了。

萧晨向下一看,这白狐的右腿不知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血流不止,萧晨心道,难怪这狐狸见了我不跑,原来是腿受伤了。额...总不能把它扔在这不管,外一伤它的那东西找到它怎么办,可是我带它回去也没有药救它啊,难道要去求公子救它一命?算了,先带回去再说。

萧晨想到这里,便走过去抱起了白狐。那白狐见萧晨走了过来,奋力的站起来,想要逃走,但它的腿伤的实在是太严重了,只能任由萧晨抱起它。萧晨小心翼翼的将白狐放入怀中,只留下白狐的头搭在外面,白狐见萧晨并没有显露恶意,便稍微放下一点心来,但还是对萧晨保持警惕的状态。

萧晨回到泉水边上,打了两桶水后便回到了兰河院。萧晨放下水桶,犹豫了一番,然后把白狐从怀中抱出,走到凌渊鑫卧室门前,小声道:“公子,您休息了吗?”凌渊鑫没有回话,萧晨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心道,恐怕公子早已休息了,我还是明天在向公子求药吧。萧晨转身正要回屋打扫房间,突然听身后“吱”的一身,转头一看,却是凌渊鑫打开了房门。

凌渊鑫眉头一皱,道:“何事?”萧晨见凌渊鑫出来了,赶忙转过身,道:“萧晨恳请公子救治这白狐一命。”

“白狐?你那弄来的狐狸?”

“萧晨去打水时碰见这白狐受伤,若没见到也就罢了,既然看见了,再扔下它于心不忍,就将它私自带了回来,还请公子责罚。”萧晨道。

凌渊鑫眉头更皱,道:“我为什么要救它,只不过是一只狐狸罢了,还要耗费我的灵药来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