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九霄焚天诀

第17章 修士大师

萧晨说道:“我,我昨天参加比赛,今天去藏书阁了啊。”灵鸢昕哼了一声,说道:“你成天很忙啊,连我的事情都不管了是吧。”萧晨想了想,然后赶忙说道:“是我忘了,小姐你别生气,我错了。”灵鸢昕道:“我给你算一算,每天饭菜你不拿我就不说什么了,晚上烧水你没烧,院子不清扫,水缸里没水,你还想不想干了。”

萧晨赶紧向灵鸢昕认错,灵鸢昕见萧晨不断的认错,火气也下去了几分。然后道:“好了,你去烧洗澡水,我要洗澡了。”萧晨道:“是,小姐,我马上就去。”萧晨起身跑到柴房烧水。这时候白灵儿从灵鸢昕床上跳下了,说道:“呦...昕儿吃醋了啊,啧啧啧。”灵鸢昕一把抱起白灵儿,然后挠着白灵儿的肚皮,笑着说道:“死灵儿,瞎说什么,我吃什么醋。”白灵儿咯咯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好了好了,别挠我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萧晨烧完水后走进了灵鸢昕房间,说道:“小姐,水烧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灵鸢昕点了点头,萧晨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五个月内,萧晨每天都去参加修士大赛,第一个月只用了十五日便晋升成为钻石修士,到达钻石修士后难度顿时翻倍。一开始萧晨连第一场比赛都过不去,让人打的灰头土脸的。但萧晨却越战越勇,一边边倒下,一边边站起来,最后一直打到对手筋疲力尽认输才算罢休。从那之后,修士大赛从开始的一上午就能结束变成了一天才能结束,全部在等萧晨那场比赛。

萧晨在这样不断的战斗中磨练着自己的战斗技巧和意识,一直到第五个月,萧晨已经能仅凭战斗技巧就能打进总决赛。

这天,萧晨如往常一样来到总决赛的擂台前。萧晨走上擂台看向对手,那人背对着萧晨,一头淡蓝色的长发随风飞舞,一把木剑插在石砖铺成的擂台上。萧晨打了个哈欠,道:“灵韵师姐,又是你啊。”那人转过头来说道:“灵韵姐今天让我来收拾你。”萧晨听到这声音,顿时精神了,说道:“小姐,你怎么来了。”灵鸢昕笑道:“我再不来,你就在这里称王称霸了。”萧晨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从袖子中滑出两柄短匕,道:“那就让小姐看看我这么长时间的成果吧,”

萧晨低下身子,一个箭步冲向灵鸢昕,灵鸢昕反手拔出木剑刺向萧晨小腿。萧晨躲开木剑,将一柄匕首扔向灵鸢昕,灵鸢昕木剑一拍,将匕首打飞。萧晨见状,右腿扫向灵鸢昕,手中匕首紧跟着刺向灵鸢昕腹部。灵鸢昕后跳一步躲开匕首,然后单手持剑打到萧晨右腿。

萧晨右腿被灵鸢昕打到后迅速收回后撤一步,然后用灵力将另一把匕首捡回,说道:“小姐,你来真下的了手啊,嘶.....好疼。”灵鸢昕道:“你今天是晋升最后一场了吧,我能让你这么容易的晋升到大师吗?来吧,想晋升大师就打败我再说。”

萧晨揉了揉右腿,然后直起身低喝一声,将灵力附在身上。萧晨浑身被火焰包住。灵鸢昕也动用灵力,在自身周围形成一个流水护盾,来抵御萧晨火焰的热度。观众们见二人都动用灵力了,顿时交谈了起来。“哎,看来萧晨是要输了,水克火这是常识,更别说少掌门现在已经是凝灵期,而萧晨还处在灵种期。”一人跟旁边的朋友说道。“先别下结论,萧晨的顽强是众所周知的,很可能像之前一样消耗少掌门。”另一人说道。

这时,林萌舒和灵轩在观众席上放了张桌子,大声喊道:“下注了啊,下注了,赌萧晨和少掌门谁能赢,萧晨一赔五,昕儿一赔二。买定离手啊。”观众席上的人们顿时跑到灵轩二人面前。“我拿一百两白银压萧晨。”“我压少掌门二百两。”“我压少掌门和萧晨各一百两。”突然一人喊道。“还带你这么玩的?”其他人都看向这人。这人道:“少掌门赢了,我不亏不赚。萧晨赢了,那我就赚了,哈哈哈哈哈。”众人一起鄙视这人,然后继续下注。

场上萧晨二人并不知道观众席上已经为他俩的胜负堵上了。萧晨用火焰形成火海围住灵鸢昕,然后将匕首收回,双手快速的变换着动作。这是萧晨在藏书阁中找到的一本名为《日落国之术》中学习的招式,称为结印。萧晨快速结印,突然停下,周围火焰开始向萧晨双手汇聚。萧晨笑道:“小姐,接我一招。”

萧晨大喝一声:“化炎!”只见萧晨身体顿时消失化作一团火焰融入火海中。灵鸢昕笑了笑,将身边的流水护盾炸散开来,将周围火焰扑灭。灵鸢昕用灵力形成更多的水流飘在自身周围,然后扑向外围的火焰。灵鸢昕的水灵力不断的扑灭萧晨灵力形成的火焰,不断的压缩着萧晨活动区域。这时,只见场上所有火焰汇聚一处,形成一个火焰巨人,那火焰巨人看了一下擂台上没有过来的火焰,顿时皱了皱眉,然后大喝一声冲向灵鸢昕。

灵鸢昕将水流汇聚在身前,然后控制剩下的水流向火焰巨人身后围去。火焰巨人被水流形成的水球包围。但火焰巨人仍然不断的冲击着面前的水墙,试图打穿水墙冲到灵鸢昕身前。灵鸢昕不断的将灵力添入水球中,同时说道:“萧晨,你这样只能是被我扑灭的,认输吧。”灵鸢昕话音刚落,只听到耳边传来萧晨的声音:“是吗.......”两柄匕首同时抵住灵鸢昕的后腰和脖子上。

萧晨之前藏身在一处被灵鸢昕隔绝开的残余火焰中,在灵鸢昕注意力都在火焰巨人身上时现身来到灵鸢昕身后。萧晨笑道:“小姐,你输了。”灵鸢昕笑了笑,道:“你以为只有你看过《日落国之术》吗?”说完,萧晨身前的灵鸢昕化作一股水流。萧晨向前方看去,原来包裹住火焰巨人的水球形成一条巨大的人鱼,灵鸢昕则站在人鱼头上。萧晨摇了摇头,道:“我就说小姐没这么容易解决.......日落炎术——炎爆。”说完,擂台上所有的火焰顿时爆炸,一些残余的火焰爆炸力还小点,可场上最大的火焰就在灵鸢昕灵力形成的人鱼体内。

只听“轰”的一声,灵力人鱼炸裂开,灵鸢昕控制着一股水流拖住自己,然后道:“你厉害了啊,敢对我动用炎爆了,你等回去我怎么罚你。”萧晨笑道:“回去怎么罚我都接着,但这局我要赢下来。”萧晨二人接着开始灵力对轰,一直打到灵鸢昕的灵力枯竭了。灵鸢昕生气的道:“这怎么打,你灵种比我大的多,就算我是凝灵期也耗不过你啊,不打了,不打了。”萧晨嘿嘿的笑了两声。

裁判上场说道:“获胜者——萧晨。”灵鸢昕哼了一声,扭头走下擂台。萧晨赶忙跟了上去,一边哄着灵鸢昕一边跟着走回兰河院。观众席这边顿时沸腾起来,:“靠,少掌门竟然输了?”“萧晨太赖了,灵种是全雁门最大的,谁能跟他耗灵力啊。”“哈哈哈哈哈,赚了。”灵轩和林萌舒开的这赌局很多人压了灵鸢昕赢,两人顿时赚了一大笔钱。

当天晚上,钱封林来到兰河院前敲了敲门,萧晨打开院门,见是钱封林,连忙道:“哟,是钱师兄啊,快进来,是找小姐吗。”钱封林摆了摆手,道:“我就不进去了,我是来找你的。这个给你,你今天走的急,连大师徽章都没拿,我给你送过来。”钱封林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徽章,那徽章蓝边紫底,中间刻着一个师字。萧晨接过徽章,然后对钱封林说道:“麻烦师兄你了,还特意给我送过来。”

钱封林笑了笑,道:“不麻烦,我这也是刚忙完回住处顺路给你送过来。对了,少掌门怎么样了,我看中午少掌门很生气的走了。”萧晨挠了挠头,苦笑道:“生我气了呗,我刚才还认错那。”钱封林笑道:“这就得你自己解决了,这事谁也帮不了你,嘿嘿,我先走了啊。”萧晨出门送了送钱封林,然后回到兰河院。

萧晨走进灵鸢昕的房间,灵鸢昕正一边摸着白灵儿一边喝着茶水。灵鸢昕见萧晨进来了,道:“谁啊,这么晚了还敲门。”萧晨道:“是钱师兄,给我送徽章来了。”灵鸢昕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好了,这么晚了你回去吧。明天林老和爷爷就回来了。”萧晨应了一声,然后走出了房间,看向夜空。心道:“师傅和掌门外出这么长时间,说是给我找什么东西去了,也不知道找的是什么。”

萧晨摇了摇头,然后走向自己的房间。突然,萧晨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杀意。